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佛之宴·宴之支度(上) (4)

  • 第247页 03
    "我认为",共享日常的人......就叫做家人。
  • 第272页
    妖怪的名字是很重要的。
  • 第159页
    即使是人生的伴侣,依旧是别人。
  • 第101页
    我磨磨蹭蹭地活了三十几个年头,却仍然没有变成大人的感觉。我认为自己永远都无法完全成熟。不是青涩,而是不成熟。即使如此,像这样面对年轻人,还是会感觉有一道鸿沟。我虽然不是大人,却也不年轻了。

涂佛之宴·宴之始末(上) (1)

  • 第45页 01
    自我主张是很简单,但是要别人接受自己的主张,却不是件易事。 同样地,喜欢上别人很简单,但是要别人喜欢上自己不是件易事。 不管是夫妇还是亲自,人与人之间要维持良好的关系,需要的不是高迈的主义主张,也不...

络新妇之理(上) (3)

  • 第326页 04
    “益田,世上的一切都是由偶然所构成的,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这样吗?” 那么……必然与偶然的分界何在? 只是人类是聪明狡猾的生物,说是偶然,是不会信服的人会想要制造出明确的图像,就像像蜘蛛结网那样,...
  • 第299页 04
    益田认为,中禅寺并没有解谜。中禅寺并非提出谜团的解答,而是把谜团拆解到一般人能够理解的水平。他只是撼动谜之所以会是谜的背景,虚拟出一种使谜团不再是谜团的另一个现实。换言之,他的作法是将现实暂时作废...
  • 第238页 03
    “我认为本质的时代将会来临,到时候只有个人与世界——个人的内里与外侧的世界之间的关系才值得估量,必须决定出自己之于世界的绝对寻址,才能够活下去。”

姑获鸟之夏 (7) 更多

  • 第361页 05
    星形符号从黑暗的背景中浮现,晴明桔梗出现了,是那盏灯笼。一名打扮特异的男子从烟雨迷雾的晕眩坡上缓缓走下。他手持油纸伞,穿着仿佛用墨水染过的纯黑简便和服,薄布料的黑色和服外套上同样染着晴明桔梗的家纹...
  • 第37页 01
    每当京极堂兴致一来,就变得像个新兴宗教的教祖一般。
  • 第32页 01
    宗教......其实是非常讲究逻辑的。只不过宗教只裁取奇迹幻视之类的精华部分来宣传,才会变得有些神秘诡异。
  • 第28页 01
    “这世上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哪,关口。” 京极堂说。 这句话是京极堂的口头禅。 不,说是座右铭也无妨。 只看话语的表面,仿佛就像是近代理性主义的具体化身一般,但他想表达的似乎不是这种意义。
  • 第25页 01
    与京极堂的交往可溯及学生时代,说来也有十五六年了吧。学生时代的他像个肺痨患者,气色极不健康。一天二十四小时总是绷着一张臭脸,看着一些又硬又臭的书籍。
  • 第22页 01
    没人卖书的话,旧书店就像抓不到鱼的渔夫。
  • 第21页 01
    虽说所谓有趣不有趣确实会受到个人标准影响,但大体说来这世上没有不有趣的书,不管什么书都有趣。所以没看过的书很有趣,若想从曾看过的书中获得同等以上的乐趣就得多花一点时间,就只是如此罢了。

徒然草 (1)

  • 第七五段
    我不知道人为何要为无聊所苦。不要用心于外物,最好办法是一个人独处;一旦把心放在世俗,就免不了被它迷惑,失去自主。比如和别人交谈,总想博得别人的好感,就做不到言为心生了。又不免有和人嬉闹的时候,有和...
<前页 1 2 3 4 5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