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多松鼠对《女儿》的笔记(7)

N多松鼠
N多松鼠 (疲惫生活的英雄梦想!)

读过 女儿

女儿
  • 书名: 女儿
  • 作者: 骆以军
  • 页数: 628
  •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4-11
  • 第4页
    主要是,我的意识,在蜂巢状愈缩愈小的这座城市一隅,想四面八方惶恐地投石问路,从不同的他人的眼中所折射出来的“这个我”,常让我感受不到自己是个已有一欧巴桑老女儿的老人了。
    引自第4页
    2015-10-10 14:54:39 回应
  • 第43页
    我曾读到本雅明说,马克思写《资本论》时,资本主义才在初期,他其实无从看到如今我们置身其中,这个铺天盖地的世界。等于马克思写的书预演了后来一百年资本主义发达的全景时光,或者如德勒兹有一次说,莫奈晚年为何一直重复画睡莲,其实并非一般人所说的“重复”,其实是莫奈的第一幅画,就已经把他这一生全部的画,预演、浓缩在其中了。
    引自第43页
    2015-10-13 09:59:14 回应
  • 第48页
    这一切,在我记忆中所有事物像日食,眼前所见的街道、树木,建筑从它们门洞里看进去的走廊,所有带着恍惚笑脸的人,全像一脚踩进一软绵绵的沼泽烂泥,你以为不过就是枚较深陷的脚印吧?却奇幻地启动某个类似游乐场所有巨大机具电路的总控制阀,整个包围住我们的这一切,都被像翻剥成它内里的海参,或翻成反面的袜子,从原本在光天化日之下的世界,“溃缩”,不,被翻进它反面的那个暗影的世界。
    引自第48页
    2015-10-13 10:41:03 回应
  • 第66页
    似乎人类文明摊开的卷轴画,那已像是设计程序上的缺陷凹洞——女人,只要两个一美一丑的女人,一起放置在同一场景:亭台楼阁的后花园、妓院、高中女校的宿舍、小学教室、修道院、武侠小说里的峨眉派的大师姐小师妹、电影片场摄影棚旁的化妆间,甚至深陷上界凤冠霞帔的女神们——几乎没有例外,会有一粒埋藏在最深处的胶囊,那胶囊若一捏破,喷洒流出的毒汁酸液,会把一切女人这种动物在文明创造上,如刺绣细细缀缝的美丽发光图案,全灼烧、腐蚀成惨不忍睹,如炮火轰过的危墙上,霰弹密布的恐怖黑窟窿。
    引自第66页
    2015-10-13 15:47:51 回应
  • 第99页
    他心里对宙斯说:一旦你替他或她或它命名,就进入人格神的有感时间,会因失去而疼痛,会因遗弃而罪愆,会因无垠宇宙中本来不值一晒的成住坏空,而心生违逆古老无数智者早已透彻其无常的执念和傲慢。
    引自第99页
    2015-10-15 09:25:22 回应
  • 第103页
    一如只要你活着,死亡就永远是一只种邀请。遗弃者会说:原谅我不得不将你遗弃。因为我必须将我的时间,像离析机从和你混在一起,分不出彼此的时间综合果菜汁里甩离出来啊。首先,“原谅”也是人类的发明。遗弃者会说:这是作为人类,从演化漫长的时间之河,那神秘的一刻,当他直立而起,眼睛因此拉高到眺望远方的位置,并且他的大脑因脊椎拉直后置且放进一较宽敞的勺壳里,他必须渴望换算、整理更庞大复杂的信息。因此他更渴望往未知旅途迈步而去,以盘织更多关于“我”的记忆。 但这终究是个有缺陷的设计(我们假设有造物者吧):眼睛所看到的,大脑所记忆的,支撑着幻觉寂静播放的只为了让“生命”给予足够时光展福(以追忆、思索、感慨、憾悔)的身躯:骨骼、心脏如帮浦让血液循环、肺的网络、肝、肾的滤析,从嘴(牙、舌)开始整套胃、十二指肠、大肠的近视消化管……它终究维持七八十年以对抗那“曾经目睹、记下的”如烛焰熄灭于时间幻觉之前的永恒的黯黑。
    引自第103页

    通篇各种概念拓展长句段落,将一切打碎重组。生命体七八十年的累计经历记忆,只为最后赴死亡的邀请宴。

    2015-10-15 09:44:11 回应
  • 第128页
    那个从未来跑回来的他自己(那个老头)说:“我的记忆混乱而模糊,像在黑褐色咖啡中晕开的那一勺奶精,因为,三十年前的这个你拥有全部的可能性。你的一个念头、决定,强烈情感,或现在开始发生的任一件重大的事,在我这里,我就‘想起来了’。”
    引自第128页

    这就像《无姓之人》电影里,老人回忆自己的平生,各种可能性的延展,在一次次催眠中不断衍生,时间分叉出各种可能。

    2015-10-15 10:11:02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