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 m对《美,从茶杯开始》的笔记(1)

Miss. m
Miss. m (ohoo,根本看不过来。)

读过 美,从茶杯开始

美,从茶杯开始
  • 书名: 美,从茶杯开始
  • 作者: 汉宝德
  • 页数: 259
  •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06-10
  • 第233页
    如果以凝固的音乐来状写艺术,书法比建筑要贴切得多。建筑由于有结构的问题,有时候必须庄重、简洁,尤其是古典传统的建筑,多是简单几何形的组合。这种建筑之美,是块体的和谐,有近似打击乐的感受。中国古乐器以打击为主如钟磬等,几乎可听到砖石的声音。如果用现代乐器来比拟,其音近似钢琴。但是古隶书,尤其是汉代刻石的隶书,与打击乐更有同感。这就是清末民初,书法家自刻石文字中所体会到的“金石”精神。 当建筑结构的技巧掌握到纯熟的阶段,结构厚重的感觉就会消失。如欧洲的中世纪天主堂,建筑之美就成为线条所组成的光影的戏剧,这就是音乐中的琴瑟之美。用现代乐器来比,就是提琴。可是哥特式教堂的线条是上升式的,光线是自上而下 的,其厅堂中的感党是古委低沉的颤音,这正是书法中古草书感。 音乐与建筑相结合 欧洲的音乐最盛行的时代是18、19世纪,在德国南部,很可能是受了巴洛克建筑的影响,维也纳更是巴洛克的音乐与建筑生的园地。这时候产生了交响乐式的丰富而华丽的感官效果,筑的造型突破了结构的逻辑,强调装饰的价值,并与绘画、雕塑相结合,这样具有笼罩性的感性力量在中国艺术中是找不到的。但是中国书法中确也有少数类似的结合各种字体的感动力所呈现的作品。最早的是王義之的《姨母帖》,结合了真、行草。颜真卿曾发挥了此一精神,写了十分动人的作品。可惜后世不再有大胆的尝试。即使是清代的大书法家也没有突破。因此中国的书法到了线条流畅的狂草,就几乎发展到极端了,说起来实在是很可惜的。
    引自第233页
    2020-10-17 23:06:37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