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对《盲刺客》的笔记(4)

S.R.
S.R.

读过 盲刺客

盲刺客
  • 书名: 盲刺客
  • 作者: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 页数: 625 页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年: 2003-12-1
  • 第206页 钮扣厂野餐会
    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像是一封信——投在此地,又在彼地被取走。然而,我却是一封没有收信人姓名的信。
    引自 钮扣厂野餐会

    这个章节的回忆部分,进展到了姐妹俩与亚历克斯的第一次见面。而上面摘录的则是章节前部,年老艾丽丝视角的,自述。

    2014-03-02 20:38:43 回应
  • 第259页 阁楼
    照顾亚历克斯的事一时把我和劳拉前所未有地紧紧联系在一起。他是我们深感不安的秘密,又是我们俩的一大善举——一件我们俩终于可以一起做的事。我们是两个助人为乐的小善人,把一个男人从水火之中救上来。我们俩就像圣母马利亚和她姐姐玛莎一样,照料基督——噢,不是基督,就连劳拉也不敢把亚历克斯比做基督。不过。我们俩扮演的两个不同角色却是显而易见的。我扮演玛莎,忙着干杂活;劳拉扮演马利亚,对亚历克斯顶礼膜拜。(男人宁愿要什么?是火腿鸡蛋,还是崇拜?有时是前者,有时又是后者,这要取决于他饿不饿了。)
    引自 阁楼
    2014-05-14 23:01:30 回应
  • 第339页 扁行李箱
    描写真实的唯一方法是:假设你所写的东西永远没有人会读到。不仅别人读不到,甚至你自己后来也读不到了。否则,你便开始原谅自己。你一定要把写作看成是从右手食指流出长长的墨迹,而左手在不断地把它擦去。
    引自 扁行李箱
    2014-05-14 23:04:03 回应
  • 第372页 蛋壳色的帽子
    现在我安顿下来,并开始生自己的气。或者说,不是气自己,而是气自己的身体不争气。身体是个自大狂,它吵吵嚷嚷表达自己的需要,用蒙骗的手段把它肮脏和危险的欲望强加给我们,而它最后的一招就是自己消失。正当你需要它的时候,正当你能够用胳膊和腿的时候,它偏偏有别的事情要做。它畏缩不前,它垮下来;它像雪一样化去,留不下多少痕迹。两块煤、一个旧帽子,还有用鹅卵石嵌出来的笑脸——这就可以造就一个雪人。不过,它的骨头是由干柴做成的,容易折断。 这简直是对我们的一种侮辱。膝盖无力、关节炎、静脉曲张、虚弱、不体面——这些都不是我自己的,我们从来没想要过,也从来没承认过。在我们内心,我们还保持着完美的形象——还处在最佳年龄和最佳状态;永远不会尴尬地一只脚踏出汽车,另一只脚还留在车内;也不会剔牙,或耷拉着脑袋,或碰破鼻子或屁股。如果我们光着身子斜倚着,还能朦胧地看到自己身体的优美曲线,就像那些电影明星摆的姿势一样。他们就是我们年轻时候的样子,但青春会像神话一样稍纵即逝。 劳拉小时候常常问道:如果在天上,那我现在是几岁?
    引自 蛋壳色的帽子
    2014-05-14 23:12:52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