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拍走对《历史在你我身边》的笔记(6)

拍拍走
拍拍走 (最近啥书也没看 毫无成就感)

读过 历史在你我身边

历史在你我身边
  • 书名: 历史在你我身边
  • 作者: 林达
  • 页数: 366
  •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 出版年: 2014-9
  • 第38页
           所谓正常社会,只是以最大限度保障个人自由。社会文明进程,只是以法律逐渐限定个人自由不损害他人自由。外力强势侵入个人空间,社会必然反弹要求回归,这是人为制造的冲突。一个超政治化的社会必定是异化的社会;唯有向常态社会复归,张力才会随之消失,这是人类追求自由的共同天性使然。
    2015-05-27 13:07:43 回应
  • 第43页
          我们要理解今天的中国社会,它的种种独特表现、它的思路、它发生的事件、它上中下各层的反应,都离不开去了解和理解那一代人,他们是封闭环境中、封闭教育下、“文革”颠倒年代的产物。今天,他们是父亲、母亲和教师,他们还可能是为数不少的官员甚至高层官员,他们是今天整个中国的后中年和老年人。他们对今天的中国仍然有一顶的塑造力。
    2015-05-27 13:12:01 回应
  • 第110页
            直到有一天,我再次回想那次“条顿剑”经历,突然感受到历史隔膜的强大。当时我已经从书本上熟读那些历史,但是,对于二战和内战,我还是有时空上极其遥远的感觉。那天令我惊讶的是,我突然想到,他们事实上距离我并不遥远。原子弹在广岛爆炸,是我出生前七年的事情;而国共决战和国民党退出大陆,距离我出生只有三年。可是,我对于那个时代的距离感,远远超过实际的时间距离,其实很自然:历史场景的清晰了解及准确感受,和事件与自己相距的时间长度无关,而是与是否有亲身感受有关。“文革”对于经历的这一代人,哪怕相隔半个世纪,仍如在眼前。而对于完全没有经历过的人们,哪怕仔细阅读了“文革”记录,印象也总是相对抽象、模糊甚至感觉是不可思议的,哪怕他们只是在“文革”结束那年出生,几乎没有什么时间上的距离。而当年红卫兵的后代,看着今天自己的父亲母亲祖父祖母,自然完全无法真实想象,他们当年在另一种装束中可能的威风和生死予夺的权利。在亲历者与非亲历者之间,有一条天然的鸿沟。
    也就是说,即便用尽一切手段来为国家和民族保留及传承记忆,效果都可能会大打折扣,更不要说他还如此缺乏细节的记录。怅悔道歉是经历者的个人心理活动,而记录细节是历史传承。也就是说,即便所有该道歉的都道歉了,假如不重视和鼓励历史细节的记录,那么,“文革”的教训依然不会被这个民族的后代了解和记取,它依然会随着亲历者消失在历史烟云中。
    2015-05-31 15:15:49 回应
  • 第112页
           中国历史上如此重大的一个事件,目前依然不仅缺乏大量的细节记录,也缺乏制度上的检讨。
    2015-05-31 15:26:49 回应
  • 第112页
           如此之多的青少年长期在斗争哲学的教育之下,暴力行为往往被认为是进行“革命”,又突然被赋予超越法律的一切权利,受到鼓励去“实践革命”;如此多的民众突然摧毁自己的文物珍品、祖先陵墓、宗祠庙宇,摧残自己的家庭、教师继而自相残杀;这些难道不是当至高无上的权威踢掉法律、拔掉最后制约的瓶塞后,一切内心的恶魔夺瓶颈而出的原因吗?而当权威逝去,一切却又在可以预料的那一个转折点开始逆转。如此,国民行为的更改,都在这政治巨手一放一收的操纵之间。
    所谓民族性,是同样的问题。为什么今天的德国人不再是纳粹时期的德国人?德国反省纳粹,主要是依靠制度层面对纳粹的彻底颠覆、对大屠杀主要责任者的刑事追究,在立法中确立纳粹为非法,加上教育制度的彻底更新,在历史教育中不但不避讳历史罪行,反而强调本民族的历史教训,所以,今天德国人的个人反省是建立在坚实基础之上的个人行为,同时也是民族的行为。这样的怅悔和反省,可以相信是牢固的,也是能够避免重蹈覆辙的。
    2015-05-31 15:46:07 回应
  • 第293页
          读贵格的历史,就像读阿米绪一样,会感受一种人类精神活动的奇妙。
    人的天性中有放纵、自私、趋利的倾向,极端的时候会侵犯伤害他人,会引出暴力甚至战争。人也有虚荣、自我放大的倾向,投入社会政治的目的有时会夹杂追求个人价值的实现以及对荣耀的追求。可是,人类也有另一面,寻求谦卑中的反省,试图认识和了解自己的弱点,试着给自己一个刹车装置。在信仰世界中,改变世界的第一步,是提升自我,完善家庭。自己内修为良善之辈,扩大至推动社会向善行走,己所欲,施予人。社会是有个人组合而成的。
    2015-06-07 00:08:58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