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点遗民 (1)

  • 第11页 异世图鉴
    每艘飞船上的最后一位成年人只有在将死之际,才会向孩子们据露真相:飞船没有配备减速装置,他们将持续加速,逐逐渐接近光速,直到飞船用尽燃料并以最后的巡航速度一直航行,直到宇宙尽头。 在他们的参考坐标系中...

康德政治哲学文集(注释版) (3)

  • 第146页 关于一种世界公民观点的普遍历史的理念
    命题一 一种造物的所有自然禀赋都注定有朝一日完全地并且合乎目的地最开。在所有的动物那里,无论是外在的,还是内在的或者分析性的考察都证实了这一点。一个据说不被使用的器官,一项达不到自己目的的安排,在目...
  • 第62页 法权论的形而上学初始依据
    因为一个性别对另一个性别的性器官的自然使用,是一种享受,为了这种享受一方委身于另一方。在这一行为中,一个人自己使自自己成为为物品,这是与其自己人格中的人性法权相抵触的。只有在惟一的条件下这种情况才...
  • 第50页 法权论的形而上学初始依据
    只有在公民宪政中,某物才能被永久获得,反之,在自然状态下,某物虽然也能被获得,但只能被暂时获得

悲伤与理智 (10) 更多

  • 第101页 怎样阅读一本书
    因此,当我们将这些长方形的东西,这些八开、四开、十开之类的东西传来传去的时候,如果我们设想我们是在用双手抚摸我们实在的或潜在的骨灰盒,我们是不会出大错的。说到底,用来写作一本书部小说,一篇哲学论文...
  • 第99页 第二自我
    我认为,在画廊的网中被捕获之后,诗人天堂中的这些鸟儿至少能获得一个恰当的身份,如果不是一枚实在的指环的话。像她们的歌者一样,这些禽鸟的大多数如今已经离去,她们有罪的秘密、凯旋的时刻、丰富的行头、持...
  • 第98页 第二自我
    叶芝的四行诗听起来就像是在一种生命形式中认出了另一种生命形式的那一瞬间:诗人在情人的凡人面容中认出了自己声带的颤音,在不确定中认出了确定。换句话说,对于一个颤动的声音而言,每一件试验性的、不稳定的事...
  • 第91页 第二自我
    “对于男人来说,姑娘的面容自然就是他灵魂的面容。” 位俄国诗人这样写道,这也就是忒修斯或圣乔治②的功绩之后所隐藏的东西,也就是俄耳甫斯和但丁的追求。这些任务的极度繁重证实了一种超出情欲的动机。换句话...
  • 第90页 第二自我
    总的图式似乎是这样的:缪斯的女性身份意味着诗人的男性身份。诗人的男性身份又意味着情人的女性身份。其结果:情人就是缪斯,或可被称为缪斯。另一个结果是:一首诗就是作者性爱驱策力的升华,或可以被当做诸如此类...
  • 第86页 第二自我
    一般而言,在古代,除了心爱的人,诗人日常生 活中唯一的女性存在便是他的缪斯。 这两者在当代人的想象中也许会重叠;而在古代却不会这 样,因为缪斯很少是有形的。作为宙斯和摩涅莫绪涅(记忆女神)的女儿,缪斯是...
  • 第80页 旅行之后,或曰献给脊椎
    如何判断一个人的生命价值,一开始并无一个客观范畴;但但是,降低其价值的最好方式就是将它暴露在大庭广众之间,让人们一览无余。简言之,就就是将它置入空间。归根结底,人们之所以旅行,之所以要借助陌生人来摩...
  • 第52页 表情独特的脸庞
    我以为,较之于其他任何角色,人应该更多地扮演奏者的角色。而且我还以为,由于人口爆炸,由于与此相连的日益加剧 的社会原子化,也就是说,由于日益加剧的个体的隔绝化,这样的角色愈来愈不可回避。关于生活...
  • 第49页 表情独特的脸庞
    如今有这么一个主张流传甚广,似乎作家,尤其是诗人,应当在自己的作品中采用街头语言和大众语言。这个带有虚幻的民主性和显见的功利目的的主张对于作家来说是荒谬的,这是一个使艺术(这里指文学)依附于历史的企...
  • 第28页 我们称之为“流亡”的状态,或曰浮起的橡实
    在人口爆炸的时代,文学学也具有人口统计学上的意义。如今,每一个读者都受到了众多作作家的包围。在三四十年前,一个成年人头脑中待读的书籍也就三四十本,待读的作家也就三四位;如今,这个数字恐怕要成千上万了...

论犯罪与刑罚 (7) 更多

  • 第59页 关于死刑
    滥施极刑从来没有使人改恶从善。这促使我去研究,在一个组织优良的管理体制制中,死刑是否真的有益和公正。 人们可以凭借怎样的权利来杀死自己的同类呢?这当然不是造就君权和法律的那种权利。君权和法律,它们仅...
  • 第57页 刑罚的宽和
    只要刑罚的恶果大于犯罪所带来的好处,刑罚就可以收到它的效果。这种大于好处的恶果中应该包含的,一是刑罚的坚定性,二是犯罪既得利益的丧失。除此之外的一切都是多余的,因而也就是暴虐的。
  • 第36页 刑讯
    采用刑讯的另一个可笑理由是:洗涤耻辱,也就是说,被法律认为可耻的人,应该用骨位脱白来证实他的口供。在18世纪,这种滥用是不能被容忍的。有人认为:作为一种感觉的痛苦可以洗刷纯粹作为一种道德关系的耻辱。难...
  • 第28页 刑罚的目的
    经过对上述真理的简要探讨,我们看到:刑罚的目的既不是要摧残折磨一个感知者,也不是要消除业已犯下的罪行。 一个并不为所欲为的政治实体平稳地控制着私人欲望,难道它能够容忍无益的酷政为野蛮和狂热、为虚弱的...
  • 第26页 关于公共秩序
    真正暴君的出现,总是从控制舆论以支配勇敢开始的。勇敢这东 西,要么闪烁在真理的光辉里,要么飞腾在欲望的火焰上,要么表现在危险的愚昧中。
  • 第15页 法律的含混性
    如果说对法律进行解释是一个弊端的话,显然,使人不得不进行解释的法律含混性本身是另一个弊端。尤其糟糕的是:法律是用一种人民所不了解的语言写成的,这就使人民处于对少数法律解释者的依赖地位,而无从掌握自己...
  • 第12页 对法律的解释
    那么,谁是法律合法的解释者呢?是所有人现时意志的受寄托人一君主呢,还是其职责只在考査一个人是否有违法行为的法官呢? 法官对每个刑事案件都应进行一种完整的三段论式逻辑推理。大前提是一般法律,小前提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