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拍走对《阅读亚洲当代建筑》的笔记(2)

拍拍走
拍拍走 (最近啥书也没看 毫无成就感)

读过 阅读亚洲当代建筑

阅读亚洲当代建筑
  • 书名: 阅读亚洲当代建筑
  • 作者: 阮庆岳
  • 页数: 238
  • 出版社: 中国青年出版社
  • 出版年: 2011-9
  • 第79页
    完整的建筑,应该经由内在的秩序,自然而然地展现出其外在的形式。也就是说,没有真正建立起其内在秩序的建筑,是无法真正在外观上展现出其秩序来的;而具有完整内在秩序的建筑,自然会展现出合情合理的外观,因此出现了不需要刻意强调外在的视觉秩序性了。
    2013-08-07 21:05:13 回应
  • 第103页
    建筑与权力的关系错综复杂。但是显而易见的是,与权力关系越近的建筑,例如政治性的宫殿官府、宗教性的教堂庙宇,或是文化性的博物馆,在外观上越容易辨识。也就是说,权力性越强,建筑物外在的标记与符号越清晰,外观的轮廓也越倾向于刚硬与坚强。似乎想借由固定不变的形式,来强化人们对其拥有权力的认知。相反,与权力关系疏远的建筑,例如乡间的平凡民居,就显得柔软、易变,也没有刻意呈现出某种固定的姿态与符号。因此,一般来说,远离权力的民居住宅,反而可以随着时间与使用性质的变化,不断地做出自我调整,以符合使用者当时真正的需求,也可以历久弥新、与时俱进。
    天地万物也是如此。一切都随着宇宙的大变化,来做各自的微观调整,例如春夏秋冬、生老病死,都清楚的显示变化才是常态,也暗示了僵硬与固态乃非常态,柔软与应变才是真正的生命之道。
    然而不可避免的是,建筑同时也是某种财富与阶级的代表物。这种现象本来自古即有,只是近代更显严重。满足了遮风避雨的需求之余,人类逐渐想透过建筑的外在形貌,来传达自己的社会阶级性,或彰显自身与他者的差异性,这样的历史演化趋势,使得民居免不了要扮演权力的角色,并且必须刻意凸显自我的存在。
    目前的建筑仍然很难脱离与权力的因果共生的外在结构关系,但是也许我们可以先思考其自我存在与自我定位的问题。也就是说,建筑需要自我吗?建筑必须有明确的态度吗?我个人觉得,建筑其实反映了一个人的生命观,因此必须“有我”,也就是必须有清晰的自我认知。然而,“有”通常就等同于具体化与固态化,也暗示着僵化与一成不变,并可能会导致终极的灭绝;可是“无”又暗示着对世界的消极不介入,作为天生就有入世性格的建筑,也难具有这样清高的出世个性。
    中国文人在处理这样的问题时,通常会将内与外分开。他们知道现实宇宙的繁复、多变,因此懂得维持自己外在的柔软、谦和,以某种“无我”的态度,与世界和谐共处。可是同时,他们又会坚持“有我”的坚定原则。建筑其实也可以这样。与外在现实互动时,它应该保证自己的可变性与协调性,以适应不同时代不同使用者的需求;与此同时,在建筑的内里,却依旧应当坚持自我的价值信仰,完全不被时空所左右。也就是说,我们应该以儒家“外圆内方”的入世哲学,来面对本就极度入世的建筑。
    2013-08-07 21:53:47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