访问 (3)

  • 第169页
    这个决定已是个痛苦的决定,找到一条路以后,必须一直走到底。人生你不能反反复复,生命是很短的。
  • 第94页
    我没幻象过追求财富,更不会觉得受到迫害或伤害。这就是我的路、我的生命。我的生活、我的生存价值。——陈智德
  • 第90页
    的确有这么一种心态,希望将他们曾经做过的,告诉后来的人,不希望这些努力就这样被淹没,一种很强烈的感觉是仿佛我欠了他们什么似的——陈智德

生日后的世界 (10) 更多

  • 第322页
    “兰姆斯,”劳伦斯说,“他很不错。” “兰姆斯,”以瑞娜说,“我说他是个可爱的男人,而你是个好男人。” “哦,我不觉得有多好。”他说着,望向远方。 “你很好,”她坚持,“是个好人!这个区别很有趣,你觉...
  • 第299页
    为了不给他压力,以瑞娜开始打算采取女上位,但是兰姆斯不同意,“宝贝,今天我要像个男人一样跟你做爱。” 以瑞娜很高兴。当他第一次到达顶点时,她惊讶地双眼大睁。 “以瑞娜?”兰姆斯很少叫她的名字,就好像...
  • 第172页
    以瑞娜抱着兰姆斯的膝盖,屏住了呼吸。他的指尖轻轻抚摸她的额发。“你为什么喜欢吃那些东西?” 她思索了一会儿,“我喜欢极限的体验——在痛苦与快乐的边缘。就像奶酪,闻起来可怕,但味道又那么好。辣椒呢,就...
  • 第143页
    她开始以翻杂志代替了读书,每天下午早早地倒些酒喝,然后有些神经过敏地等待兰姆斯回来。她学会了如何对自己毫不感兴趣的话题表现出积极的回应,她对斯诺克所有的关注都只是兰姆斯一个人。他大方地把她带进自己...
  • 第51页
    她看到自己被关在一间密闭的小房间里,静静地站着。有一扇门,如果她愿意,她可以打开那扇门。但这不是什么好主意,那条路是禁区。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以瑞娜无助地站在静得可怕的屋子里——周围是令人厌恶的白色...
  • 第39页
    没错,她没有与兰姆斯性交,对不对?她没有与他性交,因为那是错误的。但是她的确想这么做。她想与他性交,甚于她所认识的所有男人。她想与他性交,而不是与他“做爱”,她想跟他“性交”。如果不这么做,她会忍...
  • 第27页
    有趣的是,直到这一刻,以瑞娜才注意到——而非以往的客观观察,就像是目击证人向警察描述发色、身高等体貌特征一样——兰姆斯·安柯顿是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男人。 一个相当引人注目的男人。 他具有致命的——炫...
  • 第18页
    “钱、名声——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哦,我想对我来说,绘画也不像以前那么有吸引力了。” 她的失意似乎令他有些难过。“你太年轻了,不适合说这种话。” “我已经四十多了,可以说所有我想说的话。” “好...
  • 第12页
    不管怎样,以瑞娜将自己与劳伦斯的关系视作奇迹。他是个有趣又聪明的人,而且非常爱她。她可不关心女权主义者们怎么说;她需要一个男人,胜过一切。当劳伦斯外出时,整座房子空得能产生回音。她无法理解自己为什...
  • 第5页
    他注视着以瑞娜,只有以瑞娜,别人都无法引起他的注意。这令她觉得紧张,甚至有些不舒服,她只能低头望着自己的盘子。对于第一次见面来说,这的确有些冒昧甚至放肆了。兰姆斯对于席间的寒暄表现冷淡,倒是以瑞娜...

你是我的人 (4)

  • 第436页
    爱可以是一个决定,宽恕也一样。
  • 第256页
    “他不了解我。我是说,他只了解他想了解的那部分。阳光灿烂的那部分。可他不想了解其他部分。相信我吧,不可能是阳光灿烂的。我的人生……可不是供人游玩的海滩。”
  • 第184页
    在变成我的太阳、月亮和星星之前,蒂奥只不过是蒂奥。
  • 第70页
    于是,在那天剩下的时间里,戴夫一直沉浸在……里,就像一道只有他自己才能看到的彩虹。 很为这句话所动容,没有任何形容词所描绘的美好。

死魂灵 (7) 更多

  • 第371页
    这是我看的译林2000年版本的结束,有个脚注:手稿至此中断。 很可惜,只看到《死魂灵》的前两卷,第二卷还是残缺的,有许多情节都不连贯、跳跃性大,阅读起来理解比较困难。希望以后有机会能看到更完整的版本!果... (2回应)
  • 第328页
    乞乞科夫为大目的不择手段,又与前面有所流露的优良品质相悖。
  • 第103页
    乞乞科夫品质的体现。
  • 第107页
    自传色彩浓厚,果戈里老爷子是在自艾自怜么? 我想果戈里老爷子也是个有童年创伤的人吧。
  • 第48页
    谈判过程中的狡猾、谨慎
  • 第37页
    “贵族”就是一张通行证啊!
  • 第21页
    果戈里简直是俄国的钱钟书。。。还是钱钟书是中国的果戈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