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逸清对《乡下人的悲歌》的笔记(8)

乡下人的悲歌
  • 书名: 乡下人的悲歌
  • 作者: [美] J.D.万斯
  • 页数: 264
  • 出版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 出版年: 2017-4-1
  • 第10页

    他们的论文认为,乡下人很早就学会用逃避的方式来处理令人不安的真相,或者是假装现实比真相要好。这种倾向固然能带来心理学上的复原力,但同时也加大了阿巴拉契亚地区的人们正视自身的难度。

    中国的穷人何尝不是如此

    2019-01-22 12:39:47 1人喜欢 回应
  • 第43页

    这一现象背后的原因很多。从吉米·卡特的《社区再投资法》到乔治·W.布什的“所有权社会”,联邦住房政策一直鼓励人们拥有自己的住房。但在米德尔敦这样的地方,拥有自己的住房要付出过高的社会代价:某一地区内的工作机会减少,房产的贬值使人们陷在这里的社区而不能自拔。就算你想搬走也难以实现,因为市场早已一跌到底,你所拥有的房产价值摆在那里,但根本没人愿花这样的钱来买。搬家的成本也太高,以至于许多人不得不留在原处。当然了,那些被陷住的人往往都是那些最为贫穷的。因为那些花得起钱离开的人早已选择了离开。

    先前没有买房结婚的时候一个人,先后租住过海淀南路-学院南路-回龙观东大街-小关北里,无论是海淀还是朝阳还是昌平,基本都是比较繁华有活力,程序员或者知识工作者扎堆的地方。自己买了房子不想空只能搬家到大兴,忍受路上花费三个小时的通勤。这何尝不是另一种“陷住”

    2019-01-24 12:21:39 1人喜欢 回应
  • 第48页

    在像米德尔敦这样的地方,人们无时无刻不提到勤奋。走遍这座城市虽然这里30%的年轻人一整个星期的工作时间加起来不会超过20个小时,但却设一个人意识到自己身上的懒惰。

    2019-01-24 12:29:41 1人喜欢 回应
  • 第129页

    阿嬷就喜欢听这样的故事,而且她虽然从没见过塞尔比其人,但是却非常钦佩他,并鼓励我照他说的做。塞尔比鼓励(但没要求)他的学生们购置一部先进的图形计算器—一当时得州仪器公司推出的89型是最先进且最强大的。我们家没有移动电话,也没有上档次的衣服,但阿嬷还是给我买了一部那样的图形计算器。这是阿嬷的一堂重要的价值课,让我不得不以前所未有的努力投入到学习当中去。如果阿嬷能在一个图形计算器上花掉180美元—一她坚持不让我出一分钱—一那我对待学校作业最好还是更认真一点。这是我欠阿嬷的,而她也总是提醒我这一点。“你完成你们 塞尔比老师留给你的作没?”“还没呢,阿嬷。”“那就他妈的赶紧做。我花了那么多钱买那个计算器,可不是为了让你整天吊儿郎当的。”

    穷苦人对教育的重视,中外同理

    2019-01-29 12:19:13 1人喜欢 回应
  • 第138页

    这就是我所处的世界:一个充满了真正非理性行为的世界。我们无度地消费,最后不得不住进救济院。我们购买大屏幕电视和iPad。我们的孩子穿着高档的衣服。但这一切都是靠着高利息的信用卡和发薪日贷款。我们花钱去买根本就不需要的房屋,然后再把房屋抵押掉换钱,最后宣布破产,等到我们清醒过来时,已经不得不离开住得满是垃圾的房屋。节俭不能满足我们的生活,所以我们花起钱来大手大脚,假装自己属于上流阶层。等到尘埃散尽之时——遭到破产打击或是在亲戚的帮助下走出困境后一 什么都没有剩下。我们没给孩子留出大学的学费,没有增加财富的投资。没有失业时可以用上的应急钱。我们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花钱。有时候们还因此深深自责,但我们还是继续这样大手大脚。

    困境。可能九零后零零后会面临一样的问题吧

    2019-01-29 12:33:04 1人喜欢 回应
  • 第204页

    然后我碰壁了。最后一位面试官的问题让我猝不及防:我为什么想在法律公司工作?这本该很好回答,但我已经太习惯于谈论我对反托拉斯诉讼萌发的兴趣,因此可笑地被这问题抓了个措手不及。我本该说烟要像优秀人才学习或从事于富有挑战性的诉讼领域之类的话,但说什么也不能说 当时从我嘴里出来的话:“我也不知道,不过工资挺高啊,哈哈!”面试官诧异地看着我,好像我长了三只眼睛一样,当然气氛最终也没有缓解。 我确定我完了。我犯了面试大忌。不过幕后,我的一位推荐人已经在给公司打电话。她告诉人力说我聪明、优秀,会成为一名很棒的律师。“她对你大加赞赏。”这是我后来听说的。所以公司打电话通知我入围了下一轮面试,最终我还是得到了这份工作,虽然在我认为是招聘环节中最重要的一环裁了个大跟头。古语云:干得好不如运气好,但显然良好的关系网络比勤奋和运气都更重要。 在耶鲁,关系网络的力量就像我们呼吸的空气一样,无处不在却容易被忽略。第一学年快结束时,我们大多数人都为了参如《耶鲁法学杂志》(The Yale Law journal)的写作竞赛而努力学习。《耶鲁法学杂志》刊登法学分析的长篇文章,主要面向学术界人士。那些文章读起来就像电器说明书一样,枯燥、程式化、夹杂着外文。(举个例子:“虽然评级制度前景广阔,但我们指出,制度设计、贯彻和实施层面仍有重大缺陷:各辖区在推诿而不是推进。”)玩笑归玩笑,加入杂志社可是正儿八经的事。这 是法律界雇主唯一看重的重要课外活动,有些雇主甚至只招参与过杂志编辑的学生。

    关系网络重要,关系比勤奋和运气重要,中外皆然。

    2019-01-30 06:19:15 1人喜欢 回应
  • 第206页

    蔡教授还在我的其他未知领域给我领航。法学院3年困难重重, 而且我要做出关于职业的决定。一方面,有这么多机会固然不错。但另一方面,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利用这些机会,也完全不清楚哪些机会能够帮助实现某个长期目标。要命的是,我根本就没 有什么长期目标。我只想毕业然后找个好工作。我模糊地觉得,在还完法学院学费借款后,我想从事公共服务领域,但我脑海中并没有具体的工作岗位。

    领航员很重要,长期目标决定一个人的上限。我在北京蹉跎至今,和自己目标不清晰关系很大

    2019-01-30 06:23:40 1人喜欢 回应
  • 第209页

    很难说这条建议含金量有多大,因为它其实一直在升值。但毫无疑问,这条建议具有实际的经济价值。社会资产并不仅限于某人帮你联系一个朋友或把你的简历递交给以前的老板,社会资产也体现在,而且是主要体现在,我们从朋友、同事和导师身上学到的东西。我不知道怎么给我的选择按照重要性排序,也不知道是否有别的、更好的道路。这些东西都是我从我的社交网络中学到的,具体而言,是从一位乐于助人的教授那学到的。

    2019-01-30 06:28:51 1人喜欢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