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对《生活禅钥》的笔记(1)

四平
四平 (此生可是无仙骨,石火光中闹不休)

读过 生活禅钥

生活禅钥
  • 书名: 生活禅钥
  • 作者: 净慧
  • 页数: 307
  • 出版年: 2008-1
  • 全书

    “生活禅”这一命题的意义,在于揭示佛法与生活不一不异。因为从觉悟者来看,生活就是佛法,佛法就是生活,世间与出世间不二,烦恼与菩提不二,生死与涅盘不二,此岸与彼岸不二,消融了一切对立面,一切处于中道,人生觉悟奉献,安乐自在,欢悦和谐。如果就迷惑者而言,则万法纷然对立,生活与佛法打成两截,世间与出世间水火不容,一切都处于二元对立的状态,人生由此而三毒横生,烦恼不断,生死流转。两种精神状态,两种生活状态,中间只有一字之差,前者得力于一个“觉”字, 后者执著于一个“迷”字。一字之差实际上只是一念之差。佛法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这个问题,禅要解决的也是这个问题,生活禅要解决的还是这个问题。人生处在迷与悟的交叉路口,怎样把握这一念之间迷与悟的判断与选择,这就是佛陀说法的一大事因缘。禅是佛法的核心,禅的宗旨是“ 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更加直截了当地解决人生的迷惑问题。 人人皆有佛性,人人皆可成佛。人格完善之时,即是成佛之日。要达到人格的完善,必须正确面对人生的三大问题。这三大问题就是生存问题、生活问题、生死问题。 所谓不立文字者就是不执著文字,但又不能离开文字,还是要用语言文字作标月之指,“因指见月,得月亡指”,这就是语言的功能。 “心、佛、众生,三无差别”,你的知见可以是与佛平等的,但那仅仅是因地中的一种平等,不能完全做到果位上与佛等同。说心、说佛、说众生、说平等,仍是一种理论、一种思维分别。这一切的一切,都要抛开。只有把一切的理论架构抛开了,把一切的思维分别抛开了,你才能体验禅的境界。 心静是个什么状态呢?就是我刚才说的,没有什么热或者不热,凉和热这种二元对立的状态不存在了。一有二元对立,他的感受马上不同了。二元对立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的分别。 世界上的事情本来就是平等的,一切都是平等的。差别只是它的相,平等是它的性,我们要离相而证性,这样得到的受用才是究竟的。 千万不要在桎梏之外去求解脱,不要在生死之外去求涅槃,不要在烦恼之外去求菩提。解脱是一种无限的自在,是一种彻底的自由。这种彻底的自由自在在什么地方?无限就在有限中实现,涅槃就在生死中寻求。生死与涅槃是不二的,无限与有限是不二的,烦恼与菩提也是不二的。 其中隔了些什么呢?隔了一些无明,即分别心。你当下超越了它,“不二”就能实现。所谓生死即涅槃,烦恼即菩提,有限即无限,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每个人都是饥来吃饭困来眠。这样,我们不是都在修行吗?不对。我们在吃饭的时候有种种的分别:这个好吃这个不好吃,这个是酸的这个是辣的,这个是甜的这个是苦的。我们睡觉的时候也是在百般思索,辗转反侧睡不着,睡不着又硬要睡。那不是在睡觉,那是在挣扎;那不是在吃饭,是在吃分别。这个菜辣的,这是腐竹,这还可以吃,一直在分别。禅者的生活方式跟他对待一切问题一样,超越了二元对立,是在无分别中生活。 对于外缘,息是息不了的,就让一切法住在它应该住的地方就可以了,互不妨碍,你不要去攀缘它,就没有关系。因为一切东西都是“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没有什么烦恼会跑到我们心里来,烦恼都是自己找的,都是我们去攀缘所致。我们能够让一切东西安住它的本位,不去攀缘,就是“止息诸缘”。什么缘呢?苦乐忧喜、人我是非,如是等等。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太难太难! 方便是智慧的另一说法。没有智慧的人,就不懂得什么叫做方便。 世界上的一切纷争、一切问题都是因为在知识的圈子里打转,在理性的圈子里打转:你这一句话会引起什么严重的后果,你这句话又会怎么样,对我有什么影响,对我有什么损害 ……从世间法的角度来讲,彼此都有执著嘛,所以确确实实会因为一句话产生不同的后果。因为都是在执著当中、在符号当中来打转、往来兜圈子,自己的本性就被淹没了,就被盖覆了。 不能做到逢苦不忧,怨天尤人的念头一起来,心想要像墙壁就不可能。 明白了因缘共生的道理,烦恼可以断掉,执着可以破除,我执可以放下,法执可以放下。既然都是缘起的、缘生的,你还执着什么呢?你执着,无非就是要能够做得了主,要能够自由,要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的意见第一,一切都是从我出发,没有别人。这种情况在生活当中很普遍,随时随地都会表现出来。如果一个人总是一定要体现我的意志,总是我的意志不能动摇,该有多么愚痴。 执着自我的心,为满足自我而种种追求的心,就是一切罪恶的根本。执着于有一个我,就会有一个属于我的身体。我们一般人的身体是物质性的肉体,到了无色界的天人,他虽然没有物质性的肉体,仍然还有精神性的身体存在。这个身体,无论是物质性的,还是精神性的,都是由于我执而有的。有这个身体,就免不了有苦有乐,就免不了为它所累。 大修行人把行布施当做自己的本分事,有这样的心态,就能够“不倚不着”,既不是为了得到无上的佛果而刻意去做利益众生的事,也不为贪著布施带来的福报。修行布施只是为了除掉内心的烦恼污垢,除掉自私、贪著与我执。行布施的时候,应该时时刻刻检查自心是不是有这些污垢。如果有,说明功夫还不到家,还要继续努力。这些污垢没有了,布施波罗蜜就圆满了。 理入是见地,行入就是功夫。见地就是理论、世界观,功夫就是实践。 能够观一切法缘生性空,就可以从根本上使我们的身心净化,因为观到缘生性空、观到诸法实相,我们所有的执著都能够破除。执著破除了,我们就不会继续起惑造业。 端坐念实相者,就是要彻底地明白一切业障都是妄想所生。妄想也是依条件而产生的,是缘生法。如果我们能够一眼识破妄想的缘生空性,不再执著,那么业障就像烈日下的冰山一样,即刻就融化了。 要做到念而又无所念,那就不能以平常的得失之心来念佛,而要以一种无所得的心来念佛。这就是我昨天说的在念佛的时候不要有所希求,要“只问耕耘莫问收获”,这就是念无所念。在念佛的时候不要觉得有能念、有所念,这就是念而无念、无念而念。因为我们念佛的时候,我们此心当下即佛,不要别有追求。若别有追求,那就是在头上安头。 不管是动还是静,只要做到守一不移,就能够明见佛性、早入定门。 河沙妙德总在心源,我们面对挣扎与无奈怎么办呢?在这一切境缘上面,你不要去分别它,而要用一实相来对待。一切不分别,一切自在,一切如如。 我们每个人每天并没有真正生活在一个实实在在的世界里,而是生活在概念世界里面。 可以说,一直到今天,“守一不移”这种方法是修各种法门的根本。 所谓无相,就是不在境上起分别执著之相,能够使法体恒清净。法体就是一切事 物的本来面目。一切诸法,也可以说是一切相,本来就是清净的。众生执迷不悟,即执分别,妄计种种相状。如果我们能够做到于相而离相,在认识事物上远离计执,那我们就可亲见诸法实相。 一切法如果有自性的话,一切法不会生,一切法就没有办法相容相兼,并同时存在于一个空间。正因为一切法没有自性,所以无自性这种规律性,就是一切法的本原,就是法性。 妄心亦复不在,真心亦复不在,那时真妄便是一体不二了。 妄心有生灭,而真心不生不灭。真心的清净之体,妄心是染浊之用。我们若能自净其心、自觉其心、自主其心,把生灭心排除了,那么,不生不灭的真心(即自觉自主的觉心)就显现出来了。 为什么一个修行者在生活中的任何时刻都有可能开悟呢?那是因为他对明心见性孜孜以求,全神贯注于修行这一件事上,他的心念兹在兹,每时每刻都没有离开当下,没有离开当下那一念。这一点并不容易做到,因为当下是不住的。 能够念念安住当下,那实际上意味着,心是空明无住的,是专注的,是无我的。而这正是真是修行的功夫。念佛的人,若能够如此用心,念念安住当下,既不想西方,也不想东方,既不想自己,也不想阿弥陀佛,始终能够照顾好当下那一句佛号,念得字字分明,听得也字字分明,那实际上他已经超越了时空,坐断了三际,与阿弥陀佛相应了。 一个人,对佛法理论纵然能说一千道一万,若行不得一句,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饶舌的凡夫,与不懂佛法的人,在本质上没有什么两样。 修行的过程,也是一个利他的过程,利他和自利并不矛盾。因为阻碍我们获得宁静心境和见自本性的真正障蔽,不是来自外面,而是来自我们内心的贪、嗔、痴。而要去掉贪嗔痴等障蔽,需要通过我们有意识地在利他的过程中,扩大自己的心量,磨掉自己的我执习气。没有利他的修持,要去掉这些障道习气,是很困难的。 觉者与凡夫的区别,不在于觉者得到了什么,而在于觉者通过放下一切执着和攀缘,使本有宝藏显发出来了而已,而这些宝藏在凡夫那里,一样地具足,只是被烦恼习气障蔽了,没有被打开。 开悟虽是顿悟佛性、顿见因缘法的实相,但是,它还有一个深浅次第问题,并不是一悟百了。一悟百了的那种彻悟,只有在佛的境界上才有。 其实,根器的大小,主要看他是不是发起了大悲心,是不是发起了菩提心。 禅宗觉得,包括佛所说的经典在内,一切的文字语言,对于真正发挥人的主体精神的作用来说,都是一种障碍。 保任是修行的一个重要阶段。开悟之后,你还必须经常以智慧对自己的言行举止、起心动念进行关照,不令间断,一定要让智慧充满整个心灵空间。 为什么要杀?因为你在这些地方还有情见在;有情见在,那就是你的生死根本。逢佛杀佛是一个比喻的说法,意思是要把你的知解、情见扫除得干干净净,做到寸丝不挂、一法不立。 真正修禅的人,都寡言少语。 临命终时一切烦恼痛苦来到面前,没有愿力抵不住,贪生怕死抵不住,只有大愿力才能抵得住。 能放得下念念驰求的心,当下就是佛祖,与佛祖没有分别。不是说贪吃、好玩才叫驰求心,凡是有念都是驰求心。只要有二元对立,有能、有所,有主观、有客观,有能念、有所念,都是驰求心。到最究竟的地方,是一切对立面都没有,只是一片光明。这一片光明就是究竟般若大智慧,大智慧能把一切都照得亮亮堂堂。 当下一念不随过去、未来、现在而迁流,它是孤立的,不和任何事物相联系。一有联系,就会有妄想。禅修就是要把当下一念心孤立起来,不与过去联系,也不想未来如何。当然真正大彻大悟以后,自己做得主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无”是指一切法无自性。每一个法都无自性,所以它都能够成为另一个法生存和发展的条件。如果每一个法都有自性的话,它就会你搞你的,我搞我的,互不合作。 虚妄分别往往也有一点点的作用,就像用手指指月亮一样。 我们的生活到处充满着禅意与禅境,我们每个人本来都应该生活得非常轻松愉快、潇洒自在,但我们大多数人并没有这种感受,相反地,都觉得生活很累,很累。是什么原因呢?实在是我们的“闲事”太多太多了,所以才觉得“人间”没有“好时节”。如果我们从生活中找回禅的精神(其实它从来没有离开过生活),让生活与禅打成一片、融为一体,我们的生活便如诗如画,恬适安详了。 我说过多次,禅是修的、证的、参的,不是讲的。虽然禅不立文字,语言文字代表不了禅,但是它又不能离开语言文字,要把禅不立文字这个道理讲明白是离不开文字的。 佛教的一切,特别是大乘法门的一切,都以菩提心作为开端和根本。离开了菩提心,修一切的法门不是堕入二乘,就是堕入外道邪见。 佛法不离世间法,佛法的任务就是要净化世间法、提升世间法,超越世间法。同样,禅修也绝不能离开世间法,绝不能离开生活。离开了生活、离开了世间法,禅修的断、证——禅修要断什么证什么便成了无的放矢、空中楼阁,没有一个着落之处。 破除了执着才能到彼岸,但是也不要有到彼岸的心,因为《心经》告诉我们,无智亦无得。 学佛修行,没有别的要求,就是如何面对我们生命当下的困惑、当下的烦恼。因为离开了当下,你要找我们的生命,找我们的生存,找我们的生活,是找不到的。千经万论、历代祖师都强调要在当下这一念心中来落实修行的要求。 只有在当下一年完成,修行才真正时时刻刻有证量,时时刻刻有受用。如果把一切寄托在死亡以后,那你永远不会有受用,永远不会有证量,而且修行的信心也不容易建立起来。 怎样突破时空的障碍,获得寿命的无量、光明的无量?关键在照见五蕴皆空。 我们要通过修行来消除我们的妄想执着,消除不正当的追求。如果我们真正获得了色自在,也是为了满众生愿,不是迷恋于个人的物质追求。如果我们为了个人的追求,你永远得不到色自在。 “照见”为功夫,“五蕴”即众生生命的总相、生活的总相,也就是我们修行所要解决的问题。如果在修行中五蕴能空,这个问题就解决了。五蕴空不了,生存的痛苦、生命的迷惑依然存在。 所谓禅在当下的功夫就在于把握生命的当下,转化生命的迷惑,净化生命的染污,提升生命的素质,圆满生命的品格,发挥清净生命自觉觉他、自利利他、自度度他的无限潜能。 如果不能够从自心出发,回归自心,失去了观照,念佛的作用就很小。 人真正是开悟了,见到此心了,那种受用是不共的,不能够与他人分享。外人只能够分享他外在的喜悦,不能分享他内心的安详自在。 见道容易修道难,修道不到位,或者用力不够,有反复。我们看到一些很用功的老参,一说起来见地很好,但是一碰到具体问题,无明火很大。那无明火大的时候是什么呢?是觉照不到的地方。也有的修行很好、见地很好的人,情欲这一关透不过,又走回头路。 不是以出世的精神,也做不好入世的事业。 菩萨的精神是什么呢?菩萨的精神是大地的精神,是桥梁的精神! 真正懂得感恩的人,他没有不能原谅的人,他没有不能信任的人,他没有不要感恩的人。 佛教虽然否定有我,但是也承认由色、心二法,或者说由色、受、想、行、识五蕴而组成的假我还是存在的。没有这个假我,就无法借假修真,就无法找到真正的自我。 本来就有的东西是什么?是五蕴的不确定性,五蕴的假设性、假定性,五蕴的空性。那才是本有的东西,那才是不可改变的东西。世界上的一切事物,没有一件事是不可以改变的。只有那个“一切事物都是可以改变的”原理是不可改变的。佛教把这个不可改变的原理,叫做空或者空性。 空性是直觉的,是现量的,只可以受用,不可以向人说破。一经说破了,不值半文钱。为什么呢?哦,就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啊!由于你并不是从修行的亲证而来,只是一种知性的认识,这种知性的认识敌不住烦恼。只有能够敌得住烦恼的那种认识,才是真正的受用。 为什么会有有漏与无漏的差别呢?它的关键在什么地方?它的关键就在于有没有发出世的菩提心。 不能“善用其心”,谈不上觉悟人生;不能“善待一切”,谈不上奉献人生。 精神越空虚的人,越是需要用外在的物质来满足自己的虚荣与追求,越是会过度地耗费资源。 如果我们把烦恼当成一个处理品,我们大家一定不会自找烦恼。我看我们大家就没有把烦恼当成处理品,总是抱着不放,觉得烦恼很好,所以烦恼很多。 如果能够把环保意识提高到感恩这样的角度来理解,提高到人类的存在、个人的存在时和所有的众生——有情、无情的存在分不开这样的角度来理解,我想,每个人就能够自觉地来做环保工作,自觉地来保护生态的平衡。 要做推倒烦恼障的工作,需要不断地加大力度,不要间断。一间断了,烦恼就会死灰复燃。 在佛典上,有时叫做“灭除烦恼”,“断烦恼”。断也好,灭也好,实际上都是转化。觉者不以烦恼为烦恼,就是断了烦恼。 在什么地方了生死呢?就是在生活中了生死。将刀子来割他的头,那就是他面对的生活,然而,他不起烦恼,不动念头。学禅的人就没有烦恼吗?烦恼是不择手段的,也是不论什么情况的。关键是看学禅的人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以什么样的方法来处理。你处理得好,烦恼就是菩提;处理得不好,烦恼就成了生死。 学修生活禅,怎样善待死亡呢?按四祖道信的说法,临命终时,要一念不生,安住当下,坦然面对,死生一如。这就是禅宗的方案。死和生没有什么两样。死就是生,生就是死。生如来,死如去。即是如来如去,那就是死生一如。 断恶修善,是了生的最佳选择。不知断恶,不知修善,不可能了生。不知断恶,不知修善,也不可能脱死。因为不能了生,就不能脱死。 无论在临死的时候,还是现在活着的时候,都要做到“安住当下,一念不生,从容面对,死生一如”。时时刻刻安住在这样一种现法涅槃之中,才是真正地了生脱死,才是禅宗或生活禅所提供的终极关怀的方案。(《生活禅钥》)

    2013-12-09 20:33:49 1人喜欢 回应

四平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292条 )

食物营养与疾病-比勒医生的营养学忠告
1
东周列国志
1
孟子与公孙丑
1
潘雨廷先生谈话录
1
娑罗馆清言围炉夜话
1
四季花传书
1
孟子与滕文公、告子
1
浣花洗剑录(上下)
1
大圆满禅定休息简说
1
心灵能量
1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1
上師也喝酒?
1
西藏密教之父阿底峡尊者
1
阴阳师典藏合集
1
孔子和他的弟子们
1
残酷才是青春
1
八万四千问
1
金阁寺
1
旅途的脚印
1
天人五衰
1
晓寺
1
奔马
1
春雪
1
大圆满前行引导文
1
古典文教的现代新命
1
顾城哲思录
1
我们为何不幸福
1
倚天屠龙记(全四册)
1
罗念生译古希腊戏剧
1
孟子与尽心篇
1
《史记·太史公自序》讲记(外一篇)
1
荒漠甘泉(附黑门山路)
2
理想国
1
好逑传
1
老残游记
1
禅与生命的认知初讲
1
碧血洗银枪
1
封神演义
1
点灯的人
1
原本大学微言
1
漫谈中国文化
1
射雕英雄传(套装共4册)
1
做人的佛法
1
连城诀
1
生死场
1
侠客行(全二册)
1
雪山飞狐
1
飞狐外传(全二册)
1
太极拳与静坐
1
黄帝的人生观
1
孟子与万章
1
试炼你的信心
1
《南怀瑾-小言黄帝内经与生命科学》
1
南怀瑾:一代大师未远行
1
楞严大义今释
1
泰戈尔诗选
1
家书中的百年史
1
天龙八部(全五册)
1
有求
1
布施學毘耶娑問經附錄南懷瑾先生選講
1
溥杰自传
1
怀念父亲南怀瑾
1
庆祝无意义
1
列子臆说(上)
1
神曲
1
云深不知处
1
双峰禅话
1
普希金诗选
1
德兰修女传
1
薄伽梵歌
1
如何修证佛法
1
活着,为了什么?
1
道家、密宗与东方神秘学
1
云水禅心
1
空谷幽兰
1
雅典的少女
1
活得安详
1
金粟轩诗词楹联诗话(合编)
1
韦伯作品集Ⅻ: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1
青春的烦恼
1
生命的真相
1
我爱人像红红的玫瑰
1
夜莺与古瓮
1
廿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
1
释迦牟尼佛传
1
南怀瑾的最后100天
1
诗里特别有禅
1
知性改进论
1
血鹦鹉
1
不可言说的言说
1
生存神学与末世论
1
死论
1
星云法师释佛
1
让阳光自然播洒
1
悉达多
1
罗密欧与朱丽叶(名著名译插图本)
1
民族主义
1
现生说法看佛教
1
资本主义文明的衰亡
1
武士道
1
易经系传别讲
1
老子他说续集
1
书屋小记
1
魏承思国学讲演录
1
不离:上师人生开示录
1
喝茶解禅
1
亦新亦旧的一代
1
老子他说
1
历史的经验
1
我們真正的歸宿
1
无量义经
1
易经杂说
1
虚云大师文汇
1
爱因斯坦晚年文集
1
《佛说大集会正法经》解读
1
中国道教发展史略
1
七真传
1
沉思录
1
中国佛教发展史略
1
名利场(上下)
1
禅话
1
目送
1
虚云和尚年谱
1
人生的枷锁
1
忏悔录
1
庄子諵譁(上)
1
佛说大威灯光仙人问疑经
1
八仙全传
1
净空法师太上感应篇讲记
1
中国人的精神
1
安士全书白话解(上下册)
1
八正道
1
倓虚大师文汇
1
密勒日巴尊者正傳
1
广钦大师文汇
1
一条丰富的人生路
1
自我的真相
1
玉琳国师传
1
金刚经说什么
1
妙法如意宝解脱庄严论
1
维摩诘的花雨满天(上)
1
我们时代的病态人格
1
终止你内心的暴力
1
不是为了快乐
1
入菩萨行论
1
药师经的济世观
1
圆觉经略说
1
南怀瑾讲演录
1
契诃夫短篇小说选
1
答问青壮年参禅者
1
南怀瑾与彼得·圣吉
1
探索潜意识
1
莫泊桑短篇小说选
1
太阳,我的心
1
人生的起点和终站
1
挪威的森林
1
信心铭
1
与生命相约
1
突破修道上的唯物
1
被遗忘的语言
1
自由的迷思
1
净空法师讲《了凡四训》
1
心与禅
1
释迦牟尼佛广传·白莲花论
1
浮士德
1
你可以不怕死
1
性革命的失败
1
逃避自由
1
鲁滨孙飘流记
1
哲学书简
1
蒲宁散文选
1
当下的力量Ⅱ
1
罗生门
1
西藏的睡梦瑜伽
1
心灵裸舞
1
心灵神医
1
与无常共处
1
古多尔的精神之旅
1
十大弟子传
1
当下的力量
1
禅七讲话
1
生命之爱
1
西藏生死书
1
无我的智慧
1
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1
普贤上师言教
1
谋生之道
1
彩画集
1
谁来跟我干杯
1
次第花开
1
生死的幻觉
1
月亮和六便士
1
正见
1
终究悲哀的外国语
1
南闽梦影
1
依然故我
1
帷幕
1
好笑的爱
1
笑忘录
1
小说的艺术
1
野火集
1
罪与欠
1
娱乐至死 童年的消逝
1
毛姆读书随笔
1
刀锋
1
送你一颗子弹
1
海边的卡夫卡
1
告别圆舞曲
1
佛教的见地与修道
1
如何真正富有
1
被背叛的遗嘱
1
三少爷的剑
1
旅行的艺术
1
相遇
1
艺术与人生
1
苦才是人生
1
玩笑
1
七杀手
1
七种武器(全三册)
1
诗的时光书
1
英雄无泪
1
红玫瑰与白玫瑰
1
湘妃剑
1
彩环曲
1
剑花·烟雨·江南
1
神偷绿小千
1
游侠录
1
生命对你意味着什么
1
身份的焦虑
1
苍穹神剑
1
月异星邪
1
火并萧十一郎
1
边城浪子(上下)
1
白玉老虎(上下)
1
萧十一郎
1
无知
1
不朽
1
身份
1
生活在别处
1
雅克和他的主人
1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1
武林外史(上下)
1
放手与找到自我
1
摆脱恐惧和共生的方法
1
相信自己的命运
1
人间草木
1
现代化之忧思
1
爱情没那么美好
1
无命运的人生
1
去中国的小船
1
电视人
1
列克星敦的幽灵
1
神的孩子全跳舞
1
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
1
斯普特尼克恋人
1
再袭面包店
1
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
1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1
1
天黑以后
1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1
歌德对话录
1
蒙田随笔
1
动物农场
1
一九八四
1
霍乱时期的爱情
1
当代英雄 莱蒙托夫诗选
1
人间失格
1
爱的简约
1
思想录
1
卡夫卡书信日记选
1
九三年
1
普里什文随笔选
1
香水
1
月亮姑娘之歌
1
红宝石之歌
1
爱的饥渴
1
朝圣
1
人间是剧场
1
爱的纯全
1
周末
1
爱默生散文选
1
红字
1
人间词话
1
拯救与逍遥
1
这一代人的怕和爱
1
拣尽寒枝
1
沉重的肉身
1
万历十五年
1
流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