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3)

  • 第23页
    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逐渐认识到,这样的苦痛和创伤对于人生而言,其实很是必要。 想起来,正是跟别人有所不同,人才得以确立自我,一直作为独立的存在。 我基本是如此思考,并依循着这样的思考度过...
  • 第95页
    手头上能有点东西,就应该感恩戴德。 能做到这样思考问题,乃是年华渐去一事为数不多的好处。
  • 第82页
    忙到中断跑步的话,我一辈子都无法跑步。坚持跑步的理由不过一丝半点,中断跑步的理由却足够装满一辆大型载重卡车。我们只能将那“一丝半点的理由”一个个慎之又慎地不断打磨。

蔷薇求救讯号 (2)

  • 第34页
    痛苦的事情在说出来的时候早已失去了痛苦本身的意义。
  • 第43页
    虽然摆摆手说不介意。 虽然几乎都没有再想起这些事了。 似乎已经能非常坚强地面对。 但是。 但是那些在曾经的岁月里哭得不可抑制的自己, 那些在曾经的岁月里感到非常悲伤的自己, 那些在曾经的...

星尘 (2)

  • 第37页
    “给你?”他说,“维多利亚, 我会为了你到印度去,带回象牙、和你的拇指一般大的珍珠、还有鹌鹑蛋那么大的红宝石给 你。我会去非洲,带回板球那么大的宝石给你。我会找到尼罗河的源头,用你的名字给它命... (3回应)
  • 第66页
    小矮人擦擦鼻子。“我会让她把脸塞进猪圈里,然后出去另找一个不跟你要求整个世界就会 吻你的人。你准能找得到,你朝你来的那个地方往回扔半块砖头,不可能一个人也打不到。” (1回应)

幻影书 (3)

  • 第274页
    我认识阿尔玛才不过八天时间。其中有五天我们是分开的,我计算过我们在另外三天里一起 度过的时间,结果总共只有五十四个小时。其中十八个小时睡觉睡掉了,还有七个小时因为 这样那样的事情我们被隔开了:我一...
  • 第253页
    到佛蒙特来,我说,和我住一块儿,直到你写完你的书。 每天我都给你洗澡。 我译我的夏多布里昂,你写你的传记,当我们不写的时候,我们就做爱。 我们要做遍房子的每个角落。 我们要再院子和树林里做上三...
  • 第128页
    从未比选择更失落 从未比现在更孤独,更恐惧 -- 但也从未比现在更感觉自己现在在活着。 现在我只跟死人说话。他们是我唯一能信任的人,也是唯一能理解我的人。 跟他们一样,我已经没有未来。

物质生活 (1)

  • 第143页
    在这一类瞬间,语言可以达到语言最具威力的高度。 不论她说了什么,她的话是说尽一切的。 说尽一切这四个字,在死付诸实施之前说出这最后几个词语是与这些人终其一生沉默无言相 等同的。这些话语,没有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