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对《活着,为了什么?》的笔记(1)

四平
四平 (此生可是无仙骨,石火光中闹不休)

读过 活着,为了什么?

活着,为了什么?
  • 书名: 活着,为了什么?
  • 作者: 以马内利修女
  • 页数: 259
  • 出版社: 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社
  • 出版年: 2008
  • 全书

    我们今天并非走在一条真正的“思想”道路上,而是纯粹迷恋“理智”,甚至到了无法让自己从那些已经无法开启新视野的空谈推论中释放出来的地步。所有的价值都落入无休止的讨论之中,所有的价值都不断地受到质疑和否定。俗话说“见树不见林”,当细枝末节、鸡毛蒜皮的小事或是一些单一事件受到过多关注时,就会忽略了宇宙的其他部分,也缺乏一个全面性的观点,能够看到每样东西在统一的整体中所占的位置。于是,我们不断地从一个问题被抛到另一个问题上。 消遣像是一个令人眩晕的漩涡,不断提供一连串必须去执行的快感或是义务,让人逃避空虚。我们淹没在派对、消费、工作、行动主义之中,眼睛紧盯车把、脚猛力踩着踏板,必须让车轮一圈接着一圈地转,以免跌倒。结果是,我们的眼睛从未凝视或对准过一个定位、一个地平线或一个方向。 如果道德能够不建立在一些命定规则的基础上,而是在良善思维的原则上的话,因为思维理当是自由自在的,那么道德就只能是自由的、扩张的、充满喜乐的。因此,“真正的道德会嘲笑道德”。 我们只消偶尔听听自己的言谈就可以知道——我们所迷恋的是,我们的言论能够反映出自己的强大形象,但对相反意见中所存在的真理却视而不见,更遑论对支持这些相反意见的人。 想要借由否认人有兽性、身体和物质来摆脱我们的根本矛盾,其实是一个错误的、令人失望的办法。对于这点,我有所体会。在年轻的修女时代,我大部分时间是花在步步为营地对抗当时认为充满罪恶的“肉体的习性”。我强迫自己吃得少,睡得少,给自己定下许多纪律。结果是,我愈来愈烦躁不安,神经愈来愈紧绷,很容易就失去耐性,给学生脸色看。直到有一天,一位明智的神甫在听我告解时让我清楚了解到,冲动并不是罪恶,而是人性的一部分,它并无好坏之分。因此,人重点不在对抗冲动,而是透过健康足量的饮食、均衡的睡眠、适量的运动对身体进行调理,达到有效管理冲动。我感觉神甫在听我告解的窗棂另一头,面带微笑地说:“我的姐妹,有点儿幽默感,要懂得嘲笑自己!别一下子把事情看得过于严肃,要像一个把一切都交托给父亲的小孩一样,单纯地祷告。”我获得了释放,并且遵循他的建议行事,至今依然如此。 今天,一如既往地,年轻人尤其容易受“天使主义”的诱惑,有些人因为过度渴求达到完美理想的状态,无法忍受那些限定他们生命的种种条件,并且力图逃避。他们急欲抛开一切,不论是家庭或学业,去从事人道慈善工作或是环保运动。他们已经准备好要加入行动,这很好;但他们也想要改变世界,这却是不可能的。他们想象有一个纯洁、正义的理想世界,妄想单凭自己的力量就能达到这个完美境界,这两者都代表了对人生命的真实方面的否认,会让他们很快陷于苦涩和气馁。他们被危险地提升到了在人之上的位置,以至于习惯对所有人作出严厉的判断,坚信人应该要像他们理想中的那样纯洁。这其实是非常危险的倾向,是孕育狂热主义的摇篮! 今天,一如既往地,年轻人尤其容易受“天使主义”的诱惑,有些人因为过度渴求达到完美理想的状态,无法忍受那些限定他们生命的种种条件,并且力图逃避。他们急欲抛开一切,不论是家庭或学业,去从事人道慈善工作或是环保运动。他们已经准备好要加入行动,这很好;但他们也想要改变世界,这却是不可能的。他们想象有一个纯洁、正义的理想世界,妄想单凭自己的力量就能达到这个完美境界,这两者都代表了对人生命的真实方面的否认,会让他们很快陷于苦涩和气馁。他们被危险地提升到了在人之上的位置,以至于习惯对所有人作出严厉的判断,坚信人应该要像他们理想中的那样纯洁。这其实是非常危险的倾向,是孕育狂热主义的摇篮! 当生命的动力流于空转时,人会寻求暂时的解决之道,抓住一些无关紧要的事物,比方外表、社会地位等,尝试只为活着而活着,退回到物质范畴的层面。然而有些人很快就领悟到(有些人要晚些才体验到,甚至永远不会),生命不能只抓住一些鸡毛蒜皮的事,这些代替品不过是稍纵即逝的虚荣罢了。 就这样,我们或多或少都参与其中,一切令人愉悦的肤浅欲望的刺激,尽情地抚慰着人的感官。然而任何一种欢乐,不论是感官的、心灵的、精神的,都会逐渐退却。欢乐一经感受,立刻消失得无踪无影,因此,需要时时不断去更新。当我们置身于这一连串无止歇的激动、堆积、重复之中,内心的某样东西却从来没有获得满足,它不断在呼喊:还要,还要,我还要! 当人一再追求提升知识时,会无意识地磨灭掉那些烦扰生存的真正问题。因为面对善恶、生死等根本问题,智识没有提供任何决定性的答案。人透过知性消遣所逃避的那个空虚,其实就是人在寻找解答过程中,一再被迫面对的人本体上的彻底无能。人永远无法知道为什么会来到世间,为什么会受苦,既然终有一日注定要消失,为什么还要活着?因此,人寻求自我陶醉:人在科学或哲学的知识建构上不断前进,同时也创造了一个让焦虑获得平息、让我们相信终有一日会达到真理的世界。当我们纵身跃入这个在世界之外的世界时,我们沉溺其中,在里头翻搅打滚。这个知识的建构虽然本质上是虚幻不实的,但却仍令人快慰,人们可以终其一生感到满足。我们害怕睁开眼睛,去正视那深奥难测、沉重逼人的事实。我们就像一群永远长不大的小孩,宁愿活在想象力虚构出来的世界里。 至于我,我难道不曾或多或少地通过慈善工作来实现我对权力的渴望?的确,慈善工作提供了一个独特而且是非常有成就感的领域,让人投注在我们永远无法从人的内心剥夺的原始本能。为他人服务的目标让我得以经手数百万金钱、遇见最有权势的大人物、走遍世界各国简而言之,它给了我自以为工作规模庞大、效力非凡的陶醉感。幸运的是,归属一个修会多少减缓了我的自大狂妄。一旦回到姐妹身旁,我重新成为全体当中的一分子。我经常到位于普罗旺斯卡利昂村的小墓园探视姐妹的坟墓。看到为我预备的位置时,我立刻回到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平等。 在重新回顾生命历程的尾声时,我必须承认,消遣总是用一种新颖而且愈来愈狡猾的形式出现,甚至自认为造福世人,除此之外,还能说些什么呢?一旦我幼稚地相信自己战胜了某种消遣时,另一个消遣马上就会出现,并且是用更微妙、更令人难以捉摸的方式!在生命的最后几年当中,我遇到一件可怕的事:我成了媒体焦点。在法国,针对最受欢迎人物所作的民意调查中,我的排名竟然与摇滚巨星约翰尼·哈立代不相上下!一如既往,形象的诱惑与外在物质的陶醉在我耳边喋喋不休地唱着诱人的歌。然而,我现在一只脚已经进了棺材,再加上过去无数次的挫败经验,我深知这一切不过是虚荣,是徒劳而空虚的。而且这些接二连三逃遁的企图也都会有消失的一天,就像所有的欢乐,一经体验就会消失。如常言道,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我也带不进棺材去。当我来到正义之神的面前时,他绝对不会问我在民意调查中排第几名! 唯有深刻感受到自己苦难的人,方能同情他人的苦难。 空虚的经验本身是件好事。每一次意识和觉悟到自己所开展的工作不过是虚荣浮华时,我就一层一层地被洗涤。难道不是生命中不断遇到的磨炼,让人渐渐达到赤裸无华的境界?我们彼此坦诚相见的日子迟早会来临。 不论是圣依纳爵或瑟西尔,他们先前对自己及美好生活的希望和想象完全破灭。尽管这个“除锈”的过程痛苦万分,但我们祝福每个人都能有此经历。一旦除去脑子里叮当作响的奇思幻想、剔除所有的鸟声和羽毛之后,人赤裸的心灵将成为无底深渊。这时,终于有了真理容身的空间。 神存在于人的内心、人的良知和意志、人的无意识和灵魂之中,好帮助他成为良善之人,不论他知道与否。神把世界交托给照着他自己形象所造的人。此外,神也只会在人身上并且通过人来影响世界。尽管如此,我们并不是机器人,我们是自由的,或者更恰当地说,是我们身上拥有自由的幼芽。神是一位隐蔽的神,这正是我们获得自由的必要条件:如果一位神把自己强加于我们,我们还有自由意志可言吗?我们甚至不需要去相信,因为这位神是不证自明的。而信仰,更是自由的行为。 事实上,经常让我们受到启发和鼓舞的并不是冷冰冰的理智,而是在内心发生的颤动,这个颤动不仅发生在“精神”之前,同时也大大地超越了精神。我将更进一步探究在我们感知和领悟事物的过程中,理解力是如何逐步推展开来的。一般人都认为,理解事物的顺序多半从肺腑感受而不是推理辩证开始,直到最后产生超越理解层面的行为或信念。实际上,这时候会出现最野蛮或最高贵的行为——它们全都自以为拥有真理。这里同时也是所有行为发生的地方:我们每天从早到晚、从晚到早,都幼稚地笃信自己的行事所为无不受理智的引导,然而任何一个较深邃的行动都体现了我们的过往经验。这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听听那个反驳的人说的话:因为他的理由属于他的过往、文化以及他与世界关系的一部分,所以能够对我有所启发,帮助我理解自己的判断。否则,我们将落入一个循环。这个循环是当我们企图阻止一切与自己的信念、思想、经验有任何冲突的东西时,自己创造出来的。这时,我们的生命将被关在这个自我反射的循环里:在一种自己与自己的关系当中,我们的理智只思考我们自己的经验,反之亦然,就像纳希斯爱上自己的倒影。凡懂得吸纳他人真理的人,尤其是当这个真理与自己的真理恰好是背道而驰时,就能够脱离这个自我中心的恶性循环。 我发现,每当我朝奉献和分享的方向走去时,那压得我透不过气来的空虚就会松开来。当我进初修院时,我想要拥有绝对。然而当我脱下雅致的衣裳,换上黑色长袍,戴上用丝带连起来的黑色软帽和黑色面纱时(这对一位爱漂亮的女孩来说,可说是再滑稽不过的装扮了),我内心涌现了一股不可思议的解放感。最神奇的是,虽说肉体上的冲动没有因此完全消失,我却不再被它所控制。我不再受冲动的主导,并且从那时候起再也不曾发生过。我仍旧是原来那个渴望体验所有欢乐的人,然而这些欢乐不曾再战胜过我。 这种眷恋之情之所以不是一种慈善行为,并非因为它的力量强大,而是因为我们所有的爱,就连那些看似无缘无故也不求回报的爱,都沾染上某种占有性。 当一个人自称是在牺牲自己的时候,只是在将自己打造成偶像、一个伪君子的英雄牌坊,以博得他人的称颂赞扬。 当神用这种方式爱人,他是否迷失自己、牺牲了自己?不然;他更是实现了自己的本性,他的身份。神就是爱。神就是关系,是无限的、永恒的关系。 杀人可以有千百种方式,但总归一句话,就是否定他的身份。 活着,就是超越人根本的二元性,达到第三状态,一种和谐的结合。活着,就是超越我和他人的对立,他人并不是妨碍我身份和我发展的威胁,既不会夺取我在阳光下的位置,也不会吃掉我生存的空间,他人是我生命中的转机。 我们一直以为必须二选一:不是整个的我,就是整个的你。在这两种情况中,我们都受到“一”的支配。如果根据这个观点来看事情,生命会枯燥乏味极了。人生命的丰富性主要取决于第三状态:不只是你,也不只是我,而是你“和”我,是存在于我们之间快乐的关联,其奥秘远超过所有组成元素的总和。在这种关系里,我们能够看到世界万物所具有的正面价值。这点我可以作证,我与一些杀人犯有近距离的接触,经常在他们身上发现使我更加充实的美、灵魂、爱心的幼苗。 如果一切终将流失,但仍然有例外。一旦我们懂得抛却、放弃,开始将身上所有不具价值、与生命无关、虚幻的东西,以及将幻想事物的虚荣统统拿掉的话,我们会看到“不死之物”。当然,对信仰虔诚的人来说,可能是神。但对所有人来说,这代表的是用你自身的活力去对另一个匮乏的呼救作出回应,促使那生命之物得以孵化。 我们必须在欢乐和幸福之间作一个选择,必须在泡沫和永恒之间作一个选择,必须在贪婪和友情之间作一个选择。小心!这里指的不是极端、最后的选择,而是一种方向。我们要倾向哪一边?我们永远会一再寻求返回自身。我们在世间永远不会走到爱的尽头。我们必须一而再、再而三地选择爱的方向。有什么关系呢?我们一旦领略到任何微小的爱的行动所带来的解放,生命的路途将不再如此痛苦。我们知道,躲过欲念的恶性循环是可能的;欲念就像是一个往下旋转的螺旋,不断地将我们带到出发点,但一次比一次低。当我们被心的羽翼升高时,我们的软弱就不再是难以承受的沉重了。从永恒的观点来看,这些鸡毛蒜皮又算得了什么呢?从我们生命的真正价值,也就是爱的奥秘来看,我们所有的苦难都不算什么。(《活着,为了什么?》) 当一部分人住在奢华的生活环境中时,另外一大部分人却只能勉强求糊口。这是世界的罪恶:对他人的苦难漠不关心! 人向神求救时,不一定总是双手伸向天空,哀求地叫着“神啊,神啊”,然而那叫喊声却总是发自受压迫的人。人想要从困境中寻求脱身,却找不到出路,因此他大声哀叫。 这位可怜女人乃是向拯救之神呼喊。她试图从她所处的深渊底部触及神。我是否从未如此这般以残破的灵魂,如此用力、如此真诚地向神发出呼喊呢?因为,归根结底,我们不全都是可怜的人吗?当然,我因环境的保护,从未跌落到社会的底层;然而,我灵魂的质地和结构,在本质上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吗?我们大家都需要救赎。从某种程度来说,我们全都处在埃及。从某种程度来说,我们也全都被我们自己的苦难所压迫,这苦难不断将我们向下拉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难!艾雪,你知道你是我人性中的姐妹吗?我对你的记忆,长存我心,它帮助我时时刻刻要力求真实,摆脱那虚幻的优越感的浅薄。我想,在我死的那天,将在正义之神的慈悲之爱中,再次遇见你。 穷人最需要我的,并不是为他设想;而是和他一起设想,尝试去了解他。他一旦受到信任,就会欣然与人交换他的想法,过一阵子,甚至可能自己找到解决办法,尤其当他感觉备受关爱的时候;反之,则可能养出一批“被资助人”。信任他的自由,乃是助他一臂之力,要他能够自己再度向前迈进。 拥有真正和深厚的友情,是穷人的一项基本需求。这种友情能够产生一种平等的感觉,鼓励人们分享,并激发一种彼此信任的氛围。。 对残障人士的爱和尊重,并不是要创造出受资助的乞丐;而是能够实现自我期望和靠工作来维生的自由之人。 今天,人道工作俨然蔚为世界风潮。它所散发的魅力或许与远方异国情调的吸引、甚至从现实逃脱的欲望有关,但也因为人们的确希望能够奉献自己。在我收到想当志工的申请书中,最令人感动的,莫过于那些表示希望自己能在成熟之龄实现年少理想的人。 面对成功时,我们总乐意强调我们在其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相反地,当事情搞砸了,这多少总是别人的错!同样的,我们倾向于将造成组织性不公平的责任推诿到他人身上。当然,跨国企业、国家政府、政治人物,都有其要担负的责任;然而,是谁在买大公司的股票?是谁把某某人推上了国家领袖的位置?难道不是我?不是你?不是我们大家吗?我们这些消费奴隶,难道不是执迷于一再拥有更多的欲望吗?抑或相反的,我们也关心能否建立一个更公平、更均衡的社会,甚至为了让他人能稍稍拥有更多一些,愿意自己少拥有一点?如果有人要懂我的特权,我马上闹罢工、上街抗议。今天在法国,我们已经养成了一种与孟德斯鸠所倡导的完全背道而驰的心态和行为:我们同业团体的利益比国家利益还重要,我家庭的利益比同业的利益更重要,我个人的利益比全家人的利益更重要!人人都以其享乐为重。 大多数情况下,当人开始囤积物资时,他同时也失去了和自然环境之间那种单纯而重要的关系。 事实上,绝大多数的人都生活在表象之中,他们对自己内心的幽深处一无所知。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何不快乐,尽管浸淫在物质财富之中。他们一点也没想到:正是这外在的富裕窒碍了个人的全面绽放。人要获得全面绽放,并不是在表象中,而是必须在最个人、最私密之处臻至。 所有这些选择贫穷的人,他们到底在寻找什么?他们最终是否找到了他们要寻找的东西?这个人们数10世纪以来前仆后继在追寻的目标,当然不在体验悲惨生活——悲惨终究是一种苦难。尽管方式各有殊异,但每一个人的目标都在透过物质匮乏以达到精神的丰实、生命的喜乐,亦即我在上一章所描述的幸福之梯的顶峰。 我最眷恋的东西是否最终只带给我一种空虚、欠缺、昙花一现的感觉?远离这些眷恋之物,是否会让我变得孱弱抑或反而获得解放?这正是问题的核心所在。我是否应该抛弃某些乐趣,一些实际上不过像香槟一样让人兴奋的关系?我是否应该选择深厚情谊所带来的朴实无华的喜乐?在深厚友谊里,我的心灵将因乞求他人获得幸福而充实满溢。我是否要继续这场追逐金钱和乐趣的竞赛,抑或放弃稍纵即逝的欢乐,以便在能够平息我灵魂的事物中享受安宁? 自基督教开始的头几世纪,发神贫的誓愿就一直被视为居首要之位。尽管如此,归根结底,神贫、贞洁、服从,这三大宗教誓愿的目标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让逐渐赤裸之人能够抵达顶峰:在那儿,他按照慈爱上帝的形象再造,因为“神照着他自己的形象造人”。事实上,这三个誓愿每一个都代表了一种解放。 贞洁,乃是从摇摆不定和湍流纷扰的肉体觊觎中获得解放。讨人喜欢、引人注意、虏获某人的心、享受激情,将不再是必须不断缔造的战绩。轻盈的身体与灵魂,将让人更全然、更普遍地奉献自己。提供给他人的是不带任何目的、利益的友情,它超越了夹杂纠纷、离散的肉体关系,它是一个“和平避风港”。 当我们对内心的冲动和激情充满罪恶感,当我们偷偷摸摸地受了诱惑并活在虚伪之中时,奉献之心可能会转为刚硬之心。日积月累的压抑会内化为一种心理态度,它正好与有成效的宗教使命所必需的全面绽放和喜乐完全相反。 我们必须时时刻刻去对抗自然天生的倾向,不断地、一再地关注他人和“去自我中心”。有朝一日,我们终将得以升华,在短暂的永恒时刻,登上巅峰。然而,我们也将如可怜的西绪福斯一样,再一次滚下山来!我们在顶峰的时间,就只有刹那的一瞬间。 宗教,换言之,人和神的关系,是在全然的人性中,在日常生活中,在具体的团结互助中获得实践。反之,宗教将仅是一种幻觉而已!事实上,神是通过人,拿撒勒的耶稣,来到人的面前。“人”是我们与神相遇之处。 不论神或人,他们真正的爱,都是一种“放下自我”。爱是丰富的分享与相互施与,爱是世界上最美好、最奇妙、最有效的力量——不论苦难或邪恶,都无法消灭它。爱不会消亡,它让我们成为活人,它是永恒的。 人被引诱成为他自己唯一的审判官以及“善”“恶”的审判官。他想成为自己的神。然而,这个想望却是充满灾难的,我们每天都能看到这个想望的后果:战争、屠杀、镇压。人成了人的玩具,人无所顾忌地把自己塑造成神和世界的裁判。因此,我们又再度陷入绝境。 基督化为人身、降临世间的终极目的,是要让我们得以神性化。是的,我们可以像神一样,但只有当我们重新找到自由,当我们成为弟兄、盟友、互助团结之人的时候。是的,在世间生命,在卑微的日常生活中,确实隐藏着天堂的片刻,但唯有通过爱才能体验到。正是在爱中,人人将形似基督;正是在爱中,人人将重新找到人神合一的形象;也正是在爱中,人的愿望与神的旨意取得了妥协。我深信,那些不信神但却能够发挥弟兄之爱的人,神对他们依然充满信心。 耶稣并非被差遣来当这世间的权势,当伟大的君王。他不是来扮演人的主宰,而是要把人解放出来。他是天父爱的使者。因为爱,他化为人身,并分享人的命运。在这个同舟共济、生死与共的行为中,他成了让人重新振作的催化剂。(《贫穷的富裕》)

    2014-06-11 11:05:30 1人喜欢 回应

四平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292条 )

食物营养与疾病-比勒医生的营养学忠告
1
东周列国志
1
孟子与公孙丑
1
潘雨廷先生谈话录
1
娑罗馆清言围炉夜话
1
四季花传书
1
孟子与滕文公、告子
1
浣花洗剑录(上下)
1
大圆满禅定休息简说
1
心灵能量
1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1
上師也喝酒?
1
西藏密教之父阿底峡尊者
1
阴阳师典藏合集
1
孔子和他的弟子们
1
残酷才是青春
1
八万四千问
1
金阁寺
1
旅途的脚印
1
天人五衰
1
晓寺
1
奔马
1
春雪
1
大圆满前行引导文
1
古典文教的现代新命
1
顾城哲思录
1
我们为何不幸福
1
倚天屠龙记(全四册)
1
罗念生译古希腊戏剧
1
孟子与尽心篇
1
《史记·太史公自序》讲记(外一篇)
1
荒漠甘泉(附黑门山路)
2
理想国
1
好逑传
1
老残游记
1
禅与生命的认知初讲
1
碧血洗银枪
1
封神演义
1
点灯的人
1
原本大学微言
1
漫谈中国文化
1
射雕英雄传(套装共4册)
1
做人的佛法
1
连城诀
1
生死场
1
侠客行(全二册)
1
雪山飞狐
1
飞狐外传(全二册)
1
太极拳与静坐
1
黄帝的人生观
1
孟子与万章
1
试炼你的信心
1
《南怀瑾-小言黄帝内经与生命科学》
1
南怀瑾:一代大师未远行
1
楞严大义今释
1
泰戈尔诗选
1
家书中的百年史
1
天龙八部(全五册)
1
有求
1
布施學毘耶娑問經附錄南懷瑾先生選講
1
溥杰自传
1
怀念父亲南怀瑾
1
庆祝无意义
1
列子臆说(上)
1
神曲
1
云深不知处
1
双峰禅话
1
普希金诗选
1
德兰修女传
1
薄伽梵歌
1
如何修证佛法
1
道家、密宗与东方神秘学
1
云水禅心
1
空谷幽兰
1
雅典的少女
1
活得安详
1
金粟轩诗词楹联诗话(合编)
1
韦伯作品集Ⅻ: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1
青春的烦恼
1
生命的真相
1
我爱人像红红的玫瑰
1
夜莺与古瓮
1
廿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
1
释迦牟尼佛传
1
南怀瑾的最后100天
1
诗里特别有禅
1
知性改进论
1
血鹦鹉
1
不可言说的言说
1
生存神学与末世论
1
死论
1
星云法师释佛
1
让阳光自然播洒
1
悉达多
1
罗密欧与朱丽叶(名著名译插图本)
1
民族主义
1
现生说法看佛教
1
资本主义文明的衰亡
1
武士道
1
易经系传别讲
1
老子他说续集
1
书屋小记
1
魏承思国学讲演录
1
不离:上师人生开示录
1
喝茶解禅
1
亦新亦旧的一代
1
老子他说
1
生活禅钥
1
历史的经验
1
我們真正的歸宿
1
无量义经
1
易经杂说
1
虚云大师文汇
1
爱因斯坦晚年文集
1
《佛说大集会正法经》解读
1
中国道教发展史略
1
七真传
1
沉思录
1
中国佛教发展史略
1
名利场(上下)
1
禅话
1
目送
1
虚云和尚年谱
1
人生的枷锁
1
忏悔录
1
庄子諵譁(上)
1
佛说大威灯光仙人问疑经
1
八仙全传
1
净空法师太上感应篇讲记
1
中国人的精神
1
安士全书白话解(上下册)
1
八正道
1
倓虚大师文汇
1
密勒日巴尊者正傳
1
广钦大师文汇
1
一条丰富的人生路
1
自我的真相
1
玉琳国师传
1
金刚经说什么
1
妙法如意宝解脱庄严论
1
维摩诘的花雨满天(上)
1
我们时代的病态人格
1
终止你内心的暴力
1
不是为了快乐
1
入菩萨行论
1
药师经的济世观
1
圆觉经略说
1
南怀瑾讲演录
1
契诃夫短篇小说选
1
答问青壮年参禅者
1
南怀瑾与彼得·圣吉
1
探索潜意识
1
莫泊桑短篇小说选
1
太阳,我的心
1
人生的起点和终站
1
挪威的森林
1
信心铭
1
与生命相约
1
突破修道上的唯物
1
被遗忘的语言
1
自由的迷思
1
净空法师讲《了凡四训》
1
心与禅
1
释迦牟尼佛广传·白莲花论
1
浮士德
1
你可以不怕死
1
性革命的失败
1
逃避自由
1
鲁滨孙飘流记
1
哲学书简
1
蒲宁散文选
1
当下的力量Ⅱ
1
罗生门
1
西藏的睡梦瑜伽
1
心灵裸舞
1
心灵神医
1
与无常共处
1
古多尔的精神之旅
1
十大弟子传
1
当下的力量
1
禅七讲话
1
生命之爱
1
西藏生死书
1
无我的智慧
1
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1
普贤上师言教
1
谋生之道
1
彩画集
1
谁来跟我干杯
1
次第花开
1
生死的幻觉
1
月亮和六便士
1
正见
1
终究悲哀的外国语
1
南闽梦影
1
依然故我
1
帷幕
1
好笑的爱
1
笑忘录
1
小说的艺术
1
野火集
1
罪与欠
1
娱乐至死 童年的消逝
1
毛姆读书随笔
1
刀锋
1
送你一颗子弹
1
海边的卡夫卡
1
告别圆舞曲
1
佛教的见地与修道
1
如何真正富有
1
被背叛的遗嘱
1
三少爷的剑
1
旅行的艺术
1
相遇
1
艺术与人生
1
苦才是人生
1
玩笑
1
七杀手
1
七种武器(全三册)
1
诗的时光书
1
英雄无泪
1
红玫瑰与白玫瑰
1
湘妃剑
1
彩环曲
1
剑花·烟雨·江南
1
神偷绿小千
1
游侠录
1
生命对你意味着什么
1
身份的焦虑
1
苍穹神剑
1
月异星邪
1
火并萧十一郎
1
边城浪子(上下)
1
白玉老虎(上下)
1
萧十一郎
1
无知
1
不朽
1
身份
1
生活在别处
1
雅克和他的主人
1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1
武林外史(上下)
1
放手与找到自我
1
摆脱恐惧和共生的方法
1
相信自己的命运
1
人间草木
1
现代化之忧思
1
爱情没那么美好
1
无命运的人生
1
去中国的小船
1
电视人
1
列克星敦的幽灵
1
神的孩子全跳舞
1
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
1
斯普特尼克恋人
1
再袭面包店
1
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
1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1
1
天黑以后
1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1
歌德对话录
1
蒙田随笔
1
动物农场
1
一九八四
1
霍乱时期的爱情
1
当代英雄 莱蒙托夫诗选
1
人间失格
1
爱的简约
1
思想录
1
卡夫卡书信日记选
1
九三年
1
普里什文随笔选
1
香水
1
月亮姑娘之歌
1
红宝石之歌
1
爱的饥渴
1
朝圣
1
人间是剧场
1
爱的纯全
1
周末
1
爱默生散文选
1
红字
1
人间词话
1
拯救与逍遥
1
这一代人的怕和爱
1
拣尽寒枝
1
沉重的肉身
1
万历十五年
1
流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