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对《诗的时光书》的笔记(1)

四平
四平 (此生可是无仙骨,石火光中闹不休)

读过 诗的时光书

诗的时光书
  • 书名: 诗的时光书
  • 作者: 苏缨/毛晓雯
  • 副标题: 深情品鉴西方经典诗歌之美
  • 页数: 272
  •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 出版年: 2011-11-1
  • 全书

    爱着会令人卑微,令人陷入刻骨的悲观主义不可自拔,陷入终生的自由的服役。(《朝圣者的心以及朝圣者陨落的年代 诗的时光书》) 在顶尖的头脑,也有失效的疆域,比如爱情。 但我什么时候,可以再次因为一个人一个眼神而去到地狱,或天堂? 虚构一段忠贞不渝,是有点滑稽,但你要怎样去嘲笑她?不被爱已是最大惩罚。(《爱比死更冷 诗的时光书》) 这就是先锋艺术家们在思想上的经典困局,他们以为自己在打破枷锁、解放人性,实际上,他们试图打破的那道枷锁才是最根深蒂固的人性本身,于是,他们的幼稚和真诚注定了他们的矛盾和不知所措。 “诗人们”也终于冷却下来,分别加入到不同的“战斗”中,打麻将、斗地主,不亦乐乎。当诗人们不再自以为是、目空一切的时候,就意味着诗歌的时代已经不复存在了。 对艾吕雅来说,贫穷是诗人头上必不可少的光环;对加拉来说,贫穷却是生活中永远令人不寒而栗的梦魇。(《求生 诗的时光书》) 诗歌之美,首先就是一种形式美,所以才能在美丽形式的装扮下,把俗人心中的一切不那么高贵的情愫诉说得如梦似幻、如泣如诉。 人们之所以欣赏一首诗,往往是因为这首诗在自己的心底引起了深深的共鸣。人类的基本愿景总是相通的:工作最好既清闲又有高薪,嫁人最好既嫁入豪门又享有无限自由,写书既想保持高格调又想畅销,修行既想立地成佛又想偎红倚翠……世事总难两全其美,人心却总不愿顾此失彼。所以人们爱读“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因为这是所有人共同的梦想,情真意切。 只要你足够留心,总会在脚下找到路的新的分岔。但人总是害怕选择,因为选择总是意味着放弃。世间就是没有双全法,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再好的诗,只有被公众接受才会变成名利,只有变成名利才会被更多的公众接受,才会标志着一个诗人的“成功”。这多少有些讽刺,但这就是游戏的规则。 他是一个成功的诗人,因为他写了越来越多失败的诗。(《谁也不知道在那些未被选择的选择里究竟会发生什么 诗的时光书》) 那些所谓的犀利之作,通常不过是表达方式的犀利,只是用犀利的词句,道出某个早已流行、易于为大众接受的观点。而犀利的观点,真正犀利的“观点”,从来就不会在它自己的时代里流行,人们要么视之为洪水猛兽,要么视之为天方夜谭,要么根本就看不到它。“观点犀利的流行作品”,这本身就是一句自相矛盾的话。 因为任何稍稍复杂的思想都不可能具备流行潜质,人们更喜欢简单粗暴的格言和口号——只要它是有力的,哪怕它是荒谬的。(《令人困惑的人生哲理 诗的时光书》) 只有在辛波丝卡的诗里我才觉出不同,我甚至觉得那才应该是一个真实的现实世界,而我自己每一天的真实生活反而是被自己虚构出来的。(《从“一见钟情”到“不期而遇” 诗的时光书》) 那种过于戏剧化的冲突虽然看上去剑拔弩张,甚至你死我活,但真正残酷的悲剧是完全相反的,它们从不会在情绪的最高点上爆发出来,只会缓缓地销蚀,渐渐地侵吞,以冰冷的冷静和处心积虑的决绝,以一切成年世界特有的心计,让悲剧发生得无声无息,连受害者本人都懵然不觉。 在今天这个物欲过剩的时代,或许以上的所有问题都不再是什么问题了,至少不再是什么还值得认真考虑的问题。明智的女生们当然晓得“世间安得双全法”的道理,于是,不是她们的父母,而是她们自己,早早地变成了克里赫太太和洛伦佐·达萨,变成了预先就知道生活仅仅是早晨的茶、晚上的饭、孩子和铺子的账单。她们不会介意“那条河流向了何处,那些白花又飞到了何方”,心中沦丧的纯爱不妨在《恋恋笔记本》和《山楂树之恋》这样貌似纯情的电影里小小地发泄一下,以提醒自己其实并不是什么纯粹的经济动物。 伟大的文学尽管会道出悲剧的深刻,但也不会忘记昭示梦想的可贵。(《炽热或倦怠的爱情 诗的时光书》) 时间会因为期盼而无比美丽,也会因为失去期盼而冰冷难挨。 朱丽叶若是丑女,莎翁也懒得动笔写传奇。仁慈如雨果,给钟楼怪人安排的结局,也只是抱着心上人的残骸,化作尘埃。如果姿容平平,人们便会认为那皮囊里的灵魂也该是皮糙肉厚,得不到爱情也是天经地义。顶多容你静静退出,如果哭闹,那就是十恶不赦。奇怪,人心怎么能那么残忍?(《意象的种子在无边的宇宙里疯长 诗的时光书》) 对于诗人本人,最怕的事情莫过于遇到学者。 那些最善于生活的人总是最有自欺欺人的天赋。 热衷于玄学派的人也许有点虚情假意,或者有点小小的卖弄,但有一点是共同的:他们是历史上智商最高的一批诗人。他们从来不会像初恋的少年那样用激情和心灵写作,他们只会狡黠地用头脑写作。如果你从来都偏爱聪明的人,从来都对那些节奏缓慢、剧情愚蠢的言情戏缺乏耐心,并且无法忍受任何辞藻华丽而逻辑混乱的情书,那么你一定很容易就被玄学派的诗歌打动。(《植物的爱情与诗歌的理趣 诗的时光书》) 父亲说,其实所有人的一生都不够长,也都不够复杂,若是写成诗歌,只有三句就足够了。(《被阳光刺穿的夜晚 诗的时光书》) 她是个不谙世事的人,她心跳得厉害,这事情像是一样的不可能,她终于知道应该拒绝他,他不敢相信一时间高贵的同情。她害怕失去他,所以必须拒绝他。 只要你见证过奇迹,就不得不相信爱情。 她写给意大利的诗是带着钢铁质感的战歌,似乎她一旦找到了爱,就传染般地爱上了一切值得爱的东西——奴隶的解放,女权的提升,一切人的自由。(《我的小葡萄牙人 诗的时光书》) 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一个让你义无返顾的人。他没有我幸运,所以我原谅他。(《爱情三种 诗的时光书》) 有多少“当时只道是寻常”的琐事,突然就变成一个人心底最贵重的钻石和最惨痛的伤口。(《当时只道是寻常 诗的时光书》) 越是理想主义者就越是容易滑向虚无主义,霍尔顿也许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吧。我以前总是更多地看到他的虚无,却较少地体贴他的理想。破败之后的理想另有一种凄艳的美丽,在你刚刚看破世界的虚伪时,最是不堪负重。 如果可以让当年的他来评价现在的他,或许不只是“愿意为某种事业卑贱地活着”,而是“愿意为某种卑贱的事业卑贱地活着”。那又怎么样?他说。一副呼风唤雨、光彩照人的模样。(《麦田里的守望者 诗的时光书》) 大学毕业是一件相当残酷的事,你以为我是在说和朋友各奔东西吗?错了,我是在说从理想堕入凡尘。 如果说在我的身上套着一副粗笨的铁枷锁的话,那么,他这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身上有何常没套着一副金枷锁呢?更有许多我们摆脱不了的东西:我们为什么要被欲望左右?我们为什么要被困在一个叫做“时代”的牢笼里?我们为什么总要顺着一个时代哪怕罪荒谬的风气行事?究竟有什么使我们真正成为自己?人们费尽心机争夺的一切,难道都只不过是把铁枷锁换成银枷锁、金枷锁的努力吗?(《宿命与爱 诗的时光书》) 当我们唯一关注爱情的时候,我们的身上便不再有铁的锁链,而换上了银质或金质的锁链。(《宿命与爱 诗的时光书》) 高明的诗人并不表态,只是想我们平静的心湖里投下一颗石子,激起一阵涟漪。(《因为我还没有听到波斯人的说法 诗的时光书》) 我们喜欢造梦的艺术,让梦带我们的脱离呲牙咧嘴的残酷现实。而高明的诗人总是高明的骗子,赐予我们热血澎湃的美梦。(《猫与踩着小猫脚步的雾 诗的时光书》) 如果你在吧里的街角上遇到了他,你只会一脸嫌恶地走开,人们总是这样错过自己时代里的诗人。 诗人们总爱说一些真诚的谎话,并深谙夸张的艺术,所以,若一个诗人诵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这一类美丽的句子,你最有可能遇见他的地方恐怕还是在城市的咖啡馆里。诗人和我们凡人一样,用诗歌为自己造梦,用浪游的想象超越沉重的肉身。 但兰波例外。 兰波所有的诗都是在19岁之前写成的,到《醉舟》而达到巅峰,19岁才是他真正的“生命的中途”。19岁之后的生活是真实的诗,是真实的醉舟的故事,其实并没有什么逍遥和浪漫。(《找到一只醉舟逍遥向海 诗的时光书》) 没有任何东西的生命力可以和粗俗相比,他这样觉得。(《在时光深处遇见 诗的时光书》) 我总是见到因为各种原因而怀才不遇的人,我喜欢看到他们执拗而落伍地坚持自己的理想与原则。我没有能力帮助其中的任何一个,但我不能不对他们抱有敬意——这个时代里不可多得的一份敬意。 不可能没一个人的天赋都幸运地与自己的时代合拍,即便合拍,也不都有这样的幸运被发现。(《当人们不再相信“怀才不遇” 诗的时光书》) 宋默默的相亲模式被坊间传为经典,他喜欢把“战场”安排在某个极高档的西餐厅,摆出伊丽莎白女王的排场,让对面那个可怜的小女子手足无措,然后,他便摆出唐璜的脸孔,开始谈论诗歌。每到此时,小女子总会由手足无措一下子堕落到意乱情迷,让对面这个人的支配欲和虚荣心获得空前的满足。宋默默好几次掏心掏肺地对我讲过,说诗歌的力量在这种时候——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无人能敌,这是他作为一名诗人对诗歌最深切的体会,诗歌本身一文不值,毫无用处,可一旦有了财富和小资情调的充分烘托,诗歌就是最好的催情剂。 陈宇从来都不是什么理想主义者,因为诗歌并不是他的理想,诗歌就是他自己。他并非不肯向世界妥协,只是他生来就是那个样子。 所为明确的价值判断,武侠小说就是典型,善恶有报,快意恩仇,最能满足读者的道德期待,即便作者安排了某些到的模糊区域,也一定能够在这个大框架里得到明确结局。大众读者接受不了纯文学的歧义性,也懒得在纯文学所营造的过于复杂的歧义空间里填充自己的想象和思考,所以纯文学注定只是象牙塔里的东西,一个人如果有真诚的艺术追求,终究是会脱离大众的。 当宋默默在商人面前大谈诗歌的时候,陈宇在任何人面前都不再承认自己是个诗人。他虽然单纯,但也终于晓得这是一件丢脸的事情。诗歌,只有当你穿着高雅的西装,坐在高雅的西餐厅里,它才是高雅的,并且是有用的,所以宋默默的“诗人气质”才越来越被人称道——他越是远离诗歌,他才越是一个诗人。而陈宇,他宁可承认自己是个盲流。(《空虚时代的无用诗人 诗的时光书》) 这本书,是写给一个时代的情歌,也是写给一个时代的挽歌。 我认同本雅明的观点,古典诗歌的光环已经摔碎在水泥大道上,诗歌忽然变成了一种私人语言,不复为传播而存在。(《后记 诗的时光书》)

    2012-08-10 07:39:35 3人喜欢 1回应

四平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292条 )

食物营养与疾病-比勒医生的营养学忠告
1
东周列国志
1
孟子与公孙丑
1
潘雨廷先生谈话录
1
娑罗馆清言围炉夜话
1
四季花传书
1
孟子与滕文公、告子
1
浣花洗剑录(上下)
1
大圆满禅定休息简说
1
心灵能量
1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1
上師也喝酒?
1
西藏密教之父阿底峡尊者
1
阴阳师典藏合集
1
孔子和他的弟子们
1
残酷才是青春
1
八万四千问
1
金阁寺
1
旅途的脚印
1
天人五衰
1
晓寺
1
奔马
1
春雪
1
大圆满前行引导文
1
古典文教的现代新命
1
顾城哲思录
1
我们为何不幸福
1
倚天屠龙记(全四册)
1
罗念生译古希腊戏剧
1
孟子与尽心篇
1
《史记·太史公自序》讲记(外一篇)
1
荒漠甘泉(附黑门山路)
2
理想国
1
好逑传
1
老残游记
1
禅与生命的认知初讲
1
碧血洗银枪
1
封神演义
1
点灯的人
1
原本大学微言
1
漫谈中国文化
1
射雕英雄传(套装共4册)
1
做人的佛法
1
连城诀
1
生死场
1
侠客行(全二册)
1
雪山飞狐
1
飞狐外传(全二册)
1
太极拳与静坐
1
黄帝的人生观
1
孟子与万章
1
试炼你的信心
1
《南怀瑾-小言黄帝内经与生命科学》
1
南怀瑾:一代大师未远行
1
楞严大义今释
1
泰戈尔诗选
1
家书中的百年史
1
天龙八部(全五册)
1
有求
1
布施學毘耶娑問經附錄南懷瑾先生選講
1
溥杰自传
1
怀念父亲南怀瑾
1
庆祝无意义
1
列子臆说(上)
1
神曲
1
云深不知处
1
双峰禅话
1
普希金诗选
1
德兰修女传
1
薄伽梵歌
1
如何修证佛法
1
活着,为了什么?
1
道家、密宗与东方神秘学
1
云水禅心
1
空谷幽兰
1
雅典的少女
1
活得安详
1
金粟轩诗词楹联诗话(合编)
1
韦伯作品集Ⅻ: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1
青春的烦恼
1
生命的真相
1
我爱人像红红的玫瑰
1
夜莺与古瓮
1
廿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
1
释迦牟尼佛传
1
南怀瑾的最后100天
1
诗里特别有禅
1
知性改进论
1
血鹦鹉
1
不可言说的言说
1
生存神学与末世论
1
死论
1
星云法师释佛
1
让阳光自然播洒
1
悉达多
1
罗密欧与朱丽叶(名著名译插图本)
1
民族主义
1
现生说法看佛教
1
资本主义文明的衰亡
1
武士道
1
易经系传别讲
1
老子他说续集
1
书屋小记
1
魏承思国学讲演录
1
不离:上师人生开示录
1
喝茶解禅
1
亦新亦旧的一代
1
老子他说
1
生活禅钥
1
历史的经验
1
我們真正的歸宿
1
无量义经
1
易经杂说
1
虚云大师文汇
1
爱因斯坦晚年文集
1
《佛说大集会正法经》解读
1
中国道教发展史略
1
七真传
1
沉思录
1
中国佛教发展史略
1
名利场(上下)
1
禅话
1
目送
1
虚云和尚年谱
1
人生的枷锁
1
忏悔录
1
庄子諵譁(上)
1
佛说大威灯光仙人问疑经
1
八仙全传
1
净空法师太上感应篇讲记
1
中国人的精神
1
安士全书白话解(上下册)
1
八正道
1
倓虚大师文汇
1
密勒日巴尊者正傳
1
广钦大师文汇
1
一条丰富的人生路
1
自我的真相
1
玉琳国师传
1
金刚经说什么
1
妙法如意宝解脱庄严论
1
维摩诘的花雨满天(上)
1
我们时代的病态人格
1
终止你内心的暴力
1
不是为了快乐
1
入菩萨行论
1
药师经的济世观
1
圆觉经略说
1
南怀瑾讲演录
1
契诃夫短篇小说选
1
答问青壮年参禅者
1
南怀瑾与彼得·圣吉
1
探索潜意识
1
莫泊桑短篇小说选
1
太阳,我的心
1
人生的起点和终站
1
挪威的森林
1
信心铭
1
与生命相约
1
突破修道上的唯物
1
被遗忘的语言
1
自由的迷思
1
净空法师讲《了凡四训》
1
心与禅
1
释迦牟尼佛广传·白莲花论
1
浮士德
1
你可以不怕死
1
性革命的失败
1
逃避自由
1
鲁滨孙飘流记
1
哲学书简
1
蒲宁散文选
1
当下的力量Ⅱ
1
罗生门
1
西藏的睡梦瑜伽
1
心灵裸舞
1
心灵神医
1
与无常共处
1
古多尔的精神之旅
1
十大弟子传
1
当下的力量
1
禅七讲话
1
生命之爱
1
西藏生死书
1
无我的智慧
1
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1
普贤上师言教
1
谋生之道
1
彩画集
1
谁来跟我干杯
1
次第花开
1
生死的幻觉
1
月亮和六便士
1
正见
1
终究悲哀的外国语
1
南闽梦影
1
依然故我
1
帷幕
1
好笑的爱
1
笑忘录
1
小说的艺术
1
野火集
1
罪与欠
1
娱乐至死 童年的消逝
1
毛姆读书随笔
1
刀锋
1
送你一颗子弹
1
海边的卡夫卡
1
告别圆舞曲
1
佛教的见地与修道
1
如何真正富有
1
被背叛的遗嘱
1
三少爷的剑
1
旅行的艺术
1
相遇
1
艺术与人生
1
苦才是人生
1
玩笑
1
七杀手
1
七种武器(全三册)
1
英雄无泪
1
红玫瑰与白玫瑰
1
湘妃剑
1
彩环曲
1
剑花·烟雨·江南
1
神偷绿小千
1
游侠录
1
生命对你意味着什么
1
身份的焦虑
1
苍穹神剑
1
月异星邪
1
火并萧十一郎
1
边城浪子(上下)
1
白玉老虎(上下)
1
萧十一郎
1
无知
1
不朽
1
身份
1
生活在别处
1
雅克和他的主人
1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1
武林外史(上下)
1
放手与找到自我
1
摆脱恐惧和共生的方法
1
相信自己的命运
1
人间草木
1
现代化之忧思
1
爱情没那么美好
1
无命运的人生
1
去中国的小船
1
电视人
1
列克星敦的幽灵
1
神的孩子全跳舞
1
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
1
斯普特尼克恋人
1
再袭面包店
1
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
1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1
1
天黑以后
1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1
歌德对话录
1
蒙田随笔
1
动物农场
1
一九八四
1
霍乱时期的爱情
1
当代英雄 莱蒙托夫诗选
1
人间失格
1
爱的简约
1
思想录
1
卡夫卡书信日记选
1
九三年
1
普里什文随笔选
1
香水
1
月亮姑娘之歌
1
红宝石之歌
1
爱的饥渴
1
朝圣
1
人间是剧场
1
爱的纯全
1
周末
1
爱默生散文选
1
红字
1
人间词话
1
拯救与逍遥
1
这一代人的怕和爱
1
拣尽寒枝
1
沉重的肉身
1
万历十五年
1
流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