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osto对《北宋名家词选讲》的笔记(45)

ariosto
ariosto (博学于文,行己有耻)

读过 北宋名家词选讲

北宋名家词选讲
  • 书名: 北宋名家词选讲
  • 作者: 叶嘉莹
  • 副标题: 迦陵讲演集
  • 页数: 383
  • 出版社: 北京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07-1
  • 第3页
    我所说的理性不是这样眼光短浅的人我之间的利害计较,而是另一种可贵的理性,那就是我们在讲陶渊明时所讲过的,是一种节制和反省的理性。
    2011-03-02 10:27:11 回应
  • 第4页
    在晏殊的词中确实很难找到他人词中常见的牢骚感慨,抑郁悲愤,他的词集叫《珠玉词》,他的词表现得像玉一样的温润,珠一样的圆洁,没有激言烈响,而且无需挫伤忧患的刺激,他所流露和抒写的乃是他珠圆玉润的诗人的本质。这也是他的词难讲的原因之所在。 现在我们就讲他的一首《浣溪沙》: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锗魂,酒筵歌席莫辞频。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2011-03-02 10:33:16 回应
  • 第8页
    浣溪沙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夕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排徊。
    2011-03-02 10:38:21 回应
  • 第13页
    而晏殊和冯正中相似的一点,就是他们的词作之美不是外表形式的美,不是字句词藻的美,而是他们词中所传达出来的最纤细幽微的感发生命,是诗人和词人最锐敏的一份感受。晏殊的词最具这种感受,他的一首《清平乐》可以作为这一方面的代表作品: 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绿酒初尝人易醉,一枕小窗浓睡。 紫葳朱槿花残,斜阳却照栏杆。双燕欲归时节,银屏昨夜微寒。
    2011-03-02 10:49:18 回应
  • 第14页
    《踏莎行》 小径红稀,芳郊绿遍,高台树色阴阴见。春风不解禁杨花,濛濛乱扑行人面。 翠叶藏莺,朱帘隔燕,炉香静逐游丝转。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
    2011-03-02 10:54:04 回应
  • 第17页
    《踏莎行》: 细草愁烟,幽花怯露,凭栏总是销魂处。日高深院静无人,时时海燕双飞去。 带缓罗衣,香残蕙炷,天长不禁迢迢路。垂杨只解惹春风,何曾系得行人住?
    2011-03-02 11:04:14 回应
  • 第20页
    可能会有人认为,晏殊这里无非是表现了一种伤春的情绪,欣赏起来,于现实并无怎样重大深远的意义。当然,我们这里欣赏晏殊的词,并非是要大家同去伤春落泪,而是在晏殊的伤春情绪中,实在是存在有一种对时光年华的流逝的深切的慨叹和惋惜,而且更在极幽微的情思的叙写中,流露出了深挚高远的一份追寻向往的心意。
    2011-03-02 14:19:22 回应
  • 第21页
    山亭柳 家住西秦,赌博艺随舟。花柳上,斗尖新。偶学念奴声调,有时高遏行云。蜀锦缠头无数,不负辛勤。 数年来往咸京道,残杯冷炙漫消魂。衷肠事,托何人?若有知音见采,不辞遍唱阳春。一曲当筵落泪,重掩罗巾。
    2011-03-02 14:23:58 回应
  • 第33页
    以无生的觉悟做有生的事业,以悲观的心情过乐观的生活。
    2011-03-02 14:31:50 回应
  • 第36页
    采桑子(之四): 群芳过后西湖好,狼藉残红,飞絮濛濛,垂柳阑干尽日风。 笙歌散尽游人去,始觉春空。垂下帘拢,双燕归来细雨中。
    2011-03-02 14:34:45 回应
<前页 1 2 3 4 5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