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 (1)

  • 第239页
    “为什么?”醉汉踉跄着从车门外走开,“这种晚上除了喝酒,就只能折个飞机了。” “也有去抱女人的。” 醉汉放声大笑:“可惜我们都没有这样的女人,只能各喝各的酒,各写各的信了。再见了!”他说着走远了。 车...

北方夕鹤2/3杀人事件 (1)

  • 第268页
    看来,男人和女人毕竟不同,就像生活在一起的时候一样,想法总是有分歧。这种分歧现在又出现了。

父后七日 (1)

  • 第106页
    到傍晚的时候,我妈去煮饭了。我看见我姐跪了下来,屁股翘高,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就骑了上去。 (1回应)

奥杜邦的祈祷 (1)

  • 第72页
    写信给旧情人肯定是世界上最窝囊的事情之一了。但要写给谁,我只想到她跟我祖母。

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 (1)

  • 第198页
    人类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敏感坦白,不会占残障人士的便宜,却认为取笑弱智者不足为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