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 (2)

  • 呼吸
    我们实际上了解到了一些有关过去的重要事实。宇宙的开端仿佛是深吸一口气,然后屏住了呼吸。没人知道为什么,然而不管原因如何,我很高兴宇宙以这样的形式诞生,因为我的存在也要归因于此。我所有的欲望和沉思,...
  • 呼吸
    其实我们不是在消耗空气。每天我从新换的肺中获取的空气完全从肢关节和身体外壳逸出,排放到周围的大气中。我只是把高压空气变成了低压空气。我身体的每一个动作都对宇宙气压的平衡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我所思...

显微镜下的大明 (2)

  • 天下透明——大明第一档案库的前世今生
    在很多历史书里,作者讲到各朝开国君主时,往往热衷于描绘其在疆场上的血腥攻伐,沉醉于宫廷官场的钩心斗角,对于民政建设往往一笔带过。这会让读者产生一种错觉,仿佛只要君王们得了天下,税赋钱粮、民众徭役就...
  • 天下透明——大明第一档案库的前世今生
    位于北城墙之外的后湖黄册库,在此时已经毫无用处。有人提议,不如把那些黄册拿出来废物利用一下。于是禁绝了二百多年的后湖黄册库,终于撤去了封锁,向世人露出真容。 大批士兵跳上湖中五岛,踹开库房大门。他们...

纳博科夫文学讲稿三种 (5)

  • 《安娜·卡列宁》
    他抬起头来。她两只胳膊软弱无力地放在被窝上,看上去非常美丽而恬静,她默默无言地凝视着他,想笑又笑不出来。 “突然间,列文觉得他又回到了日常的世界里,终于离开了那个他在其中度过了二十二小时的神秘、可怕...
  • 《安娜·卡列宁》
    仅建立在肉欲基础之上,这就注定了它的劫数。 年看上去,安娜受到社会的惩罚好像是因为她爱上了不是她的丈夫的男人。在当时同一个社交界,其他的上流社会女土想有多少风流韵事就有多少风流韵事,只不过是在黑纱的...
  • 167页
    托尔斯泰是均质的,是一个人,他内心的争斗愈演愈烈,尤其到暮年,他贪婪于黑色的土地、雪白的肉体,以及蓝雪、绿野、紫电之美,也坚持认为小说是有罪的、艺术是不道德的——这样的斗争始终存在于同一个身体之内...
  • 166页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带着沾沾自喜的怜悯——对那些出身卑微和遭受屈辱的人的怜悯——这种怜悯是纯粹感情用事型的,至于他那特殊的耀人眼目的基督教信仰,也并没能阻止他过一种与他自己的说教完全背道而驰的生活。 列...
  • 165页俄罗斯文学讲稿-列夫·托尔斯泰
    第一,托尔斯泰;第二,果戈理;第三,契诃夫;第四,屠格涅夫。 列夫(俄语中为Lev或者Lyov)·托尔斯泰伯爵是个精力旺盛的人,有着躁动不安的灵魂,他是性情中人,同时有着极其敏感的良心,一生都在情与理之间...

微物之神 (5)

  • 第115页
    在隔壁那张床上,他的外甥和外甥女相拥而眠。一个火热,一个冰冷;他和她;“我们”。不知怎么地,他们并非完全没有察觉到毁灭的征兆,以及所有等待他们的事物的征兆。 他们梦着他们的河流。 梦着椰子树,梦着它...
  • 第48页 帕帕奇的城
    当我们透过窗子往里面观看时,我们只看到影子;当我们尝试聆听时,我们只听到一种呢喃。但我们不能了解那种呢喃, 因为我们的心智被一场战争侵入了,一场我们打赢了,然后又输掉的战争;一场最恶劣的战争;一场捕...
  • 第30页 天堂果菜腌制厂
    艾斯沙的章鱼无法抓到的话语:是的。用真空吸尘器吸也吸不出来。那话语待在那里,深入某个折层或沟畦,就像臼齿之间的一根芒果丝,无法以忧虑让它松落。 琐碎的事件,平常的事物,被砸碎了,然后被重建起来,并赋...
  • 第11页 天堂果菜腌制厂
    他如同一个漂浮在噪音之海的安静泡沫。 安静一旦降临,便停留在艾斯沙身上,在那儿扩散。它从他的头伸展开来,用它潮湿的手臂拥抱他;它摇动他,带他进入一种古老的、胎儿心跳的节奏;它让他偷偷摸摸地长出吸根的...
  • 第10页 天堂果菜腌制厂
    然而,艾斯沙的静默从来不是笨拙的,从来不干扰人,也从来不吵闹。与其说那是一种控告性、抗议性的沉默,不如说那是一种夏眠、一种冬眠,那种心理等同于肺鱼籍以度过干季的方法;只是在艾斯沙的情况中,干季似乎... (1回应)

东大爸爸写给我的日本史 (1)

  • P4/P9
    对历史的兴趣起于:《父亲对孩子说世界历史》尼赫鲁 例如司马辽太郎那样的历史小说家,对于他们比历史学者拥有更多的读者,拥有很强的影响力这点,让仆有很大的危机感。专业的研究者们一边在同侪之间严厉地批判这...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