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请求有罪 (2)

  • P308
    “我真的非常害怕啊,佐渡山小姐。”那声音浸透了我的全身,“如果真的有人认为我是不可或缺的,那么我会更加恐惧未来有一天要被他抛弃。” 接着,幸乃一边微笑,一边移开了视线:“比起忍受待在这里的几年时光,...
  • P020
    入座之后,幸乃的身影便与重归寂静的法庭融为了一体。明明她才是今天的主角,一举一动都被在场的所有人死死盯住,可她又像是会在眨眼的瞬间消失无踪似的。 我的脑海中突然一闪而过她所写的日记,那里面记述了一直...

月鱼 (6) 更多

  • P199
    痛苦不是因为悲伤,而是因为有回忆。令我痛苦的是那些无法忘掉的事。
  • P188
    沉在水底的村子里,天上代替鸟的是鱼在游吧
  • P160
    濑名垣感到眼眶发热。他从背后紧紧抱住了站在自己前边仍然依依不舍地盯着池子的真志喜。 真志喜一时没有动弹,不一会儿,他在那双手臂中像鱼一样转身。背对着院子反手关上了玻璃门,他勉强抬头看着濑名垣。 老师...
  • P141
    “有人让我觉得,伤口就算作为一道伤口留下来,也没什么不好。那个人让我觉得,它其实已经不再是伤口,而是我的,是只属于我的花纹。” 好中二啊,几岁写的啊,真的是让人看得不好意思的中二啊
  • P012
    靠着客厅里透出来的微弱光线,濑名垣在树下的菜园里随便摘了些菜叶。不经意间,他回忆起小时候的真志喜在这菜理发店里锄草时的样子。柔软纤细的脖子从T恤的领口露出来,脸颊在阳光的照射下不久就会泛起潮红。儿时...
  • P019
    濑名垣看到了被土弄脏的洁白手指,看到了那手指下边果皮已经变薄的、熟透了的番茄。然后,他看见了少年那张几乎会被误认为是少女的面孔。 在日光下显得透明的茶色头发随风摇动,细长清秀的眼睛低垂着,睫毛在光滑...

坡道上的家 (5)

  • P347
    当我们尽情畅谈时,我们谁也不是,不是母亲,不是妻子,也不是谁的女儿;没有任何包袱,也没有名牌奢侈品、工作、前男友,更没有其他年轻母亲来束缚我们。我们或许能第一次真正做回自己,以天真的自信与满满的活...
  • P345
    今后该如何是好?毫无头绪。要是自己说想离婚,应该没有人会理解我吧。“你到底对那么温柔的丈夫有何不满?”任何人,搞不好连自己咨询的律师都会这么说吧。而且如果真的想要离婚,自己必须先找份工作,还有住的...
  • P297
    幸好有免费的心理咨询。审判结束后,去看个心理医生吧。婆婆真的担心我吗?里沙子感受不到丝毫担心与关怀,只能感受到朦胧的恶意,而且因为太过朦胧,所以直到现在才发现那是恶意。 “你那时要是没辞职,继续工作...
  • P224
    不被任何人的意见左右,只单纯问问自己的心,你真的想要孩子吗?真的想要有个家庭吗? 听说是水穗建议寿士换工作、买新居的,虽然不知道这说法是真是假,但也许这些真的是水穗所希望的。 必须结婚;结了婚的话,...
  • P117
    那天,里沙子也看到了阳一郞令一意外的一面。听到母亲那么夸赞自己,阳一郞竟然能泰然处之,而且用餐时一次也没离开过位子。酒壶空了,就递给母亲;手边没有盘子可用,就等着别人拿给他;没有特别护着紧张不己的...

在难熬的日子里痛快地活 (18) 更多

  • P208
    “害怕?癌症是很好的病啊,该死的时候就死了。有很多比癌症更痛苦的痛,像风湿,一步步地恶化,一直疼也治不好。有的肾痛,一直到死都要人工透析。或者脑梗塞病人只能一直躺着,嘴歪眼斜。还有即便身体健康,却...
  • P211
    我没那么热爱工作,不喜欢做的事到死也仍然不喜欢做,没有很想做的因为没有做而还不想死。当知道只剩两年可活,折磨我十几年的抑郁症也基本消失了。真是太奇妙了。 得了癌症以后,我的人生突然充实起来,每天都过...
  • P180
    女人被说成是“生孩子的机器”,女人们根本没必要为这句话歇斯底里地叫喊,完全可以这样应付:是啊是啊,女人就是机器,男人不就是种男吗?连机器都不好,你们还得努力啊。 当然,也不要说“生不生孩子,都是自己...
  • P161
    我终于明白,比起和别人交往这件事,其实向自己妥协才是最难的。六十年来,我始终都无法向自己妥协。 我最想绝交的人是自己。 哎,这就是精神病吧。
  • P148
    一周前,我去了三次老年医院,做了失智症的检查。医院里没有带痴呆这类字眼的科室,只有健忘症门诊。这让我非常生气,为他们这样玩文字游戏而感到生气。比如还有,“精神分裂症”叫做“统合失调症”,管“盲人”...
  • P137
    她在女子学校学生动员会的倡议下,每天都去挖松树根,据说松树根可以作为飞抽的燃料。桃子一边挖松树根一边想:日本要战败啊,用松树根作为燃料这是要输啊。果然日本输了。 “我忘不了那一天。听到收音机里播放天...
  • P117
    日本的大婶们是寂寞的,整天无所事事,人生已经开始走向结束,家里只有一个不修边幅的老头相伴。许多人当初恋爱谈得不彻底,所以不甘心,或听从父母之命进行相亲,然后结婚。所以日本大婶最终发现纵情燃烧的爱情...
  • P119
    我是个日本大婶。日本大婶是糊里糊涂过着日子,也没有意识到很久没有使用过的感情袋子,里面竟然空空如也。直到看了韩剧,那些原来没有实现的感情才注入了我那只感情的袋子。如果不知道世间还有这样的感情,估计...
  • P115
    我对邻国有一种恐惧感,所以即使强迫自己学习邻国的东西,也做不到全神贯注。不久,我也就忘了邻国的存在。 电视上谈到邻国,基本上就是这几大问题:教科书问题、靖国神社问题、谢罪问题、歧视问题,看到这些我抬...
  • P113
    我虽然去过两次首尔,但是每次去都心情沉重。只因为我是个日本人,心就能咚咚直跳,内心紧张。只要有稍微上了年纪的人笑着用日语和我搭话,我的心就上下翻腾,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心理说:“对不起!你们会说日...
  • P105
    这个国家的人太喜欢美国了,喜欢得简直有些不正常。剧中的人物不是去美国留学,就是去美国发展,或是刚从美国回来。在韩剧中,绝对没有人来日本留学。 为什么这个国家这么喜欢美国呢?虽说小泉首相也对美国阿谀奉...
  • P104
    这个国家(韩国)的电影为什么这么深情呢?这是因为他们相信爱。日本人觉得相信爱这件事很愚蠢,所以电影中、小说中都是一些浮躁的人,纯爱反而会被嘲笑。 不,日本现在也挺多纯爱电影的
  • P102
    每当裴帅哥露出那排矫正过的、整齐的白牙微笑的时候,我都不禁花痴:对,对,就是这张脸,我真想一直看着这张脸。裴帅哥的性格既不像男人也不为过像女人,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性别。我真的是把他作为男人去喜欢吗?...
  • P102
    真奇怪,韩国的男人说哭就哭,他们的泪腺可真发达。这个国家虽然有征兵制度,但是男人哭泣好像并不被人认为是件羞耻的事情。在剧中,这个国家的女人也喜欢哭。 指《冬季恋爱》,我笑死
  • P98
    一年前,我做了乳腺癌的手术。刚得知是癌症的时候,周围的人们先是脸色发青,然后对我温柔之至,温柔得令我目瞪口呆。其实我自己倒没觉得有什么。据调查发现,现代社会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死于癌症,想来对其他人...
  • P45
    母亲是从哪里用什么办法弄到了小米年糕呢?为了弄到小米年糕,把家里什么东西卖掉了呢?记得那时家里有五个孩子,其中一个还是婴儿。我突然愣住了。父亲在二战结束后还要了小孩呢,这个发现令我哑然。 越是没饭吃...
  • P93
    只有在日本占领中国时,父亲才吃到了好东西么?那个时间段总共有六年吗?
  • P54
    接到委托的工作时,其实不论是什么工作,我都不喜欢。如果可能的话我真是不想做任何工作,但是不工作就没钱,没钱就无法生活。所以,我总是下意识地把工作一拖再拖,一直耗到约定的时限,甚至过了约定时限,受着...

镜之孤城 (3)

  • P448
    不要紧。晶子在心里呼唤。 等着你呀。有一个声音在晶子的胸中响起。 别害怕。 勇敢起来,要成长为大人。
  • P362
    有人为自己着想,才是真正的人生呀。
  • P335
    “你不要认输。” 她的声音听着有些生硬: “你也不要和她们发生冲突。如果有别的女孩也被她们欺负的话,你可以出手相助。真田这样的孩子哪儿都会有,他们不会从校园内消失的。” (1回应)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93 9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