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对《药师经的济世观》的笔记(1)

四平
四平 (此生可是无仙骨,石火光中闹不休)

读过 药师经的济世观

药师经的济世观
  • 书名: 药师经的济世观
  • 作者: 南怀瑾
  • 页数: 344
  • 出版社: 复旦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02-6
  • 全书

    心病仍要心药医,而心药只有佛法。但是,在座各位也都接触过佛法,佛法真能治你们的心病吗?你们真的因为吃了这包药而治好了自己的心病吗?没有。这个世界一切都是药,我们求佛、学佛。是为医治身心的病而找这个药,但始终没有治好自己的病,因为药都没有吃对,病当然不会治好。 毒药也可以治病,而且有些重病还非吃毒药治不好。补药,大家都认为好,吃多了也会补死人的。例如,伤风感冒吃高丽参等等补药,常常都是这样补死人的。 妖怪化为佛,与佛一模一样;佛化身为妖怪,要度妖怪众生,你更看不出来。 你们去庙子拜一拜,敲个木鱼嗑!嗑!嗑!念念经,认为这个就是佛法了?那个当然不能说不是佛法,那只是修佛法前的加行,培养福报的加行法而已,离真正的佛法还早呢!你们翻开“法华经”看看,看看大通智胜佛当初如何发心?如何出家?如何修行?又如何带领十六个儿子修行?他如此发心,如此勇猛修行,如此精进学佛,乃至得定,十劫坐道场里如如不动,如此还不算成佛,与佛法不相关,还在化城里面,以现代话来讲,还是幻像,假的,假佛。你们想想看,佛法之难吧! 佛自己发愿希望不要生在三灾八难的地方,八难中有一难就是这种地方,一辈子又不穷又不苦,又不生病,这是灾难唷!太享受太舒服是灾难,因为不会想求道,不会想要出离。 业障就是业力,它是成道的障碍。业力包括善业和恶业,善业也是障碍,福报太好了,不能成道。恶业太重了,当然更是成道的障碍。把善业恶业都消除掉了,才可以成佛。 佛本来就在你前面,是你自己看不到。 药师如来的第一大愿,他说将来修成功的时候,他不敢说现在,但是现在就开始向这条路上走。愿我来世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大彻大悟以后,注意!悟后正好起修,没有悟,修个什么?没有悟,你也没有真正的大愿。你那个愿是什么愿?愿吃素,素菜弄得好吃一点,香菇多一点,豆腐多一点,麻油多一点,那不是愿,一天到晚都在怨,坦怨的怨。 西方国土是你本身不敢成就或尚未成就的时候,你到他那国土里,阿弥陀佛加庇你成就。而东方药师佛则一开始就暗示你,要你这一生就在东方“即身成就”。我们仔细研究药师经的文化,其实就是东方文化,尤其与中国儒家、道家的思想文化,基本上是同一个东西。因此之故,药师佛一传到中国,便与儒、道思想一拍即合。 一般人大多在迷信中学佛,念佛有三种心态。(1)依赖心。好像念了一万声佛,佛就欠了你似的。(2)功利。哼!我佛都念了,结果还是没有效果,你说气不气人?这是功利主义。(3)糊涂心。只晓得念,脑子也不思考,不知道佛号所包含的意义。佛法并没有禁止你思考,处处都叫你正思惟修,否则就是迷信。 这一时代的众生果报,眼睛很坏,虽然没有瞎,却得靠玻璃生活;不袈上一副玻璃镜,对面不相识,这个滋味不好受。再加上这个时代物质文明的果报愈来愈好,众生果报却愈来愈差。依报是庄严,正报却完了;物质文明是依报,自己色身是正报。正报业力福报薄了,仰赖依报而活,很可怜!这叫作其身下劣。 你念佛不是以清净梵行之心去求,而是以妄想多欲之心、愚顽痴騃之心去求,所以药师如来的光永远不会与你相接。 我经常告诉青年朋友,你们懂得什么人生?你们太享福都堕落了。那个时候,我随时想到下一步可能就会死在路边,算不定被狗分尸拖去吃了,算不定有个好心人看到,弄点泥巴把自己给埋了,算不定,算不定……下面有很多的不定,一边走一边想,可能下一步咚一声就那么倒下去,‘求仁得仁有何怨,老死何妨死路旁。’很坦然,没有悲哀,也没有难过。 转女成男,什么叫男人?我们不一定是男人,他有个注解,具大丈夫相才称得上是真正的男人,我们连小丈夫都不够格,只能作‘小豆腐’,不算男人。 我们晓得,烦恼是一种魔,生死是一种魔,欲望又是一种魔。若以修道的立场来讲,无一不是魔境。纵使一个人爱好美的境界,爱好山林或城市,一有所执着便是魔境界,要真正跳出魔的罥网非常不容易。 跳出了生死之魔、烦恼之魔,也跳出了欲望之魔,才能获得真正的解脱。出魔罥网,解脱一切外道缠缚。一般凡夫之所以不得解脱,因为始终在生死魔、烦恼魔、欲望魔的罥网中。纵使去信宗教,不管任何的宗教;纵使去修道,不论任何的道,终究都属于外道,不能解脱一切外道缠缚。 外道、内道的差别何在?怎么叫作外道呢?心外求法就是外道。一般宗教都随便使用‘外道’这个名辞,譬如,我信佛教,你不信佛教,你是外道;我信天主教,你不信我的天主教,你是外道;我信某某道而你不信,你就是外道,这些都是乱讲。这个外道与世间法一样,都是由‘我见’而起。不合于我的就是外道,这种见解属于见取见,是下列五见之一;身见、边见、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见”就是观念,凡夫受这些观念缠缚而不能得解脱,不能证得菩提。 凡是没有真正明心见性以前,没有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前,一切修行、一切道理,一切作为,严格说起来都只是加行,仍然在外道境界中。只有真正证得菩提,明心见性以后,才能解脱一切魔境,解脱一切烦恼。 总而言之,菩萨行就是很简单、很普通、很容易懂,却很难做到的八个字:‘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永远难做到的八个字。 一切解脱是“心解脱”。 诸位学佛修道,无论你修那一宗,要特别注意这八个字:“自净其意,是诸佛教。”这是真正佛所教的,心不清净,你再求佛也没有用。 非但人类,整个宇宙的生命过程,就是为这两个问题而繁衍出许许多多的事情,由生到死,没有第二件事。所以,假设世界上没有饮食男女这两个问题存在,就比较清净,不是一向清净,一向清净是个人的修养,而不是外在的环境。 那个世界没有痛苦的声音。如果我们往生到那个世界,不晓得大家过得习惯不习惯?注意啊!你现在拼命想修到那个世界,等你真到了那个世界,未必会习惯,因为这个世界的众生已经把痛苦当成快乐。这个世界到处充满痛苦的声音,可是我们习以为常,还当成美妙的歌声。 如果我们只晓得念药师经,盲目地祈求药师佛保佑我,消灾免难,又要长寿,又要不生病。又想进医院时医药费最好便宜一点,或者向医生打个折扣,最好不花一毛钱拿三包药,先吃一包,另外两名还可以留着将来慢慢吃。这种心态啊!不是学药师佛,那是三恶道的心态。所以,我们研究药师经,归纳起来,就是四个字:“舍己为人”,一切为利他而着想,这才是他的正法宝藏。 做好事需要智慧判断,否则,看起来是做好事,其实是坏事,往往造很大的业。又譬如父母打孩子,打的行为是不对的,但父母打孩子大多是关爱的,因为他的动机是希望孩子好。所以,打孩子、打学生、教育学生等等的行为,表面上看起来是坏的,实际上没有真智慧,无法辨别真善恶。 这个世界众生不晓得什么是真正的布施,也不晓得布施的果报是什么,以为出了钱就有功德,以为帮助了人就应得回报,说什么有舍才有得,这种心态不是布施,这是作生意嘛! 没有智慧的相信是迷信,一切的真理不透,佛的理不透,愚痴的相信,统统是迷信。 诸位反省反省,别人来找我们帮忙,你心里有几次是高兴的?嗯?学佛的人要反省哦! 不论大小乘的修持,均以布施为先。布施在中国固有文化中是“仁”的发挥,人字旁加个二,就是人和人之间,只有爱人,慈悲他人才称得上仁。 仁民是慈悲众生,由慈悲众生而扩及其他的生命,人只爱人类仍是自私的,最后还要爱物,爱一切生命。 中国文化儒家的教育是“躬自厚,薄责于人”,躬是对自己要求严格,严格培养自己的厚道,对自己的要求很厚很严格,别人则宽容体谅,不要严厉责备别人。这类行为就属于布施。 我们看到人与人之间,夫妇之间、兄弟之间、同学之间、朋友之间、几乎没有一个人真正做到躬自厚而薄责于人。责备人家,要求人家都严格得很,道德标准都是拿来要求别人,不是要求自己,这就是凡夫众生。菩萨道的道德标准是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如果做不到就是悭吝。凡是悭吝的人一定贪,贪的人必定凶狠,这种心念是连带的、必然的。为什么呢?因为贪欲得不到满足,相反的作用就是凶狠。一个宽大淡泊的人,一定是仁慈的。世界上一切众生几乎全体都在悭吝中,悭吝是不能舍;贪欲是侵占别人,在别人那里沾到一点利益就高兴,乃至在言语上占了便宜都高兴。总之,想尽办法以损害他人为满足。 悭贪是一切众生基本的心理,这是心病,这种心病只有心药才能医,心药就是自己了解道理后懂得布施。悭吝的心念久而久之会转变成身体上的疾病。我常对中、西医的朋友说笑话,但也是真话;我说不管今天的医学如何高明,如何发达,中国人有两句老话:“药能医假病,酒不解真愁”,一切医药再高明只能医假病,不管中医也好,西医也好,真正医不好的是死病,人要死的时候,你一点办法都没有,怎么都医不好,如果能把人医到无病,人就不会死了。所以尽管医学那么发达,人还是照死不误。 很多人有电风扇,夜里贪凉吹一整夜,告诉他不要这样,会受寒啊!结果不听,天天到这里来拿药吃,再不然头也痛,身上刮痧刮得红一块、紫一块的,你告诉他这样会生病,他还是要贪凉。什么叫贪心?你不要认为我不贪钱、也不贪名、不贪利就是不贪,你错了,我们的心理行为随时都在犯贪,贪了得病又舍不得看医生,一方面舍不得,一方面倔强。 物质文明越发达,人类悭贪的心理越严重,不知名的病痛也越来越多,怎么来的?心理悭贪来的。 不要认为积聚资财是光指钱而言,钱比较明显而已,任何物质都算。 有些人过去生的善业重,恶业轻,一生下来就有宿命通,知道自己前生是什么。 我以前年轻的时候很狂妄,比你们狂妄多了,那才是真太保,跟你们现在的狂妄不一样,现在年轻人的狂妄,我连看都不要看。那些老前辈,学问好,地位高,看到我,摸摸我的头,喊我小孩,我都不高兴,我说:“什么小孩?你两、三岁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那时我七、八十岁,为什么叫我小孩?”我那个时候就有那么讨厌,老前辈被我搞得一愣一愣的。 宿命通是从定力来的,不要认为打坐就是定,你说那我坐了三年,都坐不出宿命通?你那是昏沉、散乱、不叫定力,两条腿虽然盘得很好,心里念头却不断。定,是心境如青天白日无所不照,既不昏沉亦不散乱,也没有妄念,这么一定,身体已经妄了。你以为坐在那里不动就是定吗?那叫盘起腿来睡觉。还有,打坐坐不住的,是气脉不通,东扭西摆的,完全跟着身体搞,那时病态,你还以为是气脉通了呢?那是病,什么病?神经病,不是精神病,是神经不对,神经硬化、老化,气走不通,这里涨痛,那里难过,赶快念药师如来啊!不要误以为是功夫。 有许多人这一生清闲淡泊,不须守戒而自然在戒中,那是因为胆子小,并非有道行,受罪受够了,心理上怕那一念,不是戒律严谨,也不是智慧、道德成就,而是过去生阿赖耶识习气上变畜牲、饿鬼,受罪受够了,下意识害怕,所以很老实,不算是道,道不是这个境界。 你们记忆力不好的,读书记不得的,那是前生造的无记业重,无记业的果报是畜牲道。所以你们打坐要小心,拼命求无念,都落在昏沉中,修了半天,结果钻到牛胎马肚去了。什么是定?定的影子都不懂,以为无念就是定,你那个无念正是往牛胎马肚里的因。 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不觉的自己了不起,即使是一个绝对自卑的人,也会觉得自己了不起。有自卑的人都是非常傲慢,为什么傲慢?因为把自我看得很重要,很在乎自己,但是又比不上人家。自卑与自傲其实是一体的两面,同样一个东西。一个人既无自卑感,也不会傲慢,那是非常平实自在。 佛在经典中告诉我们,学问越好,所知障越多,修道证道越难,他生来世的果报,永远是一个思想家、一个学者,不能证果。不但大乘菩萨果位证不到,小乘的果位也不可能。 我常跟同学说,我看到学者就怕,看到文人就怕,看到艺术家就怕,看到能干的人就怕,很多人看了就怕,怕什么?自古以来,文人、学者、艺术家都犯了同一毛病:“文人相轻”,看不起别人,文章是自己的好,儿子是自己的好,不过妻子是别人的好,是不是这样? 人都是“自赞毁他”,我的对,错的是别人,因此不叫做修行人,因此不能成道。 真的正法是无可说的,我们今天在这里讲‘药师经’已经是多余的了;没有讲“药师经”以前早就大彻大悟,这才是正法。八万四千法门样样都是外道,也样样都是正道。所以禅宗六祖对当时的弟子们所开示的话,有他的正确理由,六祖说:“正人用邪法,邪法亦是正:邪人用正法,正法亦是邪。” 我有时候婆婆妈妈,“你注意听,不准多说话”,这样他还是听不到,不相干的话他听进去了。重覆三次以后。我就不再讲了。为什么?他的业力太重,非要等他业力消了,转了好几大圈过来再说吧。眼前你就是想慈悲也没有办法,你让他出去磨炼,消业障是大慈悲;不去受些苦,不去受挫折,业障消得慢。 要有多生累劫以前学佛持戒这一点灵光的“因”,才有一闻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便舍恶行,修诸善法,不堕恶趣的“果”。 “莫以善小而不为,莫以恶小而为之”,这就是戒。我常跟同学们说,我晓得你们很发心,发心是佛家的话,就是一般人说的立志。但是我晓得不到三天,第四天就松懈了,慢慢地不动了。一个人入世也好,出世也好,一生有没有成就,就看他能不能做到“久要不忘平生之言”。这是非常难做到,因为环境的改变,自己马上变了。变了还找许多理由原谅自己,为自己作解释,结果还觉得自己没有错,错的都是别人,再不然就说这里的环境不好。 一切在行,尤其目前世界各地风起云涌的崇尚谈禅,千万要注意,真正的禅宗是行到,不是嘴里讲的口头禅。光谈禅没有用,要行到,因此要特别注重达摩祖师所传的禅宗,达摩禅以二入及四行为要义。所谓二入是理入和行入,四行是报冤行、随缘行、无所求行、称法行,四种行都要做到。如果行不到,在见解上偶然有超脱的见解,在修定的心境上打起坐来偶然有一下空灵,那不是禅,那是任何人都可以做到的。 一个艺术家、文学家,乃至一个极度劳苦的人,挑个担子行百里路,偶然把担子一放,地上一坐,心情一松,此时没有杂念,很清净。要得到心境的清净很容易,可以用各种方法做到,但那不是禅。如果认为这就是道,学佛到最后什么都没学到,只学会偷懒,贪图那一点清净;而那并不是毕竟清净,真清净是功德圆满。 功德是在行上来的,不是在打坐;打坐本来在享受嘛!两腿一盘,眼睛一闭,万事不管,天地问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享受?这是绝对的自私自利。但是话又说回来,打坐不需要吗?需要啊!那是先训练你自己的起心动念,或者空掉念头,或者克制念头,或者为善去恶的训练。 贪,凡是悭吝的人必定贪,贪与悭吝是在一起的。譬如我们说某人一毛不拔,下一句一定说:“一定有钱”,这是必然的,舍不得嘛!悭贪所累积的钱财就多了;慷慨好义的人大多没钱,除非有特殊情况。所以中国人有一句古话说:“慈不掌兵,义不掌财”,心肠慈悲的人不带兵,慷慨好义的人不作生意。有些同学出去作生意,我以八个字吩咐他,这是赚钱的原则:“爱钱如命,立地如钉”,站在那里守着摊位像钉子钉在地上一样,连吃饭都不重要,可以忍一忍,赚钱要紧,这样才能发财。以佛法来讲,这个基本道理就是以悭贪为主。 其实,我们整天在这里打坐、念经,求佛、求福报、求智慧,不也是悭贪吗?绝对的悭贪。有时别人请你帮个忙,“等一下,我要上座盘腿,我功夫还没有作完”,人死了都不管。因为你贪图成道,以为这样就可以成佛,成鬼啊!成什么佛?真正学佛在那里学?不在你那些形式主义,也不在于你摆出一副俨然学佛修道的样子。坐在那里佝腰偻背,好像老僧入定,实际上是在贪图享受,自私自利,万事不管,哄骗人家,唉呀!我在打坐用功,全是悭贪的心理。这方面的恶业是与生俱来的,修行就要在这些根本的地方下功夫,把自心悭贪的根根去掉。 根据佛经,嫉妒的心理是由男身转女身的根本业力,这种心理非常巧妙。大家自我检查,小时候同班同学,字写得比自己好,文章作得比自己好,功课比自己强,你真佩服他吗?你也没有讨厌他,不过你有个心理:‘我自尊心很强耶!’,‘我自尊心受了伤害’,什么叫自尊心啊?嫉妒,讲好听点叫自尊心,那是给你遮羞,那是痱子粉。所谓自尊心就是增上慢、我慢,变个名字叫自尊心。为什么要自尊啊?以自己为中心,自己吹自己,天大地大我大,月亮底下看自己,越看越伟大,那叫自尊心?那是我慢,因为我慢而变成嫉妒。 知识分子知识高,自己思想解释就越多,不愿意做的时候,他会刻意加以解释;知识低的人不会解释,朋友嘛!怎么不去?为朋友没有理由不去,因为他思想不复杂。学问越高,思想越复杂,高学问而变成单纯专一的人,那是天下第一人,由高明而归于平凡。 人如果能去掉了悭贪嫉妒,它的反面是什么?只有帮助人,只有恭维人,只有培养人,都希望别人好,一切荣耀都归于老兄你,那才是做到了不嫉妒。什么叫学佛?这就是学佛啊!你以为磕头拜佛,念经吃素,求佛保佑就是学佛?你还是求这四个字保佑你好一点,你把悭贪嫉妒这四个字真去掉了,你成佛的路走上一半还有余。 传统佛法的大乘戒律,第一条就不能自赞毁他。自赞毁他是菩萨道中最严重的事,如果拿这四个字与一般心理学一起研究,你看这个社会活着的人,那一个不是走这条路线?如果不自赞毁他,就没有办法活下去,为了想出人头地,总想尽办法去伤害别人。假定有人自己站起来,不但没有伤害别人,同时使别人也站起来,这就是菩萨道,学佛的关键就在这个地方。然而一般人做不到,自己站起来都犯了菩萨戒,在自赞,在毁他,都是毁谤他人,自己才成功。 英雄的事业是建筑在大众的痛苦上,圣人则把天下人的痛苦一肩挑起,英雄与圣人的差别就在这个地方。 修行的人不杀生,不吃荤,任何生物在杀它时都会起嗔心,血液含有毒性,吃多了就中毒。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能抵消、冲淡。人情可以冲淡,宇宙法则是不能冲淡的;就像黑暗与光明不能中和,一样的道理。因果报应是宇宙间的天然法则,并不是迷信,也没有人作主,天道好还。 修行,就是把根性中善的种子擦亮,擦干净,使它开发出来。换句话说,修行就是为善去恶,自己把劣根性转过来。 真讲佛法修行的人,不能原谅自己的无意。原谅别人是你有宽容的德性,原谅自己就是罪过。 例如我们偶而有一点不高兴的心理似乎没有什么了不起,在修行来讲,对人对事有一点不高兴,就已经犯了嗔戒。嗔的心理行为有很多,微细的较难察觉。 譬如一个好人讨厌一个坏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嘛!然而这个起厌恶的心,就是嗔恨心。这在人道行为来看,不能说有多大的错误,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有过错,因为不高兴的心理绝对是厌恶的、嗔恨的。但是在菩薛道看这个坏人,却是怜悯的、慈悲的,等于我们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儿女做坏事一样,虽然也愤怒,也打骂,然而当父母打孩子,往往一边打,一边流眼泪,那等于是菩萨的行为,内心没有真正的嗔恨。如果没有这种父母的心肠则不然,是非太明,善恶太清,已经是嗔心的种性。 如果一个人说他能万缘放下,只喜欢清净,那也是贪喔!贪恋清净也是贪,贪恋空也是贪。所以菩提道的究竟,连空也要彻底毕竟空。清净与空还要放下,否则虽然放下万缘,住在清净、空的境界上,也算贪恋。 在没有明心见性、大彻大悟成佛以前,乃至于在菩萨地都是痴,都没有到达究竟。 感应道交四个字要特别留意,要想菩萨加庇,你本身不是那个材料也不行。比如杯子里装满了尿,你想装茶水进去,能吗?你必须把脏的倒掉,变成空杯,才能再装茶水,才能感应道交。 一个学佛的人、信仰宗教的人,没有把自己修持好,一信就要求那么多,好像念一念药师佛就有天大的不得了。像这位同学,又要父亲好,又要发财,又要公侯万代……你看多自私啊!如果上帝、菩萨是这样偏私的话,对不起!我想我是不敢信了。那是偏私,跟普通人一样,拍马屁的就照顾,不拍的就不理,这还叫佛叫菩萨吗? 修持到生天相当不容易,因此,我们也不要毁谤、看不起其他的宗教。任何宗教,有一个基本的共同点,都是教人做好事、做好人、行善道,行善程度的深浅是生天的根本。行善道,接近于禅定。一般人以为只有形式上的念佛、拜佛、打坐叫学佛,如果心理行为、外在行为、喜怒哀乐等种种习气没有转变,你纵然修了一辈子,能不能生到初级的天还成问题,而且相当成问题。能够一生修到人中再来,死后不走入畜牲道、地狱道,已经是第一等了不起了。 学佛是行善行得善果,至善才能得感应。 真正讲心理领导的人,就要进一步研究佛学的唯识与这些佛所说的心理病态,而且这已经变成最新的科学了。其实世界上没有一样学问是新的,都是旧的,只是创了一些新名辞,写了一些新理论,至少我看了觉得好笑,只不过换了一个名辞,就蒙蔽了现代人。 经典所讲的净信比正信又更进一步,无妄想、烦恼,无杂念,这是净信,连信这一念都不需要,已经进入清净无念境界,心里已到达净土境界。 真正的佛法,是要求自己布施出去,不希望求得果报回来;但是因此倒反而有善的果报回来,这就是回向的道理,然而他最初的目的并不是求这个。 我们一生所做的,可以欺骗别人,也可以欺骗自己,到了临死的时候,等于你作梦一样,自己一生的好坏,在梦中你没有办法欺骗自己,完完全全现出来。 出家要修到无心地,才能称僧宝,换句话说,已经开悟了、得道了。其次,因出家而戒律精严的,也可以称僧宝,在家悟了道的,也可以属于僧宝之流。普通不管在家出家,修持没有到达无心地,或者戒律不精严,不能叫僧宝。但是,不管念佛也好,任何法门能够做到“至心受持,一心不乱”,也属于僧宝。 有口无心叫妄语。 现在讲供养,红包里放一点钱,好像买法一样。真正有道的人,给你买得了的吗?你金银财宝堆积如山也没有用。你是个至诚的人,一毛钱不花,你跑开,他还拉你,假如你是那个根器的话。这是佛法的重心啊! 研究完了“药师经”以后,归纳一句话,不是光口念就能达到绝对的效果,要注意啊!要想达到绝对的效果,必须要心行,由现行心理上的修持,然后影响到身,身心合一的那个心行,才能够做到。 一个人对生身的父母、长辈没有尽孝,人道未尽而能成佛者,绝无此理。 君臣,我们看似非常落伍,认为是帝王思想。错了!君臣二字,在中国固有文化,不是帝王思想。君是年高有德,足以教诲人,足以领导人都称君。因此我们文化里称君子,子就是先生的意思。臣是听年高有德的人所领导的,所以上古文化君臣两个字的意思,以现代话来讲就是社会秩序。 三代到周朝,那可以说是民主的君主制度;秦汉以后则是绝对独裁的帝王制度。所以秦汉以后的君臣,已经变成统治思想的一种观念;秦汉以前的君臣,是社会礼俗的一种观念。所以,现在我们看到君臣两个字,拿新的观念来理解它,就是社会的秩序,换句话说,是伦理道德。所以说,破坏了伦理道德,破坏了社会秩序。(《药师经的济世观》)

    2013-05-01 20:48:50 回应

四平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291条 )

东周列国志
1
孟子与公孙丑
1
潘雨廷先生谈话录
1
娑罗馆清言围炉夜话
1
四季花传书
1
孟子与滕文公、告子
1
浣花洗剑录(上下)
1
大圆满禅定休息简说
1
心灵能量
1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1
上師也喝酒?
1
西藏密教之父阿底峡尊者
1
阴阳师典藏合集
1
孔子和他的弟子们
1
残酷才是青春
1
八万四千问
1
金阁寺
1
旅途的脚印
1
天人五衰
1
晓寺
1
奔马
1
春雪
1
大圆满前行引导文
1
古典文教的现代新命
1
顾城哲思录
1
我们为何不幸福
1
倚天屠龙记(全四册)
1
罗念生译古希腊戏剧
1
孟子与尽心篇
1
《史记·太史公自序》讲记(外一篇)
1
荒漠甘泉(附黑门山路)
2
理想国
1
好逑传
1
老残游记
1
禅与生命的认知初讲
1
碧血洗银枪
1
封神演义
1
点灯的人
1
原本大学微言
1
漫谈中国文化
1
射雕英雄传(套装共4册)
1
做人的佛法
1
连城诀
1
生死场
1
侠客行(全二册)
1
雪山飞狐
1
飞狐外传(全二册)
1
太极拳与静坐
1
黄帝的人生观
1
孟子与万章
1
试炼你的信心
1
《南怀瑾-小言黄帝内经与生命科学》
1
南怀瑾:一代大师未远行
1
楞严大义今释
1
泰戈尔诗选
1
家书中的百年史
1
天龙八部(全五册)
1
有求
1
布施學毘耶娑問經附錄南懷瑾先生選講
1
溥杰自传
1
怀念父亲南怀瑾
1
庆祝无意义
1
列子臆说(上)
1
神曲
1
云深不知处
1
双峰禅话
1
普希金诗选
1
德兰修女传
1
薄伽梵歌
1
如何修证佛法
1
活着,为了什么?
1
道家、密宗与东方神秘学
1
云水禅心
1
空谷幽兰
1
雅典的少女
1
活得安详
1
金粟轩诗词楹联诗话(合编)
1
韦伯作品集Ⅻ: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1
青春的烦恼
1
生命的真相
1
我爱人像红红的玫瑰
1
夜莺与古瓮
1
廿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
1
释迦牟尼佛传
1
南怀瑾的最后100天
1
诗里特别有禅
1
知性改进论
1
血鹦鹉
1
不可言说的言说
1
生存神学与末世论
1
死论
1
星云法师释佛
1
让阳光自然播洒
1
悉达多
1
罗密欧与朱丽叶(名著名译插图本)
1
民族主义
1
现生说法看佛教
1
资本主义文明的衰亡
1
武士道
1
易经系传别讲
1
老子他说续集
1
书屋小记
1
魏承思国学讲演录
1
不离:上师人生开示录
1
喝茶解禅
1
亦新亦旧的一代
1
老子他说
1
生活禅钥
1
历史的经验
1
我們真正的歸宿
1
无量义经
1
易经杂说
1
虚云大师文汇
1
爱因斯坦晚年文集
1
《佛说大集会正法经》解读
1
中国道教发展史略
1
七真传
1
沉思录
1
中国佛教发展史略
1
名利场(上下)
1
禅话
1
目送
1
虚云和尚年谱
1
人生的枷锁
1
忏悔录
1
庄子諵譁(上)
1
佛说大威灯光仙人问疑经
1
八仙全传
1
净空法师太上感应篇讲记
1
中国人的精神
1
安士全书白话解(上下册)
1
八正道
1
倓虚大师文汇
1
密勒日巴尊者正傳
1
广钦大师文汇
1
一条丰富的人生路
1
自我的真相
1
玉琳国师传
1
金刚经说什么
1
妙法如意宝解脱庄严论
1
维摩诘的花雨满天(上)
1
我们时代的病态人格
1
终止你内心的暴力
1
不是为了快乐
1
入菩萨行论
1
圆觉经略说
1
南怀瑾讲演录
1
契诃夫短篇小说选
1
答问青壮年参禅者
1
南怀瑾与彼得·圣吉
1
探索潜意识
1
莫泊桑短篇小说选
1
太阳,我的心
1
人生的起点和终站
1
挪威的森林
1
信心铭
1
与生命相约
1
突破修道上的唯物
1
被遗忘的语言
1
自由的迷思
1
净空法师讲《了凡四训》
1
心与禅
1
释迦牟尼佛广传·白莲花论
1
浮士德
1
你可以不怕死
1
性革命的失败
1
逃避自由
1
鲁滨孙飘流记
1
哲学书简
1
蒲宁散文选
1
当下的力量Ⅱ
1
罗生门
1
西藏的睡梦瑜伽
1
心灵裸舞
1
心灵神医
1
与无常共处
1
古多尔的精神之旅
1
十大弟子传
1
当下的力量
1
禅七讲话
1
生命之爱
1
西藏生死书
1
无我的智慧
1
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1
普贤上师言教
1
谋生之道
1
彩画集
1
谁来跟我干杯
1
次第花开
1
生死的幻觉
1
月亮和六便士
1
正见
1
终究悲哀的外国语
1
南闽梦影
1
依然故我
1
帷幕
1
好笑的爱
1
笑忘录
1
小说的艺术
1
野火集
1
罪与欠
1
娱乐至死 童年的消逝
1
毛姆读书随笔
1
刀锋
1
送你一颗子弹
1
海边的卡夫卡
1
告别圆舞曲
1
佛教的见地与修道
1
如何真正富有
1
被背叛的遗嘱
1
三少爷的剑
1
旅行的艺术
1
相遇
1
艺术与人生
1
苦才是人生
1
玩笑
1
七杀手
1
七种武器(全三册)
1
诗的时光书
1
英雄无泪
1
红玫瑰与白玫瑰
1
湘妃剑
1
彩环曲
1
剑花·烟雨·江南
1
神偷绿小千
1
游侠录
1
生命对你意味着什么
1
身份的焦虑
1
苍穹神剑
1
月异星邪
1
火并萧十一郎
1
边城浪子(上下)
1
白玉老虎(上下)
1
萧十一郎
1
无知
1
不朽
1
身份
1
生活在别处
1
雅克和他的主人
1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1
武林外史(上下)
1
放手与找到自我
1
摆脱恐惧和共生的方法
1
相信自己的命运
1
人间草木
1
现代化之忧思
1
爱情没那么美好
1
无命运的人生
1
去中国的小船
1
电视人
1
列克星敦的幽灵
1
神的孩子全跳舞
1
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
1
斯普特尼克恋人
1
再袭面包店
1
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
1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1
1
天黑以后
1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1
歌德对话录
1
蒙田随笔
1
动物农场
1
一九八四
1
霍乱时期的爱情
1
当代英雄 莱蒙托夫诗选
1
人间失格
1
爱的简约
1
思想录
1
卡夫卡书信日记选
1
九三年
1
普里什文随笔选
1
香水
1
月亮姑娘之歌
1
红宝石之歌
1
爱的饥渴
1
朝圣
1
人间是剧场
1
爱的纯全
1
周末
1
爱默生散文选
1
红字
1
人间词话
1
拯救与逍遥
1
这一代人的怕和爱
1
拣尽寒枝
1
沉重的肉身
1
万历十五年
1
流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