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的基因 (1)

  • 好人终有好报
    如同许多其他政治科学家、经济学家、数学家与心理学家一样,阿克塞尔罗德对“囚徒困境”这一简单的博弈游戏深感兴趣。这个游戏极其简单,但我知道许多聪明人完全误解了游戏,以为其复杂无比。不过,它的简单也带...

爱的艺术 (2)

  • 附录三
    作者:涂秀虹 事实上,父母与孩子的爱是《爱的艺术》一书中最为重要的内容,不仅在第二章专列一节进行讨论,而且在其他各章节也一再论及这个问题。 关于父母与孩子的爱,弗罗姆的观点主要是: 一、母亲的爱是无条...
  • 第1页
    爱首先不是同一个特殊的人的关系,而更多的是一种态度,性格上的一种倾向。这种态度决定一个人同整个世界,而不是同爱的唯一“对象”的关系。如果一个人只爱他的对象,而对其他的人无动于衷,他的爱就不是爱,而是一...

贪婪的大脑 (3)

  • 第1页
    另一个保持基因创造力的方式是死亡。有一种观点认为,研究机构让那些脾气暴躁的老教授到一定年龄退休是明智之举,这使得顽固过时的理论和思维习惯不能长久地影响学术圈,也使年轻的、富于创新思想的科学家有机会展现...
  • 第1页
    DNA是一种储存稳定的内在信息的理想介质,这无疑也是它成为“生命奥秘”的普遍承载者的原因。但是仍然存在一些机制,能改变DNA的编码顺序,使生物的后代表现出一些新特征。当一个物种及其基于DNA的“信念”(beliefs...
  • 第1页
    我们丰富的经验反映了一个事实:意识关注的不仅仅是原始数据的零星片段。事实恰好相反,下面这一令人费解的现象说明了这一点。大部分动物如果待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又有充足的食物,一般都会做出明智的决定——休息。...

The Beginning of Infinity (2)

  • The reach of explanations
    批判剃刀原理 This has given rise to a misconception known as ‘Occam’s razor’ (named after the fourteenth-century philosopher William of Occam, but dating back to antiquity), namely that one should...
  • The Reach of Explanations
    Thus the very idea that an experience has been repeated is not itself a sensory experience, but a theory. So much for inductivism. And since inductivism is false, empiricism must be as well. For if o...

The Selfish Gene (1)

  • 第199页
    When we die there are two things we can leave behind us: genes and memes. We were built as gene machines, created to pass on our genes. But that aspect of us will be forgotten in three generations. Yo...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