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犬 (37) 更多

  • 第233页
    自1989年柏林墙倒塌以来,德国仍有鲁莽的年轻一代试着揭开"潘多拉的盒子",想看看在黑暗里尘封已久的那段历史到底会放出些什么。
  • 第229页
    你可知道丘吉尔将与自己形影不离的忧郁症唤作"黑犬"?他曾坦言"我有一条陪伴我一生的黑犬"。
  • 第214页
    当忘却显得毫无人性且十分危险、而铭记变成一种永恒的折磨时,这样的欧洲还可能会有什么好的结果呢?
  • 第213页
    在伯纳德余下的一生中,他将把这一刻永远铭记于心。这场刚刚结束的战争令他震撼,他不再把它看做是一种历史和地缘政治意义上的客观事实,而是一个由各种人间悲痛组成的近乎无穷的集合,一份无边无际的哀伤,被持...
  • 第186页
    狗对人类总是怀有一种不可削弱的敬意,这种敬意是在人类对狗数代的驯养中形成的,并基于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人类睿智,狗儿愚笨;而且狗本身就以忠诚著称,对人类存在依赖,还卑屈地甘愿被人类统治。但在这里...
  • 第183页
    在过去的26年里,她也经历过几次属于平均数的危险:曾经有一颗V型飞弹在距她的藏身处300码的地方爆炸;在灯火管制初期,她乘坐的公共汽车曾经与一辆摩托车相撞;九岁时在一个隆冬季节,全身穿着厚重衣服的她跌进...
  • 第174页
    一连几个小时里,他们谈论着错综复杂的国内详情、村庄之间的距离、步行途径的选择、法西斯的败亡、阶级斗争以及浩瀚的历史变革——这变革的方向已为科学理论所预见,而这也赋予党不可剥夺的统治权利——所有这些...
  • 第155页
    她如此彻底地忽视了我这个唯一坐在房间里的人的存在,以至于给我留下相反的印象——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做给我看的。
  • 第148页
    徒步走进和离开一座村庄有一种纯粹的乐趣。看到其他人的生活被束缚在房子、人际和工作之中,而你自足、自给、自由,没有任何财物和责任的负担,这种空想可以短暂地停留。这是一种特有的愉快感受,当你坐在汽车中...
  • 第145页
    “即使没有上帝,我们也可以相亲相爱。非常感谢你。基督徒劫持了那个词,我深恶痛绝。”
  • 第138页
    在我绕过厨房餐桌的时候,那种我正被人监视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我的表皮好像变成了一种感应器官,对黑暗和空气中的每个分子都会过敏。我裸露的路膊正感受到一种威胁。有什么东西在靠近,厨房也感觉变得不一样了。
  • 第99页
    实验室里的工作比任何事都能让你明白,歪曲事实来迎合理论是一件多么容易的事情。这甚至不是诚不诚实的问题。它存在于我们的本性之中——我们的观念中充斥着我们自己的欲望。一次精心设计的实验可以来防范它,但...
  • 第96页
    一群人在一起就成了一种迟缓愚蠢的生物,比组成它的任何个体都要笨得多。
  • 第94页
    "那我告诉你。我的妻子可能痴迷于诗意的真相,或者精神上的真相,再或者她自己渴望的真相,可她却对真相本身毫不在乎,不在乎事实,不在乎两个人都能各自辨别出来的真相。她先建立模式,创造神话,然后再让事实与...
  • 第81页
    给昆虫命名,将它们列入各种群和子群,是其中的一个重要部分。如果你学会给世界的一部分命名,你就学会了去热爱它。杀死几只昆虫与这个更大的事实无关。昆虫的数量是庞大的,即使是珍稀品种也是如此。从遗传学上...
  • 第80页
    对我而言,凌乱比不公更加令我烦恼。吸引我的并不是人类之间的兄弟情谊,而是对人类的高效组织和管理,我想要的只是一个用科学理论指导的社会,像军营一样整洁有序。
  • 第73页
    一场公平的辩论能引导我们逼近真相。
  • 第56页
    也许是多年孤独的岁月滋养了我的怀疑态度,使我对那些让我去爱、去进步、去放弃那种以自我为中心的核心价值观,然后看它在博爱与美德的暖流中消融的响亮号召产生了抵触。这种谈话会让我脸红,我见到这样说话的人...
  • 第55页
    “我遇见了邪恶,发现了上帝。我把它称为我的发现,但当然,这并不是新的发现,而且也不是我独有的发现。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完成这个发现。人们用不同的语言来描述它。我猜想,世界上所有伟大的宗教,都是源于某...
  • 第44页
    假如我痛苦,那是因为我还没有原谅自己。
  • 第53页
    但你等待着,直到你开始明白自己人生的意义,那时你要么发现自己已经太老太懒、不能去闯荡了,要么就会像我那样挑出其中的某一事件,从一些可以解释的平常经历中找出一种表达方法,不然你就会遗忘它——一场冲突...
  • 第46页
    是不是我这个60后,尽管总是吹毛求疵,现在却开始变得有福难享,就好像面对一大桌珍馐佳肴却如鲠在喉呢?
  • 第41页
    "难道你不认为这个世界能够包容你和伯纳德看待问题的方式吗?有人朝内部探索心灵秘境,另一些人则专注于改善外部世界,这难道不是最好的局面吗?多样性不正是构建文明的根基吗?"
  • 第40页
    这个故事的历史准确性已经居于次要,它所起到的作用才是最关键的。 转折点,是讲故事者和剧作家的发明,是当一段人生被压缩成一段故事情节、当道德须从一连串行动中得以升华、当观众必须带着对角色成长刻骨铭心的...
  • 第39页
    那是一段家族传奇,一个经过不断重复而更新的故事,与其说是记住它,倒不如说就像祈祷词那样被铭记在心。
  • 第38页
    而且,只要他们愿意,他们另外随时可以打电话或者谋面。但就像那些骄傲的年轻情侶们一样,他们克制住了自己,相信谁先打电话,谁就表现出了软弱和可鄙的依赖情绪。
  • 第30页
    琼的人生理念也正是她衡量自己与伯纳德之间隔阂的准绳,而如果这些理念源于对真理的追求,那么,痛苦和对爱情的失望也成了真理的一部分。失真和夸张的言语竟也透露了如此多的真相。
  • 第29页
    他讨厌静默,所以他一无所知。
  • 第28页
    我们身在一处有五千多年历史的圣地,我们深爱对方,夕阳斜照,壮阔的平原在我们眼前伸展——可这一切我们却无从把握,我们无法将它们融入自已的心灵。我们不能解放自己,进入现实中;相反,我们居然还在想怎么把...
  • 第22页
    "伯纳德的人生好像稳步前进,一切都建立在他的既有之上,而你的人生似乎长期处于变化当中……"
  • 第19页
    欲达,则必反其道而行之。 天之道不争而善胜。
  • 第17页
    据我了解,对自己彻底脱离外面的世界,她没有任何悔意。这是一个她永远离开的国度,只不过还保留着一些她喜欢或感兴趣的东西。我不知道她怎么能够忍受下来,放弃了如此之多,在这样一个单调的地方生活……
  • 第16页
    就在这几秒钟里,她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存在:她是谁?她在哪儿?她为什么要来这里,又是怎么进入这间白墙小屋里的呢?只有在她想起了这一切后,她才能开始记起我是谁。
  • 第12页
    在四十岁时,我自己才刚刚开始认识到,对待今后人生的不同阶段要有所区别。以前有一阵子,我曾认为,人在年近古稀之时染疾赴死并不是悲剧,没什么好稀奇的,没必要挣扎抱怨。你老了,然后死去。现在,我开始明白...
  • 第6页
    虽然有人劝他们不要贸然前往,但他们仍执意要去尝试他们新的自由,无论那自由是指个人的还是地域上的。
  • 第20页
    照理来说,理性思维与感性领悟本就相互分离,在它们中间挑起对立并无道理,但这样讲却毫无作用。伯纳德和琼向我阐述的理念往往水火不容,难以并存。比如,伯纳德坚信,是人类的思想指引着人类生活的方向,而不是...
  • 第11页
    我不得不建立起保护自己的藩篱。傲慢自大是其中一道,另一道就是我逐渐培养成的对我朋发们的所作所为采取的轻蔑态度。他们那时可以放纵自由地生活,是因为他们家境稳定,生活有保障。而我呢?则急需进入他们所抛...

无辜者 (28) 更多

  • 第395页
    有时候我生你的气,你真不该心怀气愤而默默地退出。你真是英国人的派头! 真是个大男人的派头。如果你认为有人背叛了你,你就应该坚守阵地,为了属于你的东西而战斗。你座该责备我,你应该责备鲍勃。应该打上一架...
  • 第359页
    “是的,先生们,起诉书里提到罪状,我都供认不讳。我杀了人,我肢解了他的尸体,我说了谎也出卖了机密。可是你们一旦明了真实的情况,那些迫使我采取这些步骤的环境,你们就会明白,我和你们并无不同之处。你们...
  • 第311页
    在心里面默默地计算数目可也是一种对付这令人痛苦的重量的方法。
  • 第156页
    纵然他以前也曾为自己的行为想到过一些匪夷所思的、逐步推演的逻辑,现在他已经一点都不记得了。 当时他似乎觉得很有道理,可是他现在唯一能够想起来的,只是他当时确实深信,她一定会允许他这么做的。他已经记不...
  • 第168页
    那时候,她可能会光火,然后会责备,然后会伤心,终于会原谅。
  • 第252页
    他还在看着。玛丽亚曾经把他选作她的真正的丈夫,事情的本质就是如此,她尽管说她恨他,可是她曾经选中了他,她也曾选中了伦纳德,同样的爱好在起作用,他和奧托两个都曾经使她动了心,他们两个在这方面有共同之...
  • 第173页
    可是连同那一再出现的重复,加上刚强有力,坚持不慨的吉他的演奏,这一切使他不由得感到激动起来,而他也就从恨这首歌曲转变为假装憎恨它了。
  • 第205页
    据她透露,她当时只是笼统地把他们两个分手的情况说了说,葛拉斯只把她说的记了下来——仅此而已。伦纳德听了却将信将疑,这种模糊其辞使他十分不快。
  • 第137页
    玛丽亚把伦纳德调教会了,使他成为一个精力充沛、温柔体贴的情人——在他自己到达性的高潮以前,先让她享受到性的满足。这似乎只是为了对女士应有的礼貌和殷勤,就和你应该让一位女士先你而进出一扇门一样的道理。
  • 第136页
    他暂时寂寞,可是他并不孤独。有人在等他。
  • 第127页
    他并不能够确定,他在他的这两个秘密的世界之间跋涉时所消耗掉的这段时间里,他才是那个真正的自我,才能够把他的这两个世界不偏不倚地放在他的手心里端平,而且知道它们和他自已毫无关系。他也不能确定,这是那...
  • 第120页
    麦克纳米又在他的耳边喃喃地说了起来。"我对你说,我干嘛喜欢这个工程。我喜欢的是这股子精神。美国人一旦决定要干一件事情,他们就认真把它做好——不惜工本。我要什么,就有什么。从来没有听到过什么抱怨。从来...
  • 第116页
    他在一阵慌乱之中,只能摸糊地意识到自己的仪态,礼貌和声音——一个英国人要想掌握另外一个英国人的身份,靠的就是对方在这些方面的表现。
  • 第104页
    后来发生的事情,他只记得两件。就好像去看一场人人都在谈论的电影,事先很难预料,可是到了那里以后,在座位里坐定,就会觉得有些熟悉,也有些惊讶。譬如说,整个滑溜而光润的情景正和他所期望的一样——事实上...
  • 第99页
    玛丽亚说道,“我要你多待一会。” 他想要听的就是这句话,可是现在他的情绪已经过于低落,无法使自己转过弯来,无法避免他为自己造成的损失。他正在朝着门口走去。“我得在六点钟会见一个人。”这个慌言使他的痛...
  • 第94页
    这里面有着一个不言自明的假定,它根深蒂固,无法予以查核或者甚至无法予以意会。这就是:要使当前的这件事情有所发展的责任全然落在他的身上。如果他想不出什么话来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那么因此而感到失望的就...
  • 第93页
    他坐在餐桌边上望着她的那条裙子的厚厚的料子,望着它懒洋洋地摇摆着移动,望着她的那件开士米运动衫正好遮住了裙子上沿的皱褶,望着她绒拖鞋里穿着的一双足球袜。在这个冬天里,羊毛制品对伦纳德来说成为一种让...
  • 第92页
    这个房间可以说一无是处。让你明天就从这里搬走,你也丝毫不会觉得有所留恋,或者感到有何遗憾——什么都不必携带,空着手儿离去。这个房间只做到了一点:它显得既空空荡荡,又毫不整齐。它又邋遢,又亲昵。它可...
  • 第89页
    ……冬天下午的阳光要到多晚才会从开着的浴室的门洞逐渐淡出浴室到地板的那段距离。它是一道金红色的光束,映照出正在空中翻转打滚的尘屑。
  • 第86页
    ……然后他干了一件无法解释的事情——一件完全和他的性格不符的事情。他握住门把往里推去。也许他以为门是锁了的,因此他的这个动作无非也就是我们的日常生活里面随时都会发生的一个小小的、无意识的行为而已。...
  • 第80页
    她的眼神严肃端庄,却并不哀伤——绿的或者灰色的眸子,要看当时的灯光而定。它不是一张活泼而生机盎然的脸。她是个积习难改的空想家——时常为了一个她不愿意和人分享的思绪而变得恍恍惚惚、心不在焉。而她那最...
  • 第64页
    “去你的‘上帝的手’。我来对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在那个时候,我们都整天在外面干着同样的事情。我们一伙一伙地在一起生活。所以没有必要使用语言。如果有一头豹子来了,没有必要说什么‘喂,老兄,从那儿跑下...
  • 第60页
    “……那些俄国军官都显得闷闷不乐。看上去他们好像知道,他们随时都会在背后挨到枪子儿似的。他们甚至不爱干那些混蛋干的勾当。这就是我之所以对他们恨不起来的原因。这都得怪上面的政策。毛病出在最高层。” “...
  • 第57页
    “你若想要一个自由的德国,那么你就得有一个强大的德国。”
  • 第56页
    究竟还要经过多少时间,才能让通过柏林逃到西方去的难民,多得足以使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由于缺少劳动力而在经济上发生全面的崩溃。
  • 第25页
    “让我把第一级安全检査告诉你。建造这地方的那个陆军工程师只知道他造的是座仓库——一座正规的仓库。他接到的指示里面规定,全库里的地下室必须深达十二英尺。这是它的深度。那就得挖出许多的土方,让垃圾卡车...
  • 第22页
    沉默寡言的人总是少犯些错误——或者说,他们表面上比较少犯些错误。
  • 第16页
    喝这咖啡的秘块是,要把心思集中在品味咖啡里的糖上面。

水泥花园 (12) 更多

  • 第186页
    这个故事的叙述者只是个十五岁的男孩子,他只能按自己的观察和理解来讲述他面对以及认识的世界,没有一丝多愁善感,他没有一句伤痛之语,他就这么絮絮叨叨地把他知道的一切讲述出来,有很多东西他根本就不明白,...
  • 第169页
    我四岁的时候曾经以为我晚上做的梦都是我母亲为我造的。如果她早上问我梦见了什么,她有时候会问,那是为了听听我是不是讲了实话。
  • 第113页
    "如果车子是玩具,那么你买的所有的一切也都不过是玩具了。"
  • 第88页
    我想用我眼睛里的映像吓唬自己,结果却只觉得不耐烦和微微的反感。
  • 第67页
    我意识中总是隐隐地感觉我们都坐在原地等着某个可怕的事件发生,然后我才记起它已经发生过了。
  • 第83页
    母亲死的时候,在我最强烈的几种情感之下隐藏着一种冒险和自由的感觉,这种感觉我自己都几乎不敢承认,它就是从五年前那一天的记忆中来的。//五年前父母参加婚礼出门,留下孩子们独自在家。
  • 第54页
    “女孩子可以穿牛仔裤可以把头发剪短可以穿衬衫和靴子,因为看起来像个男孩也挺不错的,对女孩子来说这还很光彩呢。可一个男孩如果像个女孩那就是堕落,按照你的理论,因为你私下里认为是个女孩就是堕落。要不然...
  • 第52页
    不过苏继续道:“他走进我的房间说:‘做个女孩感觉如何?’我就说:‘挺不错的,干吗问这个?’他就说他烦透了做男孩了,他现在想做个女孩。于是我就说:‘可你如果本来是个男孩就做不了女孩了,’而他说: ‘不,...
  • 第50页
    我一点也不觉得意外,汤姆正是那种招人欺负的孩子。他的个头在六岁的孩子里小了些,而且身子很弱。他面色苍白,有点招风耳,笑起来一副白痴相,而且黑色的头发在额前形成厚厚的偏分的刘海,更糟的是他小事上喜欢...
  • 第46页
    由于我们一个客人也没有,也就没人问她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我也就没有当真琢磨过这个问题。
  • 第44页
    大部分住人的房子里都填满了不易挪动的用具,它们各就各位,每样用具都告诉你该怎么做——这儿是吃饭的,这儿是睡觉的,这儿是你坐着的地方。可在这个烧毁了的地方一点秩序都没有,一切都不见了。
  • 第36页
    朱莉的愤怒通过不断累积的沉默表达出来。

只爱陌生人 (25) 更多

  • 第183页
    关键的一幕发生在罗伯特家的晚餐前,罗伯特打科林的那一拳。这是罗伯特有意迈出的试探的一步,看科林是否愿意接受两人中间被动承受的一方的角色,结果科林在一番挣扎之后默认了这一角色。试探成功之后罗伯特就更...
  • 第182页
    在明确认识到科林至少是罗伯特的性欲对象之后,这一认识却并没有阻止他们主动再去寻找罗伯特可能提供的"陌生人的慰藉",潜意识里毋宁说更加坚定了他们前去找寻新鲜刺激的欲望。从被人半拉半拽,到自己半推半就,...
  • 第178页
    当代艺术小说与经典文本构成的"互文性"正是当代小说艺术性的一个重要的特征,这就如同我们古典诗词中的"用典"一样的道理,它能在有限的篇幅之内创造出无限纵深的可能,赋予单一的文本多层次和多侧面的丰富内涵。...
  • 第175页
    当时两人饥渴困乏到极点,在这种精神状态下,周围的环境遂呈现出梦魇般既切近又荒诞的感觉。
  • 第173页
    对于"怎么讲”的关注超过"讲什么"本是所谓"现代小说"的主要追求之一…… 以优雅干净的文字讲述"变态"、"不洁"的故事已经成了麦克尤恩的招牌,"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 第168页
    "看"与"被看"也是一种权力—欲望关系的体现,一般是男性来看女性,女性挑起男性的欲望。
  • 第167页
    对于人性各个层面的拓展和深挖,正是严肃文学最根本的诉求之一。
  • 第162页
    对于这些人来说,好像被抓住、受到惩罚就跟犯罪本身同样重要。
  • 第142页
    他是出于深深的嫌恶才跟我做爱的,而我又无法抗拒。我爱死了被他惩罚。
  • 第141页
    有天晚上,我跟他真生了气,可他还是继续这么干,而我也不得不承认,虽说花了很长时间才承认,我喜欢这样。你也许觉得很难理解。并不是疼痛本身,而是疼痛的事实,是在它面前完全无助,被它服压成齑粉的事实。是...
  • 第136页
    一个假期的成功之处就在于它使你想回家了。
  • 第116页
    他们又坐了有半个钟头,各自眉头微蹙,私下里都在琢磨一个很难用语言来定义的想法;他们都受制于一种感觉,觉得过去这几天不过是某种形式的寄生状态,一种不愿承认的共谋:是喋喋不休伪装之下的沉默无语。
  • 第100页
    在他们前面有关重要问题的讨论中(这种讨论随着岁月的流逝,也自然而然地越来越少出现了)有个不言自明的假定,即真理愈辩愈明,一个话题只有从相反的两个方面来看才能得到最好的探究,即便两人原本的观点并非是...
  • 第98页
    他们转而讨论起了性高潮,谈起男女两性体验到的兴奋是大体相当,还是截然不同;他们都认为应该是截然不同,可这种差异是由文化差异造成的吗?科林说他一直以来就很羡慕女性的性高潮,而且他多次体验到他的阴囊和...
  • 第95页
    其他的顾客都很友好很好奇,礼貌地探身朝向彼此的桌子,交换着各自的旅游心得:他们都参观了哪些名气相对较小的教堂,看到了由哪一备受尊敬的流派中的哪位相对任性的艺术家绘制的圣坛壁画,尝试了哪家只有当地人...
  • 第93页
    看起来她渴望得到的是他们在交谈的事实,而非谈话的具体内容。
  • 第88页
    "现如今男人都在怀疑自己,他们恨自己,甚于他们之间彼此的恨。女人都拿男人当孩子对待,因为他们不能严肃认真地对待自己。"罗伯特坐在椅子扶手上,把手放在科林肩上。他的声音低沉了下来。"可她们爱男人。不管她...
  • 第87页
    科林点头称是,至少在开头的时候还颇感兴趣地提了几个凑趣儿的问题。
  • 第59页
    玛丽噘了噘嘴巴,然后说,‘‘他也可能把咖啡给咱们端来吧。摇头在这地方可以表示很多意思呢。”
  • 第53页
    差不多有三分之二的成年男性都带着相机。 ……来来回回穿越广场的人流看来也都是在找个地方坐下,那些离开广场进入迷宫般街道的游客也是无可奈何之下气哼哼地走的。
  • 第29页
    他们俩就开始体验到因为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没有游客的所在,因为突然有所发觉、发现了某个真实存在的地方而感到的乐趣,这种乐趣只有身为游客才能体验得到。
  • 第17页
    正是因为这个城市完全没有人流和车流,游客们才这么容易迷路。
  • 第7页
    可是他们彼此间的了解就像对自己一般的透彻,彼此间的亲密,好比是带了太多的旅行箱,总是持续不断的一种牵挂;两个人在一起就总不免行动迟缓,拙手笨脚,不断地导向小题大做、荒谬可笑的妥协,一心一意地关照着...
  • 第6页
    大家仁至义尽地去完成这个古老的城市强加给他们的众多旅游任务,尽责地去参观城内大大小小的教堂、博物馆和宫殿,所有这些地方满坑满谷的全是珍宝。在几条购物街上,他们俩在橱窗前面也颇花了些时间,商量着该买...
  • 旅行可真是野蛮。它强迫你信任陌生人,失去所有家庭和朋友所带给你的那种习以为常的安逸。你不断地处于失衡状态。除了空气、睡眠、做梦以及大海、天空这些基本的东西以外,什么都不属于你,所有的一切都像要天长...

赎罪 (54) 更多

  • 第426页
    一位拥有绝对权力,能呼风唤雨、指点江山的上帝般的女小说家,怎么样才能获得赎罪呢?这世上没有一个人,没有一种实体或更高的形式是她能吁求的,是可以与之和解的,或者是会宽恕她的。在她身外,什么也不存在。...
  • 第425页
    我面对的是汹涌的忘却浪潮,然后是永久的遗忘。我不再拥有战胜悲观的勇气。
  • 第415页
    这年头,想通过交谈、衣着或对于音乐的品位来推断人们的受教育水平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最保险的方法就是把任何一个你所遇见的人当成大名鼎鼎的知识分子。
  • 第411页
    正如我的编辑所言,出版与诉讼是同义词。
  • 第410页
    她浓妆艳抹,朱唇厚粉。在这一方面,我一直是清教徒似的朴素,所以我自以为我的话并不可信。我认为她骨瘦如柴,黑黑的外衣,火红的嘴唇,分明是一个反派角色。
  • 第408页
    我将它们融合在描述中,将自己所有的经历集中在一地。这样做确乎扭曲了事实,但这纯然是为了方便起见,其实它是我对真实性的最小的冒犯。
  • 第393页
    她已不再认为他不会伤害她——如果他不能说话,也许他会用行动代替。
  • 第389页
    哪怕这是一个恍然大悟的动作,也是毫无戏剧性可言的。
  • 第361页
    既然艺术家在政治上是低能儿,他们就应该利用这段时间在情感层面上作更深入的阐发。
  • 第348页
    人,归根结底,是一个物质存在,很容易受损伤,却不容易修复。
  • 第329页
    惟一能消除这罪孽的方法就是过去的事情从来就没有发生过。
  • 第328页
    死去的已不在眼前,而不在眼前出现的就被假定为还活着。一切都宛如平常,似若梦幻。
  • 第320页
    她为自己的成就鼓舞着——全篇的构思、纯粹的结构以及她自以为很有现代感的富有特色的不确定性。什么都有个直截了当答案的时代已经结束。人物和情节的时代也已过时。尽管她还在自己的日记中作人物速写,她其实并...
  • 第297页
    一个人等另一个人就像一个加法算式,就好像里面不带有任何情感——这已经是再清楚也不过的了。等待。简单地说,就是一个人什么也不干,让时光流逝,另一个人姗姗靠拢。
  • 第285页
    但是真正的危险却潜藏在周围的旁观者以及他们义愤填膺的气概中。他们确实从折磨此人的过程中得到乐趣。 现在的情况是:无论谁出手打一拳,必得运用机智或幽默赢得大伙儿的一片掌声。整个气氛中充溢着想以各种各样...
  • 第267页
    只有在噩梦中,脚才会如此沉重。
  • 第265页
    据说,如果你在炸弹爆炸前听见落下的声音,那么将必死无疑。
  • 第263页
    但他不会因此就把对她的恼怒一笔勾销。是的,那时她还是孩子,但他并不原谅她。他永远也不会原谅她。那是一种永久的伤害。
  • 第253页
    一切障碍都必须被鞭策他前行的力量所战胜,哪怕这一优势微不足道。在天平的一头是伤口、干渴、水泡、疲劳、酷热、下肢的疼痛、斯图卡式轰炸机、远途、英吉利海峡;在天平的另一头是"我会等你"以及她说这句话时的...
  • 第246页
    他正在穿越大地,直至来到大海。他知道,现实社会非常功利。其他人在跟随着他,而他要装得若无其事,保持适合自己的节奏和步伐。他在/穿越/大地/直至/来到/这大海。六韵步组成的诗句,他此刻正用五个抑扬格和一个...
  • 第262页
    他能理解那种冲动,一念之间的恶意和孩子气的破坏欲。
  • 第241页
    当然谁都希望搭个便车,但经验告诉他,车队很容易成为空袭的目标。用脚行走时,你才能听见、才能看见正在靠近的东西。
  • 第228页
    他实在不知说什么才好,他怕冷场,怕尴尬,怕寂然无声就是她说再会的前奏。
  • 第187页
    当表姐显示出自我怀疑之时,布里奧妮的自信就日渐高涨。 //一种心理现象
  • 第190页
    她永远也不能安慰自己说,这么做是迫于压力,是被威逼的。现在也不能这么讲。她跳进的是自己挖的陷阱,她走入的是亲手搭建的迷宫。她太年轻了,太畏怯了,太想讨好人了,所以没能坚持到底。
  • 第192页
    它们只是那个深夜和拂晓记忆的碎片,在之后的几年里并没有给她带来太多的困扰。出于愧疚,她不时地自我折磨,将一个个细节串成一个无休无止的圈环,一串需要一生去拨弄的念珠。
  • 第181页
    黑夜其实也没什么,它不是一个物体,不是一种存在,只是光消失了而已。
  • 第178页
    或者,难道她的意思是,更明智地领悟自己的无知?
  • 第169页
    一旦说出来就有损尊严,有失体面了。
  • 第168页
    这么快,这个故事就结束了,既非气势磅礴,也不是空洞无物,但很仓粹,也很无情。 (1回应)
  • 第166页
    每扔下一吨炸弹,就有五十名伤亡者。若两周内投下十万吨炸弹,伤亡人数将达到五百万。
  • 第165页
    这些虫子误以为灯的后面更暗,正是这种视觉印象才指引着它们朝灯扑去。尽管它们也许会被吞噬,但它们不得不听命于本能的驱使,在光亮的另一头寻找最为黑暗的地方。飞蛾寻找的是一种幻觉。
  • 第163页
    驱使他人做出伤害自己的行为,而自己却还能问心无愧。
  • 第149页
    她的嘴有一种咸咸的唇膏的味道。他们分开了一会儿。他又用手臂揽着她。他们更大胆地吻了起来。渐渐地,他们的舌尖接触了一下,就在那时,她发出了一阵低低的呻吟。后来他才意识到,这一声标志着一个转折。
  • 第148页
    “你比我早知道。发生了一些事情,不是吗?你比我早知道。这就像是你跟某个东西挨得如此之近,而它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你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它。即使现在我也不敢确定我能看见它。但是我知道,它就在那儿。”
  • 第135页
    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使是提了建议也很可能无法说服罗拉不要穿一套令她走路都十分困难的礼服。长大成人就意味着渴望接受这种种障碍。她自己就在接受它们的挑战。
  • 第126页
    那一时刻,她有强烈的写作冲动,但写点什么她可不管。她多么希望沉浸于无法抗拒的遐想之中,希望看见一条黑线从她沙沙作响的银笔尖里绕放出来,盘绕成文字。可是,怎样才能逼真地描述使她最终成为一名真正作家的...
  • 第130页
    说到底,你得用别人来衡量你自己——除此以外别无他法。时不时地,在无意之间,某人使你逐步了解了你自己。
  • 第123页
    她一瞥就领会了全文的意思——这个意思的力量和色彩来自那个重复的单词。
  • 第111页
    她的妹妹到哪儿去了呢?她像往常一样想着,难道她掉进湖里: 死了?被吉普赛人掠走了?被路过的汽车撞了?她这样想是一个徘除最坏情况的有效方法,它依据的是一条明智的原则,即:事情从不像人们所想象的那样。
  • 第86页
    他有自己的一套自我保护的策略和基于科学的阶级理论,他有被逼出来的自信。
  • 第78页
    她心中不存任何幻想:旧有的计划(假如还有人记得的话)——早被时光所超越的计划——往往对事件有点狂热和过分乐观。她能够将卷须伸进屋子里的每一个房间,却不能将它们伸向未来。她也明白,她最终苦苦追求的是...
  • 第84页
    当然,梦想全是她的——她做的是她自己的梦——而现在她回到了现实世界。这不是她所能创造的世界,而是创造了她的那个世界。
  • 第76页
    如今,自我意识和天生的能力使这个小女孩像着了魔一样变得沉默寡言。
  • 第70页
    这时她没有感到疼痛,还没呢,但在疼痛袭来前她就开始退避了。
  • 第59页
    眼前的这一切好像是固定不动的,她又一次觉察到了:这一切在很久以前也曾发生过,所有的结果,在一切程度上——从最微小到最庞大——都已各就各位。无论将来发生什么,无论表面上多么的怪异或惊心动魄,都会有一...
  • 第46页
    ……心理现实主义。六十年以后,她也将意识到自己曾在事实中混入了多少想象的成分,并恰如其分地自嘲了一通。她的小说以不含道德意识而出名,而且和所有的作家一样,她受着反复质疑的困扰,她不得不给自己的作品...
  • 第40页
    她的怪念头总是层出不穷:每个人都和她一样真实地存在着吗?譬如说,姐姐是不是有这样的自我意识,是不是也像布里奥妮一样重视自己呢?做塞西莉娅的感觉,是不是和做布里奥妮一样真实而生动呢?在汹涌的波浪后面...
  • 第45页
    最让她感到兴奋的,是这种写法赋予她的自由——她不用再苦苦挣扎于善恶之间,不用再费心刻画好汉或恶棍。因为三个人中没有哪个是坏人,也没有纯粹的好人。总之她不用再做出任何判断了,也不用设定任何道德标准。...
  • 第32页
    这些天他们一讲话就是这个样;不是他就是她总要出错,然后又想收回原先的话语。他们交谈的时候,一点放开、稳定的感觉都没有,更别说轻松了,反而处处是钉子,处处是陷讲,处处因为尴尬而转移话题……
  • 第30页
    他是不是假装嫉妒来掩盖自己真的嫉妒呢? (1回应)
  • 第25页
    老实说,打点好衣箱,然后乘早晨的火车一走了之——这一点都不能令她兴奋。那只是为了离开而离开。留下来既叫人舒适,也令人烦躁;既是一种自我惩罚,也是一种快乐,或许快乐只是她的期盼而已;如果她离开了,也...
  • 第9页
    因为她发现,美只是一条窄窄的光谱带,而丑却形态万象。把一个广阔的世界压缩成口头的语言,这本身就是一种整理,而经过整理的世界几乎颜色尽失,因此,为了弥补这一点,每一个句子都极富感情,为此,感叹号是不...
  • 第6页
    故意伤害和恣意破坏都太无秩序,不符合她的口味,而她的本性里又根本没有冷酷的成分。 想象力本身就是秘密的一大源泉:她一旦开始写故事,就谁也不能透露。用文字假托思想,这太没把握,太不堪一击,太令人难堪了...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21 2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