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拍走对《在鲸腹中》的笔记(10)

拍拍走
拍拍走 (最近啥书也没看 毫无成就感)

读过 在鲸腹中

在鲸腹中
  • 书名: 在鲸腹中
  • 作者: [英] 乔治·奥威尔
  • 副标题: 天下大师·奥威尔作品
  • 页数: 256
  • 出版社: 北京燕山出版社
  • 出版年: 2015-4-1
  • 第23页
           如果你主要是想做一个作家,那么,在我们的社会里,你是一个受到容忍,但不受到鼓励的动物,很像一只家燕——你如果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地位的话你就会顺利一些。
    2015-10-13 09:16:24 回应
  • 第66页
           狄更斯从来不写农业,却没完没了地写吃的食物,这不仅仅是巧合。他是个伦敦佬,而伦敦是地球的中心,就像肚皮是人体的中心一样。这是座消费者的城市,是极其文明但不怎么有用的一种人的城市。你在审视狄更斯作品的表层以下的情况的时候,有一件事情会使你特别注意,那就是,作为十九世纪的小说家,他是相当无知的。他很少了解事情的实际情况。
    2015-10-13 09:20:43 回应
  • 第66页
          狄更斯对“下层生活”有极其生动的几笔描绘,例如,欠债人监狱里的生活,而且他也是个流行小说家,能够写普通人。但十九世纪的代表性英国小说家都是这样。他们在自己生活的世界中十分从容自如,而如今的作家却十分与世隔绝,典型的现代小说都是写小说家自己的小说。例如,甚至乔伊斯做了十来年的耐心努力要接触“普通人”,结果他的“普通人”最后却是个犹太人,而且是文化修养比较高的。狄更斯至少没有这种问题。他在介绍普通的动机即爱情、野心、贪婪、报复等时毫无困难。不过,令人注意的是,他没有写到的却是“工作”。
    在狄更斯的小说里,任何带有工作性质的事情都是在后台发生的。他的主人公中唯一有个说的过去的职业的是大卫·科菲波尔,他先是个速记员,后来是个小说家,像狄更斯自己那样。至于其他大多数主人公,他们如何挣钱养活自己大部分是隐在幕后。例如,匹普到埃及“去做生意”,但是他没有告诉我们做的是什么生意,而且,匹普的工作生活只占了书中半页的篇幅。克莱纳姆在中国做没有具体说明的生意,后来又同倒伊斯一起做另一桩没有具体说明的生意。马丁·朱兹尔维特是个建筑师,但是似乎没有很多时间从事业务。他们的曲折遭遇无一是与他们的工作直接有关的。在这里,狄更斯与——比如——特罗洛普的对比是十分惊人的。其中一个原因,毫无疑问,是狄更斯对他的人物所从事的职业所知甚少。
    2015-10-13 09:33:34 回应
  • 第68页
           狄更斯是用极其生动的眼光来看人的,但总是在私生活中看他们,作为“人物”,而不是作为社会功能成员;这就是说,他是静止地来看他们的。
    2015-10-13 09:35:42 回应
  • 第68页
            狄更斯曾经描写过的东西,你是一辈子也不会忘的,总是看到它。但是,在某种意义上,他的视觉描述的具体也说明了他所欠缺的是什么。因为,那毕竟是不经心的旁观者总看到的东西——外表现象、非功能性现象,事物的表面。真正牵涉到风景中的人是不会看到风景的。尽管狄更斯能够出色的描写外表,但他并不常常描写过程。他成功的留在你的记忆中的生动画面几乎总是在闲暇的时刻看到的东西的画面,在乡下旅馆的咖啡室里,或者透过马车的车窗;他所注意到的那种东西是旅馆招牌、铜门环、漆水壶、店铺和私人住宅的内部装饰、衣服、脸庞,尤其是食物。一切东西是从消费者的角度去看的。他写到科克镇时,他能够只用几段文字营造出兰开夏一个小镇的气氛,正如一个稍为厌倦的南方来客所看到的那种气氛。“它有一条黑色的水沟贯穿其中,还有一条被气味不好闻的颜料染成紫色的河,大批大批的建筑物,窗户成天响着震颤着,蒸汽机的活塞单调地一上一下工作着,像一头处在悲哀的疯癫状态中的大象的头部一样。”狄更斯对纺织厂的机械运作的了解就到此为止。换了一个工程师,或者棉花中间商,就会有不同的看法;但是,话得说回来,他们无论是谁都不会有那种什么大象头部的印象主义笔法了。
    2015-10-13 09:46:58 回应
  • 第71页
    他对未来表现出很少的常识。当他谈到人类进步时,常常是说道德的进步——人能变得好一些;他大概绝不会承认,人只是在技术发展让他们变得好一些才会好一些。
    2015-10-13 09:49:22 回应
  • 第73页
    “小康生活”“足够温饱”“不愁衣食”或者“生活优裕”——这些常见的话足以告诉你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中等资产阶级怀的是什么样的奇怪和空虚的梦想。这是一个完全游手好闲的梦想。
    2015-10-13 09:51:58 回应
  • 第76页
    每一个作家,特别是每一个小说家,都有一个“寓意”,不管他承认不承认,而且他的作品中的最细微的细节都受到这个“寓意”的影响。所有艺术都是宣传。
    2015-10-13 09:53:43 回应
  • 第78页
    无法模仿的东西是他的创造力的丰富,这不完全是创造人物,更不是创造“情景”,而是创造词语的变化和具体的细节。狄更斯写作的突出的、没有疑问的标志就是不必要的详尽。
    2015-10-13 09:55:35 回应
  • 第173页
    只不过法西斯的政治宣传总是声称,要为正义而战,但叶芝是位诗人,本来一眼就能看穿法西斯意味着非正义性,可他却为这种非正义性欢呼雀跃。
    2015-10-14 22:22:53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