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 m对《硅谷钢铁侠》的笔记(5)

Miss. m
Miss. m (ohoo,根本看不过来。)

读过 硅谷钢铁侠

硅谷钢铁侠
  • 书名: 硅谷钢铁侠
  • 作者: [美] 阿什利·万斯
  • 副标题: 埃隆·马斯克的冒险人生
  • 页数: 368
  • 出版社: 中信出版集团
  • 出版年: 2016-4
  • 第二章 出生地非洲:冒险无极限的基因
    马斯克在20多岁时到达美国,这实际上标志着他认祖归宗了。据族谱显示,马斯克母系祖先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从欧洲来到组约,他们有着瑞士德语的姓氏霍尔德曼( Haldeman)。从组约,他们又分散到了中西部的大草原一一伊利诺伊州和明尼苏达州尤其众多。“在南北战争期间,我们的家族成员既有南方军,也有北方军,显然他们都是来自农民家庭。”马斯克的勇男、非正式家族历史学家斯科特・霍尔德曼说。 在童年时期,男孩儿们总是取笑马斯克不同寻常的名字。这个名字最早来自于他的外曾祖父约輸・埃隆・霍尔德曼。约輸出生于1872年,在伊利诺伊州长大,后来又来到明尼苏达州生活。在那里,他遇到了后来的妻子比他小五岁的阿尔梅达・简・诺曼。1902年,夫妻二人在明尼苏达州中部小镇佩科特的一间小木屋里安顿下来,并生下了儿子约书亚・诺曼・霍尔德曼,也就是马斯克的外祖父。约书亚后来成长为一个古怪又特立独行的人,并最终成为马斯克心中的偶像。0 约书亚・诺曼・霍尔徳曼小时候是一个体格矫健且独立的男孩儿。1907年,他们举家搬到萨斯喀彻温省的草原。在他刚满7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于是他便开始帮忙维持家庭生计。约书亚很快就学会了开垦荒地、驯养野马、拳击和摔跤,经常因为帮助当地农民驯马而受伤。他还组织了加拿大第一支牛仔竞技表演队。在一张全家福中,约书亚穿着挂满饰物的服饰,表演牛仔甩绳套的技能。十几岁的时候,约书亚来到艾奥瓦州,并在那里的帕尔默按摩学校( Palmer School of Chiropractic)获得了一个学位,然后又回到萨斯喀彻温省当了一个农夫。 在经济大衰退袭来的20世纪30年代,约书亚陷入了金融危机。他无法偿还用来购买设备的银行贷款,导致5000亩土地被查封。“从那时起,父亲不再相信银行,并且不再存钱。”斯科特・霍尔德曼说。他后来获得了和父亲同一所按摩学校的按摩师学位,并成为世界顶尖的脊柱病治疗专家。1934年,失去农场的约书亚开始四处漂泊,而几十年后自己的孙子也重复着这种生活。斯科特身高6英尺3英寸(约1。9米),在成为一名按摩师之前,做过诸如建筑工人和牛仔竟技表演者等各种工作。 (①在儿子出生两年后,约翰・埃隆开始表现出糖尿病的一些症状。在当时得了糖尿病无异于宣判了死刑,尽管只有32岁,但约輸・埃隆知道他可能只有6个月左右的生命了。阿尔梅达有一护理经验,她执意要用一个秘方来延长约輸·埃隆的生命。相据富有效的治疗手段,让约点护理经验,她执意要用一个有效的治疗手段,让约翰・埃隆在被诊断出患有糖尿病后又活了5年。这种可以延长生命的脊椎推拿疗法已成为霍尔德曼家族的一个传统。阿尔梅达就读于明尼阿波利斯按摩学校,于1905年获得了按摩医生的学位。马斯克的外曾祖母之后开设了自己的诊所,据说她是加拿大的第一个按摩师。
    引自 第二章 出生地非洲:冒险无极限的基因

    马斯克的家人居然用了中医的。。。捏脊。。。

    2020-07-09 14:28:36 回应
  • 第四章 第一次创业:征服网络世界
    “如果你间埃隆做某件事情要多久,在他看来,没有任何一件事情会超过一个小时,”阿布拉斯说,“我们的解读是,在他看来需要一小时完成的事情,实际上需要一两天的时间;而如果埃隆说某件事要用一天的时间,那么我们通常会留出一到两周的时间。”
    引自 第四章 第一次创业:征服网络世界
    2020-07-09 15:53:46 回应
  • 第五章 PayPal黑帮大佬:发动国际金融革命
    在非洲的时候,马斯克染上了最可怕的疟疾一一热带疟疾( falciparum malaria),是大多数疟疾死亡病例的罪魁祸首。 马斯克于2001年1月回到加州,然后病情开始显现。他病倒了,卧病在床好几天。贾斯汀之后带他去看医生。医生命令救护车将马斯克紧急送往位于红木城的红杉医院( Sequoia Hospital)。但那里的医生误诊了,错误的治疗方法让马斯克处于濒死的状态。“恰好另一家医院的访问医生见过很多疟疾病例。”马斯克说。那位医生仔细查看了马斯克的血液样本检测结果, ①在病了几天之后,马斯克去了斯坦福医院,并告诉医生,他从疟疾疫区回来,但医生通过检测报告没有发现寄生虫。医生给他做了脊椎抽液,诊断出他患有病毒性脑膜炎。“我很可能得了病毒性脑膜炎,他们针对这种病进行治疗,而且病情确实好转了。”马斯克说道。医生让马斯克出院,并提醒他有些症状会复发。“几天之后,我开始感觉不舒服,而且感觉越来越糟糕了,”马斯克说,“最终,我不能走路了。这就像是“好吧,这甚至比第一次更糟糕。”贾丝汀带马斯克搭乘出租车去找全科医生,他倒在医生办公室的地板上。“我脱水很严重,医生无法评估我的生命体征。”马斯克说道。医生叫了救护车,将马斯克送往红木城红杉医院。马斯克再度被误诊。医生拒绝对马斯克采用更加大胆的治疗手段,因为这种治疗方法的副作用非常严重,包括心悸和器官衰竭。 下令以最大剂量给马斯克注射某种抗生素。医生告诉马斯克说,如果他晚一天就医,这种药就将无济于事了。 马斯克在重症监护病房度过了无比焦虑的10天。这段经历把贾斯河吓坏了。“他本来壮得像坦克一样,”她说,“他的耐力和抗压能力无人可及。但我看见他躺在那里痛苦不堪的样子,就像是在另一个平行宇宙里似的。”马斯克花了6个月的时间才康复。他在生病期间体重减少了45磅,康复后整个衣柜的衣服都不合身了。“我那时候差点就死了,”马斯克说,“这是我从度假中得到的教训:假期会害死你。”
    引自 第四章 第一次创业:征服网络世界

    所以说,医生都是依照经验和概率来运作的职业,遇到一个严密严谨的医生在哪里都不容易啊!

    2020-07-09 17:46:16 回应
  • 第八章 痛苦、磨难与新生
    贾斯汀看上去比马斯克更着迷于他们当下的生活状态。作为一个科幻小说作家,贾斯汀开了一个博客详细记录他们的家庭生活以及他们在城里的各种奇妙经历。她在博客中提到《阿奇漫画》( Archie Comics)里的贝蒂和维罗尼卡,说马斯克更想与后者上床,并且他希望有机会可以去一次儿童游乐餐厅“査克奶酪”( Chuck E。 Cheese)吃饭。而在另一篇文章中,她写道自己在俱乐部里遇见菜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并拒绝了他想要一辆免费的特斯拉Roadster F的请求。贾斯汀还给博客里常出现的人物取了各种昵称。比尔・李变成了“比尔酒店佬”,因为他在多米尼加共和国有一家酒店;乔・弗朗西斯则变成了“讨厌的邻居”(NN)一般人很难想象马斯克是如何跟弗朗西斯这样臭名远扬的人做朋友的,但他们相处得还不错。马斯克受邀参加了弗朗西斯在游乐场举办的生目派对,之后又限去弗朗西斯家中继续狂欢。“块隆虽然在那里待了好一会儿,但他其实觉得有点无聊。他去过好多次NN别墅里的派对,最后却感到十分不自在。埃隆说,派对里总是有一群好色之徒,在人群中穿梭猎艳。我可不想被别別人当作他们之中的一员。”当弗朗西斯决定买辆 Roadster F时,他直接到马斯克的家里递上一个装着10万美元的黄色信封。 贾斯汀的博客一度变得非常受欢迎,因为人们能从中一瞥这位与众不同的CEO私下里的生活。马斯克看起来魅力十足。大家从博客中知道了很多他的生活琐事,比如他为贾斯汀买了一本19世纪出版的《做慢与偏见》,马斯克的密友们给他起外号叫“天才埃隆”,以及他总喜欢出一美元和别人打赌。例如,你会在大堡礁感染疱疹吗?如何用一根牙签平衡两把叉子?马斯克总是赌这些自己一定能赢的事情。贾斯汀讲述了马斯克和托尼・布莱尔以及理查德・布兰森一起去内克岛旅行的故事。在媒体曝光的三人合影中,马斯克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埃隆的表情就像在说:我正在思考一个关于火箭的问题。不过我敢肯定,他刚收到几封令人讨厌的工作邮件,然后完全忘了有人在拍照,”贾斯汀写道,“这就是为什么我这么喜欢这张照片。我的丈夫事实上也如照片中一样,比如昨晚在走廊里看到他时,他同样是双手抱胸,眉头紧皱。”没想到,贾斯汀博客公开的私人生活却成为后面一系列事件的预警,很快成了马斯克的疆梦。
    引自 第八章 痛苦、磨难与新生
    当马斯克的公司出现问题,个人名誉受损后,他的家庭生活也开始出现危机。在格里芬和泽维尔出生之后,马斯克在2006年年底又迎来了三胞胎一一凯、达米安和萨克逊。马斯克说,贾斯汀在生完三胞胎后患上了严重的产后抑郁症。“2007年春天,我们的婚姻开始出现裂痕,我们的关系变得岌岌可危。”马斯克这样回忆道。贾斯汀的博客证实了马斯克的说法。在贾斯汀的博客中,马斯克变得不再浪漫迷人,她总是觉得没有人把自己当成位作家或者是和丈夫地位相同的人,大家都认为她只是一只没有什么内涵的花瓶。在一次去圣巴茨(St。 Barts)旅行的途中,马斯克夫妇和许多声名显赫的夫妇共进晚餐。贾斯汀在餐桌上表达了自己的政治观点,但是却遭到了一位在场男士的嘲讽,因为他觉得贾斯汀太固执己见。“埃隆也笑了笑,然后就像在抚慰孩子一般拍了拍我的手。”贾斯汀在博客上记录下马斯克的反应。从那之后,贾斯汀要求马斯克向众人介绍自己是一位出版过小说的作家,而不只是他的妻子或是他孩子们的母亲。结果呢?“埃隆在之后的旅途中不停地向别人说:'贾斯汀想让我告诉你她写过几本小说。’这只让人冲我敷衍地笑一笑,而没有给我的处境带来任何改变。”贾斯汀在博客中写道。
    引自 第八章 痛苦、磨难与新生
    李这样形容当时的场景,于是两人匆匆返回伦敦。在回程的路上,马斯克的胃疼更加厉害了。当时李的妻子莎拉・戈尔,前副总统艾伯特・戈尔的女儿,曾经是医学院的学生,于是李打电话给莎拉寻求帮助。他们觉得马斯克可能得了阑尾炎,于是李将马斯克带去一家诊所。检查结果证明没事,于是李希望能够在晚上带马斯克出去玩。“埃隆不想出门,我也不想,”李解释道,但是我对马斯克说,‘別这样嘛,一起出来玩。我们已经来到伦敦了。”
    引自 第八章 痛苦、磨难与新生
    刚开始,马斯克和菜莉跟朋友们坐在一起,但不ー会儿,他们的眼中就只剩下对方。来莉刚刚在电影《做慢与偏见》里出演了玛丽・班内特、自我感觉良好。在她面前,年长的马斯克成了说话慢声细语的工程师。马斯克拿出手机给菜莉展示了“猎鹰1号”和特斯拉 Roadster p的照片,但莱莉以为马斯克只是参与了这些项目,她完全没有想到马斯克是运作这两家公司的老板。“当时我想,这家伙应该没怎么和女演员讲过话,因为他看起来很紧张,莱莉回忆道,“于是我决定对他好一点,让他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当时我完全不知道他见过无数漂亮姑娘。”
    引自 第八章 痛苦、磨难与新生
    直到她和马斯克见面的前一周,她还和父母住在一块儿。在俱乐部度过愉快的一晚后,莱莉打电话告诉家人她遇见了一个制造火箭和汽车的有意思的家伙。菜莉的父亲曾经在英国国家犯罪小组( National CrimeSquad)工作,他听后立刻打开电脑查询了马斯克的身份,发现马斯克已婚,有5个孩子,并且是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莱莉的父亲怒斥女儿被蒙骗了,但是莱莉却觉得这其中有些误会,她相信马斯克能够解释这一切,于是她第二天还是按时奔赴了晚餐。 马斯克带上了李一起共进晚餐,而菜莉则带上了同样是演员的漂亮朋友塔姆欣・伊格顿( Tamsin Egerton)。晚餐的氛围有些压抑。
    引自 第八章 痛苦、磨难与新生

    百科上说莱莉的父亲是个编剧。

    朋友、亿万富翁杰夫・斯科尔( Jeff Skoll)的房子里。“我在房子里住了大概一周,然后某天有个陌生人走进来,”菜莉回忆道,“我问他,“你是谁?他反问我,“我是这个房子的主人,你是谁?”我告诉他我的身份后他就声不响地走开了。”不久后,马斯克在斯科尔別墅的阳台上用一枚巨大的钻戒向莱莉求婚了。(马斯克前后共买过三枚订婚戒指给菜莉,包括一枚大钻戒、一枚日常戴的戒指,以及一枚马斯克自己设计的、由10颗蓝宝石环绕着钻石、意味着他们希望拥有10个孩子的戒指。)“我记得他当时说,“和我在一起意味着你选择了一条最艰难的路。’我当时并不明白,但现在我却能够理解。这确实艰辛,简直像是在坐过山车。”菜莉这样说。
    引自 第八章 痛苦、磨难与新生

    插一句,这个Jeff skoll毕业于斯坦福,参与了Ebay的创建,他的公司也拍摄了纪录片《难以忽视的真相》,那是戈尔弄的。

    直至第三次发射,马斯克都一直保持着万分投入的状态。任何耽误发射的人员都会进入马斯克的黑名单,马斯克会训斥他们,要求他们为延期负责,但更多的时候,他会尽己所能去解决问题。“有一次我延误了发射,必须一天向埃隆报告两次具体进度,”凯文・布罗根说,“但是埃隆会对我说,公司里有500人可以帮忙。你到底需要什么?”布罗根确信他和马斯克的通话至少有一通发生在马斯克追莱莉的时候,因为他记得马斯克有一次从伦敦俱乐部的浴室里打来电话,想了解火箭某个部分的焊接工作完成得怎么样了。而另一次通话发生在半夜,马斯克睡在菜莉身边,所以他只能轻声细语地训斥工程师们。“他说话的声音就像在枕边细语,所以我们所有人都得围着扩音器听他说,“你们几个都给我认真点。””布罗根回忆道。
    引自 第八章 痛苦、磨难与新生
    整流罩在发射后大约3分钟时打开并落回地面。最终,在9分钟的旅途过后,“猎鹰1号”按计划停止工作,世界上第一枚私人建造的火箭完成了此次壮举,进入了轨道。500个人花费了6年时间一一比马斯克原计划多了四年半,终于创造了这个现代科学和商业的奇迹。 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并缓解巨大的压力,在发射的这一天马斯克和兄弟金巴尔以及孩子们一起去了迪士尼游玩。然后,为了赶上下午4点的发射,马斯克匆忙赶回公司,在发射前两分钟才踏进 Spacex的控制室。“发射成功后,每个人都流出了激动的泪水,”金巴尔说,“那是我人生中最激动人心的一天。”马斯克走出控制室,在工厂的走廊上受到了摇滚明星般的热烈欢迎。“那感觉真是太棒了,”马斯克说,“有许多人说我们不可能成功,事实上是很多很多人,但就算他们这样说,“命运不会总和我们作对,第四次总该成功',不是吗?世界上完成这种壮举的国家屈指可数,这种项目一般是由国家来完成的,而不是某家公司…我的脑子有点混乱,我什么都说不出来,但是,天啊!这绝对是我人生中最棒的一天!我想这里大部分人都这样想。我们告诉所有人我们做到了!这只是未来许多计划中的第一步…我不知道你们今晚如何庆祝,不过我要举办一场盛大的派对…”接着,玛丽・贝思・布朗拍了拍马斯克的肩,把他拉去开另一场会议。
    引自 第八章 痛苦、磨难与新生

    玛丽有点像个妈,这回有点知道为什么她想要涨工资时“被辞职”了。

    2020-07-10 13:10:57 回应
  • 第十章 电动车的复仇
    奥康奈尔于2006年临危受命,负责解决特斯拉的工厂建造及财务问题。 奥康奈尔出身于波士顿一个爱尔兰裔中产阶级家庭,在达特茅斯学院取得了学 士学位后,相继在弗吉尼亚大学与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进修,分别取得外交 政策硕士学位与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他曾自诩为苏联专家,并在弗吉尼亚大 学时期深入研究苏联的外交和经济政策。奥康奈尔说,“但1988-1989年,苏联开始瓦解,这对我个人的定位也造成了冲击,这样一来,我除了成为学者外别无选择。”奥康奈尔也由此決定转而从商,成为一名公司管理顾间,相继效力于麦肯世界集团( Mccann Erickson Worldwide)、电扬广告公司( Young and Rubicam)和埃森哲( Accenture),为可口可乐和AT&T(美国电话电报公司)这些大客户提供管理咨询。
    引自 第十章 电动车的复仇
    受到2001年世贸大厦恐怖袭击事件影响,奥康奈尔的事业观受到了冲击,和许多美国人一样,他决定在国家遭遇危机时尽己所能为自己的国家效力。当时奥康奈尔已年过三十,错过了参军的年纪,因此他想方设法试图寻找一份与国家安全相关的工作。他在首府华盛顿挨家挨户寻找就业机会却直收效甚微,直至遇到他的伯乐,即当时美国主管政治和军事的助理国务卿林肯·布伦菲尔( Lincoln Bloomfield)。布伦菲尔当时需要有人帮忙梳理中东各大事项并管理人事,而奥康奈尔的管理咨询背景正好派上用场。奥康奈尔因此成为布伦菲尔的总参谋长,负责从贸易谈判到设立巴格达大使馆的大小事务,其间充满了挑战。 奥康奈尔不久便通过了安全调査,有权限査阅每天从伊拉克和巴格达前线传回的战报。“每天清晨六点,最先出现在我办公桌上的便是这份夜间公布的伤亡名单,上面记录着阵亡人员信息和死亡原因。我心自问,觉得这切太不可理喻了,为什么我们会陷入如此境地?我的困惑不安不仅仅来自伊拉克战争,更来自于当时的中东局势,为什么我们每每为中东不惜代价地 投入大量资源?”奥康奈尔最后得出这个毫无悬念的结论:石油。 奥康奈尔越是了解美国对石油输出国的依赖,他越感到失望和沮丧。奥康奈尔说:“我的客户基本上都是战斗指挥官一一拉丁美洲和中央司令部负责人。我在跟他们沟通的过程中发现,即使在和平时期,我们在以石油为中心的经济路线上也投入了大量资源。”此时,奥康奈尔做出了理性的判断,他认为只有彻底地扭转这个格局才能保障国家和后代的利益。(此时他儿子刚出生不久。)奥康奈尔深入了解了风能和太行能行业,以及传统汽车行业他不认为这些行业在短期内会有改变局面的能力。
    引自 特斯拉所获成就值得众人深思。马斯克一开始就下决心制造一款在任何方面都不妥协的电动汽车。他做到了,以一种企业家柔道策略,扭转了数十年来外界对电动汽车的批评。Model S不仅仅是最好的电动汽车,它就是最好的汽车,人们最渴望的汽车。
    有一天,奥康奈尔在读《商业周刊》的时候偶然读到了一篇关于特斯拉的文章,随后点击进入特斯拉官网,马上就被一句话吸引了:“在这里我们只干实事,不说空话。”奥康奈尔说:“我给他们写了封邮件,说明了自己从事国家安全工作的背景,提到我热衷寻求新途径,来改变国家过分依赖石油的现状。我当时心想这封邮件大概会石沉大海,杳无音讯。”但在邮件发出的第二天,奥康奈尔便收到了回信。 马斯克随即聘请了奥康奈尔并马上派遣他到首都华盛顿,寻找所有对特斯拉有利的政府财政支持,尤其是申请针对电动汽车生产的税务优惠或减免。与此同时,奥康奈尔起草了一份能源部的财政拨款申请书。奥康奈尔说:“我早就料到制造电动车是个烧钱的行当,我的对策是广泛撒网,不放过任何可能为己所用的资源。”当时特斯拉的筹款目标为1亿2亿美元,严重低估了制造 Model S所需的开支。“我们当初的预算太想当然了,而且还在边吸取教训,一边自我调整。 在2009年1月举行的底特律汽车展中,许多汽车公司都因为行业不景气而没有参展,特斯拉因此以低廉的价格得到了保时捷过往的展位。菲斯克的展台就搭建在通道对面,极尽奢华,不但装了木质地板,还请了一群金发碧眼的车模殿勤地衬托着座驾,相比之下,只展出了 Roadster和纯电动动力系统的特斯拉显得朴素多了。 特斯拉团队在底特律展示的产品足以证明他们的实力,并开始引起一些关键人物的重视。展会结東不久,戴姆勒汽车制造厂便联系特斯拉,表示有兴趣探讨制造纯电动奔驰A类汽车的可能性。戴姆勒汽车厂的高层表示将在一个月后到访特斯拉以便探讨合作事宜。特斯拉的工程师们决定在访客来访之前制作两款原型车,给访客一个惊喜。戴姆勒的高层领导看到特斯拉的模型后马上下了订单,购买4000块电池组,打算带回德国总部对一系列汽车进行测试。尝到甜头的特斯拉以同样的方式拿下了丰田汽车公司的订单。 2009年5月,特斯拉开始高速发展起来。 Model S发布不久后,戴姆勒汽车制造厂便以5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10%的特斯拉股份,并与特斯拉形成战略合作关系,指定特斯拉为1000辆戴姆勒智能汽车的电池供应商“这笔投资对于我们来说至关重要,而且影响深远。毕竟一个发明了内燃机的伟大公司投资了我们,这不但帮助我们渡过了财务难关,也是对特斯拉莫大的肯定。就连奔驰也青睐我们的产品,这证明了我们并不是孤芳自赏!我敢确保那些能源部的工作人员会因此对我们刮目相看。”
    引自 第十章 电动车的复仇
    2020-07-13 02:00:33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