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徽因与梁思成 (9) 更多

  • 第179页
    徽因仍然像过去一样,在身体的病痛和无休止的家务事之间挣扎,而且还要必须第三点,就是他对写作和研究的浓厚兴趣,这三件事同时争着要他注意,至于她的健康,她写信给我说: 我担心最近身体有些恶化,尤其是膀胱...
  • 第166页
    我所能做的最糟糕的事莫过于让自己陷入仇恨,我生来是个女人,而这又是战时,我自己的母亲偏巧是个极其无能,又爱管闲事的女人,而且她还是天下最没有耐性的人,刚才这又是为了女佣人,真正的问题在于我母亲在不...
  • 第162页
    徽因写到思诚的营造学社,已经从创建时期的战时混乱和民族灾难中,从悲惨的日子和无力的挣扎中走了出来,终于像个样子了,同时我也告别了创作习惯,失去了那些诗人作家朋友们的音讯,并且放弃在我所喜爱的新戏剧...
  • 第141页
    1940年春天,思诚从四川回来,以前,在婚姻的监工下,在昆明14公里外的小村庄龙头村,他们共同设计的三间住宅完工了,距离城市这么远,他们希望能避开轰炸,出乎意料的,这房子花了比原来告诉我们的高三倍的钱,...
  • 第130页
    在日军对长沙的第一次空袭中,我们的住房几乎被直接击中,炸弹就落在距离我们临时住房大门16米的地方,这所房子我们住了三间,当时我们,外婆两个孩子,思成和我都在家,两个孩子都在生病,没有人知道我们怎么没...
  • 第125页
    当他们沿北路躲开日本和傀儡军队绕道回家时,梁氏夫妇的情绪从胜利一下跌入到了绝望,但是他们两人都是行动派,当前的危机要他们立刻拿主意,他们没空沮丧,把全副精力用在对付问题上,我们将到哪里去,什么时候...
  • 第116页
    你们知道,我是在双重文化的教养下长大的,不容否认,双重文化的接触与活动对我是不可少的,在你们俩真正在北京总布胡同3号进入我们生活之前,我总是觉得若有所失,缺了点什么,有一种精神上的贫乏,需要营养,而...
  • 第109页
    他的同父,异母的小弟林恒,一个安静而认真的小伙子,从福建来到梁家住,准备投考清华工程系,徽因很喜欢他,但在他不在家的时候,他母亲和这个孩子的关系变坏了,母亲的仇恨很深,她为丈夫所生的子嗣已经夭折,...
  • 第74页
    当时徽因生平第一次为操持家务苦恼,并不是他没有用人,而是他的家人,包括小女儿,新生儿,以及可能是最麻烦的一个,感情上完全依附于他,头脑,从小一样被裹得紧紧的母亲,中国的传统要求他照顾母亲,丈夫和孩...

上瘾五百年 (1)

  • 第175页
    我开始为撰写本书搜集资料以前,曾经严重低估了三项事实:咖啡因类瘾品使用与上瘾之广泛、医疗意外使用烟类早期遭反对之强烈、瘾品用于安抚、控制、剥削劳力(牲畜或人类)的方法种类之多。马克思的著名比喻——...

八万四千问 (9) 更多

  • 第98页
    我们有时工作繁忙,且需要不断与许多世故的人交往,在这样的生活状态下,还能修行佛法吗? 完成自己的日常工作,而不被污染,就像莲花出淤泥而不染一样,实际上莲花也让泥水变得更美丽。 我们中的一些人由于某些...
  • 第92页
    佛教如何看待世俗的成就?佛教应以怎样的心态或方式来对待财富? 问题并不在于财富或者世俗的成功本身,那些从来都不是问题,对财富和成功的贪婪与执着才是问题,如果你对财富和成功有很大的执着,那不管拥有多少...
  • 第88页
    为了修行,我们是否必须放弃生活中所有的享受,首先重要的是要知道我们所说的享受是什么意思?当我们说到享受,我们在享受的是什么?是真正的享受吗?例如,我们过去喜爱沙做的城堡,小玩具车,芭比娃娃,但或许...
  • 第83页
    皈依佛教是逃避现实的一种方式吗?什么是现实?我们在这个物质世界里拥有的,观念,财产,朋友,家庭关系,这些是现实吗?这些是永恒的吗?这件事确定了吗?从佛法的角度,他们不是,他们永远都在变化,而且变化...
  • 第82页
    即使你是世界上最大公司的CEO,也并不意味着你能绕过或者超越死亡,疾病,衰老,在生老病死面前,你和其他人一样脆弱如果不是更加脆弱的话。可我认为很多大公司的CEO都没有接受这一个现实的准备,如果没有准备好...
  • 第36页
    有的人做了很多坏事,却依然生活得富有而快乐,如何理解这种现象? 首先你永远不知道他们是否过着真正好的生活,因为那是一种表象,只有我们自己的看法,不管怎么样,什么事活得好而成功,是有权利吗?希特勒拥有...
  • 第35页
    我们修行安忍那么下一世可以变得美丽,如何理解?现在做美容就可以改善自己的容貌,如何理解科学家可以通过改变基因而改变生物特征,在这里因果规律是如何起作用的? 现在科学家能让鼻子大一些,嘴唇小一些,下颌...
  • 第19页
    因为对佛法缺乏正确的了解,所以每当谈到成为佛教徒,人们立刻想到的是出家,或者去山洞里修行,或者成为素食者,以及再也不能品尝金康尼酒,或者享受丝质的内衣,事实上并不是这样,所有这些你都能做,人们应该...
  • 第10页
    绝大多数中国人并不是一点儿都不相信因缘,而是只相信自己能够明显感知的物质的因缘,所以他们相信如果有很多钱,或者有个好丈夫,或者晋升为高官,你就会幸福,但事实并不总是这样,很多有钱人没有时间欣赏金盏...

金阁寺 (2)

  • 第138页
    我在窗边又开始追寻刚才的意念,我问自己为什么在想烧金阁之前没有想到杀掉老师? 其实在这以前,并非完全没有起杀老师的念头,但我很快明白,此举无济于事,因为就算杀掉老师,那和尚头和腿软无力的恶行,还是要...
  • 第131页
    金阁年收入估计超过五百万元,禅家过得是寺院生活,电费水费加上去一年也只不过二十万元,那么存款做什么用了呢?无非大和尚一个人每晚去祇园眠花睡柳,叫小和尚们吃的却是冷饭。况且又不纳税,和治外法权一个样...

香奈儿的态度 (8) 更多

  • 第199页
    我在想我为什么会进入到这一行业中?为什么我会在其中以一个革命者的形象出现,我并不是为了创造我喜欢的东西,最重要的是为了使那些我不喜欢的东西马上过时,我把自己的天分当作炸药来使用,我有完美的批评精神...
  • 第44页
    人们只有通过工作才能成名。天上不会掉馅饼,我需要亲自和面做出来给自己吃。我的朋友们说“可可所碰到的一切她都能将其变成金子”。成功的秘诀街在于,我一直在辛苦地工作。我工作了五十年,和所有人一样努力,...
  • 第41页
    开始人们总是想赚钱,而后又会被工作所吸引。工作的吸引力远远大于金钱。金钱最终不过是经济独立的象征。对我来说,金钱之所以能吸引我,只是因为它满足了我的虚荣心。我并不需要用钱去买什么东西,我从未渴求过...
  • 第9页
    有人说我是点石成金的“迈达斯女王”。有人说我有聪明的商业头脑,而实际上我丝毫没有。我不是居里夫人,但我也不是哈瑙夫人(法国女银行家,1920年卷入金融诈骗案)。我对生意和资产负债表深恶痛绝。我算术的时...
  • 第66页
    我径自走在我自己开辟的道路上,虽然这条路也曾让我感到厌烦。我是这条路的奴隶,因为这是我自己做出的选择。我有着钢铁一样的坚韧,我从未旷过一个小时的工,也从未生过病。我逃过了好几个名医,他们有的我会有...
  • 第63页
    我不得不说,接下来的生活并不是一段幸福的生活,虽然那段生活震惊了世人。我当时是怎样的一个人呢?在康朋街工作了一整天之后,我只想回家休息。就像很多忙碌的巴黎人,因为太忙碌所以晚上不能出门。这让外省人...
  • 第60页
    我们在加布里埃尔街的幸福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我几乎从不出门。晚上,我了让卡柏开心,我会梳洗打扮。我知道他很快就会说:“实际上为什么一定要出门呢,我们在家就很好。”他喜欢我呆在属于自己的环境里,而...
  • 第59页
    为芭蕾舞剧《天方夜谭》涉及服装非常容易,但是一件黑色小裙却很难做。我们必须对独特性保持怀疑:服装业很早就陷入了掩饰和装饰之中。某位公主为她那印有黄道十二宫的绿色披肩骄傲不已,然而这只能是无知的人感...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