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对《潘雨廷先生谈话录》的笔记(1)

四平
四平 (此生可是无仙骨,石火光中闹不休)

读过 潘雨廷先生谈话录

潘雨廷先生谈话录
  • 书名: 潘雨廷先生谈话录
  • 作者: 张文江 记述
  • 页数: 454
  • 出版社: 复旦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2-2
  • 全书

    众生有烦恼障,菩萨无烦恼障,有知识障,回向可去除知识障。回向的方法是哪里来的就回向哪里。

    锻炼身体不是要身体好,如果那样当然太局限,而是在锻炼中可得到一样东西,这样东西你身体再差也没有关系。王重阳收了马钰、丘处机等七个弟子,本人只活五十余岁就死了,可见与寿命是无关的。

    昔程子春从皇帝游,皇帝折柳枝,程子谏止。折柳枝自然无关系,但是折了伤春之生气,不合时宜。

    现代西方语言哲学,对形而上学等问题,上帝有无之类,属语言游戏,不谈的,犹佛教所谓戏论。

    我谓:孔门弟子个个都修业,惟颜子进德而未见修业,庄子见天下不可为而不修业,故两人最相应。

    颜子不违如愚,《易传》吉人之辞寡,乃知言境界。

    孔子晚年学《易》,当然不是第一次看到易书,而是进入《易》里面读了。孔子有意不成体系,凡自以为要成体系者必完结。

    如果想通关键问题,思想一定超时代,故在此时代中一定是“勿用”的。

    永远有时讳的。中国人能想出缺笔之法,真是妙透。

    你现在还没有资格说某一家好某一家不好。这样自己的德就不全,而且他们的好处你也不会吸收到。

    坐享其成就完结了。夏天万物繁盛,景象极好,但是不期夏至一阴生。《金刚经》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全在于节节支解(庖丁解牛),均不见我,极其精微。

    中国在清以后衰落,因为清没带来新的东西,完全向中国文化投降,故无再振之力。

    问:严群属于中国的知识阶层,我敬佩他学问的纯粹。似乎有一现象,真正的学者只在专业范围内知名,而全社会最知名的往往是二流学者。先生言:永远是这样。

    存而不论不是没有。论,确定的客观事实,自然科学,不存在是非。议,合入主观判断。现在一般人都在辩。

    真正的《易经》到后来文字没有了,完全以卦象,最后卦象也化入时空,方可称“洁净精微”四字。

    因提及宾师之位,说先生在为国家读书。先生言:不对,我在为人类读书。

    真正学问必出生入死而得,我个人固不必谈,一个国家也是如此,如我国经过文化革命大折腾,方有如今较为明智的政策。越是得来艰险,学问越好。以宗教而论,前有无穷世之折腾,此世方获得成就。

    胎息即空间化掉了,故时间世界全然不同。

    纯阳纯阴之纯可贵,因其周流六虚是不会变的,稍杂一点就滞,位就显。

    要四面困境,人确实无所施其力时去问它,它会指示给你一条出路,一定准。一般的事情,如归还房子,我完全用正常手续去催。快就快,慢就慢,不肯用卜筮,卜也不会准,准也没有用。

    中国和西洋似乎不同。西洋人包括弗洛伊德,知道一点点的就讲出来,于是后来马上有人否定它,根据时代变化而变化,社会进步快。中国人知道一点点东西,勿用,积在里面,过一会自己否定,再进步,于是个人进步快,往往超时代。由是个人与社会发展有不同数量级。

    魏晋玄学后来给佛教全部吃掉,一败涂地,为什么?因其虽然高妙,终属世间法,不可能解决问题。佛教、道教均有其直接的实际东西,故不可能被毁。

    我们两个人在此说话,全世界均共此一时间,但我们两个人亦有自己的时间。此时间是一是异,此动量与坐标不可能测准。

    如心能外物,物就不在外了。

    无为,一切自然而然。庄子“役物而不役于物”(控制万物,不为万物所控制),而一般认为:一、物越多越好;二、要求万物有一定的形状。

    心安理得睡在最大的一间房子里,此为庄子之至乐。没有想通到这个境界,去学,最没有用。庄子是不能学的,到此时,如果你想哭,就哭一场。且不说此,人有人的情感波动,悲伤经不起,能淡一点也好,一点点积聚到此。

    随便讲什么话,如果不知道,再好的东西,没有用。不好的东西,大家很喜欢,合了。比如我讲庄子,大家都知道此书,具体如何却不知道,所以都想听。学不知道的东西,要一点点积,以后还会有变化。

    老庄不能概括道教,道教概念比老庄大得多。

    人定胜天之定,是知止而后有定之定。

    今日的世界形势还不能算战国,还是春秋。联合国还在起作用。

    做学问就要“啪”两样绝对矛盾的东西合拢,鸡生蛋还是蛋生鸡,此矛盾似不可解,但最初就是不知怎样一来,“啪”合拢了。

    此之谓“上友古人”。哪里有古人,古人早就到身上来了,“古”哪里会过时。

    现代国内外家庭都在发生变化,家庭伦理方面,感情发出来,需要重新有一套东西。故于建立,中国过去的东西尚可起点作用,但一旦形成又完结了。熊先生本人极孝,又批以孝治天下。

    注重过程,结果在过程中。某人写东西写不好,我对他说:是过去成功的经验干扰了他,要注重体验现在。

    禅宗参公案,就是人背后有根线缚着,参透公案就是要把这根线斩断。

    因思:孔子见老子,叹“犹龙”,接舆见孔子,歌“凤兮”。此儒道阴阳之变,盖道主阳,儒主阴云。

    先生谈及生病或与写易学史泄天机过多有关,但坦然。

    时间要放长,时间扩大就是无常不来。时间、知识扩大到何种程度,在此程度内无常不来。

    血就是气,气就是血——气是血的流动。

    内视反听,他心通。

    问:所谓泄露天机之类还是不懂。如果讲的是真实情况,又在适当的场合讲,有什么错。先生言:是没有错。

    问:古往今来多少人不是泄露天机,老子不是泄露天机,释迦不是泄露天机?先生言:我指的不是这种情况,你未懂我意。

    果来一点点不能逃避,绝对不能逆,这是彻底的忍辱波罗蜜。释迦牟尼成道之日,尚有树枝打下来,刺破手,已预知之,但不逃避,报尽方成道。此故事固为后人所编,但其理可取。菩萨畏因,众生畏果,菩萨是过去全部解决掉的,从现在开始为将来种因,于此步步小心。

    孔子是划时代的人物,极平凡而极伟大,否则中国的学问全部散失在各国。其要在礼乐(《诗》、《书》),《易》在礼中,《春秋》之学后来出于弟子。

    西洋学问不足在认识自己,认识自己孔老皆有成就,而《易》尚在此之上。

    过去谈学问,喜欢清净。现在自热而然地觉得小孩(指思思)在旁边玩,一点都无妨碍,照样谈极深的内容。(同时照顾孩子,孩子在捣乱)这不是浪费时间,这就是时间。

    《左传》开始时卜士地位崇高,结束时卜筮者已成帝王之弄臣。

    马克思提出共产主义,是针对十九世纪资本主义而言,但后来资本主义的情况也已经变化了。

    道教基本是《易》、《老》。《易》给儒家抢去了,《老》则由道教变成道家,如此拆碎下来,道教还能剩下什么。

    人类智慧有限,现在全集中到自然科学上去了,社会科学远远落后,这种弊病必将有长期的后果。且社会科学方面有限的精力集中于小说,这就更偏了。中国长期以来的智慧全集中在社会科学方面,故这方面远比西方发达,但是自然科学相形落后。

    孔子好就好在对学生各人各讲,目的使学生自己有东西发出来,但是弊亦出于此。以后儒分为八,孔子真面目遂不可知矣。

    欧洲不能统一,就是因为拼音文字。中国这么大的地方能统一,就是因为方块汉字,且今出土的甲骨文亦基本能识。中国人如用拼音文字,广东人和北京人拼出来就不一样。不同地方的人发音器官不同,即使统一了,过两代也必然变化。

    现在写东西都颠倒了过来,为了发表而写。仅看到一点点东西,就推想整体如此,整体怎么可能如此。

    今文为齐学,古文为鲁学,汲冢书为三晋,秦西面有甲骨。秦灭三晋学,与齐交,遂有焚书之举。今本汲冢书,当与《路史》合观。

    那天你来听气功,摔了一跤,听这类东西要付代价的。

    面上的点是无穷的,永远不会穷尽,故只能是举例。

    二十几岁的时候,读了近十种《易经》,自以为有点懂《易经》了。看到各种书的注解都不同,就去问唐(文治)先生,哪一种对,自以为这个问题够深刻了。你知道唐先生如何回答?他不回答,要你再看几十种《易经》。你没有回答嘛,我对老师是敬重的,但心里总觉得没有回答问题。后来再读几十种《易经》,好,懂了,知道这个问题是没有答案的,各种解释有各种不同的角度。唐先生这一指示,我终身受用。这才是真正的老师。其他此类事还多。

    能自己找出没有答案的答案,能找出没有答案的问题,程度就高了。

    桌上有一个苹果一个生梨,人们的问题往往是这是两个苹果还是两个生梨,这问题本身不对。但人们却往往如此。

    考试还不能完全废除。我当年读的是教育,考试是不好的办法中最好的办法。

    元亨着重元,亨以后,有利有不利,然后守着元,叫作贞。乾元不言所利,坤元有所利。无所不利,也无所利,把利化掉了,故大,又回归元。春秋是变化的,冬夏是绝对的。

    传道不入六耳,你听和他听完全两样,此之谓泄露天机。

    马克思全部针对资本主义,但不知道资本主义还有自我调节、改善的功能。

    能知活的东西,再古也是现在,否则昨天已成过去。“法先王”与“法后王”之争是不通的。

    有中人以上之智者,常常仍有中人以下之习气,佛教所谓无始以来所积,故非加增上缘不可。

    一部书的传与不传,有许多妙不可言的触机。有时一部书失传了,只留下几句话,后人据此信息回复这部书的内容,反而比读这部书还好。

    子张传《书》,故孔子告以百世可知之道。曾子、子游批评其不仁,实为“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自然规律就是法执。牛顿三定律也是法执,故被爱因斯坦破去,爱因斯坦的四维时空连续区也是法执。《金刚经》云:“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又云:“无法相,亦无非法相。”

    乾为志于道,坤为据于德。自己没有德去体味,道就不显出来。

    注意,研究学问不能说此对此错,只能说这个过程的结构这样,那个过程的结构那样。说对说错,你还是有个体。

    避讳是入世法,不要看轻入世法,入世法也就是出世法。

    有神论我不同意,但不可以无神论为先入之见,否则学问不会提高。无神论之弊与有神论同。

    侠不敌情,《紫钗记》侠虽能主持正义,但最终未能偿霍小玉心愿。《牡丹亭》属儒家,用情来超生死。《黄粱梦》看破人生,人世间的荣华富贵只不过是黄粱一梦。道,把时间缩短了。《南柯梦》变化空间,写入蚂蚁世界,进一步看破一切生物,故世情一切可破,更深。侠不敌情,情不敌生死,生死逃不出两个道理,一个道,一个佛。

    有力量,诀会自己显出来,没有力量,诀写在那里也没有用。诀是没有的。

    信仰和研究我严格分清楚。我其实是极其信仰的,但信仰是不谈的。不能用宗教把自己限制住。

    再坏再坏的人,只要临终念三声佛号: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马上就有宇宙飞船(莲花)来接你。但这只是下品下生,而且速度不同。上品上生开得极快,一会儿就到,下品下生则必须过几亿年。他这个宇宙飞船是不到的,还是要等你业消了才到,所以还是一样的。但是有一点极重要,他一上飞船就是八地菩萨,要退转也退不转了,其他地方也无路可走,无论如何保证你到达目的地。

    有面壁旧年的基础,然后才可以谈“禅不在坐”。

    做宗教徒实际是依靠他力,不做宗教徒照样可以利用他力。认为完全可以依靠自力,那太狂了,人多么渺小。人一方面要有即身成佛的思想,一方面又应该而且必须依靠他力,他力其实也就是自力。

    《西游记》取经,孙悟空一个跟斗就可以翻过去。但是不行,还必须唐僧经历八十一难,一步一步走过去,所以顿悟和渐悟并不是两件事。

    没有顿悟,顿悟全从渐修中来。渐到哪儿,顿到那儿。渐中得着窍门,就顿了。天台山有拜经台,是顿了,但还是要你去拜,在重复中渐渐加深。

    诗无邪,邪就是遮遮盖盖。是怎样就是怎样,决计心里怎么想,嘴上怎么说。不能强作欢笑,无病呻吟。

    天命,是自然一切的变化,在变化中造成一种势。

    无政府主义我不大赞成,一定有领导和被领导,这是阴阳关系。

    大破大立(临济),痛快。是也是一棒,非也是一棒。棒——喝,喝得他不敢打。棒是破,喝是理论,你感觉到这个地方绝对正确,不给你棒,就是喝。

    宋捷言:东西方音乐不同,东方丝竹属木(如笛子等),西方属金(如交响乐)。

    佛号完全听声音,真言不讲意义。

    战争最大的原因是语言障碍,狗、猫到了美国,也不会像人那样不通。欧洲这么小,不能统一,皆因为拼音不同。中国好在文字在语言之外,方言基本打破,故维持长期统一。

    特异功能越原始越多,几万年前就有气功。

    西方科学重实验,一切事物须经解剖。中国似重抽象思维,不重实测。或即认为此系中国文化不科学的症结所在,且亦有人误认为抽象思维反优于实测,其实非其然。至于中国重视抽象思维,仍有其实测的基础。在实测的基础上,更须有巧妙的抽象思维,方能逐步创造人类的文明进化史。(《潘雨廷先生谈话录》)

    2018-08-21 19:07:15 回应

四平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291条 )

东周列国志
1
孟子与公孙丑
1
娑罗馆清言围炉夜话
1
四季花传书
1
孟子与滕文公、告子
1
浣花洗剑录(上下)
1
大圆满禅定休息简说
1
心灵能量
1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1
上師也喝酒?
1
西藏密教之父阿底峡尊者
1
阴阳师典藏合集
1
孔子和他的弟子们
1
残酷才是青春
1
八万四千问
1
金阁寺
1
旅途的脚印
1
天人五衰
1
晓寺
1
奔马
1
春雪
1
大圆满前行引导文
1
古典文教的现代新命
1
顾城哲思录
1
我们为何不幸福
1
倚天屠龙记(全四册)
1
罗念生译古希腊戏剧
1
孟子与尽心篇
1
《史记·太史公自序》讲记(外一篇)
1
荒漠甘泉(附黑门山路)
2
理想国
1
好逑传
1
老残游记
1
禅与生命的认知初讲
1
碧血洗银枪
1
封神演义
1
点灯的人
1
原本大学微言
1
漫谈中国文化
1
射雕英雄传(套装共4册)
1
做人的佛法
1
连城诀
1
生死场
1
侠客行(全二册)
1
雪山飞狐
1
飞狐外传(全二册)
1
太极拳与静坐
1
黄帝的人生观
1
孟子与万章
1
试炼你的信心
1
《南怀瑾-小言黄帝内经与生命科学》
1
南怀瑾:一代大师未远行
1
楞严大义今释
1
泰戈尔诗选
1
家书中的百年史
1
天龙八部(全五册)
1
有求
1
布施學毘耶娑問經附錄南懷瑾先生選講
1
溥杰自传
1
怀念父亲南怀瑾
1
庆祝无意义
1
列子臆说(上)
1
神曲
1
云深不知处
1
双峰禅话
1
普希金诗选
1
德兰修女传
1
薄伽梵歌
1
如何修证佛法
1
活着,为了什么?
1
道家、密宗与东方神秘学
1
云水禅心
1
空谷幽兰
1
雅典的少女
1
活得安详
1
金粟轩诗词楹联诗话(合编)
1
韦伯作品集Ⅻ: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1
青春的烦恼
1
生命的真相
1
我爱人像红红的玫瑰
1
夜莺与古瓮
1
廿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
1
释迦牟尼佛传
1
南怀瑾的最后100天
1
诗里特别有禅
1
知性改进论
1
血鹦鹉
1
不可言说的言说
1
生存神学与末世论
1
死论
1
星云法师释佛
1
让阳光自然播洒
1
悉达多
1
罗密欧与朱丽叶(名著名译插图本)
1
民族主义
1
现生说法看佛教
1
资本主义文明的衰亡
1
武士道
1
易经系传别讲
1
老子他说续集
1
书屋小记
1
魏承思国学讲演录
1
不离:上师人生开示录
1
喝茶解禅
1
亦新亦旧的一代
1
老子他说
1
生活禅钥
1
历史的经验
1
我們真正的歸宿
1
无量义经
1
易经杂说
1
虚云大师文汇
1
爱因斯坦晚年文集
1
《佛说大集会正法经》解读
1
中国道教发展史略
1
七真传
1
沉思录
1
中国佛教发展史略
1
名利场(上下)
1
禅话
1
目送
1
虚云和尚年谱
1
人生的枷锁
1
忏悔录
1
庄子諵譁(上)
1
佛说大威灯光仙人问疑经
1
八仙全传
1
净空法师太上感应篇讲记
1
中国人的精神
1
安士全书白话解(上下册)
1
八正道
1
倓虚大师文汇
1
密勒日巴尊者正傳
1
广钦大师文汇
1
一条丰富的人生路
1
自我的真相
1
玉琳国师传
1
金刚经说什么
1
妙法如意宝解脱庄严论
1
维摩诘的花雨满天(上)
1
我们时代的病态人格
1
终止你内心的暴力
1
不是为了快乐
1
入菩萨行论
1
药师经的济世观
1
圆觉经略说
1
南怀瑾讲演录
1
契诃夫短篇小说选
1
答问青壮年参禅者
1
南怀瑾与彼得·圣吉
1
探索潜意识
1
莫泊桑短篇小说选
1
太阳,我的心
1
人生的起点和终站
1
挪威的森林
1
信心铭
1
与生命相约
1
突破修道上的唯物
1
被遗忘的语言
1
自由的迷思
1
净空法师讲《了凡四训》
1
心与禅
1
释迦牟尼佛广传·白莲花论
1
浮士德
1
你可以不怕死
1
性革命的失败
1
逃避自由
1
鲁滨孙飘流记
1
哲学书简
1
蒲宁散文选
1
当下的力量Ⅱ
1
罗生门
1
西藏的睡梦瑜伽
1
心灵裸舞
1
心灵神医
1
与无常共处
1
古多尔的精神之旅
1
十大弟子传
1
当下的力量
1
禅七讲话
1
生命之爱
1
西藏生死书
1
无我的智慧
1
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1
普贤上师言教
1
谋生之道
1
彩画集
1
谁来跟我干杯
1
次第花开
1
生死的幻觉
1
月亮和六便士
1
正见
1
终究悲哀的外国语
1
南闽梦影
1
依然故我
1
帷幕
1
好笑的爱
1
笑忘录
1
小说的艺术
1
野火集
1
罪与欠
1
娱乐至死 童年的消逝
1
毛姆读书随笔
1
刀锋
1
送你一颗子弹
1
海边的卡夫卡
1
告别圆舞曲
1
佛教的见地与修道
1
如何真正富有
1
被背叛的遗嘱
1
三少爷的剑
1
旅行的艺术
1
相遇
1
艺术与人生
1
苦才是人生
1
玩笑
1
七杀手
1
七种武器(全三册)
1
诗的时光书
1
英雄无泪
1
红玫瑰与白玫瑰
1
湘妃剑
1
彩环曲
1
剑花·烟雨·江南
1
神偷绿小千
1
游侠录
1
生命对你意味着什么
1
身份的焦虑
1
苍穹神剑
1
月异星邪
1
火并萧十一郎
1
边城浪子(上下)
1
白玉老虎(上下)
1
萧十一郎
1
无知
1
不朽
1
身份
1
生活在别处
1
雅克和他的主人
1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1
武林外史(上下)
1
放手与找到自我
1
摆脱恐惧和共生的方法
1
相信自己的命运
1
人间草木
1
现代化之忧思
1
爱情没那么美好
1
无命运的人生
1
去中国的小船
1
电视人
1
列克星敦的幽灵
1
神的孩子全跳舞
1
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
1
斯普特尼克恋人
1
再袭面包店
1
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
1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1
1
天黑以后
1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1
歌德对话录
1
蒙田随笔
1
动物农场
1
一九八四
1
霍乱时期的爱情
1
当代英雄 莱蒙托夫诗选
1
人间失格
1
爱的简约
1
思想录
1
卡夫卡书信日记选
1
九三年
1
普里什文随笔选
1
香水
1
月亮姑娘之歌
1
红宝石之歌
1
爱的饥渴
1
朝圣
1
人间是剧场
1
爱的纯全
1
周末
1
爱默生散文选
1
红字
1
人间词话
1
拯救与逍遥
1
这一代人的怕和爱
1
拣尽寒枝
1
沉重的肉身
1
万历十五年
1
流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