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孩子像孩子那样长大 (2)

  • 第260页
    我想在尚未老去之前,学插花装扮心情,学烘焙亲手为孩子做点心,把小提琴拉出曲调,听得懂很多国家的语言,把书柜里垒得厚厚的、越来越没空读的英文小说一本一本看过。等我把这些一一做好了,或许年老的一天也如...
  • 第34页
    不同的画风,代表不同的爱。爸爸妈妈的画风,是有规制而颇多约束的那款;而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的那款,则是无限溺爱,相对没有原则的那款。让孩子长期处在某种单一画风中而错失另外的风景我,委实是种莫大的遗憾。...

认知差:你比人生赢家差在哪? (11) 更多

  • 第205页
    钱往往不是单独来的,跟着来的,还有更广阔的眼界,更宽容、更积极和更正面的心态。
  • 第176页
    村上春树说全世界的马拉松比赛,他最喜欢的是波士顿马拉松,因为比赛阶段的赛道有很多下坡,所以他总是觉得很棘手,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跑多快。一项熟悉的赛事,却一直带来不熟悉感,这让他时时体验着不确定和紧...
  • 第150页
    人生是四季轮回,情绪有时候暗藏玄机,云舒云展。熬夜是苦刑,消夜是宁静。在低落的时候,平静接受,这不是勇气是什么?
  • 第147页
    蒋勋说,孤独没有什么可怕,可怕的是,你害怕孤独。独处里其实有着时间流逝中真实的质感;与马不停蹄的奔波相比,它更让我们接近生活本身。
  • 第146页
    武志红说,承认悲伤才是终结悲伤的前提,所以要正视自己的小情绪。条件允许的前提下,那就请一天假吧。跟闺蜜吃吃饭,吐吐槽;跟哥们儿唱个歌,喝点酒;从幼儿园突然接上孩子,去心仪已久懂得郊区远足;到博物馆...
  • 第141页
    真实的人生,没有删除、跳过、改写,浪费也好,耽误也好,弯弯曲曲就是人生的常态。最好的和最坏的日子都不短不长,循序渐进。
  • 第119页
    你要有尊重孩子的意愿,还要有尊重孩子的能力。若有一天,你懂得四两拨千斤,懂得了润物细无声,懂得了因势诱导,懂得了共情与尊重,你会发现——最好的教育,其实就是放弃教育。
  • 第129页
    一个女人嫁给谁,永远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终其一生,她通过怎样的方式成为谁。
  • 第134页
    也许,她会在清晨六点起来,把昨晚烘焙好的咖啡豆和馅饼简单处理,早餐就比“漫咖啡去”还美;给日复一日的职业套装巧妙扣上一枚新胸针,换个发型,当季的流行就体现得颇有心计;堵车的路上听豆瓣轻音乐、HIT FM...
  • 第7页
    好的一生,是不断去掉被害者和弱者思维,处理好“我与自己、与他人、与世界”关系得一生。所以,本质上,所有的人生赢家终身只在做一件事—不断提升自己的认知。
  • 第6页
    人生赢家只有一个标准:你得到自己想要的,你认可自己想要的,求仁得仁。

午夜降临前抵达 (63) 更多

  • 第305页
    旅行如同寻找,寻找逝去的、遗忘的事物,从而告诉自己世界上曾经有过美的东西存在。
  • 第303页
    所以的里雅斯特人说,每当他们看到米拉马雷,都会感到一丝惆怅。它的美中有一种凄凉,有一种物是人非的宿命,有一种时间安慰人时特有的孤独。
  • 第269页
    “这里,满了,呃,别处,还有,嗯。”他操着破碎的英语,像一条哪里也无法抵达的坏公路。
  • 第264页
    在波兰,时间宗像一个未愈合的伤口,展示着善良所引发的卑微希望。希腊神话中,潘多拉打开匣子,飞出忧愁、疾病、灾难、悲伤……只剩下希望留下匣底。后来,墨丘利将希望送给人类。这样无论遭遇多大苦难,只要有...
  • 第259页
    它们的个头只有一本书高,并不引人注目,但不知为什么,我的目光总会被它们吸引。它们有时候在地面上,有时候在窗台上,像遗落人间的小精灵。这些小精灵定格在某种身体姿态,某种面部表情,但我知道它们可能随时...
  • 第249页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节日于我变成了无足轻重的苦行。我唯一的期望,变成了尽量不动声色地把这些日子度过去。
  • 第248页
    我知道,我必须延宕自己成为“废人”的过程,就像足球运动员维护自己的职业生命。延宕的诀窍之一,就是在旅途中尽量把自己置于不熟悉、无情调的境地。强烈的冲击容易让人懈怠,平淡无奇反而能让厌倦来得迟缓一点。
  • 第247页
    我再次上路,经过一座小城,城外有几家大型超市,之后是住宅区,然后是城中心的教堂和残存的18世纪建筑——一座欧洲内陆小城的标配。生活在这里是便利和安静的,又是沉闷和无聊的。每个路人都面无表情地走着,尽...
  • 第245页
    波兰,宗让我感到一种悲情。它的名字似乎有一种天然的雌性气息:忧郁、纤弱甚至带点受虐意味。给我这样印象的国家,除了波兰,还有乌克兰。它们都不幸夹在德国和俄罗斯这两个雄性掠食国家之间,注定了坎坷的命运...
  • 第240页
    我打开车门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涌进鼻腔的气息是如此清新,简直如饮醇酿,并且一团一块的混杂着森林幽冷的清香。
  • 第240页
    我小心翼翼地开进去,高大的树木在我周围耸立着,色调灰暗的树干,枝叶遮天蔽日。小路弯弯曲曲,阳光像细碎的银鱼在林间跳跃。
  • 第239页
    我穿行在僻静的林间公路上,两旁森林随着山势起伏,恍如一匹冬青色的绸缎。天空框在行道树构成的堤岸间,像一条倒挂流淌的白色大河。
  • 第236页
    我走过教堂附近的一个电车厂,院子里停满电车,铁轨像黑色的血管一样,葱四处伸进洞开的铁门。一个戴着棉帽的工人在给车辆做最后的检修。街灯摇晃,把周围的一切啃得模模糊糊。我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些电车...
  • 第232页
    纪念碑是砖石结构,像一座白色佛塔,后面立着法、俄、奥三国以及欧盟的国旗,无遮无拦地面对着田野和树林。我看到一个老妇行山脚下走上来,穿着捷克农人的冬衣,围着驼色羊毛头巾。她从我身边走过,并没有注意到...
  • 第231页
    我看了看仪表盘,已经开了14万公里。无论坐垫还是椅背,看上去都历经沧桑,像屠夫的围裙,带着日积月累的污渍。
  • 第228页
    “谢谢。”玛丽亚点起一只烟,深深吸了一口,一阵白雾在我们之间升起。可我却突然觉得她不那么神秘了,仿佛从那张孤艳的照片中分娩出来,仍然是一颗少女之心。
  • 第228页
    “我更喜欢陌生人间的善意和理解,那种没有附加条件的爱。”她的手指拨弄着啤酒罐的铝环,“当一个人爱你,他并不是想从你身上得到同样的回报,而仅仅是出于一种爱的本能。我喜欢这样的感觉,它让我觉得温暖,没...
  • 第227页
    她喝了一口啤酒,鼻梁骨在光影之下显得小巧而高挺,睫毛好像米色的蛾翅,歇落在面颊上。
  • 第107页
    和刚才相比,她的脸色似乎不那么苍白,但有一种细碎的、闪烁的孤寂。
  • 第227页
    透过窗玻璃,能看到昏黄的街灯晃动着夜晚,玛丽亚的侧脸因此有了一层桃子般的光晕。
  • 第225页
    她抖了一下烟灰,仿佛抖下生活的重负。
  • 第224页
    她和照片中的样子相差不远,只是肤色苍白,如同时光久远的油画,褪去了一层色彩。
  • 第224页
    只有电车与铁轨的摩擦声,撕扯着静悄悄的夜晚。
  • 第187页
    驾驶着Polo出城,便进入了广阔的匈牙利平原。视野所及,甚至能感觉到地球表面轻微的弧度。窗外是被拖拉机犁过的赤裸泥土,像凝固的浪花一样翻开,间或有白色积雪覆盖在上面,形成强烈的黑白对比。平原上的树木早...
  • 第214页
    我喜欢火车站,因为它像一出话剧的逼真布景,也是一座城市的风情写照。悲欢离合在这里上演,也在这里结束。在火车站,旅行者可以得到关于一座城市的全部想象。
  • 第198页
    我常觉得,所谓好酒,就是好喝不贵,可以痛饮的酒。在这个意义上,匈牙利葡萄酒是最被低估的好酒。
  • 第194页
    早晨很早就醒来,却感觉睡了相当长的时间,像在深海里静静沉潜了一百年。
  • 第185页
    我相信,如果海明威把他如何抵达的过程写出来,会和抵达后的经历一样有趣。因为说到底,旅行或者人生,就是一次次解决如何抵达的生命过程。
  • 第180页
    一座城市的外貌改变得比人心还快。 ——波德莱尔
  • 第173页
    室中僻静。我倒在床上,望着高高的天花板,享受那恍惚而美好的时空错位感—这是旅行中最惬意的片刻。 窗外,布达佩斯轻轻晃动。
  • 第2页
    我喜欢旅行者的身份。正是这一身份赋予了我既可置身其中,又可超然世外的特权。在旅行中,我收获喜悦,却不必害怕乐极生悲;我见证苦难,却也不必担心承担重负。没人知道我是谁,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这种自由自...
  • 第152页
    夜深了,天气依旧闷热。世界如一个不知疲倦的小兵,正按其自身的法则飞速行军,丝毫不以观众为意。
  • 第149页
    我相信,至少是在理论上,旅行或多或少会改变一个人,会使那个人朝着更宽容、更理想、对世界的理解力更全面的方向迈进几步。至于到底是几步,那要看个人的天赋和修养。但毫无疑问,这向前的几步就是旅行的意义,...
  • 第144页
    谈话像一小段点燃的湿木头,冒了两下烟就熄灭了。
  • 第142页
    在欧洲旅行已经3个多月了,我愈加感到旅行就像一种时空的延宕,一种美妙的拖延症。在有限的日子里,我们伪装成另一个自己,或许是一个更好的自己,或许只是一个不停的自己,而拖延着重新做回真正自己的时间。在旅...
  • 第139页
    人类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创造出这样的故事?恐怕是对美好易逝的伤感吧。就像我们到一个陌生而美丽的地方旅行,总会有那么一瞬间,心中惶然地意识到眼前的好日子终会结束,如此美丽的地方终须一别。我们拍照...
  • 第139页
    布莱德湖在卢布尔雅那西北,是斯洛文尼亚最著名的湖泊,也是尤利安阿尔卑斯山脚下的度假胜地。阿尔卑斯山积雪融化得冰水和山间流淌的清泉不断注入湖中,让透明的布莱德湖看上去像是阿尔卑斯山的一滴眼泪。
  • 第130页
    饥饿是有益健康的,在你饥饿的时候看画确实是看得更清晰。然而吃饭也是很美妙的,你可知道此时此刻该上哪儿去吃饭? —海明威《流动的盛宴》
  • 第123页
    此时,落日像小巧的发卡,别在城市的肩头,把塔楼和围墙染成一片金色。
  • 第107页
    时空的转换具有一种魔力,而火车就是转换的载体。再没有什么比舒舒服服地坐在高速行驶的火车上更令我心旷神怡了。尽管窗外的风景有时乏善可陈,但这也正是旅行的目的之一。真正的旅行绝不仅是见证美妙的奇观,同...
  • 第103页
    咖啡馆新近做了装修,一切看上去熠熠放光,犹如一个“垮掉的一代”的孩子,已经成长为优雅的中产阶级主妇。
  • 第99页
    我以前并不喜欢茨威格,但是《昨日的世界》却是一本隽永而充满感情的书。像所有隽永而充满感情的书一样,你一旦读了它,就会被作者说服,用他的目光重新审视这座城市、这段历史。
  • 第91页
    午夜时分进入一座陌生城市,就像在玩一场捉迷藏游戏。因为入夜的城市与白天截然不同,街上的行人也好,城市的气氛也罢,都与白天相异。有时,我甚至觉得一座城市的地图在午夜都会悄然变异:小巷折叠,大路转弯,...
  • 第87页
    布拉迪斯拉发是一座性格分裂的城市:多瑙河的一侧是颇具魅力的古城,另一侧则是共产党执政时期留下的混凝土城市。在苏联的卫星城旅行时,我常感到走在一座要么发育不良,要么发育过剩的花园里。
  • 第81页
    吃完饭,雨已经停了,气温则骤降,空气仿佛一块湿布,能拧出水来。
  • 第72页
    就这样,在一个波兰的傍晚,我花了16兹罗提—32块钱,坐在吱吱作响的座椅上,向着斯洛伐克,向着未知之地,飞驰而去!路上,奇峰异石随处可见,绿色的山谷在面前铺展。透过窗玻璃,我看到一些波兰农民面无表情地...
  • 第80页
    雨正以一种不声不响的姿态下着,像旧电影胶片上一条条流窜着的白色直线,山上雾气蒙蒙。
  • 第68页
    旅行是一段沿着大地的褶皱,进入全然迷离之境的旅程。其中最大的不确定性,不是抵达,而是如何抵达。在不坐飞机的前提下,如何去往另一个地方,这是旅行中最大的考验,也是最美妙的部分,尽管这种美妙往往是事后...
  • 第64页
    夜晚的克拉科夫有一种不真实感,宛如一幅仿制品,是硬纸板剪出来的,涂上了一层亮闪闪的银色。比如,一场雨会不期而至,一辆马车会毫无预兆地出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一只巨大的热气球会神奇地出现在半空,然后你...
  • 第62页
    然而,他也知道,波兰人讨厌俄罗斯人,厌恶俄语。当他怯生生地使用英语,而波兰讲解员丝毫没有首先讲俄语的念头时,我感到一切战争、屠杀、罪行总会影响到之后的每一个人,无论哪一方,只是以各自不同的方式罢了。
  • 第60页
    我坐车前往奥斯维辛集中营。中巴车满满当当,沉重得与奥斯维辛的名字十分匹配。奥斯维辛是克拉科夫附近的一座小镇,有餐馆,有酒吧,甚至还有一个家乐福超市,但无论如何便利,决定在这里定居生活的人,大概都需...
  • 第59页
    在1953年出版的《被禁锢的头脑》里,切斯瓦夫·米沃什曾说,一个知识分子成为异见主义者并不是因为他的头脑,而毋宁是因为他们的胃。头脑可以被说服,但胃却从不撒谎。
  • 第56页
    此时临近午后,整个城市显得格外安静。那些老建筑,那些叮叮车,那些穿着朴素、沉默不语的行人,一切都仿佛是在一帧旧相片里。这种感觉不曾消退,甚至当我登上瓦维尔山,徜徉在城堡和大教堂间,望着这些不朽的波...
  • 第52页
    “死者不会待在他们埋葬的地方。”约翰·伯格在《我们在此相遇》中说。他的启蒙老师肯生长于新西兰并在那里死去,但在死后,他又出现在波兰的克拉科夫—我在清晨时分即将到达的车站。 我穿越时空问老伯格:“为什...
  • 第48页
    吉普赛人确实与我所见的印度人有几分相似:随遇而安,喜欢游荡。吉普赛人从印度游荡到欧洲,如同雅利安人从欧洲游荡到印度。 世界的历史就是一部幽灵游荡的历史。然而在没有火车,没有汽车,没有飞机的时代,他们...
  • 第48页
    历史向人类昭示的最重要的命题,也许就是“当时,谁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青豆一面聆听音乐,一面想象拂过波西米亚平原的悠缓的风,反复想着历史应有的形态。 ——村上春树《1Q84》
  • 第44页
    雾葱松林间升起,像一条白色的腰带,松垮地挂在山间,让人想到中国传统山水画里的风景。
  • 第41页
    我看到三姐妹乘车离去,城市折叠着街道,橱窗也睁不开眼睛。电车像一只红色熨斗,熨在午夜告别的绸缎上。
  • 第31页
    幽灵是不会死亡的,有时候,他们会回到从前的街区,在路边的啤酒馆叫上一杯比尔森啤酒,然后注视着窗前的灯火。
  • 第27页
    德累斯顿距离捷克边境只有30公里,大巴很快便悄无声息地驶入另一个国度。我一直在试图寻找一个节点,一个标志疆界的节点,一个岗亭,一个检查站,这样我就可以顺便满足一下旅行者穿越边境时常有的Narcissism(自...
  • 第21页
    在现实面前,任何精心的策划总会显得脆弱不堪,而最好的应对之策就是随波逐流。
  • 第3页
    日本艺术家村上隆在定义他的作品时说:“在理解精致艺术跟低阶艺术界限等我前提下,可以将低阶艺术以精致艺术的标准来操作。”
  • 第1页
    随着年纪渐长,尽可能有尊严地应付日常生活,已是足够有意义的事。

万历十五年 (1)

  • 第307页
    生命的真意义,要在历史上获得,而历史的规律性,有时在短时间哪尚不能看清,而需要在长时间内大开眼界,才能看得出来。

两生花 (2)

  • 第183页
    其实,即便普通如白粥,一钵熬得完美的白粥,也不易得。最好是当年的绍兴新米,用无比轻柔的手法,充满爱意地细致搓洗。当然喽,没有新米,剩饭也行,用瓦钵、柴火、文火,慢慢地熬上几个小时。记得,要一次性把...
  • 第118页
    对于任何形式的承诺,一般来说,听过之后最好别往心里去。特别是和感情有关的,如果嗨非要说法,不停追问“你明明说过…”“你答应过我…”或者是“这到底是为什么”之类的话,那是幼稚小孩才会做的事情。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