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osto对《读书读书》的笔记(9)

ariosto
ariosto (博学于文,行己有耻)

读过 读书读书

读书读书
  • 书名: 读书读书
  • 作者: 叶灵凤/黄裳
  • 副标题: 漫说文化丛书
  • 页数: 264页
  •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 出版年: 1992
  • 第8页
    我始终相信《一二十四史》是一部好书,他很诚恳地告诉我们过去曾如此,现在是如此,将来要如此。历史所告诉我们的在表面的确只是过去,但现在与将来也就在这里面了:正史好似人家祖先的神像,画得特别庄严点,从这上面却总还看得出子孙的面影,至于野史等更有意思,那是行乐图小照之流,更充足地保存真相,往往令观者拍案叫绝,叹遗传之神妙。正如璋头鼠目再生于十世之后一样,历史的人物亦常重现于当世的舞台,恍如夺舍重来,慑人心目,此可怖的悦乐为不知历史者所不能得者也。
    引自第8页
    2011-03-01 13:56:58 回应
  • 第16页
    恨古书之人叫人守旧,与恨淫书之败坏风化,都是一样的原始思想。禁书,无论禁的是哪一种的什么书,总是最愚劣的办法,是小孩子,疯子,野蛮人所想的办法。
    引自第16页
    2011-03-01 14:04:49 回应
  • 第33页
    读书本是一种心灵的活动,向来算为清高。“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所以读书向称为雅事乐事。但是现在雅事乐事已经不雅不乐了。今人读书,或为取资格,得学位;在男为娶美女,在女为嫁贤婿;或为做老爷,踢屁股:或为求爵禄,刮地皮;或为做走狗,拟宣言;或为写讣闻,做贺联;或为当文牍,抄账簿;或为做相士,占八卦;或为做塾师,骗小孩……诸如此类,都是借读书之名,取利禄之实,皆非读书本旨。亦有人拿父母的钱,上大学,跑百米,拿一块大银盾回家,在我是看不起的,因为这似乎亦非读书的本旨。
    引自第33页
    2011-03-01 14:24:18 回应
  • 第46页
    说回来,考试制度还是最好的制度。被考死的自然无须用提。假若考而不死,你放胆活下去吧,这已明明告诉你,你是十世童男转身。
    引自第46页
    2011-03-01 14:30:27 回应
  • 第48页
    书要都叫我记住,还要书干吗?书应该记住自己。对我,最讨厌的发问是:“那个典故是哪儿的呢?”“那句话是怎么来着?”我永不回答这样的考问,即使我记得。我又不是印刷机器养的,管你这一套!
    引自第48页
    2011-03-01 14:33:29 回应
  • 第60页
    我们的眼光不要被“时代”这个神秘的字给弄指模糊,我们常常听见“不合时宜”、“违背时代精神”这类笼统的话,其实这类的话是空洞没有内容的。直到现在为止,(将来我们不知道,)我们从未见过一部真实的伟大的作品是“完全过去了”。有时候老子的一句话,莎士比亚或歌德的几行诗,向我们比任何一个同时代的著作说得更多。一时畅销的书和真实的文艺作品可以说是两回事,正如流行的服装与美并不甚相干一般。有些女人很知道,一件超乎时尚而合乎美感的衣裳比一件只局限于时尚的衣裳可穿的时间要长久得多。读书的人对于书籍也应该懂得这个道理。
    引自第60页
    2011-03-01 14:39:02 回应
  • 第125页
    为什么“酸”是“书生气味”呢?怎么样才是“酸”呢?话柄似乎还是在书上。我想这个“酸”原是指读书的声调说的。晋以来的清谈很注重说话的声调和读书的声调。说话注重音调和辞气,以朗畅为好。
    引自第125页
    2011-03-01 14:47:04 回应
  • 第127页
    但是自己若是并无真实的悲哀,只去学时髦,捏着鼻子学那悲哀的“老婢声”的“洛生咏”,那就过了分,那也就是赵宋以来所谓“酸”了。
    引自第127页
    2011-03-01 14:48:55 回应
  • 第130页
    书生吟诵,声酸辞苦,正和悲歌一脉相传。但是声竣必须辞苦,辞苦又必须情苦;若是并无苦情,只有苦辞,甚至连苦辞也没有,只有那供人酸鼻的声月,那就过了分,不但不能动人,反要遭人嘲弄了。书生往往自命不凡,得意的自然有,却只是少数,失意的可太多了。所以总是叹老嗟卑,长歌当哭,哭丧着脸一副可怜相。
    引自第130页
    2011-03-01 14:51:52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