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果 (1)

  • 第208页
    如果说俄国文学的迷人之处,是哪怕最卑微的小人物,在饭桌边一坐,就可以谈灵魂,那么日本文学的迷人之处就是,作为温暖感情集散地的饭桌,本身即是灵魂。——摘自原文

西方那一块土 (1)

  • 第90页
    亚里士多德对此有充分的论述,他说,人类有三种政治制度,第一种是一个人的统治,第二种是少数人的统治,第三种是多数人的统治。一个人的统治分成好的和坏的,好的叫“君主制”,坏的叫“暴君制”:君主制是英明君主...

毫无必要的热情 (2)

  • 第174页
    骑自行车去邮局,一个长坡放下去,头发吹起来。刚觉得这一幕像电影,迅速撤出来,我不信任陶醉。有一天傍晚,在路上走,走着走着跑起来了。觉得生命太好了。也还是陶醉。
  • 第34页
    二十几岁的时候,一个人住过很长时间,工作也没有,白天黑夜连成一片,那轻飘混沌的迷幻错乱之感,在记忆里非常深刻,像是后来一切的保障——实在不行就回去。这样想多了,就有些美化,忘了那里面的滞涩艰难,举轻若...

留德十年 (1)

  • 第195页
    四十年代中叶的香港同今天的香港,有相同的地方,就是地少人多,但是不相同的地方却一目了然:那时的香港颇有点土气,没有一点文化的气息,找一个书店都异常困难。走在那几条大街上,街上的行人摩肩接踵,熙熙攘攘。...

巴黎文学地图 (1)

  • 第172页
    看着眼下的巴黎,很难想象她以前的样子。 时光若倒回十七世纪,你会看见只有今日一半不到的巴黎城区,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那时,东起巴士底广场(那时还是监狱),北经共和广场(那时还是个叫做水堡的小广场...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