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长别开枪是我对《西方政治思想史》的笔记(11)

西方政治思想史
  • 书名: 西方政治思想史
  • 作者: 约翰·麦克里兰
  • 页数: 863
  • 出版社: 海南出版社
  • 出版年: 2003-6-1
  • 第15页
    这是一个时时受到失序威胁,但每每终又生出秩序的世界。
    2012-02-23 13:59:54 1人喜欢 回应
  • 第27页
    集合在一起的一般人是一只野兽,等着安抚、喂食、讨好,然后牵着鼻子走。
    这一段话和勒庞的乌合之众中得论点颇为类似。智者派(Sophists)认为,无论在何种社会中,其所持政治体制为何,其法律莫不是由有权者(更准确地说是力量较为强大者)制定的。社会是有力者居之,没有什么政治价值是值得一个人挺身坚持的。
    在实行民主的城邦,议会、陪审团制、法律允许的机会和演讲,莫不是这些智者派辩士大显身手的舞台。因此,辩士可以用他们的三寸不烂之舌来煽动群众,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甚至为政客收买,作为政客游说选民的工具。
    群众演讲术在君主体制没有用武之地,在贵族政体则并不太合适;长篇谰言煽惑国君,不大行的通......智者派的特长只对煽动城市人民者有用,城市自由人集会,等着被煽动。
    此言差矣,先秦时期百家争鸣,纵横捭阖之士遍天下,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动君主,然后改变天下大势,影响历史进程的人大有人在。只是这种改革或者革命,该是自上而下的。由君主发起,然后通过内阁议事确定具体的实施策略,最后推而行之的。
    2012-02-26 22:46:15 1人喜欢 回应
  • 第15页
    荷马史诗中得英雄至少受到自己的角色拘束,并且顾虑人群的期望,贵族则有为高而任重的观念制约,甚至专制暴君也必须慎其举措;惟有人民自谓普世皆准,自视意志所向,无所不能。
    2012-02-26 22:49:23 1人喜欢 回应
  • 第32页
    书中介绍苏格拉底之世社会思潮,一直以来很稳固的荷马世界的自然阶层——人、神、自然,这个系统已然遭到不同派别思想家的质疑。其中德谟克利特(Democritus)提出的原子论认为,世界万物皆由运动着的原子构成。这就对原有的阶级论构成了巨大威胁。如果神和凡人、国君和他最卑微的臣子或奴隶,甚至和动物,大家全是由同一种物质构成的,那
    自然之中何来彼此严格有别的阶层?
    德谟克利特假定的世界是一个永远变动不居的世界,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为这么一个永远在变的世界加上他十分著名的形容,说世界即流变。
    然后巴门尼德(Parmenide)更过分,他不无悲观的认为,既然世界永远在变,那么或许我们就不应该煞费苦心去寻求所谓的真理,因为今天的真理明天就变了,变得不真了。他精辟地提出,
    寻找知识这件事差不多应该一开始就结束。
    面对诸如此类种种论调,柏拉图的目标是为人类心智清除这些芜杂纠缠,找到真正的知识。
    2012-02-27 09:40:00 1人喜欢 回应
  • 第43页
    柏拉图试图将人格分为智、情、欲,三者各有与之对应的美德。情如勇气、追逐荣耀;欲即卑下的欲望,对本身既非真理也不是善的事物的欲求。三者之中智最为高尚,最值得人们去模仿、培养。智中,最高级的是正义。
    然而,只有这个还不够。怎么将普罗大众从低级的人格中解救出来,尝到他们追寻正义呢?关于这一点,他认为,正义的人在幸福层面上永远是自给自足的。
    幸福,是求正义的动机:这幸福是今生今世的幸福,而不是来生来世的某种福佑,也不是其他无中生有的某种快乐。
    不正义的人,即使位登显要功成名就,他内心深处也是不幸福的。正义的人即使在社会中遭谗受谤,甚至被迫害致死,也是幸福的。(好吧,柏拉图好可爱)
    2012-02-27 19:10:34 1人喜欢 回应
  • 第43页
    关于苏格拉底:
    他的生计是石匠,可能是受到作为一名合格而尽职的石匠的职业习惯的影响,他认为学习哲学知识如同学习一门技艺一样,是有其可以彼此类推之处的。
    可能认为善是一门技术,也就是善于行善。......
    没有一本叫做行善指南的书来叫你如何行善,比如什么帮助朋友、伤害敌人、有债要还,避免放纵等,但是行善确实如打铁、雕刻石头一样,需要不断练习,这样才能技艺熟稔,直至熟练到行善成为第二天性。
    据传苏格拉底很好玩。明明很喜欢诘问那些他看不顺眼的人,比如出名的辩士、政客,或者出名的大言欺人之徒,却出言必称”请有以教我“,然后将他们逼入死角,不得不承认自己看法荒谬。这种做法固然够爽,但是也很惹人嫌,或许也是最后他终被审判并处死的诱因之一。
    在国家分裂的问题上,柏拉图认同亚里士多德:政治不安定的原因是统治集团不团结。同时,他又提供了一个妙方:政治稳定的而理想法子,是上位者团结而在下者分裂,或者说是不团结。或许他是这个意思:如果被统治者不能拧成一股绳,而是成天吵来打去,那么他们对国家的分裂就不能造成任何威胁。
    2012-02-27 19:25:30 1人喜欢 回应
  • 第49页
    柏拉图力主真知始于善的形式。
    形式在经验世界中,借成群表象而外显,让这些表象附着,犹如灵魂借肉体存在于日常世界,必须忍受肉体的粗糙,那具将它摆进不完美的人类社会的肉体。
    正义有自己的形式,这形式如同别的所有形式,惟有在善的形式将其灿烂的光投在它上面时,才能被察觉。因此,哲学家统治者必须臻至这最高的知识形式,才能谈得上知道他们所为何事,也就是为国家保全正义。你得先看清正义为何物,才能维护它。
    2012-02-28 22:42:58 1人喜欢 回应
  • 第55页
    理想国是什么样子的?
    绝大多数社会中,我们需要法律来约束人民,规定什么事情不容许做,做了之后会有怎样的后果。但是理想国中是没有法律制度的。那么如此一来,人民该怎么行事呢?柏拉图说,模仿。正因为没有法律,臣民们不知何所为何所不能为,因此只能模仿等级较高的人的行为,比如统治者——卫士及其助手。就像一个人到了异乡,为了行事正确,最好的办法是模仿当地人。卫士自然是正义的,操行高尚,值得被模仿。
    但是如果没有法律,那么卫士们该如何处事?没有明文规定的赏罚方法,没有量刑依据。柏拉图说,这也好办。卫士在做一件事情之前,会思考其他的卫士遇到这件事情会怎么做?也就是说,他思考的角度是他这一整个阶层,而不是根据个人的喜好憎恶来处事。这么说似乎也合情合理。
    但是最基本的问题是,卫士该如何产生?像总统、首相一样经由选举?不是的。这个国家的人民,从一生下来开始就接受教育,由浅而深,经过文学、艺术、算术、哲学等方面的训练,层层淘汰选拔之后,最后的“最正义的”那批人,就可以作为卫士来组成统治阶层。
    我想柏拉图或许忽视了人性中恶的成分,也可能是因为他对自己的那套训练措施过于自信。他认为,经过这些训练,犯罪是不可能出现的。事实上没有,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根据一个神话设计了一种国家宗教。这个神话的大概意思是,人类都是同一位母亲的子女,这位高贵的母亲产生了金质、银质以及铜质的人,柏拉图为理想国划分的三个阶层与之各为对应。如果躐等而为,做出僭越之举,就是渎神。
    但是在这里,柏拉图好像又不那么自信,或者说是自相矛盾。一方面,他相信经过长期而严格的训练,所有的人都能够彻底认识到
    善的形式
    ,都能够行正义之事。但是他又觉得这套训练方法不那么可靠,于是转而求助于宗教,另加一中约束措施。
    与大多数希腊人一样,柏拉图认为一个人没有宗教,即落完整的人一乘,就如一个城市没有其公民认可的宗教,即称不上完整的城市。
    但是这样的宗教,谈得上是可以
    当真的宗教
    吗?基督徒相信他们的宗教是可以当真的,原因是基督教
    在神学上市连贯的,有证据基础,因而能为理性的人所认同。
    但是这三样古希腊宗教无一具备。这个宗教说白了,
    只是公共遵守之物,而不是信徒内在的皈依。
    2012-02-29 11:06:41 2人喜欢 回应
  • 第83页
    智慧是在永远多变的世界里做决策的智慧,所处理的问题需要对事情有根本的掌握,也需要对当下情势的掌握。
    2012-03-05 21:10:21 1人喜欢 回应
  • 第83页
    所谓一个人的政治理念,无非是个人的地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社会管理者或者说是服务者该如何推举,之后社会又该如何管理.......等等。
    对于以上问题,亚里士多德同学的回答如下:
    首先是世间万事万物的一个总的原则:自然。
    自然将人与动物、男与女、孩子与成人区分的非常清楚。因此,
    万物都有其自然的位置。
    这个位置上的区别,可以表现在,有些人血统高贵、睿智富有,因此适合作为主人;另一些人,或困窘不堪,或愚钝懒惰,因此适合作为奴隶。他们都应该谨遵自然的分类,安分守己地呆在自己的位置上,不可躐等僭越。这种说法因该会招致自由主义者的猛烈抨击。实际上,单是从这一点看的话,亚里士多德确实不是那么明智。更何况他的论证过程本身就值得商榷。他说,人活着,不就是为了能有闲暇从事美德之行,提僧自我修养么?那么他就不应该为日常生计所困,而应该把这些琐碎、下等的事情交给奴隶们去做。这就是奴隶存在的意义。这个原则性的问题已然得到了解决。那么,该如何区分谁当主人谁当奴隶呢?这只是个技术性的东西,那就更不在话下了。问题在于,如果将这两个问题的次序颠倒一下,那么这种立论还有意义吗?这个一个致命伤。
    其次,目的优先论。个人、团体乃至城邦的行止进退都应该依据其目的来指导。人不是为了吃饭而吃饭,而是为了活着。城邦的存在不是为了公众的生活富足,而是为了更美好的生活(?)。
    2012-03-05 21:49:42 1人喜欢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

队长别开枪是我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36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