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逸清对《锌皮娃娃兵》的笔记(4)

锌皮娃娃兵
  • 书名: 锌皮娃娃兵
  • 作者: S.A.阿列克谢耶维奇
  • 副标题: 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
  • 页数: 328
  • 出版社: 九州出版社/铁葫芦图书
  • 出版年: 2015-11-5
  • 第43页

    “成两列纵队,集一一合!” 我们排好后,他们当即宣布:几小时以后,飞机来接你 们,你们要到阿富汗共和国去履行军人的义务,去实现军人的誓言。 这下可热闹起来了,恐惧、惊慌把人变成了牲畜。有的人 一声不响,有的人怒气冲冲,有的人因为委屈哭了,有的人傻了。这种出乎意料的、对我们进行的卑劣的欺骗,让人惊呆了。原来伏特加是为这事而准备的,这样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搞定我们。伏特加下肚之后,趁着酒劲发作,有些士兵企图逃跑。他们去找军官打架,可是营盘已被别的部队包围了。那些士兵把大家推上飞机,然后像装箱似的把我们塞进空空的铁皮仓里。

    仿佛国民党拉夫。没有精气神没有信念好可怕

    2019-02-26 07:18:24 回应
  • 第56页

    我无法讲述发生的一切,那是一种幻觉。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剩下的事是我亲眼所见的。我记得的事,只是整体中的一部分。后来出现的事,是我能够讲述的。为谁而讲呢?为了阿廖沙,他死在我怀里,他肚子里有八个弹片。我们从山上把他运下来,花了十八个小时。他活了十七个小时,到第十八个小时的时候,他死了。为阿廖沙而回忆,这么做是从相信人有所需这一观点出发的。我相信他再也不会疼了,再也不会怕了,再也不会害羞了。既然如此,何必再让往事翻腾呢?

    您想知道我们有什么理想?您大概把我们看成另一种人了。您应当了解,在异国他乡多么困难啊,不知为什么而战,还能有什么理想?我们在那边的时候,大家都是同样的人,但不是志同道合者。使我们变得相同的,是我们都可以杀人,而且也都杀过人。但仅仅把到过那边的人和没到过那边的人调换一下位置,一点就不难理解了。我们各不相同,但我们处处相同,无论在那边还是在这里。

    没有理想和信仰,还要思考。

    2019-02-26 07:37:22 回应
  • 第57页

    下课以后,我的朋友阿廖沙问我:“如果吉姆是白军,你是红军,怎么办?” 我们一辈子就是这么活着的一白军和红军,谁不和我们在一起,谁就反对我们。 在巴格拉莫附近,我们走进一个村子,请村民给点东西吃。按他们的教规,如果一个饿肚子的人来到你家,你不能拒绝给他热饼吃。妇女们让我们坐在桌前,给了我们吃的。我们离开后,全村人用石头和棍棒活活把她们和她们的孩子给打死了。她们本来知道自己会被打死,但是并没有把我们赶走,而我们也带着自己的教规走进她们的家..……我们甚至还戴着帽子出入他们的清真寺.……

    年少时思考的片段构成世界观,如我这般没有思考浑浑噩噩也活到了今天。另外我不喜欢给走进家的陌生人东西吃,也不希望被乡邻用石头打死。落后腐朽不能适应现代文明的那个鬼玩意,快点消失吧

    2019-02-26 07:49:39 回应
  • 第279页

    我也是出于爱而嫁人的,自己找上门的!他是个飞行员,高高的个子,长得很帅。他穿着皮夹克、软底皮靴,像头大熊。他就是我将来的丈夫吗?姑娘们“啊”了一声。我进了商店,为什么我们的工厂不生产高跟拖鞋?我在他面前显得那么矮小。我总盼望他生病、咳嗽、伤风感冒,那时他就能在家里待上整整一天,我就可以伺候他了。我盼儿子都快盼疯了,我希望儿子能够长得像他:同样的眼睛,同样的耳朵,同样的鼻子。仿佛天上哪位神仙听了我的话,儿子长得和他一模一样。我简直不能相信:这两个出色的男子汉都属于我。不能相信!我恋家,我喜欢洗衣服、熨衣服,我什么都爱,爱得连家中的一个小蜘蛛也不碰,如果在家中抓到一只苍蝇或是花大姐,我就会打开小窗户把它们放走。让一切生灵都活下去,彼此相爱吧,我幸福极了!我按门铃,我打开走廊的电灯,我让儿子看见我是高高兴兴的。

    2019-02-28 19:22:58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