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 (2)

  • 第85页
    她记得在什么地方读到过,恐高症掩盖了坠落的欲望。 突然,这对她有了某种可怕的意义。 如果她没有想到跳下去,那么站在阳台边上就不会让她想到什么。 她想象着坠落下去的情景,想象着那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 第81页
    有时候,这个梦她一夜做两次。昨天夜里,她从床上起来,在卫生间里抽烟,看月亮。 月光滑过镀金的水龙头,倾泻进瓷水池,在水池里留下了影子。 她刷了牙,然后回到床上睡觉。

南回归线 (5)

  • 第66页
    如果我渴望毁灭,这只是因为这只眼睛会被消灭。 我渴望地震,渴望某种会将灯塔投入海中的自然灾变。 我想要变形。变成鱼,变成海中怪兽,变成驱逐舰。 我想要大地裂开,一口把一切都吞没。 我想要看这...
  • 第56页
    我生活中的每一天都得坐着听别人的故事,那些老调重弹的贫穷与不幸的悲剧,爱与死的悲 剧,渴望与幻灭的悲剧,这使我感到绝对疯狂。
  • 第54页
    你总是嘲笑不合时宜:当你实际上只是倔强与坚韧时,你却被认为残酷,没有心肝, 但是如果你人笑亦笑,人哭亦哭,那么你就得准备好人死亦死,人活亦活了。 这意味着你既活着又已死去,只有当你死去的时候,...
  • 第3页
    一切都为了明天 ,但明天从不到来。现在只是一座桥梁。 在这座桥上,他们仍在呻吟,如同世界的呻吟一般。 然后没有一个白痴想到过要炸掉这座桥。
  • 第1页
    甚至当我还是个孩子,什么也不缺的时候,我就想死:我要放弃,因为我看到斗争是没有意义的。我感到,使一种我并不要求的存在继续下去,这证明不了什么,实现不了什么。增加不了什么,也减少不了什么。 我助人时...

在漫长的旅途中 (1)

  • 第135页
    这里是可以与宇宙对话的不可思议空间。在被四千到六千米高山围绕的冰河上度过夜晚, 黑暗的天空中,凛冽的光芒像是有生命般地舞动这。卢斯冰河是一个只有岩石,水,雪, 星星的无机质世界。对所有信息都随手...

“断头台城”杀人事件 (1)

  • 第84页
    只要适应了死和绝望。任谁都能当侦探的。 这世上有太多无法挽救的事,就像光靠你我两人无法拯救所有人一样。因此,当我快要死去 的时候,就算只有我一个人,我也不会期待有谁能来救我。其实,我曾经幻想...

活着活着就老了 (5)

  • 第60页
    倒立着两边不靠,总不是稳态。我依旧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年轻的时候,这种样子叫做有理想。到了我这种年纪,我妈说,这种样子就叫做怪物。
  • 第37页
    我确定直截了当说“你傻逼”的文学宗旨,我饿了吃,我困了睡,我激素高了就蹭大树,我想起来我老妈,我眼圈红了。 麦兜麦太说:“我们已经很满足,再多已是贪婪”
  • 第193页
    我痛恨做人生的战略规划,我不想盘算我将来的岁月。 生命妈的太短了,比小鸡鸡还短。 如果所有时间是一大锅浓汤,我的生命就是一只苍蝇。 尽管我是一只渺小的苍蝇,我要怀着对未知的敬畏和期待,飞进那锅浓汤, ... (4回应)
  • 第107页
    我对后现代的定义非常简单:不关注外在社会,不关注内在灵魂,直指本能和人心,仿佛在更高的一个物质层次回到上古时代。
  • 第11页
    亨利米勒说:实在想不清楚就找个姑娘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