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斯·韦伯与德国政治:1890—1920 (1)

  • 第72页
    这一页俄论述非常取巧,首先说瑙曼思想转变中,韦伯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段末把两人对于民族国家理解的分歧轻描淡写掠过。那么究竟韦伯的这个“民族国家”能不能算是瑙曼的民族国家?

从投票到暴力 (5)

  • 第288页
    在一个族群分裂的社会中,包容性政党在大众水平很难制度化,同时传统社会的宗教或文化网络才是草根选民动员的关键,这种情况下的普选权是危险的。 ——天朝的村民自治也是一塌糊涂,跟这原理一样。轨道还没有铺好...
  • 第181页
    英国、德国、法国、塞尔维亚……案例中,增加的民主和媒体自由引发了导致与其他民族暴力冲突的大众民族主义。
  • 第72页
    利益的调适性和政治制度强度在民主转型国家里产生了四种民族主义发展的模式:公民的、族裔的、革命的和反革命的。
  • 第49页
    (新闻完全被政府垄断的条件下),人们回巧妙地忽视宣传,因为他们知道消息源是被垄断的,人们会转向非正式网络以及从官方话语的字里行间解读的策略。……实际上,煽动大众的民族主义只会妨碍他们对国内政治去政...
  • 第43页
    民族主义的推动者面临双重问题:既要考虑如何鼓动民族主义热情,又要降低人民认为以人民之名统治意味着由人民来统治的期望。民族主义的精英在这个双刃计划中如何成功取决于他们的民族主义说服工具。

午夜之子 (1)

  • 第157页
    这个城市,它像只吸血的蜥蜴伏在炎热的夏日里。我们的孟买,它形状像一只手,但它其实是一个嘴巴,老是张开着,老是饿的要命,老是吞食从印度其他地方来的食物和有才能的人。

暴力 (4)

  • 第261页
    人群参与到洗劫之中,是骚乱得以持续的关键,也是让时间升级到引发敌对阵营和公众注意的关键。
  • 第259页
    骚乱者必须有事可做,否则骚乱就会被平息;这一点看似平淡无奇,但却未得到足够重视。如果群众不再季节,那么维持“道德假期”的情绪氛围就会蒸发;警察会杀回来,秩序会重新建立;骚乱的能量就会消失了。一旦停...
  • 第99页
    恐慌进攻时一种无法阻止的暴力。它对暴力的使用是过度的,远远超出了胜利所必须的条件。当人们从紧张进入恐慌进攻的情绪,他们就已进入了一条无法回头的隧道,无力停止自己在当时当下的行动。
  • 第2页
    绝大部分年轻男性、穷人、黑人或单亲家庭的儿童都不会杀人、强奸、虐待家人和持枪抢劫;同时,却有一大批富人、白人以及传统家庭出身的人犯下以上罪行。

我的名字叫红 (1)

  • 第1512页
    所有不幸中,最悲哀的不是年华老去,不是娇容不在,也不是失去丈夫或生活贫穷,而是生活中不再有任何人羡慕你。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1 1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