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斯对《寻路中国》的笔记(25)

钱斯
钱斯 (有些青春美在不张扬)

读过 寻路中国

寻路中国
  • 书名: 寻路中国
  • 作者: [美] 彼得·海斯勒
  • 副标题: 从乡村到工厂的自驾之旅
  • 页数: 426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年: 2011-1
  • 第10页
    开车穿越河北和山西的途中,我一路上碰到一个个的葬礼,事实上,有人靠这个行当吃饭——无尽的自驾旅途中,每停车一次,就代表着某个人的人生终点。
    引自第10页
    2011-05-08 19:36:55 回应
  • 第16页
    我还车的时候,王先生发现了右侧大灯的塑料罩子已经被撞破,似乎十分开心。他问我撞上了什么东西。 “一条狗,”我回答道。 “狗没问题吧?”他问我。 “有问题,”我说,“死了。” 王先生似乎更开心了。“你把它吃了?” “不是那个类型的狗,”我说,“是那种很小很小的狗。” “哦,有时如果驾驶员撞死了狗,”王先生说,“会把死狗扔在尾厢,拖回家去,煮着吃了。”我不清楚,他是否在开玩笑,因为他自己也养了一条狗。
    引自第16页
    2011-05-08 19:38:39 回应
  • 第17页
    在中国,生活中很多事情都要打制度的擦边球。其中最基本的真理就是,事后原谅比事前许可要简单得多。
    引自第17页
    2011-05-08 19:40:38 回应
  • 第48页
    这就是中国的驾校课程里隐含的哲学命题:如果某样东西从技术的角度看起来特别有难度,那么它必定就是有用的。
    引自第48页
    2011-05-08 19:40:54 回应
  • 第89页
    中国人聚集围观的过程,常常出人意料,无法揣测,尤其在盐池这样偏远的地方更是如此。哪怕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只要发生在大街上,也可能引起大家的围观。多数围观者是被动的,至少在一开始的时候是这样的——他们不过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随着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人群开始扩大的时候,它就可能转过来针对某一特定的个体。事情发展的结局,往往很难预料,因为这得大大仰仗于人群中是否会出现一个能够起主导作用的人物。一个能说会道的人,可以把整个事件颠来倒去,使围观者付诸行动。
    引自第89页
    2011-05-08 19:43:54 1人喜欢 回应
  • 第91页
    “如果没有钱,结婚就是件麻烦事。不过,主要的原因,还是我认为人与人之间应该经常扎堆,而婚姻会打破这种纽带。目前,我有很多好朋友,我们经常聚在一起吃饭、喝酒、聊天。有点像我当兵那个时候的日子。可一旦结了婚,这些事儿就做不成了。你得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家庭上。那种聚合感就没有了,我可不想搞成那个样子哦。”
    引自第91页
    2011-05-08 19:47:39 回应
  • 第105页
    “非常可乐”有一句就口号——“中国人自己的可乐!”——那既是自夸,也是警告。
    引自第105页
    2011-05-08 19:49:44 回应
  • 第125页
    中国的警察有时候也许有些粗野,但实际上,他们跟这个国家所有的人一样,讲求实用主义。多数情况下,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不要让自己承担任何责任。
    引自第125页
    2011-05-08 19:50:54 回应
  • 第158页
    然而,她还是固执己见——中国官僚制度下的人常常是那个样子,如果遇上的是中年人,则更是如此。这一批人在“文化大革命”那个乱糟糟的年代里读了点书,长大以后,很多人一辈子都在单位里过日子。在改革开放的时代,这些人被遗忘在一边,他们缺乏年轻人普遍具有的那种灵活性和实用主义。
    引自第158页
    2011-05-08 19:52:43 2人喜欢 回应
  • 第170页
    因为空气干燥,下雪并不多见。不过,气温通常在零度以下。在屋子里,炕是唯一的热源。日常生活躲在这个巨大的土床上进行,如果你在早上九点钟走进一户人家,极有可能看到大家还盖着被子在睡觉。他们吃得很少——这儿的人在冬季只吃两顿,而不是三顿。他们在晚上九十点钟就上床睡觉,有时候打打盹也就过了一个下午。上午,一片宁静。在寒冷的日子里,这村子如此宁静,村民们仿佛都在进行冬眠。
    引自第170页
    2011-05-15 16:00:15 回应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