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啸西风 (4)

  • 第998页
    她听瓦耳拉齐气息渐弱,说道:“师父,你歇歇吧,别说了。这个汉人皇帝也真多事,人家喜欢怎样过日子,就由他们去,何必勉强?唉,你心里真正喜欢的,常常得不到。别人硬要给你的,就算好得不得了,我不喜欢,终...
  • 第999页
    白马带著她一步步的回到中原。白马已经老了,只能慢慢的走,但终是能回到中原的。江南有杨柳、桃花,有燕子、金鱼……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
  • 第999页
    可是哈卜拉姆再聪明、再有学问,有一件事却是他不能解答的,因为包罗万有的《可兰经》上也没有答案:如果你深深爱著的人,却深深的爱上了别人,有甚麽法子?
  • 第1页
    华辉奇道:“毒针的威力,你亲眼见过了。你有此一针在手,谁都会怕你三分。”李文秀低声道:“我不要别人怕我。”她心中却是想说:“我只要别人喜欢我,这毒针可无能为力。”

萧萧 (4)

  • 第87页
    然而他是寂寞的。这人是兽中之狮,永远当独行无伴。
  • 第86页
    相貌堂堂是女子倾心的原由,但一个过分美观的身材,却只作成了与女子相远的方便。谁不承认狮子是孤独?狮子永远是孤独,却只为了狮子全身的纹彩与众不同。
  • 第45页
    在把一种温柔女性的浓情作面网,天下的罪人,没有能够自夸说是可以陷落在这网中以后容易逃遁。学成了神仙能腾云驾雾飞空来去自如的久米仙人,为一眼望到妇女的白胫也失了他的法术,何况我们凡人秉承了爱欲的丰富...
  • 第45页
    “酒逢知己千杯少,”这意思,连长在另外一个情形下,所感到的与此时完全不同。有过多回的过去,在连长,已就明白而且承认“千杯少”的话是实话了,但今天则真应该喝尽无数杯。平常为功名,为离合,为人生牢骚,...

达摩流浪者 (11) 更多

  • 第238页
    想起贾菲对待食物的严肃态度,我就不由得有点感慨:只愿全世界也会用想通的严肃态度来对待食物,而不是把所有人的食物钱拿去制造愚蠢的飞弹、机器和炸药,好把自己的头给轰掉。
  • 第235页
    艾瓦说:“那又如何,人生又有哪一个结局不是带着泪水的。”
  • 第145页
    途中,有一辆喷气机从我头顶飞过,长长的尾流把月亮的脸庞切成两半。
  • 第142页
    “……你知道吗,我常常开着这辆大东西,在俄亥俄和洛杉矶之间没命地跑来跑去,而我跑一趟的钱,说不定要比你当流浪汉一辈子能赚的还要多。但你不必工作,不需要多少钱,却可以享受人生。到底是你聪明还是我聪明...
  • 第135页
    “宁可睡在不舒服的床上当自由人,也不睡在舒服的床上当不自由人。”
  • 第128页
    火车以八十英里的时速前进,经过海,经过海,经过瑟夫,经过丹盖尔,经过加维奥塔,像飞一样,带着我向圣诞节、向家飞去。
  • 第117页
    现在,我已名副其实配备了世界末日时会派上用场的全套装备,因为如果有一颗原子弹就在今晚击中旧金山的话,那我只要把干粮和一切放到背包里,那我就什么都不缺,什么都用不着烦恼,可以施施然徒步走出旧金山(如...
  • 第85页
    这个小伙子虽然比我要年轻十岁,却重新唤醒了我早已遗忘的理想与欢乐,让我看起来像个笨蛋。最近这些年来,我一直生活在酗酒和失望中。但对他来说,没有钱又有什么分别呢?他根本不需要钱,唯一需要的是一个背包...
  • 第69页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下午山径沿路的景色——从草坡上的岩石到羽扇豆的蓝色小花到那条轰隆隆的山涧和架在它上面的断树——都在在让我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心痛的似曾相识感,我仿佛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曾经来过这里——...
  • 第33页
    我会选择过禁欲的生活是基于一个信念:色欲是“生”的直接原因,而“生”又是“苦”和“死”的直接原因。说真的,我甚至觉得,色欲是一种对自己带有冒犯性和残忍的欲望。
  • 第6页
    想完这个,我又睡着了,梦见自己气喘吁吁地一口气吃了三块吐司……我还看到我孤独地睡在沙滩上,而上帝则带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俯视着我……我还梦见许多年前我新英格兰的本籍,梦见几头小猫希望跟着我一起横越美...

寻路中国 (25) 更多

  • 第383页
    通常而言,中国人把街头争吵和打架当成一种公共娱乐活动来看待。
  • 第381页
    我常常感觉到,中国需要发展到某个点上,让中产阶级和上层人士都感觉到,这样的体系对他们获得成功已经形成了障碍。不过,这种情形还没有发生,即便在高速公路出口的小城镇里也没有发生,因为他们仅凭着卖几块地...
  • 第379页
    真正要紧的是抗议的目标。如果人们抗议土地使用法框架下的基本结构,问题就严重了。可是,如果某个人感到不高兴,仅仅是因为他的房子有一百五十平方米,却被算成了一百平方米,那就该另当别论了。在中国,基本上...
  • 第376页
    “你得让他们感觉到自己很了不起,”他对我说,“你得给他们松烟,你得请他们吃饭——多少给他们一点面子。如果他们不干这些事情,就只能成天待在办公室。替他们想想吧,他们不能做生意,也不敢做自己感兴趣的事...
  • 第313页
    他们生养了三个孩子,三个子女的顺序跟农村景点的排行顺序一模一样:女儿、女儿、儿子。
  • 第313页
    ……可他们多半穷得舔灰。
  • 第301页
    也许十年之后的某个时刻,当一个外来务工人员回首往事时候,他会意识到,给他的整个职业生涯带来灵光一闪的,竟是很久很久之前某个二月份早晨碰巧参加的一次招聘面试。
  • 第264页
    如果初涉政治就证明那是让自己最难受的时刻,那么,这个人真是幸运得很。
  • 第239页
    这也是乡下人的生活方式之一:老鼠不打空仓。
  • 第213页
    学生的课堂反映的是人们在街头上的举止,反映的是村委会所起到的作用,甚至是gongchandang构建其权力结构的方式。有时候,这让我感到有些沮丧。不过,我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教育仍旧是非常管用的。魏嘉学到的技能...
  • 第211页
    不过,教授其他课程的时候,大家很少注意分析性和创造性。当我听到魏嘉背诵《道德经》的时候,我问他那些句子是什么意思,他竟然压根就不知道。在作文课上,没有鼓励他们讲故事,或者表达观点。相反,他只是把那...
  • 第211页
    自19世纪以来,中国的教育家们一致在新与旧、洋与中之间努力寻找着平和点。在魏嘉就读的这类学校,这场战斗依然在持续着。他们想方设法地囊括进一些新的课程,但却没有改革学习的基本策略以及课堂模式。所有的东...
  • 第209页
    我对魏嘉所要学习的那些东西简直是迷惑不已——无关的事实和毫无系统性的知识,以最不可思议的方式杂合在一起。然后硬生生地填塞进肺活量只有一千四百毫升的小孩子身体里。
  • 第179页
    在中国gongchandang领导下的中国,尤其是在农村,如果实行土地私有制,那就等同于承认革命失败。于是,官员们发明了一种东西,叫做“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这实际上是gongchandang革命之前的佃农制的一种变...
  • 第174页
    也有农民到那里是为了乘坐电动扶梯。他们在那移动的金属架子前泰然自若的站立着,到了合适的时刻便一跃而上。一旦成功踏上扶梯,他们会紧紧抓住橡胶扶手,宛若体操运动员握住双杠一般。等乘坐到头,他们会稳稳当...
  • 第170页
    因为空气干燥,下雪并不多见。不过,气温通常在零度以下。在屋子里,炕是唯一的热源。日常生活躲在这个巨大的土床上进行,如果你在早上九点钟走进一户人家,极有可能看到大家还盖着被子在睡觉。他们吃得很少——...
  • 第158页
    然而,她还是固执己见——中国官僚制度下的人常常是那个样子,如果遇上的是中年人,则更是如此。这一批人在“文化大革命”那个乱糟糟的年代里读了点书,长大以后,很多人一辈子都在单位里过日子。在改革开放的时...
  • 第125页
    中国的警察有时候也许有些粗野,但实际上,他们跟这个国家所有的人一样,讲求实用主义。多数情况下,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不要让自己承担任何责任。
  • 第105页
    “非常可乐”有一句就口号——“中国人自己的可乐!”——那既是自夸,也是警告。
  • 第91页
    “如果没有钱,结婚就是件麻烦事。不过,主要的原因,还是我认为人与人之间应该经常扎堆,而婚姻会打破这种纽带。目前,我有很多好朋友,我们经常聚在一起吃饭、喝酒、聊天。有点像我当兵那个时候的日子。可一旦...
  • 第89页
    中国人聚集围观的过程,常常出人意料,无法揣测,尤其在盐池这样偏远的地方更是如此。哪怕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只要发生在大街上,也可能引起大家的围观。多数围观者是被动的,至少在一开始的时候是这样的——他...
  • 第48页
    这就是中国的驾校课程里隐含的哲学命题:如果某样东西从技术的角度看起来特别有难度,那么它必定就是有用的。
  • 第17页
    在中国,生活中很多事情都要打制度的擦边球。其中最基本的真理就是,事后原谅比事前许可要简单得多。
  • 第16页
    我还车的时候,王先生发现了右侧大灯的塑料罩子已经被撞破,似乎十分开心。他问我撞上了什么东西。 “一条狗,”我回答道。 “狗没问题吧?”他问我。 “有问题,”我说,“死了。” 王先生似乎更开心了。“你把...
  • 第10页
    开车穿越河北和山西的途中,我一路上碰到一个个的葬礼,事实上,有人靠这个行当吃饭——无尽的自驾旅途中,每停车一次,就代表着某个人的人生终点。

倒带人生 (10) 更多

  • 第269页
    每一次的人生都不同,正如每个选择都是不同而且后果难料。但人终究还是必须做选择,杰夫心想。他可能会失去一些,但他已经学会在接受的同时怀抱希望,期待结果得大于失。因为他知道,人生唯一可以肯定的失败和最...
  • 第263页
    杰夫无法说话,他知道他一开口,声音就会走调。……
  • 第260页
    “你和我,阿朱那,我们已活了许多世。你遗忘的,我全都记得。”——《薄伽梵歌》
  • 第264页
    他们曾以为可以天长地久,以为拥有无穷的选择和重新选择的机会。他们过于挥霍被赋予的无价时间,浪费生命在悲苦怨怼与罪恶感上,徒劳地追寻不存在的答案,而忽略了自己对彼此的爱,就是他们需要的唯一答案。而如...
  • 第264页
    尽管帕梅拉已经走了,她表达过的恐惧和遗憾却回过头来深深纠缠着他,就像曾经困扰过走向死亡的她一样。他曾尽一切力量要她放心,试着减轻她在最后日子里的悲伤与恐惧,但她是对的,他们曾经奋斗过并达成的一切终...
  • 第264页
    其中老人尤其强烈吸引着他,他们的眼中充满遥远的记忆与失落的希望,他们的身体在走向生命终点的预期下垂垂老矣。
  • 第228页
    人皆无可避免地被逐出曾经活过并抛在脑后的岁月,被迫告别曾经相识却永恒失落的往昔之我。
  • 第99页
    地中海轻柔拍打着多卵石的沙滩,沉静的波浪像是永恒不变的呢喃。新鲜的赛马会鱼汤香气从邻近的咖啡馆飘来。
  • 第95页
    你们都知道,有首蓝调乐曲是为一无所有的人而演奏,是首悲伤的蓝调……但最最悲伤的蓝调是为那些曾经拥有一切却又失去,而且知道它永远不会回来的人而做。在这世上没有比这更痛苦的事。这首蓝调乐曲,我们叫它《...
  • 第13页
    母亲的话让许多回忆涌上心头,这些回忆间多少有点关联,他记得在大西洋镇他叔叔船上渡过的夏日周末,记得阳光照在打过蜡的甲板上,地平线在成排暗黑的暴风雨云逗留不去……记得在伟大的太空总署入侵前的可可海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