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背叛的遗嘱 (11) 更多

  • 第55页
    因为,把握真实世界属于小说定义本身的一部分。但是如何把握住它,同时又沉湎于令人销魂的幻想游戏呢?如何严肃认真地分析世界,同时又不负任何责任地在梦幻的游乐中自由驰骋呢?如何将这两个无法兼容的目的结合在一...
  • 第52页
    事物彼此之间越是陌生,它们的接触所碰撞出的光芒就越是神奇。
  • 第48页
    意识到我们的命运往往出于某些微不足道之事的捉弄是令人沮丧的。但是,出乎意料的无关紧要之事的整个揭示过程却又是喜剧的源泉。
  • 第34页
    我总是听到这善意的笑声,它讽刺了一个同伴的羞耻心,但它同时也表达了对这一羞耻心的温柔的赞赏。 幽默是一道神圣的闪光,它在它的道德含糊之中揭示了世界,它在它无法评判他人的无能中揭示了人;幽默是对人世之事...
  • 第29页
    在小说的不同发展阶段,不同的民族像接力赛跑那样轮流做出创举:先是伟大先驱意大利的薄伽丘;然后是法国的拉伯雷;然后是西班牙的塞万提斯和流浪汉小说;十八世纪有伟大的英国小说,到世纪末,歌德带来德意志的贡献...
  • 第27页
    让我们坚持这一点:在小说的相对性世界中没有仇恨的位子,为了清帐而写小说的作家(不管是为清个人的账还是为清意识形态的账)必定遭到美学上的灭顶之灾。
  • 第23页
    它们都是沉睡于他心中的他自身的可能性,他应该向这些可能性争得得自己的个性。
  • 第20页
    与下棋的棋手不一样,艺术家自己为自己创造规则,在无规则地即兴发挥时,他并不比在给自己创造自己的规则体系时更自由。
  • 第11页
    我身子坐在教堂里,心中却怀着一种奇怪而幸福的感觉:我的不信神与他们的信神竟是那么令人惊奇地相近。 什么是个体?个体的同一性寓于何处?对这些问题,所有的小说都在寻求一种答案。一个自我究竟靠什么来确定?..
  • 第8页
    世界的非神化是现代社会的一大特殊现象。非神化并不意味着无神论,它指的是这样一种情景:个人,有思想的自我,代替了作为万物之本的上帝;人可以继续保持他的信仰,去教堂跪拜,在床前祷告,然而他的虔诚从此将只属...
  • 第6页
    因而幽默不是发笑,不是嘲笑,不是讽刺,而是一种特殊的喜剧形式,帕斯说得好(那是理解幽默的基本点的一把钥匙):它“使得它所触及的一切都变得模棱两可”。

小说的艺术 (61) 更多

  • 第206页
    不会笑、没有幽默感的人,固有观念的无思想性,媚俗:这是与艺术为敌的一只三头怪兽。艺术作为上帝笑声的回声,创造出了令人着迷的想像空间,在里面、没有一个人拥有真理,所有人都有权被理解。
  • 第203页
    一个希望自己的生活有意义的人会放弃没有原因与目标的每一个行为。所有的传记都是这么写出来的。生活好像是一系列原因、结果、失败与成功的明亮轨迹,而人,用急迫的眼光紧紧盯着他行为的因果之链,更加快了他的疯狂...
  • 第201页
    小说的智慧跟哲学的智慧不同。小说并非诞生于理论精神,而是诞生于幽默精神。
  • 第198页
    而小说家绝非任何人的代言人,并且我要将这个话说透:他甚至不是他自己想法的代言人。 那些比他们作品更聪明的小说家应该该行。
  • 第192页
    捉弄:一种不把世界当回事的积极方式。 【作品编号】作曲家的好习慣。他们只给他们认为“有价值”的作品一个作品编号。那些不成熟的、应景的或练习性的作品就没有编号。
  • 第189页
    卡夫卡是第一个(在海德格尔之前)把握住这一处境变换的人:昨天,人们还能够在多元形式中,在对制服的逃避中,看到一种理想、一个机会、一种胜利;明天,没有了制服将代表一种绝对的不幸,一种被摈弃于人类之外的处...
  • 第188页
    …人们越来越意识到人的行为有着与敌合作的特点。所有那些鼓吹大众媒体的喧哗、广告的愚蠢微笑、对大自然的遗弃、将泄密上升为品德的人,都应当把他们称之为:现代的与敌合作者。
  • 第187页
    ……遗忘的意愿远非一个简单的想欺骗的企图。
  • 第186页
    到了十九世纪,果戈理已是一个忧郁的幽默家:“假如我们长时间地、专注地看一个好笑的故事,它会变得越来越悲哀,”他说。//我们看一件悲哀的事同样也会越来越觉得可笑。
  • 第184页
    ……一个真正的小说家的特征:不喜欢谈自己。纳博科夫说过:“我厌恶去打听那些伟大作家的珍贵生活,永远没有一个传记作者可以揭起我私生活的一角。”伊塔洛•卡尔维诺事先告诉人家:他向任何人都不会说一句关于他...
  • 第179页
    【喜剧性】悲剧在向我们展示人类伟大的美妙幻景的时候,为我们带来了一种安慰。喜剧更残酷:它粗暴地向我们揭示一切的无意义。我猜想人类的一切事物都有它们喜剧性的一面,这一面在某些情况下,是被人认识、接受、表...
  • 第176页
    思考的美体现在思考的诗性形式上。据我所知,存在着三种这样的形式:一、格言式;二、连祷文式;三、比喻式。
  • 第175页
    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谈到了两种追逐女性者:抒情的追逐女性者(他们在毎个女人身上寻找他们自己的理想)以及史诗的追逐女性者(他们在女人身上寻找女性世界无穷的多样性)。 …在法文版本中,抒情的追逐女...
  • 第173页
    我把缺乏经验看作是人类生存处境的性质之一。人生下来就这么一次,人永远无法带着前世生活的经验重新开始另一种生活。
  • 第172页
    所有的小说家也许都只是用各种变奏写一种主题(第一部小说)。
  • 第171页
    【欧洲】EUROPE 在中世纪,欧洲的统一建立在共同的宗教之上。在现代,宗教让位于文化(艺术,文学,哲学)文化成为最高价值的实现。欧洲人就通过这些最高价值而互相认识,互相定义,互相认同。今天,文化也让位了,..
  • 第169页
    女权主义者的善恶二分法从来没有提出过蔑视男性的问题,并把蔑视女性看作仅仅是侮辱。这样人们就避开了这个概念的心理内容,而正是这心理内容才是有意义的。 【蔑视艺术的人】缺乏艺术细胞并不可怕。一个人完全可以...
  • 第168页
    在布拉格,我们认为媚俗是艺术的主要敌人。在法国不是这样。在这里,与真正的艺术相对的是娱乐。跟伟大的艺术相对的是轻浮的艺术、二流的艺术。
  • 第166页
    小说所发现的存在的所有方面,它都是作为美去发现的。最早的小说家发观冒险。正是多亏了他们,冒险才让我们觉得美,才让我们渴望冒险。卡夫卡描写了悲剧性地掉入陷阱的人的处境。以前,卡夫卡专家对这位作者到底有没...
  • 第165页
    同义词不光摧毁了文章的旋律,而且摧毁了意义的清晰性。
  • 第158页
    讽刺让人难受。并非因为它在嘲笑,或者它在攻击,而是因为它通过揭示世界的暖昧性而使我们失去确信。
  • 第157页
    在我看来,一部小说经常只是对几个难以把握的定义进行长久的探寻。
  • 第156页
    译者都疯狂地热爱同义词。(我本人则反对同义词这个概念:每一个词都有它特有的含义,从语义上说,它是无法取代的。)
  • 第155页
    【采访】一、来访者只向您提一些他所感兴趣的问题,而您对这些问题毫无兴趣;二、在您的回答中,他只采用他觉得合适的;三、他用他的语言、他的思维方式来阐释您的回答。 小说家有三种基本的可能性:讲述一个故事(...
  • 第154页
    【边界】FRONTIERE “只需有一点儿风吹草动、一丁点儿的东西,我们就会落到边界的另一端,在那里,没有什么东西是有意义的:爱情、信念、信仰、历史,等等。人的生命的所有秘密就在于,一切都发生在离这条边界非常近...
  • 第143页
    他的律师也不是为被告人服务,而是为法庭服务。
  • 第139页
    不是不幸的孤独,而是被侵犯的孤独,这才是卡夫卡的强迫症!
  • 第129页
    …这就不能说是有惩罚就一定有过错了。在这个伪神学的世界里,被惩罚的人哀求人们承认他是有罪的!
  • 第119页
    一种轻浮形式跟一个严肃主题的结合使我们个人的戏剧(不管是发生在我们床上的,还是我们在历史的大舞台上演出的)显得极无意义。 萨:所以,在您的小说中有两种形式原型:一、将异质的元素统一在建立于数字七之上的...
  • 第118页
    最初,伟大的欧洲小说都有一种娱乐性,所有真正的小说家都怀念它!而且娱乐根本不排除严肃。
  • 第105页
    一个主题就是对存在的一种探询。而且我越来越意识到:这样一种探询实际上是对一些特别的词、一些主题词进行审视。所以我坚持:小说首先是建立在几个根本性的词语上的。
  • 第104页
    小说走了它已走的历史道路。它也完全可以走上另外一条道路。小说的形式是几乎没有局限的自由。小说在它的历史进程中没有好好利用这一点。它錯过了这一自由。它留下了许多尚未探索的形式可能性。
  • 第103页
    在每一条叙述线中,这一主题就被从一个不同的角度来看待,仿佛同一事物在三面不同的镜子中映照出来。
  • 第99页
    …这位严肃的百科全书作者一旦进入小说的领域,就变成了一个游戏的思想家:他小说中没有一句话是严肃的,一切都是游戏……今天人们喜欢思想甚于作品本身。
  • 第97页
    思考一旦进入小说内部,就改变了本质。在小说之外,人处于确证的领域:所有人都对自己说的话确信无疑,不管是一个政治家,一个哲学家,还是一个看门人。在小说的领地,人并不确证:这是一个游戏与假设的领地。所以小...
  • 第86页
    在社会分工极其精细的时代,在疯狂的专业化时代,小说成了最后的岗位之一,在这个岗位上人们还可取保持跟生活整体的关系。
  • 第84页
    所有伟大的作品(而且正因其伟大)都有未完成的一面。布洛赫启发我们的,不光是他所完善了的,还有他力求达到而未能达到的。他作品未完成的一面可以让我们理解种种必要性:一、一种彻底的简法的新艺术(可以包容现代...
  • 第81页
    成熟的标准:抵制象征的能力。然而人类变得越来越小儿科。
  • 第78页
    一个事物靠近另一个事物,与之混淆在一起,并通过这一靠近,得到解释。
  • 第74页
    什么是行动:这是小说永恒的问题,可以说是它的构成性问题。一个决定是如何产生的?一个决定如何转换成行动,一系列的行动又如何联在一起,成为一种经历?
  • 第73页
    因为失去爱情总得有个理由。如果毫无理由地失去,那是无法原谅自己的。
  • 第68页
    在布洛赫的想法中,现代是一座桥梁,它从非理性的信仰占统治地位的时代引向非理性在一个无信仰的世界中占统治地位的时代。
  • 第66页
    当一种价值已失去它具体的内容,那还能剩下什么?除了一个空洞的形式,一个没有回应的命令,却带着更大的疯狂,要求人们听到它,服从它。埃施越不知道他想要什么,就越是拼命要。
  • 第62页
    我们的生活空间一方面受到了K的可能性的限制,另一方面则受到了帅克的可能性的限制,也就是说:我们生活空间的一极是跟权力的同化,甚至受害者跟自己的刽子手产生默契,另一极则是对权力的拒不接受,其方式就是不把..
  • 第55页
    存在的领域意味着:存在的可能性。至于这一可能性是否转化成现实,是次要的。
  • 第54页
    小说审视的不是现实,而是存在。而存在并非已经发生的,存在属于人类可能性的领域,所有人类可能成为的,所有人类做得出来的。
  • 第53页
    可既然人失去了对诗的需要,他还能觉察到诗的消失吗?终结并非一个世界末日式的爆作。也许再没有比终结更平和的了。
  • 第42页
    把握自我有许多方法。首先,是通过行动。然后,是在内心生话中。而您则确信:自我是由其存在问题的本质所决定的。这一态度在您那里有着许多后果。比如,您致力于理解各种处境的本质,所以让您觉得所有的描写技巧都已...
  • 第35页
    贡布罗维奇有一个既荒唐又天才的想法。他说,我们每个人自我的重量取决于地球上人口的数量。所以德漠克利特相当于人类四亿分之一的重量,勃拉姆斯相当于十亿分之一的重量;贡布罗维奇本人则相当于二十亿分之一的重量...
  • 第34页
    这就是您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所说的,“小说不是作者的忏悔,而是对于陷入尘世陷阱的人生的探索。”
  • 第33页
    但让卡夫卡惊讶的不在这里。他不问决定人行为的内在动机是什么。他提出的问题是完全不同的:在一个外在决定性具有如此摧毁性力量、以至于人的内在动机已经完全无足轻重的世界里,人的可能性还能是些什么?
  • 第31页
    看上去好像没有比现在时刻更明显、更可感知、更可触及的东西了。其实,我们根本无法抓住现在时刻。生活的所有悲哀就在这一点上。
  • 第30页
    但丁说:“在任何行动中,行动的那个人的最初意图就是要展示他个人的形象。” 人想通过行动展示自身的形象,可这一形象并不与他相似。行动的这一悖论式特性,是小说伟大的发现之一。
  • 第29页
    任何时代的所有小说都关注自我之迷。您一旦创造出一个想像的人,一个小说人物,您就自然而然要面对这样一个问题:自我是什么?通过什么可以把握自我?这是小说建立其上的基本问题之一。
  • 第25页
    以前,我也把未来看作是惟一能够评判我们的作品与行为的审判官。后来,我明白了 ,跟未来调情是最糟糕的保守主义,是向最强权者懦弱的献媚。因为未来总是比现时更强些。确实,将由未来评判我们。但未来一定会不胜任..
  • 第24页
    在政治的多元化背后,隐藏着大众媒体这种共同的精神,而这正是我们时代的精神。这一精神,在我看来,与小说的精神相反。 小说的精神是复杂性。每部小说都在告诉读者:“事情要比你想像的复杂。”这是小说永恒的真理..
  • 第22页
    伴随着地球历史的一体化过程——上帝不怀好意地让人实现了这一人文主义的梦想——的是一种令人晕眩的简化过程。应当承认,简化的蛀虫一直以来就在啃噬着人类的生活:即使最伟大的爱情最后也会被简化为一个由淡淡的回...
  • 第18页
    …小说作为建立于人类事件相对性与暧昧性之上的世界的表现模式,跟极权世界是不相容的。这种不相容性要比一个体制内成员跟一个持不同政见者、一个人权的捍卫者跟一个施刑者之间的不相容性更深刻,因为它不仅是政治的...
  • 第16页
    ……在在这种情况下,孤独又是什么?一种重负?一种焦虑?还是一种不幸,就像有些人所说的那样?抑或相反,是最可贵的价值,正遭受无处不在的集体性的蹂躏。
  • 第8页
    塞万提斯认为世界是暧昧的,需要面对的不是一个惟一的、绝对的真理,而是一大堆相互矛盾的相对真理(这些真理体现在一些被称为小说人物的想像的自我身上),所以人所拥有的、惟一可以确定的,是一种不确定性的智慧。...
  • 第6页
    在塞万提斯的时代,小说探讨什么是冒险;在塞缪尔•理查森那里,小说开始审视"发生于内心的东西",展示感情的隐秘生活;在巴尔扎克那里,小说发现人如何扎根于历史之中;在福楼拜那里,小说探索直至当时...

好笑的爱 (53) 更多

  • 第344页
    他很快就发现,非严肃的领域远远超出了他曾相信的范围,这一领域,说实在的,没有边界,没有东西能逃脱,尤其是爱情逃脱不出去。
  • 第342页
    弗雷什曼只清楚地知道一件事:“认真地注视着人的内心,而忽略着外部世界无足轻重的细节”。但是,浪漫情人尤其需要的,就是看到多于他眼前的东西,别人的裸体并不能满足他,他体会到的欲望也不能满足他;读过布勒东...
  • 第339页
    《永恒欲望的金苹果》中的马丁就是这样。他就像莫里哀剧中的唐璜,徒劳地感觉到“一颗爱整个大地的心”,但没有孕育“任何可以止往(他那些)欲望冲动的东西”,他之于唐璜,恰如塞万提斯笔下的堂吉何德之于过去的骑士...
  • 第341页
    抒情的性爱者的盲目是荒谬的。如果他既看不见伴侶的肉体,也看不见她的脸庞,也看不见她的年龄,那是因为他需要通过她看到其他东西。首先,他需要看到他自己,“只有通过自己,而不是别人,去爱别人。”
  • 第338页
    唐璜式举止还保持着一种含义和一种影响,这含义和影响甚至就出自他所亵渎的东西。
  • 第332页
    复现从来就不是简单的重复。同一个动机或者同一个情景在从一篇小说流动到另一篇小说时,不断经受着形式或者意义的改变,这些改变让人们每一次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同一个动机或者情景,因而这些小说,通过它们藉以在短篇...
  • 第326页
    短篇小说集固有的美学挑战,是把最大的多样性和最强的统一性组合在一起,让读者感觉他们一直在变换世界,同时也一直在同一个世界。
  • 第323页
    短篇集的这七篇小说“以某种方式预示了(昆德拉的)所有重要的复现主题:自我欺骗和幻象,性欲和爱的滑稽,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之间的辩证关系,历史、青春和抒情诗,记忆和遗忘,笑(包括‘玩笑’的概念),不能承受的生...
  • 第318页
    “在三十岁前,”他说,“我创作过好几类东西:主要是音乐,但也有诗歌,甚至有一个剧本。我在多个不同的领域工作——寻找我的声音,我的风格,寻找我自己。随着我的《好笑的爱》的第一个故事(写于一九五九年),我确...
  • 第316页
    上帝就是本质自身,然而爱德华(他与阿丽丝和女校长的故事已经过去多年)无论在爱情里,在工作中还是在思想里都没有找到本质。他是太老实了,以至予无法在非本质中找到本质;而他又是太软弱了 ,以至于无法不悄悄地渴...
  • 第313页
    他突然意识到,他身边的这座城市的所有人事实上都只是吸墨纸上的一些线条、行为可以互换的一些活物、没有坚实物质的一些人;但更坏的是,更更坏的是(他随后想到),他本人只是所有这些影子人的影子,因为他挖空心思...
  • 第312页
    “我知道你一直就是一个正直的家伙并且为此而骄傲。但是你有没有问过自己:为什么说真话?是什么迫使我们这样做?为什么要把真诚当作一种美德?假设你遇到一个疯,,他确信他是一条鱼,我们大家也都是鱼。你会同他争..
  • 第301页
    但是生活中总有这样的事情:人们自以为在某出剧中扮演自己的角色,没猜想別人已经悄悄地更换了布景,以至于人们完全不知情地在另外一场戏里登台了。
  • 第299页
    既然命运不肯给他他应得的那些馈赠,他就有权接受他不应得的馈赠。
  • 第298页
    谁都知道,那些同胞崇拜殉道者,因为殉道者为他们揭示,人生只提供一种扶择:挺身面对刽子手或者俯首帖耳,这使他们更加坚信自己甜蜜的无所事事。
  • 第289页
    即使是最严厉的革命者,也把暴力看作是一种不得已的恶事,而革命的好处就在于再教育。
  • 第287页
    但此刻,看到面前的形势,他觉得他不能承认真相,总之,他不能对这四个如此严肃、激昂的人说他们热衷的是一个误会、一件傻事。他知道,那样说的话,不管怎么,只能是嘲笑他们的严肃;他知道这些人就等着他的托词和道...
  • 第279页
    这并非那么难以理解。曾为他们称之为革命之举而斗争的那些人,保留着一件十分骄傲的事,站在阵线正确一方的骄傲。十一二年之后(我们的故事大约发生在这个时期),阵线以及和它一起的正确方和错误方开始消失。因此昔日...
  • 第276页
    他不是厚颜无耻的人,也羞于说谎,谎言的赤裸裸的直截了当令他反感;如果谎言是必需的,至少他想在其中保持与事实最大的相似。
  • 第275页
    但如果一件不得不做的事是一件非严肃的(引人发笑的)事,那么严肃或许就是可自行决定的…
  • 第224页
    性交的欲望与厌恶的欲望十分近似…
  • 第214页
    人类存在的整个价值就在于超越自我,存在于自我之外,存在于他人中并为他人而存在。
  • 第212页
    他刚刚经历了一生中这段过于短暂的时期(天国时期) ,此时,想象尚未被经验充斥,没有成为常规,人们此时认识不多的事情,了解不多的事情,因而不可想象物还存在;但如果不可想象物即将转变为现实事物(没有可想象物..
  • 第191页
    请告诉我,在生活中,是不是有着一种惟一绝对的价值,使得自杀从原则上就被认为是不可接受的?爱情吗?或者友谊吗?我可以向您担保,友谊也跟爱情一样脆弱多变,人们不能把任何东西建立在友谊的基础上。或许,至少还...
  • 第176页
    爱情只有一个惟一的标准:死神。在真正爱情的尽头,是死神,而只有一直爱到死的爱情,才是爱情。
  • 第167页
    他的每一种精神状态都自在地包含着肯定与否定的辨证对立,因此,针对作为起诉者的内心之声,作为辩护者的内心之声出来反驳了… 确实,他难道可以把他自己简化为有意识的、有觉悟的那一部分吗?他无意识中给别人带来..
  • 第157页
    我的爱情就是一个舞台的后台,那里什么都不上演。
  • 第156页
    唐璜是个征服者,甚至是一个大写的征服者。一个大征服者。但是,我要问问您,在一块没有人来抵抗您,一切全都顺顺当当,一路畅通无阻的土地上,您怎么还会想成为一个征服者?唐璜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唐璜的后代在...
  • 第137页
    您可能无法想象,您爱一个人会爱到根本无法跟他做爱的地步吧?
  • 第136页
    …法国历史上和传说中的一对忠贞不渝的情人。在历史上,阿贝拉尔和爱洛绮丝确有其人。皮埃尔•阿贝拉尔(1079—1142)是个神学家,爱洛绮丝(1101—1164)是他的学生,两人相爱后偷偷结婚。他们的爱情遭到爱洛绮丝的叔...
  • 第132页
    …人们可以由此得出结论,认为我最终必定会接受她。所有的统计学家都会这样想。所有的电脑都得出这样的结论。而你们瞧,兴许正因为如此,我才不接受她。我兴许想对必然性说一声不。把因果规律绊倒在地。以一个自由仲...
  • 第129页
    性爱不仅仅是对肉体的渴望,在同样的程度上,它还是对荣誉的渴望。一个为我们所拥有的性伴侶,看重我们并爱着我们的性伴侶,变成我们的一面镜子,她衡量着我们的重要性和我们的价值。
  • 第121页
    “我是我…” 他沉默无声,纹丝不动,心里十分清楚他女朋友的自我肯定为什么充满忧郁而又不踏实,在她的肯定中,未知数是被同一个未知数来定义的。
  • 第116页
    小伙子终于明白,他的女朋友和其他女人之间的区别,仅仅只是一种表面上的区别,而在她广阔的内心深处,他的女朋友其实跟其他女人是相似的,有着各种各样可能的思想,各种各样可能的情感,各种各样可能的毛病,这一切...
  • 第113页
    在游戏中,人是不自由的,对游戏者而言,游戏是一个陷阱……她知道,游戏越是推向深入,它就越是一场游戏,她就越是应该乖乖地玩下去。无论是向理性求救,还是警告昏沉沉的灵魂尽量保持距离,不把游戏当真,都将无济...
  • 第109页
    他心想,既然她那么善于变成这一人物,那就意味着,她真的就是这样的人;确实,那不是另外一个人,一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并钻进她皮肤底下的人的灵魂;她如此体现出来的这个灵魂,就是她本人;或者,至少也是她的一...
  • 第102页
    这无疑是一个相当幼稚的愿望,但这又有什么办法:童稚的渴望摆脱了成人精神的一切樊笼,继续存在下去,有时候甚至在遥远的老年期依然还要冒出来。
  • 第101页
    幸亏她拥有一种神奇的本领,能在事后改变自已行动的意义…
  • 第96页
    她愿意他全身心地属于她,而她也全身心地属于他,但是,她越是努力地全身心给予他,就越是感到自己拒绝了他一种轻薄的服浅的爱所能给予的东西,一种调情所能给予的东西。她便指责自己不善于把严肃和轻浮结合在一起。
  • 第95页
    一想到她将要脸红,往往她就先脸红了。
  • 第87页
    确实,将来某一天,我是不是也能自行放弃那些意味着青春年华的行动呢?除了满足于模仿它们,除了在我理性的生活中,试图为这一非理性的活动找到一个小小的地盘,我还能做什么别的吗?一切本来就是一个无用的游戏,这...
  • 第86页
    我想到了加略人犹大,有一位很有头脑的作家说,犹大之所以背叛耶穌,是因为他无限地信仰耶穌;他没有耐心等待奇迹来到,没有等到耶穌借助奇迹向所有的犹太人表现自己神圣的强力;于是,他把他交给暴徒,迫使他最终行...
  • 第81页
    一种过于热烈的信任,便成了最糟糕的盟友。人们一旦把一件事情太当真了,那么,信任就会把这件事推向荒诞的地步。一种政策的真正捍卫者,永远不会把这一政策的诡辩看得太认真,他们看重的,只是掩藏在这些诡辩之后的...
  • 第76页
    当一个姑娘很漂亮时,这种情况倒不少,她的同伴却总是不漂亮。 这是大自然的一个奇特法则…丑女人往往希望 借助她漂亮女友的光彩,而那个漂亮的朋友,则希望在丑陋的对照下放射出更艳丽的光彩…
  • 第71页
    在我们这个世界中,丑陋自有一种积极的功能。没有人愿意在任何地方久留,人们一旦待在一个地方,就打算马上离开,这就给了我们的生活一种理想的节奏。
  • 第64页
    他从自己丰富的经验中得出这样的结论,对任何一个在这方面有较大的数量苟求的人来说,最难做到的,并不是诱惑一个姑娘,而是认识足够数量的有待他去诱惑的姑娘。
  • 第58页
    从这一点来看,人的生活在模仿着历史:一开始,它沉湎于一种纹丝不动的缓慢中,然后,渐渐地,它加快了速度,后来,越来越快。
  • 第57页
    不过,马丁有时候也会犯错误,把追逐女人简化为一种卖弄技巧的练习,最后成为目的本身。
  • 第47页
    一个真正的学者应该写三百页而只保留三十页。 我突然明白到,我原先还想象我们自己跨在人生历险的马背上,还以为我们自己在引导着马的驰聘。实际上,那只是我单方面的一个幻觉;那些历险兴许根本就不是我们自己的历...
  • 第44页
    在你的想象中,一个谎言跟另一个谎言是相等的,可是你错了。我可以虚构无论什么东西,尽情地讥讽別人,搬弄各种各样的玄虚,开各种各样的玩笑,我都不觉得自己是一个撒谎者;那些谎言,如果你想把它们称为谎言的话,...
  • 第41页
    一个四壁玻璃的房间还算是家吗? 一个时时被人拿望远镜监视着的房间还是家吗?
  • 第33页
    任何一个人的生活都含有不计其数的变因。依照人的表现方式不同,我们中任何一个人的过去,都可以变成一个受人爱戴的国家领导人的历史,同样也可以变成一个罪犯的历史。
  • 第6页
    我们被蒙住眼睛穿越现在。至多,我们只能预感和猜测我们实际上正经历着的一切。只是在事后,当蒙眼的布条解开后,当我们审视过去时,我们才会明白,我们曾经经历的到底是什么,我们才能明白它们的意义。

无知 (34) 更多

  • 第180页
    要是在餐馆里,那对面的空椅子上,孤独将会来就座,细细打量着她…
  • 第172页
    人们相互之间不感兴趣,这很正常。
  • 第160页
    这是两个老朋友之间的谈话:零散的回忆,共同的朋友的消息,有趣的评说,反常的现象,轻松的玩笑,等等。
  • 第158页
    如今人们离开共产主义并不是因为他们的思想发生了变化,精神上受了打击,而是因为共产主义已不能再提供机会,去表现出不墨守成规,去让人服从,去惩罚坏人,去做个有益的人,与年轻人一道前进,或身边拥有一个大家庭...
  • 第147页
    他错了。对未来,任何人都会出错。人只能对现时有把握。可果真如此吗?人真能认识现时?能对现时作出判断吗?当然不能。不知晓未来的人怎能理解现时的意义?如果我们不知道现时会把我们引向何种未来,我们怎能判断这...
  • 第141页
    感恩,难道不只是软弱、依赖的另一个名字吗?
  • 第139页
    她心里想:错过跟她告别的人不会指望跟她重逢会有什么意思。
  • 第134页
    这就是可怕之处:人们回忆起的过去没有时间。不可能像重读一本书或重看一部电影一样去重温爱情。
  • 第132页
    如果两个人生活在同一公寓,每天见面,而且相爱,他们的日常交谈就会协调他俩的记忆:在心照不宣、不知不觉的默契中,他们把生活中大片大片的区域都遗忘了,说着,重复说着同样的几件事情,编织着同一故事,这故事宛...
  • 第131页
    从前,他们经常来往,因此觉得彼此由相同的经历、相同的回忆联系在了一起。相同的回忆?误解由此产生:他们没有相同的回忆;两个人都只从他们的见面中保留了两三个小小的情景,但是各有各的情景;他们的回忆并不相像...
  • 第130页
    要是他想把这个回忆当作有意义的一段小小的插曲来讲述,那他就不得不把它插入一连串具有因果关系的其他事件、其他行为和其他话语中去;既然他什么都忘了,就只能去编造;这倒并不是为了弄虚作假,而是让回忆变得更清...
  • 第128页
    如果有人能在记忆中留住他所经历过的一切,能在任何时刻回忆起他过去的任意一个片断,他跟人类就没有任何关系:他的爱情、友谊、愤怒、原谅或报复的能力都会跟我们不一样。
  • 第127页
    厌倦会不会在体力衰退之前,就扼杀兴奋的能力?因为在第一次、第十次、第一百次、第一千次或第一万次交欢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别。何处是这一重复行为变得刻板,或是滑稽,甚至不可能的界眼?如果逾越了这一界限,一个...
  • 第111页
    原委之小,行动之大,这两者之间明显的不相称,难道她自己看不明白吗?难道她不知道,她的这个计划太极端吗?不,她知道,然而,正是这种极端吸引着她。她不要什么理智。她的行为也不要什么分寸。她不想斟酌分寸,也...
  • 第110页
    死;决定去死;这对一个少年来说要比对一个大人容易得多。什么?死亡将要夺去的少年的未来不是更远大吗?确实是的,但是,对于一个少年,未来是一种遥不可及、抽象虚幻的东西,他并不真正相信。 她对未来没有兴趣...
  • 第109页
    她要干出一件大事来,让小事在大事中化为乌有;她要干一件他最终一定会在其面前低头的大事;她要去死。
  • 第101页
    持续的交谈往往给他们两人以蛊惑,动听的语流给消退的性欲投上一层面纱。当交谈突然中断,性爱的空缺就如同幽灵般浮现出来。
  • 第86页
    这些词都很大,但也模糊,其力量恰好就在于模糊的状态之中。 对她抱有怜悯的欲望和使她承受痛苦的欲望其实是同一的欲望。事实上,他的一举一动都以这句话为指导:为了体会怜悯的感觉(为了达到怜悯之迷醉),他想方...
  • 第85页
    忠诚如果不是源于真正的激情,那该多么累人啊。//婚姻的恐怖就是当激情不再还必须维持忠诚。
  • 第84页
    只有当她对旧爱的怀念与为新爱的惊喜融合在一起时,她才感到内心是这样充满美丽。 年长一些后,她在这些相似中发现了一种令人惋惜的个体的一致性(他们为了拥抱,停在同一个地方,有着相同的衣着品位,用同一个隐喻..
  • 第81页
    我们身后遗弃的时间越是久远,召唤我们回归的声音便越是难以抗拒。这句格言似乎毋庸置疑,然而却是错误的。当人们垂老,死期将至,每一刻都弥足珍贵,便没有时间可浪费,去回忆什么了。 应该明白怀旧之情数学意义上..
  • 第79页
    他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记忆是在讨厌他,诋毁他;他于是努力不去相信它向自己讲述的一切,尽可能更宽容地对待自己的生命。但是白费力气:他感觉不到往回看的任何快乐,因此也就尽量不去看。
  • 第78页
    他经常和小伙伴打架,打得很英勇。然而,他忘记了他打赢的时候,只记得他认为更懦弱的一个同学有一次把他仰面打翻在地,把他压在地上,大声数了十秒钟。直至今日,他仍能切肤地感觉到被压在地上的那份耻辱。以前住在...
  • 第69页
    生活失败者总是对罪人穷追不舍。
  • 第52页
    跟某个人直言相告,说自己想不起来他是谁,是很尴尬的…//为什么呢?
  • 第43页
    就在不久前,还在吵吵闹闹,谁都想证明在旧政权统治下自己吃的苦比别人都多。谁都想做公认的受害者。但是这种诉苦比赛已经结束了。 如今,人们炫耀的是成功而不是苦难。如果说大家都准备尊敬你的话,绝不是因为你生..
  • 第35页
    这笔财富,他已然失去,只有通过讲述才能再找回来。
  • 第34页
    人们可以理解这个奇怪的矛盾,只要明白一点,那就是人的记忆力要想运转良好,就需要不断磨练。如果往事不能在与朋友的交谈中被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及,就会消失。流亡者集中居住在一些移民地,同胞们不厌其烦地反复讲...
  • 第30页
    逃避妻子、逃避女人的古斯塔夫在她这里寻觅的,并非一场艳遇、 一次青春的重新勃发,或是一种感官的解放,他要的只是休息。
  • 第24页
    他们两人就这样被归了类,贴上了标签,人们评判的标准,便是他们对各自标签的忠实程度(是的,大家竟然把这夸张地叫作:忠于自我)。
  • 第23页
    过去她一直都想当然地认为自已的流亡是一种不幸。但此刻,她在问自己,这是否只是不幸的一种幻觉?一种以所有人看待流亡者的方式造成的幻觉呢?她难道不是用一套别人塞到她手中的标准在看待自已的生活吗?
  • 第15页
    同一个潜意识导演在白天给她送来故土的景色,那是一个个幸福的片断,而在夜晚则给她安排了回归故土的恐怖经历。白天闪现的是被抛弃的故土的美丽,夜晚则是回归故土的恐惧。白天向她展现的是她失去的天堂,而夜晚则是...
  • 第12页
    ……但是,如果说预言错了,对预言者而言却是真的,不是就他们的未来而言,而是就他们的当时而言。
  • 第8页
    荷马以桂冠来颂扬思乡之情,由此划定了情感的道德等级。帕涅罗泊占据了等级之巅,远远高于卡吕普索。 卡吕普索,啊,卡吕普索! 我常常想起她! 她爱上了尤利西斯。他们在一起生活了整整七年。不知道尤利西斯与帕涅...

身份 (30) 更多

  • 第190页
    从哪一刻起他们的真实生活变成了这凶险恶毒的奇思异想?…究竟确切地是在哪一刻,真实变成了不真实,现实变成了梦? 当时的边界在哪里?边界究竟在哪里?
  • 第165页
    我们惟一的自由是在苦涩与快乐之间选择,既然我们的命运就是一切的毫无意义,那就不能作为一种污点带着它,而是要善于因之而快乐。
  • 第160页
    作为两个个体的升华的爱,作为忠诚的爱,作为对一个惟一的人的依恋的爱,不,这不存在。而且假如它存在的话,也只是作为一种自我惩罚、一种有意的盲目、一种躲进寺庙的做法。她对自己说,即使这种爱情存在,爱情也不...
  • 第159页
    我们为什么活着?为了给上帝提供人肉。因为《圣经》并不要求我们去寻找生命的意义。它只要求我们生育。相爱吧,然后生育。一定要明白:这句‘相爱吧’的意义是由‘生儿育女’所决定的。所以这句‘相爱吧’的意思根本...
  • 第158页
    但人在其中只是变化的一个工具。发明一个火车头,就已经有了发明飞机的萌芽,而飞机设计图不可避免地可以带来宇宙火箭。这个逻辑是存在于事物内部的,换句话说,它属于上帝的规划的一部分。您可以把人类完全换成另一...
  • 第157页
    任何时候,成规都可以成为挑衅,挑衅也可以成为成规。 因为只有一种非常高的智力才能给一些荒谬的主意以逻辑性。
  • 第152页
    不管生在这块土地上是运气还是倒霉,最好的过日子的办法就是像我此刻一样,由一群向前走的快乐的、喧闹的人群带着走。
  • 第151页
    有哪一个法官规定了随大流是一种恶而不随大流就是一种善? 随大流不就是接近别人吗?随大流,不就是指有一个巨大的相遇的场所,一切都向那边涌去,在那里生活更加集中,更加热闹?
  • 第150页
    为什么要认为这一巧合的预谋是在为她服务?为什么要把它看作是一个友善的仙女在帮忙?假如这个仙女是恶意的,而且预谋要让她完蛋?
  • 第146页
    他所感到的痛苦不要求安抚,相反,它要加剧创伤,并带上伤口 ,就像在众人面前展示一种不公平。
  • 第130页
    可她并非一个恐怖分子,更确切地说,他可以用一个政治词汇来形容,她是一个附敌分子。一个利用可憎的权力的附敌分子,又不跟这种权力认同;为这种权力工作,又与之分开,然后,有一天,在法官面前,为了自我辩护,说...
  • 第123页
    他暗自嘲笑自己:他希望保持陌生,让人无法辨认,因为这个游戏要求他这样。然而,一种相反的要求,一种没有道理的、无法辩解的、非理性的、秘密的,同时肯定是愚蠢的需求让他不要完全不被人察觉,要留下一个痕迹,在...
  • 第120页
    什么是隐私?一个人的最具个性的、最独特的、最神秘的部分是否就隐藏在那里?…隐私的东西是最普通的、最平凡的、最具重复性的,是大家都具有的:身体,以及它的需求,它的疾病,它的癖好,比方说便秘,或者是来月经...
  • 第98页
    放弃学业不是一种失败,我当时放弃的是抱负。我突然成了一个没了抱负的人。而一旦没了抱负,我突然就处于世界的边缘。
  • 第94页
    没有任何爱情可以在一言不发中继续存在。
  • 第93页
    “我认识你的时候,一切就都变了。不是说我的那些小工活计变得更加有意思,而是因为我让我身边发生的一切都变成我们谈话的话题。” “两个人相爱,愿意只有他们两人,与世隔绝,这是很美的事情。但他们用什么来滋养...
  • 第92页
    每一个职业都创造出了它的思维方式,它的存在方式。一个医生跟农民想的不一样,一个军人跟一个老师的举止不一样。今天我们都是一样的,我们都被我们面对工作的那种一致的无所谓而联合在一起。这种无所谓成了热情。这...
  • 第91页
    这就是生活的本来面目在跟时间的本来面目相撞击;而旦我明白了这种撞击就叫作无聊。
  • 第90页
    他们的问题是时间,就让时间过去,让时间自己过去,让时间单独过去,而没有来自他们的任何努力,他们无须像一些疲惫的步行者一样,自己去穿越它。
  • 第57页
    色情是一种暧昧的东西,因为假如说所有人都想有性生活,那么,所有人也同时恨它,把它看作是他们的不幸、他们的挫折、他们的妒忌情结和痛苦的源泉。
  • 第54页
    现在已没有任何考验可以去验证友情。再也没有到战场上去找他负伤朋友的机会,也没有拔剑保护朋友不受强盗伤害的机会了。我们经历的一生不再有大的危险,但同时也没有友情。//除了借钱。 因为失去原先的内涵的友情今...
  • 第53页
    友谊不是女人的事。
  • 第51页
    我明白现在人们之间友谊的惟一意义。对人来说,友谊对他的记忆的正常运转是必不可少的。记住自己的过去,一直将它藏在身上,这可能是保持人们所说的自我的一贯性的必要条件。为了使自我不至于萎缩,为了使自我保持住...
  • 第50页
    尚塔尔:“你还是挺受震动的。” “不,”让-马克说,“兴许那是我因自己不受震动而震动。”
  • 第46页
    艳遇是一种拥抱世界的方式。
  • 第45页
    人们可以指责自己做的某件事,说出的某句话,却不能指责自己的一种感情。
  • 第40页
    毎次都是这样:从他见到她的那一刻,到他认出他所爱的那个她的那一刻之间,有一段路要走。
  • 第31页
    我就有时推荐让我有好感的人,有时推荐一位会好好工作的人。我的做法有时就像是我工作单位的叛徒,有时又像我自己的叛徒。我是一名双重叛徒。这种双重背叛的状态,我不把它看作是一种失败,而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因...
  • 第16页
    有三种无聊。消极的无聊:那个边跳舞边打哈欠的女孩;积极的无聊:那些风筝爱好者;还有反抗者的无聊:那些烧汽车、砸商店玻璃的年轻人。
  • 第12页
    这就是友谊的真正与惟一的意义:为对方提供一面镜子,让他可以看到自己以前的形象。假如没有朋友对回忆无休止唠叨,这一形象就可能永远被抹去。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21 2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