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 (1)

  • 第375页
    「我們台灣人,只會記開心的事,不會記難過的事,難過的事一下就忘了,活著就談開心的事。我們就是這樣。」

油炸綠番茄 (1)

  • 第70页
    這是一本通俗小說。那些『大』主題有點說教,只注意到這兩個輕盈的,逸脫的片段。巧的是都用上飛翔的隱喻: 她幾乎能感覺到那冰冷的子彈穿透燥熱且充滿疑惑的腦袋,永遠凍結她的痛苦。那槍響將成為她在世間聽到的...

麦田里的守望者 (1)

  • 第75页
    頁碼根據台灣麥田二十週年紀念版。基本上是施咸榮譯本,只是慣用語由台灣編輯改動過了。 我拿了手提箱什麼的準備動身,還在樓梯口站了一下子,沿著那條混帳通道忘了最後一眼。不知怎的,我幾乎哭了出來。我戴上我...

大亨小傳 (1)

  • 第222页
    這是我第三次看,按《挪威的森林》中的標準,永澤學長目前大概還不屑跟我來往吧。 主要是看翻譯。好小說永不過時,但好小說的譯文卻是有的。 舉例而言「封疆大吏」(p8),「西班牙命婦」(p49),「玻璃盌」(p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