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 m对《一个游荡者的世界》的笔记(2)

Miss. m
Miss. m (ohoo,根本看不过来。)

读过 一个游荡者的世界

一个游荡者的世界
  • 书名: 一个游荡者的世界
  • 作者: 许知远
  • 页数: 239
  •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1-9
  • 牙医作家
    “我们埃及真的不同,从亚历山大到乔治・W。布什,没入能忽略埃及的战略位置”。在法老王朝结束后,是阿拉伯人的到来,接着是奥斯曼帝国年代,拿破仓的法国短暂入侵过,英国人的间接统治则从19世纪中叶一直到1952年革命。走在此刻的开罗,你发现历史像是一个洋葱头,它一层又ー层,人们杀戮、谈判、贸易、通婚、生儿育女。
    引自 牙医作家
    2020-06-23 21:20:24 回应
  • 剑桥一年
    在之前的两年中,我日益感到瓦茨拉夫・哈维尔所说的作家“第一股风”的结東。在一篇真挚的自传性的文章里,他把一个作家二十多岁时的创作称作“第一股风”。他关于世界的最初经验开始在体内形成,他开始更严肃地理解自身,用自己的眼睛打量世界。这是个令人陶醉的写作过程,他生机勃勃,自信十足,充满自我发现的英雄主义。他不仅受惠于内在的活力,时代也常常宠幸他,他的自我表现与时代情绪恰好合拍,他贏得喝彩与声誉。这个过程大约可以持续十年。渐渐地,他发现自己耗尽了最初的经验与能量,尝试过各种角度,而同时,外部环境也发生转变,不再热情地接纳他之前的努力了。
    引自 剑桥一年
    哈维尔相信,在“第一股风”结束后,作家有三种选择:他可以用更精彩的方式来表达自己过去的思想,也可以把精力用来巩固自己已获得的地位、表现出的创造力,它们都是某种意义上的自我重复。对于一个更为严肃的作家来说,他还有第三个选择,他抛弃过往的自己,把自己从昔日的经验、公众的期待、熟悉的题材与论调中摆脱出来。这也是一次重新发现自我、发现世界的旅程,你要探测到你的新声音,等待新经验的酝酿成熟,它将是你写作生涯的“第二股风”。
    引自 剑桥一年
    另一方面,我也感觉到自己与社会情绪之间发生的分裂。读者不再兴奋于我兴奋的东西,社会推崇的价值观越来越与我期待的不同。我相信个人多元价值,知识分子的历史责任,市场经济与小政府,认定个人的自由与丰富才是政治经济制度的目的。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却目睹中国重新走向封闭,对集体主义再度认同,一种强烈的反智、反精英主义情绪日渐浓郁,狭隘的民族主义与国家主义又一次兴起,粗鄙的大众文化全面胜利…我觉得愤怒与不安,也感到挫败与焦虑。但我还说不清,这日渐增长的无力感来自对自己的愤怒还是对社会的不满。 我的“第一股风”似乎结束了。
    引自 剑桥一年
    穿过图书馆林立的书架时,兴奋与绝望同时洋溢在我心中。我关心的所有事物,都有人做出了详尽的、出人意料的探讨,如今我可以汇入这股传统,让自己的思考更丰满,但同时,我的意义何在,我能为其中添加些什么样的新东西?我也没有进入剑桥的社交生活,我回避正式晚餐,明知可能碰到有趣的交谈者,英国的分析哲学家、匈牙利裔的戏剧教授、研究以色列中世纪犹太教的博士后、来自巴西的写小说的材料学家……他们都可能出现。很多时刻,我迫不及待地钻回我的房间,听收音机、泡在浴缸里,不无病态地沉浸于寂寞与感伤里一一我觉得自已轻飘地附着在明信片一样的剑桥上,我找不到支点,思想与身体都失去重量。
    引自 剑桥一年
    中国知识分子总是宿命般的要和中国社会发生关联,一旦脱离了土壤,就像失去了养分的植物。即使其中最杰出的头脑和心灵,也很难建立起一个自足的精神世界,倘若不能用自己的知识与道德力量来变革中国,就备感失落。
    引自 剑桥一年

    如干将铸剑,女娲补天,我以我血荐轩辕的潜意识太浓。活泥的形象思维太强。

    2020-06-23 22:10:55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