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对《沉思录》的笔记(1)

四平
四平 (此生可是无仙骨,石火光中闹不休)

读过 沉思录

沉思录
  • 书名: 沉思录
  • 作者: 马可·奥勒留
  • 页数: 165
  • 出版社: 上海三联出版社
  • 出版年: 2008-5
  • 全书

    和人们对苏格拉底的记载一样,他也善于享受但绝不沉溺,对这些东西很多人是软弱得既不能放弃、也做不到有节制地享受的。既有力量去承受,又能保持清醒,这是一个人灵魂完善、不可战胜的标志,正像马克西默斯在疾病中所表现的那样。 感谢神明:我早早地不再由祖父的爱妾抚养,因而我的青春花朵不致过早地受到损害,使我直到成人甚至更晚才初近女色。 要感谢神明,在我对哲学产生兴趣时,没有让我拜倒在任何诡辩家脚下,没有一味死读书本或沉迷于逻辑推理,也没有过度专注于探究天国的奥秘。 每天开始的时候就告诉自己:我将会遇见某个好管闲事的人、忘恩负义的人、狂妄粗野的人、奸诈阴险的人、善嫉的人。他们之所以染上这些恶习,是因为不辨善恶。而我,是能够明辨善恶的,并且知道沾染这些恶习的人本性与我相似——我们不仅在血统上本自一源,而且共享同样的理智和神性——因此,他们中没有人能损害我,我也不会对我的同类发火,不会憎恨他们,因为我们注定要相互合作,就像我们的双手、双脚、上下眼皮、长在上下颚的两排牙齿。若我们相互对抗,便违反了自然;相互发怒和仇恨无疑就是相互作对。 不论地位如何,我的存在,不过是一具肉体、一阵呼吸、一份能支配自己的能力。肉体是多么微不足道——只是一滩血、几根骨头、一团纠结的神经和血管罢了。呼吸呢,也不过是一缕空气,不停地变化,每时每刻都在排出、吸入。接下来,就只剩下支配能力了。丢开你的书吧,不要再虚耗精力,不能再这样了。假设你现在濒临死亡,那么好好想想吧:你已经垂垂老矣,不要再让自己成为奴隶,听凭操纵,像个木偶一样受各种冲动胡乱驱使,也不要再抱怨目前的处境,或者为将来忧虑。 抛开你对书本的渴望,这样你就不必在喋喋不休的抱怨中死去,而是怀着真正的欢欣和对神明的虔敬感激离开人世。 如果一个人不能看清别人的灵魂,那也没有什么不妥;而很少留心自己内心动机的人,却注定不幸。 由欲望而引起的过错比愤怒引起的过错更应该受到谴责。因为当一个人愤怒时,他是由于某种痛苦或内心的煎熬而失去了理智,但那些受欲望驱使而犯罪的人却是因为经不住快乐的诱惑,他的过错也就更不道德、缺乏男人应有的自制力。 无论善人恶人,都会经历死生、荣辱、贫富,它们本身并不让我们感到荣耀或者羞耻;因此这些事物既不善,也不恶。 即使能活上三千年,甚至三万年,你也应该记住:人所失去的,只是他此刻拥有的生活;人所拥有的,也只是他此刻正在失去的生活,因此,生命的长短没有什么不同。此刻对于所有人都是一样的,那正在逝去的也都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失去的不过是单纯的片刻;一个人不可能既失去过去、又失去未来——还没有经历的事情,怎么可能被夺走呢?因此,请记住两点:第一,万事万物根本上都是一样的,在无穷无尽地循环往复,我们在一百年、两百年或无限的时间里看到的景象,都是同一回事;第二,长寿者和早夭者失去的都是同样的东西;因为只有此时此地的这一刻才可能被夺走,一个人只拥有现在,也就不可能失去他还尚未拥有的东西。 不要把你剩下的生命浪费在思考别人的事情上,除非你所做的是出于共同的利益。不要总是琢磨别人做什么,为什么做,他说什么,想什么,算计什么,如果把注意力分散在诸如此类的事情上,会使我们难于专注于我们的支配能力。因此我们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毫无意义的空想上,尤其要抑制我们的好奇心和恶意;你必须要训练自己保持这样的想法,一旦有人突然问起:"你在想什么?"你也能毫不犹豫地说真话:我在想什么,而且你的回答能清楚地表明:你所想的一切都是单纯和善良的,你是社会中不追求纵欲享乐的一分子,你也没有任何不满、嫉妒和猜疑的想法,或别的说出来会脸红的念头。 不要认为以下的事情对你有利:那些会让你违背诺言,行为不当,憎恨、猜疑和诅咒他人,做事不光明正大,或者怀有不可告人的欲望的事。因为那些极为看重自己的智慧并且相信自己有判断力的人,从不装腔作势、乱发牢骚,既不刻意独处也不一定要混迹于众人之中;最重要的是,他一生从不殚精竭虑去追求什么,也不企图躲避什么,灵魂在他身体里停留的时间长一些还是短一些,他完全不在意。因为,即便必须马上离开人世,他也会高高兴兴地上路,就好像做别的事情一样体面自然;他一生看重的事情只有一件:永远做一个合乎理性的人,社会的一分子。 人总是想退隐乡间、海滨、山林;你也曾经全心向往这种生活。但这完全是一种庸俗的想法,因为你尽可以随时退隐到自己的内心去;没有任何地方能比自己的心灵更为宁静、更无烦忧,尤其是如果这个人的内心海阔天空,他只消静心敛神,立刻就可以获得完全的宁静(所谓灵魂的宁静,我指的就是内心的秩序)。 你最为倚重、经常奉行的箴言,应该包括以下两条:第一,外在事物与心灵无关,它们无欲无求地存在于心灵之外,一切的纷扰都来自内心;第二,你眼前所见的一切都瞬息万变,终将归于湮灭;要始终记着,你曾经见过多少这样的变化。 死,和生一样,都源于自然的奥秘,是同一些元素的组合与分解;绝不是什么应当羞耻的事情,既不违反理性动物的本性,与生命活动的规律也不冲突。 不要有受到伤害的想法,不去想"我受到了伤害";"我受到了伤害"的想法不见了,伤害也就消失了。 那些滴在祭坛上的乳香:一滴是先滴下的,一滴是后滴下的,但它们不会因此有什么不同。 不去管邻人说什么、做什么、想什么,时时处处只注意自己的行为正当、高贵和良善的人,他的心灵是多么坦然啊!不要窥探别人的内心的黑暗,不要左顾右盼,而只是笔直地一路奔向终点。 有人一心渴望身后美名,却没有想到,那些记得他的人很快也要像他一样死去,这些人的子子孙孙很快也要死去,一代又一代传下去的名声开始还有一点火光,但最后终究要随着一代代人记忆的消失而熄灭。就算那些记住他的人永生不死,他的身后之名能够永恒,那又有什么意义呢?无需说这对死者毫无意义,即便是对于还在世的人,除非出于其他目的,否则别人的赞美又有什么用呢?你拒绝了自然赋予你的天性,心里只挂念着死后别人会怎样议论你,是不明智的啊。 努力活得像一个好人那样,看看自己在生活中是否对宇宙分配给你的那一份欣然领受,你的行为是否正直?待人是否仁爱?你对这一切是否满意? 一切都稍纵即逝,无论是记住这些的人,还是那被记住的一切。 你不久就要死去,但还没有做到单纯朴素,了无牵挂,还没有摆脱外界疑虑的侵扰,也还没有真正意识到所谓智慧指的不过是一件事情:行为正直。 那些被你视作恶的东西与别人支配他自己的能力无关,也与你周围事物的改变和转化无关。那么它们的根源何在呢?来自于你的判断力,是你将它们看作恶的。如果你不将它们看作是恶的,那一切都是好的。与这种判断力联系最密切的,是你那可怜的躯体,即使躯体被刀砍、被火烧、化脓、腐烂,也不能让你的判断力受到影响,妄下论断。也就是说,毫无差别地降临于好人和坏人身上的事情既不是善也不是恶。 事物的变化无所谓恶,事物在经历变化之后仍得以存在,这也无所谓善。 如果神明告诉你,"你明天就要死了,最迟拖不过后天",明天还是后天死,你恐怕不会太在意,除非你实在是一个懦弱之极的人,因为这有什么差别呢!同样,你是再活很多年,还是明天就死,这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在任何时候觉得自己遭受了不幸,请记住这一原则:这并非不幸,我的勇敢承担使它变成了幸运。 要学会蔑视死亡,有一个较为平实却仍不失有用的办法,那就是想想那些到死也牢牢抓住生命的人。比起早亡的人,难道他们多得了什么吗? 不要把寿命看得太重。你身后的时间是一个无底洞,你前面的时间呢,也看不到尽头;在这种无限的时间当中,哪怕只活三天,和活了三代又有什么差别呢? 我将按照本性在人生的道路上前进,直到有朝一日我倒下了,永远安息,向着日日供我呼吸的空气呼出最后一口气,长眠在这大地上--我的父亲靠它来耕种收获,我的母亲靠它孕育了我,我的奶妈靠它来哺育我,这大地日复一日为我提供饮食,让我延续生命;我践踏它,对它为所欲为,它只是默默地承受着我。 如果没有能够使自己的每一个行为都符合正确的原则,也不要厌恶自己,不要沮丧,也不要放弃;但如果你受了沉重的打击,失去信心的时候,要想想自己的大多数行为都是合乎人性,问心无愧的。 心里要坚定地存着这两个信念:第一,凡我所遭遇的必定是符合宇宙本性的;第二,凡与我内心的神明相违逆的事情决不去做,这乃是我的权力;没有人能逼迫我去违背它。 "目前我是如何支配我的灵魂的,出于什么目的?"要时时这样问自己,自我反省:我身上人们称之为支配能力那一部分,我正用它来做什么呢?现在占据我的这个灵魂是怎样一个灵魂呢?它属于一个孩子还是一个年轻人?是属于一个妇人、一个暴君、一只家畜还是一头野兽? 要经常想想:那现存的一切和将来要发生的一切消失得是多么快啊,瞬间就不见了踪影。一切实体就像一条水流湍急的河,它们的一切活动都处在不断的变化之中,其中的因果也变幻莫测,没有什么是永恒静止的;对我们来说,过去的一切转瞬即逝,未来的一切也是一个无底的深渊,没有什么能留存下来。那么,那些自鸣得意、怨天尤人、伤心痛苦的人不是傻子又是什么呢?难道困扰他们的这些事情能永世长存么? 想想那宇宙中的万物,你仅仅是其中微小的一个;想想那宇宙的时间,你所得到的只是其中的一个瞬间;再想想那命运的造化,你拥有的不过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份啊。 想想那些你经历过的一切,你忍受过的一切;你的生命快要走到尽头了,你也快要尽完自己的职责了;你曾经见过多少壮丽的景色,人世的喜乐悲欢你从来不以为意,对雄心壮志你无动于衷,对得罪你的人你总是以德报怨。 "过去,无论在哪里,我都算得上是个幸运的人。"所谓幸运,便是一份好运气:而好运气无非来自于灵魂赋予的好的脾气、好的动机、好的行为。 最高尚的报复方式是不要变成你的敌人那样的人。 只在一件事情上享受快乐并从中获得安宁:不断地为众人造福,心里保持对神的虔敬。 对于摆在面前的佳肴美味,如果你能这样想,就能看到它们的本质:这是一条鱼的尸体,这是一只鸟、一头猪的尸体;这酒呢,只是葡萄的浆汁,而身上的紫袍不过是在蚬血里染过的羊毛;而性交,也就是器官的摩擦,伴随着一阵抽搐、喷出一点黏液而已。这样就能看穿事物的形态,直达本质,看清它们到底是什么。你在生活中也应该这样来看待一切,即便那些似乎最值得称赞的事物,也应当将它剥得赤裸裸的,发现它实际上毫无价值,除去了外在的虚饰之后它什么也不是。因为骄傲是个最狡猾的骗子,你若相信自己做的是最有价值的事情,你对此深信不疑的时候,也就是它阴谋得逞的时候。 人们的行为真是再奇怪不过了!对于那些与自己同一个时代、和他们生活在一起的人,他们从来不肯说任何好话,却又格外看重后世的人会如何称颂自己,尽管那些人他们从未见过、甚至永远也见不到。这和你因为没有得到前人的赞美而感到委屈,是一样的可笑。 多么令人羞愧呵!你的身体还没有放弃战斗,灵魂倒先屈服了。 想想看,这些人全都早已化为尘土。有什么必要为他们唏嘘不已呢?还有多少人连一个名字也没有留下来啊!人生在世,只有一件事情是真正有价值的:那就是怀着真诚和正直度过一生,甚至对不诚实、不公正的人也保持仁爱的态度。 追逐虚名的人把幸福寄托在别人的言辞上;贪图享乐的人把幸福寄托在自己的感官上;而有理智的人,则把幸福安置在自己的行动之中。 对某件事情保持缄默,让我们的内心不受干扰,这没有什么不对,因为事物本身并没有那种强迫我们做出判断的本性。 无益于整个蜂群的,也无益于单只蜜蜂。 没有任何人能阻止你按照你自己的本性去生活;没有任何一件不合宇宙的自然之道的事情会落到你头上。 人们想要巴结的都是些什么人呢?目的是什么呢?又需要些什么手段呢?这一切很快就要被吞没,看,它已经吞没了多少东西! 什么是恶?都是些你经常看到的事物。无论发生什么,都要这么来想:"这乃是你常见的。"无论向上看、向下看,你到处都可以发现,从古至今,历史上也有很多这样的事情,甚至现在我们居住的城邦、我们的房屋也充斥着这样的事情。这不是什么新事物:一切都是常见的,短暂而易逝。 哦,幻想,你来这里干什么?我以神灵的名誉要求你,走开!因为我不需要你。可是你又像往常一样来烦我了。我不生你的气,只是要求你,走开! 有人害怕变化吗?唉,要是没有变化,事物怎么能产生呢?除了变化,又有什么是与宇宙的本性联系更紧密、更重要的呢?木柴经历不变化,你能洗热水澡吗?食物经历不变化,你能吸收营养吗?其他任何有用的东西不变化怎么实现它们的价值呢?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你自身的变化是一样,也是宇宙的本性所必需的。 我只担心一件事情,就是惟恐自己做出那种身为人不应当做的事情,或者是做事的方式不对,或者是时机不对。 你很快就会忘记一切,一切也很快就会忘记你。 连那些犯错的人也同样要去爱,这才是人的可贵之处。只要想想他们也是你的同胞,他们不是故意犯错的,而是出于无知,你马上就会生出对他们的怜爱之情;你和他们很快都将要死去,更重要的是,这些犯错的人没有伤害到你,因为你支配自己的能力并没有因他们而有所减损。 注意那些追求名声的人的内心,观察他们是什么人,什么是这些人避之不及的,什么是他们趋之若鹜的。想想看,就像那沙堆总是被吹散,又掩埋了先前的沙粒,人生也是如此,先前的种种总是被后来的迅速掩埋。 对于面容来说,当心灵发布命令时,它只服从自己,只调节和定自己,这是一件坏事,而对于心灵来说,它不由自己来调节和镇定,也是一件坏事。 应当这样来审视人类的图景,仿佛从高处俯瞰尘世间的林林总总:人群、军队、耕种、婚嫁、离弃、出生、死亡、法庭的喧嚣、荒凉之地、各色蛮族、饮宴、恸哭、集市等等,这一切纷繁交错却又不失秩序地混杂在一起。 “没有任何人的灵魂”,他说,“是故意要违背真理的”,也没有人会故意抛弃正义、克制、仁爱等美德。你有必要牢牢记住这一点,因为这会让你待人更加和善。 每当你感到痛苦时,要这样想:这痛苦并不可耻,它不会有损于我们的心灵;痛苦也不会减损我们的理性或者对公共利益的关注。在大多数感到痛苦的时候,伊壁鸠鲁的话都是对你有帮助的:“痛苦并非不可忍受,也不会永远持续,只要你记住它自有它的限度,不要在想象中将其扩大。” 若要使品德臻于完善,就要把每一天都当作生命的末日,既不放纵情感,也不麻木不仁,或者显得虚伪。 克服自己的缺点是可能的,克服别人的缺点是不可能的,但逃避自己的缺点和逃避别人的缺点都同样荒谬。 即便你火冒三丈,他们也还是那样做,不会有丝毫改变。 你确实应当受这样的罪;因为你情愿明天才做一个好人,而不是今天就做。 每一种判断、动机、欲望和厌恶都发生在内心,没有任何恶能从外面进入我们的内心。 接受时没有一丝傲慢,放弃时也绝不留恋。 不要因为想到了人生的整个图景而感到忧虑。不要总是在心里想你过去经历了多少苦恼,将来又要面临多少忧患,要时时问自己,“目前有什么是我承受不了或者难以忍受的?”你会羞于承认的。还要记住,困扰你的并不是将来也不是过去苦,而是现在,如果将它单独来看,痛苦就会缩减到只有一点点了;如果连这一点点痛苦也承受不住,那就只能怪你的内心太狭隘了。 如果使我自己痛苦,那是不对的,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故意让别人痛苦。 那摆脱了激情的心灵就是一座坚强堡垒,再没有比这更安全的栖身之所了。 除了初步的印象告诉你的,不要对自己多说什么。你是不是曾经听说有人在说你的坏话呢?这是别人告诉你的;但关键是,并没有说你受到了伤害,你也没有受到损害。我看到孩子生病了,我只是看到了他在生病,并没有看到他性命不保。因此,保持初步的印象就够了,不要从内心再添加什么,也就没有什么会让你感到不幸了。而且,还需要强调的是,这世上发生的一切,没有什么是你不熟悉的。 这个黄瓜是苦的?扔掉它。道路上有荆棘?避开它。这就够了,无需再问:“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种东西?” 人之所以畏惧死亡,无非是害怕丧失感觉,或者产生其他的感觉。但如果你丧失了感觉,你便感受不到任何恶了;如果你仍有感觉,只是稍有差别而已,那你的生命也就没有停止。 凡行事不公正,便是对神不敬。 凡说谎者,也是对神不敬。 那些把享乐当作善来追求、那把痛苦当作恶来避免的人同样是对神不敬。 若是有人不能以平等的态度看待快乐与痛苦、生与死、荣耀与耻辱这些宇宙毫无偏袒地造出来的事物,他也便是对神不敬了。 害人即是害己;对人不义,即是对己不义,因为他也让自己变坏了。 与其说今天我摆脱了一切烦恼,毋宁说我逐出了一切烦恼;因为烦恼不是从外界来的,而发生在内心,是我自己认为那是烦恼。 你曾经有过无数苦恼,那是因为你总是不愿意遵从本性行事。原因还不够清楚吗? 别人请求:“我怎样才能与那个妇人睡觉呢?”而你要这样想:“我怎样才能 不起与那妇人睡觉的念头呢?”别人请求说:“我怎样才能摆脱那人呢?”你应当这样想:“我怎样才能不再希望摆脱那人呢?”别人请求说:“我怎样才能不失去我的幼子呢?”而你要想:“我怎样才能做到不怕失去我的孩子呢?”总之,要这样来祷告,看看结果如何。 当你行善时,还想额外得到什么呢?你遵从本性去做事,对此并不满足,还想寻求回报吗? 一只蜘蛛抓住了苍蝇便自鸣得意,一个人抓住了一只兔子便自鸣得意,别的人网住了鱼,捕获了一头野猪或者熊,或者俘虏了萨马提亚人时,也常常自鸣得意。如果你好好想一下他们为什么得意,你会发现这不都是一些强盗吗? 只有背离正义的失败,才是真正的失败。 不要再空谈一个好人应当具备什么样的品德了,只管去做一个好人吧! 你会发现剧目都是一样的,只是演员不同而已。 如果你因为别人犯了错而震怒,那就立刻反省一下,想想你自己是否犯过类似的错误,比如说,觉得金钱是一件好东西,或者追求快乐、名声等等。如果想到这些,你就能很快平息怒火,并且体谅那犯错的人——他也是迫不得已的啊。 人们相互蔑视,同时又相互阿谀奉承;他们总是希望爬得比别人高,同时又匍匐在别人脚下。 你自己也犯过很多错,和他们差不了多少;即使有些错误的事情你没有去作,也不见得你没有想过,不过是出于怯懦,爱惜名声或者其他不正当的顾虑,最终没有去做罢了。 以弗所人的作品中有这么一条箴言:要经常怀想古代的有德之士,引以为鉴。 埃比克太德说过,当你亲吻你的孩子时,要默默地对自己说:“明天,可能明天这孩子就要死了。”——但这多么不吉利啊。——“完全不对,”他说,“在自然的安排里没有所谓的吉利不吉利的说法;否则你说去收获庄稼把它们割下来,那也是不吉利的了。” 每个人都爱自己胜过爱他人,更重视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反而不看重自己对自己的看法。 抛开你的意见,你便得救了。但为什么你不肯这样做呢? 我们要不断地行善,在每件善事之间甚至不留下最小的空隙,除此之外,还能怎样来享受生活呢?(《沉思录》)

    2013-10-11 10:26:20 1人推荐 1人喜欢 回应

四平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291条 )

东周列国志
1
孟子与公孙丑
1
潘雨廷先生谈话录
1
娑罗馆清言围炉夜话
1
四季花传书
1
孟子与滕文公、告子
1
浣花洗剑录(上下)
1
大圆满禅定休息简说
1
心灵能量
1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1
上師也喝酒?
1
西藏密教之父阿底峡尊者
1
阴阳师典藏合集
1
孔子和他的弟子们
1
残酷才是青春
1
八万四千问
1
金阁寺
1
旅途的脚印
1
天人五衰
1
晓寺
1
奔马
1
春雪
1
大圆满前行引导文
1
古典文教的现代新命
1
顾城哲思录
1
我们为何不幸福
1
倚天屠龙记(全四册)
1
罗念生译古希腊戏剧
1
孟子与尽心篇
1
《史记·太史公自序》讲记(外一篇)
1
荒漠甘泉(附黑门山路)
2
理想国
1
好逑传
1
老残游记
1
禅与生命的认知初讲
1
碧血洗银枪
1
封神演义
1
点灯的人
1
原本大学微言
1
漫谈中国文化
1
射雕英雄传(套装共4册)
1
做人的佛法
1
连城诀
1
生死场
1
侠客行(全二册)
1
雪山飞狐
1
飞狐外传(全二册)
1
太极拳与静坐
1
黄帝的人生观
1
孟子与万章
1
试炼你的信心
1
《南怀瑾-小言黄帝内经与生命科学》
1
南怀瑾:一代大师未远行
1
楞严大义今释
1
泰戈尔诗选
1
家书中的百年史
1
天龙八部(全五册)
1
有求
1
布施學毘耶娑問經附錄南懷瑾先生選講
1
溥杰自传
1
怀念父亲南怀瑾
1
庆祝无意义
1
列子臆说(上)
1
神曲
1
云深不知处
1
双峰禅话
1
普希金诗选
1
德兰修女传
1
薄伽梵歌
1
如何修证佛法
1
活着,为了什么?
1
道家、密宗与东方神秘学
1
云水禅心
1
空谷幽兰
1
雅典的少女
1
活得安详
1
金粟轩诗词楹联诗话(合编)
1
韦伯作品集Ⅻ: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1
青春的烦恼
1
生命的真相
1
我爱人像红红的玫瑰
1
夜莺与古瓮
1
廿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
1
释迦牟尼佛传
1
南怀瑾的最后100天
1
诗里特别有禅
1
知性改进论
1
血鹦鹉
1
不可言说的言说
1
生存神学与末世论
1
死论
1
星云法师释佛
1
让阳光自然播洒
1
悉达多
1
罗密欧与朱丽叶(名著名译插图本)
1
民族主义
1
现生说法看佛教
1
资本主义文明的衰亡
1
武士道
1
易经系传别讲
1
老子他说续集
1
书屋小记
1
魏承思国学讲演录
1
不离:上师人生开示录
1
喝茶解禅
1
亦新亦旧的一代
1
老子他说
1
生活禅钥
1
历史的经验
1
我們真正的歸宿
1
无量义经
1
易经杂说
1
虚云大师文汇
1
爱因斯坦晚年文集
1
《佛说大集会正法经》解读
1
中国道教发展史略
1
七真传
1
中国佛教发展史略
1
名利场(上下)
1
禅话
1
目送
1
虚云和尚年谱
1
人生的枷锁
1
忏悔录
1
庄子諵譁(上)
1
佛说大威灯光仙人问疑经
1
八仙全传
1
净空法师太上感应篇讲记
1
中国人的精神
1
安士全书白话解(上下册)
1
八正道
1
倓虚大师文汇
1
密勒日巴尊者正傳
1
广钦大师文汇
1
一条丰富的人生路
1
自我的真相
1
玉琳国师传
1
金刚经说什么
1
妙法如意宝解脱庄严论
1
维摩诘的花雨满天(上)
1
我们时代的病态人格
1
终止你内心的暴力
1
不是为了快乐
1
入菩萨行论
1
药师经的济世观
1
圆觉经略说
1
南怀瑾讲演录
1
契诃夫短篇小说选
1
答问青壮年参禅者
1
南怀瑾与彼得·圣吉
1
探索潜意识
1
莫泊桑短篇小说选
1
太阳,我的心
1
人生的起点和终站
1
挪威的森林
1
信心铭
1
与生命相约
1
突破修道上的唯物
1
被遗忘的语言
1
自由的迷思
1
净空法师讲《了凡四训》
1
心与禅
1
释迦牟尼佛广传·白莲花论
1
浮士德
1
你可以不怕死
1
性革命的失败
1
逃避自由
1
鲁滨孙飘流记
1
哲学书简
1
蒲宁散文选
1
当下的力量Ⅱ
1
罗生门
1
西藏的睡梦瑜伽
1
心灵裸舞
1
心灵神医
1
与无常共处
1
古多尔的精神之旅
1
十大弟子传
1
当下的力量
1
禅七讲话
1
生命之爱
1
西藏生死书
1
无我的智慧
1
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1
普贤上师言教
1
谋生之道
1
彩画集
1
谁来跟我干杯
1
次第花开
1
生死的幻觉
1
月亮和六便士
1
正见
1
终究悲哀的外国语
1
南闽梦影
1
依然故我
1
帷幕
1
好笑的爱
1
笑忘录
1
小说的艺术
1
野火集
1
罪与欠
1
娱乐至死 童年的消逝
1
毛姆读书随笔
1
刀锋
1
送你一颗子弹
1
海边的卡夫卡
1
告别圆舞曲
1
佛教的见地与修道
1
如何真正富有
1
被背叛的遗嘱
1
三少爷的剑
1
旅行的艺术
1
相遇
1
艺术与人生
1
苦才是人生
1
玩笑
1
七杀手
1
七种武器(全三册)
1
诗的时光书
1
英雄无泪
1
红玫瑰与白玫瑰
1
湘妃剑
1
彩环曲
1
剑花·烟雨·江南
1
神偷绿小千
1
游侠录
1
生命对你意味着什么
1
身份的焦虑
1
苍穹神剑
1
月异星邪
1
火并萧十一郎
1
边城浪子(上下)
1
白玉老虎(上下)
1
萧十一郎
1
无知
1
不朽
1
身份
1
生活在别处
1
雅克和他的主人
1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1
武林外史(上下)
1
放手与找到自我
1
摆脱恐惧和共生的方法
1
相信自己的命运
1
人间草木
1
现代化之忧思
1
爱情没那么美好
1
无命运的人生
1
去中国的小船
1
电视人
1
列克星敦的幽灵
1
神的孩子全跳舞
1
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
1
斯普特尼克恋人
1
再袭面包店
1
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
1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1
1
天黑以后
1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1
歌德对话录
1
蒙田随笔
1
动物农场
1
一九八四
1
霍乱时期的爱情
1
当代英雄 莱蒙托夫诗选
1
人间失格
1
爱的简约
1
思想录
1
卡夫卡书信日记选
1
九三年
1
普里什文随笔选
1
香水
1
月亮姑娘之歌
1
红宝石之歌
1
爱的饥渴
1
朝圣
1
人间是剧场
1
爱的纯全
1
周末
1
爱默生散文选
1
红字
1
人间词话
1
拯救与逍遥
1
这一代人的怕和爱
1
拣尽寒枝
1
沉重的肉身
1
万历十五年
1
流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