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体 (2)

  • P49
    “空壳肉体这个词你听说过吗?” “空壳肉体?” “他们把意识被抽出后的人体,叫作空壳肉体,意思是可以随便输入别人的意识的空白人体。也就是说呀……”牧野医生慢悠悠地吸了一口气,“代体不让使用,那就用真...
  • P48
    嫉妒在心里积存多了,就会变成愤怒甚至爆发起来。本来代体利用者里有钱人就多,很容易引起一般老百姓的反感,一旦有了引爆剂,就会引起社会混乱。

又青又痛又脆 (1)

  • P1
    我的人生信条简单地说,就是不要轻易地过度走进他人的内心,同时尽可能不提出与他人想法相左的意见。我想只要能做到这两点,就可以大大减少因为自己的原因而使他人产生不快的可能性,在此基础上又可以减少因为他...

我被爸爸绑架了 (2)

  • P139
    我是个差劲的大人,但是我变成一个差劲的大人并不是谁的责任,我不这样认为,所以就算你长大以后不成器也是你自己的原因,不要怪我和你妈妈。你说得不错,我自作主张,可是我再怎么随意不负责任,也不是你变得差...
  • P126
    可以选择别的更重要的东西以后,对不能选择的东西就无所谓了。讨厌的话就可以忘记,喜欢的话可以一直在一起,不必太在乎。

绝叫 (9) 更多

  • P332
    连你都知道,地球上所有人的基因都大同小异,人类只是随机诞生的动物罢了。每个国家的每个民族都各有优缺点,也都会犯错;纵使日本真的有比其他国家优秀的地方,也只是自然演变而来的,对此引以为傲的日本人,也...
  • P305
    在他人眼中,你只是怜司的提款机,事实上也没错。然而,这其实是你“自己的选择”。以前你选择买衣服,上美容沙龙,现在你选择花钱“和怜司谈恋爱”,两者并无二致。 一旦经济状况稳定,人就不会发现自己周遭的东...
  • P304
    牛郎店跟色情酒店、应召站这类服务男性的店家不同,店里采用“永久指名制”,顾客一旦指定牛郎,就不得更换。换言之,店家主打的并非一时的快感,而是长久的关系,亦即高真实店的模拟恋爱。几乎所有牛郎店都以这...
  • P266
    日本法律禁止集团型卖淫,所以特种行业表面上并不提供正式的性交易。只用手或嘴进行交易,这样就不会被法律判定为卖淫。 但事实上,多数店家都提供可进行真枪实弹的性交易。其中最明目张胆的就属泡泡浴了,他们搬...
  • P141
    你还记得以前红极一时的大富翁游戏,所有人一定会停在“结婚”那一格。新时代女性玩的大富翁,则从一开始就没把“结婚”设在人生的路线图上,人们必须停留的格子变成了“买房”。
  • P19
    如果真的幸福,根本不需要动不动就挂在嘴上;如果真的幸福,根本不会叹气,皮笑肉不笑的。 她口中的“幸福”,隐藏着某种不安定的暗潮。 (6回应)
  • P18
    说穿了,你感受不到她的爱。 当然,幼小的你无法理解“爱”这种抽象的名词。但即使无法了解氧气,身体也知道少了它会觉得痛苦。
  • P10
    诞生于如此珍贵的日子,当然只是偶然中的偶然。不过,若世上少了偶然,还剩下什么呢?人类这种生物,或许就是喜欢将偶然解读为命运或缘分。
  • P5
    无论生前遭受多么严重的暴力虐待,只要死后马上被发现,就还能维持人形。但是,被众人遗忘、死后放置许久的尸体,会被虫子或微生物寄生、分解,连人的外观都会消失。 或许,回避这类尸体,正是人类的生理本能。

纸之月 (14) 更多

  • P311
    不是这孩子的错。亚纪蓦然这么想到。是我想通过穿着打扮来成为这孩子的朋友。是我以为给这孩子买东西,就能成为她的母亲。是我以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需要靠有形的东西来维系。是我以为需要靠眼睛看得见的东西,...
  • P305
    不,我并不认为走到这步田地是因为遇到了光太。要是自己进了编辑工作室上班的话。要是有孩子的话。要是没和正文结婚的话。要是没进那所初高中直升的学校,也不会被推荐上那所短大。要是没从那所短大毕业、也就不...
  • P294
    梨花一边往不是韦奇伍德也不成套的盘子里盛入土豆炖肉、干烧鱼和土豆沙拉,一边下意识地轻声说道,“发现我吧。”然后抬起头。我刚刚说什么了?发现我吧。对。 谁来发现我所做的一切吧。梨花停下手上的动作,反复...
  • P291
    但现在想来,她俩说不定在某一点上是完全相同的。也就是,她们也许都下意识地深信,只要有了钱,什么都能如自己所愿。
  • P265
    不知为何,钱这东西越是多,人越是看不到。如果没有钱,就会一直惦记着,但要是有很多钱,人瞬间就会把这种状态视为理所当然。如果有100万日元,就不认为那是100张一万日元构成的,而会觉得那是从一开始就有的一...
  • P265
    这句话,让梨花突如其来地忆起自己的儿时。她从未考虑过,自己的父母挣多少钱,其中多少花在了自己身上。她曾认为,他们给自己买东西,准备新衣,带自己去餐厅,为自己缴纳学费,带自己旅行,都是天经地义的。不...
  • P187
    要是别人让她掏钱,梨花一定不会掏吧。正因为对方不要她掏钱,所以她才会无止境地往外掏钱。无止境到几乎分不清哪些是自己的钱,哪些是别人的钱
  • P181
    我认为,无论做什么,要么就做得彻底一些,要么就什么都不做,只有这两条路。人最不应该抱着玩玩的心态,对什么事染指一下又马上缩回去。
  • P171
    只凭表面的相似点凑在一起形成群体,这说不定是人类的本能呢。
  • P150
    车厢里空荡荡的,但梨花觉得自己一旦坐下似乎会直接酣睡过去,所以拽着吊环瞪大眼睛望着窗外。因为必须同睡意殊死搏斗,所以梨花的脑中完全没有掠过“自己真的做了啊”“真的跨越了不能逾越的一线”这样的想法。 ...
  • P134
    站台上空无一人,梨花坐在长椅上等着电车。淡蓝色的天空中残留着白色的月亮。梨花突然感受有一种心情溢满了全身,甚至充满了指尖。与其说那是满足感,不如说更接近于万能感。想去的地方,无论哪里都能抵达,想做...
  • P133
    梨花承认,自己一直在等待。一直渴望像这样被抚摸。希望别人如同对待珍贵的物品一般,如同抚摸美丽的东西一般抚摸自己。自己一直在等待,一直。 梨花感受着光太拔开自己的内侧进入自己身体的性器,竟有种错觉。恍...
  • P115
    在一家专卖店接过纸袋来到过道上,此时梨花终于清醒过来。到底买了多少钱的东西呢?她看着双手拎着的四个纸袋思考着。走在过道上粗略计算了一下,大概六万日元。过去从未在几个小时里就花掉这么多钱。梨花忽然产...
  • P38
    回忆喷涌而出,为了把它们强塞回去,梨花大口喝着啤酒。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93 9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