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24) 更多

  • 第394页
    于是,在美国太阳下了山,我坐在河边破旧的码头上,望着新泽西上空的长天,心里琢磨那片一直绵延到西海岸的广袤的原始土地,那条没完没了的路,一切怀有梦想的人们,我知道这时候的衣阿华州允许孩子哭喊的地方,...
  • 第327页
    乘上去华盛顿的公共汽车,在那里瞎逛,浪费了一些时间,然后绕道去看看蓝岭,听听谢南多厄河畔的鸟鸣,凭吊了‘石墙杰克逊’之墓,黄昏时我站在卡诺瓦河边往河里吐唾沫,在西弗吉尼亚州查尔斯顿的飘扬着乡土音乐...
  • 第325页
    我朝着我自己的凄凉生活张口结舌。我也有好长好长的路要走。
  • 第271页
    我们的破破烂烂的手提箱又一次堆放在人行道上;我们还有更长的路要走。不过没关系,道路就是生活。
  • 第263页
    我们在旧金山的最后一天,教堂街大兴土木,小孩在玩耍,放工回家的黑人兴高采烈,到处是尘土飞扬,欢声笑语,这是美国最激动人心的城市,一派欢闹景象——头上是明净的蓝天,欢乐的雾海总是在晚上涌来,是的所有...
  • 第261页
    拂晓时,我们走到外面的街上,迪安说:“老兄,你们明白,这才是适合你们的真正的女人。从不说难听的话,从不抱怨,或者发脾气;他的男人可以夜里随便几点钟回来,可以随便带什么人,可以在厨房里说话喝啤酒,可...
  • 第260页
    他要了酒,吩咐把酒杯排在吧台上喝“葡萄酒—威士忌”,那就是喝一杯葡萄酒,再喝一杯威士忌,又喝一杯葡萄酒,“给那劣质的威士忌穿上甜甜的夹克!”他嚷嚷说。
  • 第199页
    当你驾车同人们告别,望着他们在平原上逐渐朝后退去,成为远处小黑点时,你有什么感想呢?
  • 第184页
    有关老布尔·李的话讲一夜都讲不完;现在我们只消说他是个教师,他完全有做教师的理由,因为他把全部时间都花在学习上;学的是他所认为并称之为“生活的事实”的东西,他之所以要学,非但是出于需要,而且是出于...
  • 第161页
    我们活着的时候渴望的东西,使我们叹息、呻吟、经历各种甜蜜的厌恶的东西,可能是我们在母亲的子宫经历过的、唯有在死亡中才能重现的某种遗忘的狂喜。
  • 第150页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寻找我想与之结婚的女人,我真心实意地想要娶她。每遇到一个女人我总是自问:她能成为什么样的妻子?……“我要同一个姑娘结婚,”我对他们说,“我们两人老了的时候,我的灵魂就可以在她身边得...
  • 第135页
    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身在时报广场。我在美国大陆旅行了八千英里,又在交通最拥挤的时刻回到了时报广场;以我闯荡江湖却又不谙世故的眼睛看着纽约的绝对疯狂和荒诞的浮躁,看它的数百万居民为了钱而你争我夺,疯狂...
  • 第135页
    我多么希望搭一个富态的人的车,那人到时候会说:“咱们在这家餐馆停一停,吃点猪排和豆子。”可是那天早晨让我搭车的人是个认为保持饥饿状态有益于健康的神经病。
  • 第134页
    我跌跌撞撞地走出车站;我几乎支撑不住了。我看到的早晨只是一片坟墓似的白色。我快饿死了。几个月前,我在内布拉斯加州谢尔顿市买的止咳糖还剩下几颗,这是我身边全部含有热量的食品了;我吮吸着里面的糖分。我...
  • 第134页
    人们甜蜜的儿童时代,在父亲的庇护下,根本不懂得生活的艰辛。然后到了对世界感到冷漠的时代,你体会到了自己的苦恼,又穷又瞎,衣不蔽体,一副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凄惨样子,哆哆嗦嗦地通过梦魇般的生活。
  • 第134页
    我原先以为美国的荒野全在西部,自从看到萨斯奎汉纳河后才发现这个想法不对。不,东部也有荒野;那正是本·富兰克林担任邮政局长坐牛车艰难走过的荒野,也正是乔治·华盛顿穿着鹿皮衣服同印第安人打仗时期的荒野...
  • 第132页
    我多年来从没有这么疲倦过。我去纽约还有三百六十五英里的路需要沿途搭车,口袋里只有一枚一毛硬币。我步行了五英里才走出匹兹堡,搭了两次车,一次是装苹果的卡车,另一次是铰接式卡车,在十月小阳春的雨夜到了...
  • 第131页
    我们在漆黑的夜里穿过了新墨西哥州;灰蒙蒙的黎明中到了得克萨斯州的达尔哈特;阴冷的星期日下午,我们经过一个又一个的俄克拉何马平原小镇;晚上到了堪萨斯。公共汽车隆隆地行驶。我十月份回家。人人都在十月份...
  • 第103页
    我希望自己在她那辆公共汽车上。我心头感到一阵刺痛,每次看到我所爱慕的姑娘在这个大千世界上同我迎面而过时都会有这种感觉。车站工作人员宣布说去洛杉矶的汽车要开了。我拿起帆布包上了车,独自坐在上面的恰好...
  • 第87页
    这就是美国的现实。每个人都干着自己认为是应该干的事情。
  • 第34页
    他小时候看到一个流浪汉上门向他母亲要一块馅饼,母亲二话没说就给了他,流浪汉走远后,小孩问道:“妈妈,那人是谁呀?”“是个流浪汉。”“妈妈,以后我要做流浪汉。”“你给我闭嘴,哈泽德家的人不做流浪汉。...
  • 第30页
    “我们现在要去洛杉矶!”他们嚷嚷说。 “你们去那儿干什么?” “我们自己也不知道。管他呢!”
  • 第11页
    ……我却听到了新的召唤,看到了新的地平线,我年轻的心对之深信不疑;……
  • 第1页
    (封面)...you could call my life on the road , prior to that I'd always dreamed of ...

自由在高处 (34) 更多

  • 第300页
    早安,2011。虽然今天天寒地冻,阳光依旧照窗台。美好年华,送往迎来,每一天都在灰飞烟灭,每一天也都在革故鼎新。过去的一年,将到的一年,我们所有的努力,都只为自己更自由与幸福,为社会更开放与开阔,为中...
  • 第299页
    所谓“菩萨畏因,凡夫畏果”,我们每天都在改造这因,自然也会收获那果。而今之日我们所不乐见的种种恶果,多不在你我罪错,而在于上几代人甚至更远已经种下恶因。即使在有生之年看不到一个可以期许的美好社会,...
  • 第299页
    身份让我们不自由,名字让我们不自由,制度让我们不自由……但真正让我们不自由的,是我们的迷失的内心,使我们只知道协调自己与周遭的关系,而忘了更要让自己的人生走向高地,走上世界的屋顶,尤其要走上肖申克...
  • 第276页
    感谢这些与我盛开在同一时代的花朵,感谢所有与我共此征程的时代同路人,之于你们,我将始终如一地,心怀温情与敬意。
  • 第229页
    富兰克林说,“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 华盛顿林肯纪念堂边上有个韩战纪念碑,纪念碑墙上的标语写着:“Freedom is not free”(自由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 第148页
    有一年采访“哲学乌鸦”黎鸣老先生,他和我这样谈到四大名著:…………(字数较多,参见原书)
  • 第133页
    今日中国社会还没有逃出林语堂当年的判断:二十五岁到三十岁是一个有公共精神的人渐渐学乖的过程。
  • 第131页
    然而,在我看来,真正推倒柏林墙的人,正是上述那些日以继夜争个体自由的逃跑者,那些挖地道者,那些宁可花两年时间试制热气球逃跑的人。对于今世界上流行的各种主义他们或许知之甚少,然而他们的络绎出逃,他们...
  • 第97页
    世界电影,能动人心魄者,大抵可分为两类:一曰爱情,二曰逃狱。所以,走进任何一家音像店,你随处可见的便是有关监狱及“逃狱”的影片。甚至,在一些电影中,爱情同样被当作逃离的对象。 自由这个命题和爱情一样...
  • 第93页
    这种倾向主要分两类:一是“酸葡萄”,二是“甜柠檬”。如果狐狸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如果只能得到柠檬,就说柠檬是甜的,于是不为此感到苦恼。
  • 第93页
    娜塔莎的逻辑漏洞百出。其所谓“没有交到坏朋友”的背后,是她被剥夺了交朋友的权利。否则,天底下的文盲都应该为自己不识字庆幸,因为不识字可以让他们不至于读到“坏小说”与“坏思想”。
  • 第57页
    人类之所以能够宽待在战场上以杀人为职业的俘虏,却不能宽待一位已经束手被擒的囚犯,一个重要原因是前者是多数人对多数人的政治,是一种博弈之后的均衡,而后者却是一个国家针对一个人,在这方面,被判死刑的公...
  • 第50页
    ……想起美国前总统罗斯福的那句名言——“我们唯一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
  • 第47页
    记得小时候,本村的农民大人夸哪部地方戏演得好,就看台上演员是否真的流眼泪,那才叫专业。现在世界倒过来了,一部电影好不好,看的竟然是观众流不流泪。你是消费者,你有消费者主权,谁知你花钱消费竟是给自己...
  • 第17页
    对于“禁止践踏草坪”这个规定,我是一直不太能理解的。这不是因为我有破坏草坪的欲望,而是因为走遍世界许多地方,发现草坪通常都是给行人歇息、野餐或晒太阳的地方——否则,我真想不出这草坪还有什么更重大的...
  • 第16页
    在那里,你可以坐在时间的溪水里垂钓天上的星星,不必终日奔波于风尘。看大地寒来暑往,四季消长分明;看种子播撒信念,古树支起苍穹。
  • 第13页
    人们通常会为两件事忙碌,一为性欲,二为物欲。
  • 第11页
    如孟德斯鸠所言:“富人不奢侈,穷人将饿死。”
  • 第6页
    “与其让别人祸国殃民,不如让自己祸国殃民”
  • 第4页
    这才是历史最真实的面貌——所有帝国终究灰飞烟灭,只有生活亘古长新。
  • 第17页
    我不要天堂,我只要底线。因为没有底线,就没有自由。
  • 第16页
    ……托马斯 潘恩在《常识》中所说的——“那些想收获自由所带来的美好的人,必须像真正的人那样,要承受支撑自由价值的艰辛” (2回应)
  • 第15页
    一个人如果有信仰,为什么还会去信宗教呢?如果是因为没有信仰而去信了宗教,宗教岂不成了信仰的替补品?但我知道我自己是有信仰的,我也愿意吸收任何宗教信条中有价值的东西。我不相信上帝,我会想念他;我不信...
  • 第14页
    一百年前中国还有凌迟,五十年前中国还在喊万岁,四十年前中国还在破“四旧”,三十年前中国还不许跳舞,二十年前中国还在争论姓社姓资,十五年前中国还没有普及互联网,十年前中国还有收容遣送条例,五年前中国...
  • 第13页
    有几位读者,自称看了我写在微博上的一些批评性的文字而陷入“绝望”。还有一位江西的高中政治老师给我留言,“读了你的《思想国》和《重新发现社会》,钦佩你的智慧,但与此同时,对现实又是多么悲观。”我时常...
  • 第12页
    生于“80后”的大学生们,时常向我感慨他们的不幸:“当我们读小学的时候,读大学不要钱;当我们读大学的时候,读小学不要钱;我们还没工作的时候,工作是分配的;我们可以工作的时候,却找不到工作;当我们不能...
  • 第11页
    沟通理性与心灵的两极,世界还有比这更好的文字么?
  • 第10页
    我内心安宁,每天活在思维的世界里,写作于我更像是一种修行。即使是与人辩论的时候,我也不会以征服他人为真实的乐趣,而是希望通过交流在对方身上学得更多东西,以增长我的见识,丰富我的生命。如果你只是为了...
  • 第9页
    其一,我所期望的万马千军,是思想之军,而非暴力之军。其二,我所期望带领的,不是纵横沙场的万马千军,而是我孤身一人。我不会像芮成钢那样做急于“代表中国,代表亚洲,代表世界”的“三表人材”,我只想做“...
  • 第8页
    酒让人看到真性情,也让人癫狂,唯有水,才是日常所需,是真生活。
  • 第6页
    没有谁的人生可以复制,你也没有必要去复制,你只能做最好的自己。时代也一样,没有谁可以回到已然逝去的时代,就好像虽然同样处于穿越历史三峡的转型时期,但中国之今日也不会等同于法兰西的十九世纪。我们唯一...
  • 第4页
    所以,当有的年轻人向我感慨不知道将来做点什么时,我会给他们两个建议:如果不想浪费光阴的话,要么静下心来读点书,要么去赚点钱。这两点对你将来都有用。
  • 第2页
    我知道,如果失去了手中的笔,我将惶惶不可终日;如果失去了自由思想的权利,我的生命将不复存在。
  • 第2页
    当农民守不住自己的土地,法官保不住自己的良心,警察守不住自己的房屋,千万富翁会被灭门,而你握不住手里的笔……这样的时代,没有谁比谁更幸运,只有谁比谁更不幸。

霍乱时期的爱情 (16) 更多

  • 第309页
    “您认为我们这样瞎扯淡的来来去去可以继续到何时?”他问。 阿里萨早在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个日日夜夜之前就准备好了答案。 “永生永世!”他说。 (1回应)
  • 第309页
    …生命跟死亡相比,前者才是无限的…
  • 第307页
    他们安安静静地在一起叙着旧情,这旧情将作为对那次发疯般的旅行的最美的记忆永远留在他们的脑海中。跟船长和塞奈达所猜想的相反,他们的感觉不象新婚夫妇,更不象晚遇的情人。那颇象一下越过了夫妻生活中必不可...
  • 第301页
    费尔米纳耳朵痛得再也不能忍受,可一天早上醒来时,突然疼痛完全停止了,仿佛一只叫炸了肚皮的知了,一点声音也没有了。到了晚上,她才发现左耳听不见了。阿里萨从这边跟她讲话时,她得转过头来才听得清他说些什...
  • 第293页
    于是,他在黑暗中伸出指头,摸索着寻找另外一只手。他找到了,那只手正等着他。在同一瞬间,两个人都十分清楚地意识到,两只手中哪一只都不是他们接触之前所想象的那样,而是两只老骨头的手。但是,过了片刻,就...
  • 第288页
    “当年就因为我同这个可怜的男人的关系,人们糟践了我的生活,破坏了我的幸福,因为我们太年轻了,而现在,人们又想把这幕剧重演,因为我们太老了。”想到自己青春年华已被葬送,她真是感慨不已。
  • 第282页
    正如阿里萨坚持认为的那样,对过去的记忆拯救不了未来。
  • 第192页
    看见燕子蹲在电线上的那天下午,他从最早的记忆开始,回顾了自己的过去,回顾了一次次逢场作戏的爱情,回顾了为爬上发号施令的位置而必须越过的无数暗礁,回顾了使他产生不顾一切地要同费尔米纳结合的万死不辞的...
  • 第178页
    在那个时代,做个有钱人有许多好处,当然也有许多坏处。但普天下有一半人梦寐以求的是尽可能永远做个有钱人。
  • 第174页
    ……心灵的爱情在腰部以上,肉体的爱情在腰部以下。
  • 第173页
    ……说到底,爱情是一种本能,要么第一次就会,要么就一辈子也不会。
  • 第158页
    阿里萨想起了他小时候听见那位他们家的家庭医生——也就是他的教父——在谈到他的慢性便秘时说过的一句话:“世界上的人分成两大类:会拉屎的和不会拉屎的。”根据这一论断,这位医生提出了一整套关于性格的理论...
  • 第99页
    到那时为止,乌尔比诺医生及其一家,一直视死亡为发生在别人身上,发生在别人的父母身上,发生在旁人而不是自己的兄弟姐妹和丈夫妻子身上的灾难。他们一家是些新陈代谢缓慢的人,没看见他们变老、生病和死去,而...
  • 第53页
    ……她暗暗地把决心的大门半开半掩,那里容得下整个世界。
  • 第49页
    谁也没有料到这偶然的一瞥,引起了一场爱情大灾难,持续了半个世纪尚未结束。
  • 第38页
    他很快就停止读书,把它放在另一本书上,尔后开始在柳条摇椅上来回晃悠,心情沉重地观看着院子里沼泽地上的小香蕉树,光秃秃的芒果树,雨后出来的蚂蚁和另一个值得怀念的即将一去不复返的那下午短暂而绚丽的光彩...

百年孤独 (3)

  • 第148页
    他真是以霍塞.阿卡迪奥.布恩地亚当初翻山越岭创建马贡多时的那种骇人听闻的鲁莽,以奥雷良诺.布恩地亚上校用来发动那些不成气候的战争时的无名状的骄傲,以乌苏拉确保布恩地亚家族得以绵延不断的那股不知疲倦的韧...
  • 第121页
    那个没有尽头的长长黑夜里,当赫里奈多·马尔克斯上校回忆着在阿玛兰塔缝纫室里那些逝去的傍晚的情景时,奥雷良诺·布恩地亚上校长时间地搔着身上的痒,企图打破他孤独的坚硬外壳。从那个久远的下午他父亲带他去...
  • 第1页
    许多年之后,面对行刑队,奥雷良诺·布恩地亚上校将会回想起,他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