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斯对《自由在高处》的笔记(34)

钱斯
钱斯 (有些青春美在不张扬)

读过 自由在高处

自由在高处
  • 书名: 自由在高处
  • 作者: 熊培云
  • 页数: 320
  •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 出版年: 2011-1
  • 第2页
    当农民守不住自己的土地,法官保不住自己的良心,警察守不住自己的房屋,千万富翁会被灭门,而你握不住手里的笔……这样的时代,没有谁比谁更幸运,只有谁比谁更不幸。
    引自第2页
    2011-02-18 15:25:37 回应
  • 第2页
    我知道,如果失去了手中的笔,我将惶惶不可终日;如果失去了自由思想的权利,我的生命将不复存在。
    引自第2页
    2011-02-18 15:26:18 回应
  • 第4页
    所以,当有的年轻人向我感慨不知道将来做点什么时,我会给他们两个建议:如果不想浪费光阴的话,要么静下心来读点书,要么去赚点钱。这两点对你将来都有用。
    引自第4页
    2011-02-18 15:27:35 回应
  • 第6页
    没有谁的人生可以复制,你也没有必要去复制,你只能做最好的自己。时代也一样,没有谁可以回到已然逝去的时代,就好像虽然同样处于穿越历史三峡的转型时期,但中国之今日也不会等同于法兰西的十九世纪。我们唯一可做的,就是一点点努力,让我们所处的时代——这时间上的家园,成为最好的时代。   在大学的课堂上,我常和学生提及斯蒂芬??茨威格写在《人类群星闪耀时》里的一句话,“一个人生命中最大的幸运,莫过于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强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的使命”,……
    引自第6页
    2011-02-18 15:28:38 2人喜欢 回应
  • 第8页
    酒让人看到真性情,也让人癫狂,唯有水,才是日常所需,是真生活。
    引自第8页
    2011-02-18 15:29:37 回应
  • 第9页
    其一,我所期望的万马千军,是思想之军,而非暴力之军。其二,我所期望带领的,不是纵横沙场的万马千军,而是我孤身一人。我不会像芮成钢那样做急于“代表中国,代表亚洲,代表世界”的“三表人材”,我只想做“一表人材”,只代表我自己,靠着自己的经验与理性发言,不强迫任何人。   而且,我分明看到,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实,那些能够带领万马千军的人,未必能带领好自己。关于这一点,看看当年袁世凯的凄凉晚景就知道了。另一句广为人知的话是,打得了江山,却丢掉了自己。
    引自第9页
    2011-02-18 15:30:18 回应
  • 第10页
    我内心安宁,每天活在思维的世界里,写作于我更像是一种修行。即使是与人辩论的时候,我也不会以征服他人为真实的乐趣,而是希望通过交流在对方身上学得更多东西,以增长我的见识,丰富我的生命。如果你只是为了说服别人而去写作,不仅真理会离你越来越远,连自己也会离你越来越远。是我思故我在,而不是我征服故我在。我不必通过说服别人或者让别人臣服于我的观点证明我自己存在。
    引自第10页
    2011-02-18 15:31:02 3人喜欢 回应
  • 第11页
    沟通理性与心灵的两极,世界还有比这更好的文字么?
    引自第11页
    2011-02-18 15:31:40 回应
  • 第12页
    生于“80后”的大学生们,时常向我感慨他们的不幸:“当我们读小学的时候,读大学不要钱;当我们读大学的时候,读小学不要钱;我们还没工作的时候,工作是分配的;我们可以工作的时候,却找不到工作;当我们不能挣钱的时候,房子是分的;当我们能挣钱的时候,却买不起房子……”这不是抱怨,而是现实。
    引自第12页
    2011-02-18 15:32:06 回应
  • 第13页
    有几位读者,自称看了我写在微博上的一些批评性的文字而陷入“绝望”。还有一位江西的高中政治老师给我留言,“读了你的《思想国》和《重新发现社会》,钦佩你的智慧,但与此同时,对现实又是多么悲观。”我时常检点自己的写作,这不是为了取悦谁,而是以我愿意的方式去担当。这些年来,我毫不掩饰对小说《废都》的反感。这是一部不仅作者要爬格子,还要读者爬格子的小说,里面充满了虚假的绝望。也许,我这样要求一个作家过于苛刻,但这与其说是要求他人,不如说是苛责我自己。在我内心深处,有这样一个坚定的想法:如果自己未得解脱,就不要面对公众写字,不要去说悲观的话,因为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绝望,更不缺虚假的矫揉造作的绝望。所以我才会那么热爱《肖申克的救赎》、《美丽人生》、《放牛班的春天》等电影。
    引自第13页
    2011-02-18 15:32:33 回应
1人推荐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