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斯对《自由在高处》的笔记(34)

钱斯
钱斯 (有些青春美在不张扬)

读过 自由在高处

  • 第14页
    一百年前中国还有凌迟,五十年前中国还在喊万岁,四十年前中国还在破“四旧”,三十年前中国还不许跳舞,二十年前中国还在争论姓社姓资,十五年前中国还没有普及互联网,十年前中国还有收容遣送条例,五年前中国还没有物权法,两年前中国还没有微博,一年前中国还没有通过城乡居民选举同票同权……社会终究是在进步。退一步说,无论环境多么恶劣,你总还可以做最好的自己,因为你即你选择。这些年,我一直坚持的一个信念是,改变不了大环境,就改变小环境,(小环境变了,大环境也会随之改变)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你不能决定太阳几点升起,但可以决定自己几点起床。
    引自第14页
    2011-02-18 15:33:42 回应
  • 第15页
    一个人如果有信仰,为什么还会去信宗教呢?如果是因为没有信仰而去信了宗教,宗教岂不成了信仰的替补品?但我知道我自己是有信仰的,我也愿意吸收任何宗教信条中有价值的东西。我不相信上帝,我会想念他;我不信佛陀,我仍会想念他。
    引自第15页
    2011-02-18 15:34:10 回应
  • 第16页
    ……托马斯 潘恩在《常识》中所说的——“那些想收获自由所带来的美好的人,必须像真正的人那样,要承受支撑自由价值的艰辛”
    引自第16页
    2011-07-04 15:17:48 2回应
  • 第17页
    我不要天堂,我只要底线。因为没有底线,就没有自由。
    引自第17页
    2011-02-18 15:35:22 回应
  • 第4页
    这才是历史最真实的面貌——所有帝国终究灰飞烟灭,只有生活亘古长新。
    引自第4页
    2011-02-18 15:36:19 回应
  • 第6页
    “与其让别人祸国殃民,不如让自己祸国殃民”
    引自第6页
    2011-02-18 15:36:53 回应
  • 第11页
    如孟德斯鸠所言:“富人不奢侈,穷人将饿死。”
    引自第11页
    2011-02-18 15:37:32 回应
  • 第13页
    人们通常会为两件事忙碌,一为性欲,二为物欲。
    引自第13页
    2011-02-18 15:38:15 回应
  • 第16页
    在那里,你可以坐在时间的溪水里垂钓天上的星星,不必终日奔波于风尘。看大地寒来暑往,四季消长分明;看种子播撒信念,古树支起苍穹。
    引自第16页
    2011-02-18 15:39:10 回应
  • 第17页
    对于“禁止践踏草坪”这个规定,我是一直不太能理解的。这不是因为我有破坏草坪的欲望,而是因为走遍世界许多地方,发现草坪通常都是给行人歇息、野餐或晒太阳的地方——否则,我真想不出这草坪还有什么更重大的意义。若为绿化,为何不直接种树?遗憾的是,这草坪在中国更多只能是个形象工程,而非生活工程。
    引自第17页
    2011-02-18 15:39:36 回应
1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