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因壶 (4)

  • 00
  • P271
    既然缺少证明的手段,那么继续思考本身也就毫无意义了,反正答案非此即彼。
  • P271
    镜子,映出了我的身影。 然而,人们为什么能断言自己在境外、映出的影像在镜内呢?谁也无法直接看见自己的眼睛。想知道自己的瞳孔颜色,就只能窥视镜子。既然如此,或许双瞳仅存在于镜中,不是吗?
  • P6
    现在的我,就像一条咬往了自己尾巴的蛇,一条不断吞食自己身体的大蟒蛇。 吞食到最后会剩下什么?皮肤和胃囊翻转过来的自己吗?还是只剩下意识——所以的一切都已被吃光,却依然觉得没吃够的意识? 现在的我,大...

少年初恋惨案 (6) 更多

  • P189
    有时,女生在说“我”时的眼神会有所不同。等我明白哪种眼神是男生所喜爱欣赏的,可能都是年纪一大把的大叔了,那时候也不需要去理解女孩子的眼神了吧。就像不断练习,好不容易学得一身达到预赛标准的功夫,结果...
  • P68
    可能伊达同学毕竟是女孩子吧,而且是十几岁的小女生。十几岁的小女生只能靠与生倶来的牌来一较长短,和一开始就拥有一手好牌的女孩子相比,不管怎样都没有胜算。这件事,聪明的伊达同学非常了解——只不过这或许...
  • P65
    别再幻想我们跟大人不一样了。不管是青少年、成年人、中年人还是靠年金过日子的老了,都是一样的。 别人的不幸滋味都是甜的。
  • P64
    我们每个人现在都活在“匿名的时代”里。只要匿名,做什么都可以。而匿名的人所做的事,无论是什么事,大家都会认为“没什么”而予以承认。大家都会跟我有同样的感觉,自言自语地说声“好像小说里的情节”便抛诸...
  • P51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工藤同学要找人作陪,点名的不是我,而是“岛崎与我”这对搭档,难怪警部先生一直说“你们”。 我有点馊掉了,就像放在冰箱一整个月的牛奶一样。不过,牛奶馊掉了会变成酸奶。我很快就又...
  • P14
    但人类并没办法照自己的选择决定要走的路。是“事情”选择了时间、地点,找到我们头上来。

摇摆的心 (1)

  • P86
    我,满子,都是人类的半成品,是和在淤泥里生存的鲇鱼一样丑陋的生物。然而,即使是连自己出生的理由都不知道的鲇鱼,在这个时候,也能够浮到水面上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在阳光下尽情欣赏着这世界本来的样子。只...

挑战 (5)

  • P062
    笠井=笠井洁。滑雪真是推理小说家的大敌没错了。
  • P122
    前一年忝列乱步奖候补的《魔球》就是一部以棒球为题材的小说。 忝列是一个汉语词语,读音为tiǎn liè,意思是有愧于排列在其中。出自《宋书朱修之列传》。 我不会这词
  • P113
    “颈骨好像没问题。”医生告诉我X光检查的结果,“只不过额头的伤很深,叫人马上给你缝。鼻子也破了,可能也需要缝合。然后去口腔外科治疗,你的门牙断了,之后去耳鼻科看鼻子,鼻骨折了。” 不得了……玩个冰壶...
  • P108
    说起来,我的前妻在上大学时也是花样滑冰运动员,曾经师从佐野,我还见过他那时候的照片。 原来还有前妻?东野前妻意外出场
  • P003
    当时的我肯定是眉开眼笑了。“送您”两个字,我最爱听了。 我也

这一夜,谁能安睡 (4)

  • 00
    0
  • P199
    我们钩了手指头。小指里的血管一定是跟心脏直接连在一起的,我们一钩手指,我和夫人之间就好像有什么东西相通了,夫人内心的寂寞和我内心的孩子气。
  • P84
    “与其讲道理要求协助,不如撤娇来得有效果,这正是日本依然处于neoteny(幼态持续)社会的证据。“
  • P106
    “你可以帮我打打气吗?” 柜台小姐双手撑着下巴,身体探出来,小声地对我说:“好好忍耐,用功念书。等学校毕业之后,进一家有宿舍的大公司,这样爸妈离婚就不会影响到你的生活了。” “谢谢。”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93 9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