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 m对《给布里安娜的卡片》的笔记(7)

Miss. m
Miss. m (ohoo,根本看不过来。)

读过 给布里安娜的卡片

给布里安娜的卡片
  • 书名: 给布里安娜的卡片
  • 作者: [美] 希瑟·麦克马拉米/威廉·克洛伊尔
  • 页数: 176
  • 出版社: 后浪丨江西人民出版社
  • 出版年: 2018-4
  • 第4页
    做一个简单的好人。很简单,单很多人却无法做到。当看到人们在知道我将不久于人世后他们马上就像换了一个人时,我总是感到很震惊。
    引自第4页

    2019-03-02 16:31:37 回应
  • 第13页
    “我们很保险,希瑟,但你确实活不长了。“一如既往地听完令人沉重的消息后——说实话我对此都已经麻木了——我微笑着问我的肿瘤医师任何一个处于我这种处境的病人“都会问”的问题:”我可以多纹几处纹身吗?“
    引自第13页
    2019-03-02 16:33:48 回应
  • 第27页
    亚德里亚霉素,在癌症世界中又被称作红色玫瑰,每次打这种药的时候我都觉得很害怕。那是一种红色的液体,一种很早以前就研发出来的化疗药物。我摄入了四次之后便停止了,因为这种药独行很大,很可能会要了我的命。护士每次都很小心翼翼,以防帮我注射的时候弄到他们自己手上,他们说哪怕溅上一点都足以烧穿皮服。然而,这样的药却被注入了我的血管。
    引自第27页
    2019-03-02 16:42:43 回应
  • 第63页
    ……毁灭性的消息让我在剩下的短暂生命里清晰地知道如何确定朋友的优先顺序,当然不是我特意去排序,只是很明显有些人并不是真心关心我们,他们好管闲事,喜欢探寻血淋淋的细节,不断地纠缠我追问我的近况,好让他们可以说长道短,有一个垂死的朋友的故事成为谈资,而不是帮我们渡过难关。
    引自第63页
    2019-03-02 16:58:32 回应
  • 第64页
    当然,诊断为癌症晚期也让你知道谁是你最亲密最好的朋友,有的朋友也能分享我枯燥而病态的幽默感……有一天我喝一个女性朋友远足,有几只秃鹰在头顶盘旋。 “它们在找什么?”我问。 “可能在找你吧。”她答道。 要是我们站在悬崖边上,我大概会笑得掉下去了。
    引自第64页
    2019-03-02 17:01:14 回应
  • 第109页
    当时火葬场的工作人员问我,想穿什么衣服进行火葬,这个问题让我惊住了。
    引自第109页
    2019-03-02 17:15:47 回应
  • 第132页
    但我们不会告诉布里,说我会上天堂……针对这件事情,我们感觉最需要考虑的是,孩子的思维跟我们大人不一样,这也是心理学家以及那些丧偶带着孩子的朋友们给我们的建议。这么小的孩子,如果有人告诉她妈妈去了别的地方,即便是去了天堂,那孩子的自然反应就是妈妈宁愿待在那个地方也不愿陪着她,她回觉得妈妈是自愿选择留在别的地方,而不愿跟自己在一起。……她深知会有一种错误的想法,既然妈妈现在选择了天堂,纳说不定哪天她也会改变主意再回来。……我们希望布里现在明确理解的事,我的身体如果停止工作,那也意味着我将不会再承受痛苦。
    引自第132页
    2019-03-02 17:29:09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