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世上不再有猫 (2)

  • 第134页 如果时钟从世界消失
    越是忙于追求眼前的事,就会越失去宝贵的时间,无法做真正重要的事。更可怕的是,我们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失去了宝贵的时间。其实只要稍微离开时间的长河,停下脚步思考一下,就会立刻知道哪一通电话对自己的人生更...
  • 第123页 如果时钟从世界消失
    但是,如今我充分了解其中的意义。 自由伴随着不安。 人类用不自由换取建立规则的安心感。

涂佛之宴·宴之支度(上) (10) 更多

  • 第324页 咻嘶卑02
    的确,借由将人长期局限在极限状态下,能够强制引发神秘体验,而这种做法,完全是某些宗教的手段。 神秘体验确实拥有改变人的力量。难以置信的事、不可能的事、过去的经验法则无法想象的事,只要实际体验过,人就...
  • 第317页 咻嘶卑002
    不满这种东西,原因大多在自己的心中。一旦觉得不愿意,无论身处任何环境,都会变得不幸;若是觉得还过得去,大部分的状况都能感到幸福。这普遍是相对的,作出决定的是个人。改善、除去外在因素,而能够减轻或解...
  • 第273页 咻嘶卑01
    一般的事物动辄都被看成根源相同,从同一个根里长出茎干,再逐渐分枝出去,复杂地进化。大部分都认为现象是事物细枝末节的部分、只要循着它回溯,就能够碰到主干,循着主干走,就可以找到根源——本质。事实上,...
  • 第230页 呜汪03
    每个人都应该有过类似的经验,每个人心中都有莫名的不安。 那一类的不安,完全掌握不到真面目。换言之,正因为如此才会不安。人无法承受那种不安,所以想要赋予它形象。因为只要有个确定的形象,可以暂时放下心来...
  • 第196页 呜汪02
    愤懑的源头并不在外部。 可是在那种时期,很少有人能注意到幸福与不幸其实都不在自己之外。因为事实上,胸口就是充满了无处排遣的愤懑,所以才会向外寻求反抗的对象。会怪罪于父母和环境,只是为了想自我正当化罢...
  • 第158页 呜汪01
    朱美觉得僧侣很了不起。可是······朱美还是觉得这只是另一种形式的妄念。 这么想,应该会被斥责:“怎么能把救济众生的大愿成为妄念呢?”但是无论动机是什么、结果如何,朱美还是认为只要是超过个人能力范...
  • 第123页 野篦坊03
    何谓谜团?就是······不了解的事。谜团指的并非不可能发生的事,这是矛盾的。无论人类知晓与否,太阳依然东升西落。太阳升起是很不可思议的事,对于不知道地动说的人而言,是一个谜团。但是只要了解天体运...
  • 第122页 野篦坊03
    这个世界就是把幻想与现实视为对立,才会变得莫名其妙。我们活在名为现实的幻想怀抱中,同时也怀抱着名为幻想的现实而活。一般而言,这个世上的现实与幻想是等价的。对人而言,幻想无法与现实切割、区别开来····
  • 第43页 野篦坊02
    如果社会是一片汪洋,个人便是其中的藻屑。如果历史是沙漠,那么人生就只是一粒细沙。即便如此,对于人类而言,只有自己的人生才是全世界。只有透过自己的眼睛知晓的世界,才是唯一、绝对的世界。所以如果不将一...
  • 第56页 野篦坊02
    确实,世界上充满了偏见与歧视。就算说话的人没那个意思,也总是有种受到歧视的感觉。相反的,不管多么严重的歧视与偏见,只要承受的一方一无所觉的话,就等于没有。

夜莺的尸衣 (2)

  • 第111页 1
    那正是吸引我的地方。它是一种逃避现实的方式,甚至可说是一种偷窥癖。我被一个不具人格的宇宙所吸引,我不能做任何事去影响它,控制它,更妙的是,没有人指望我这么做。这可以卸去我的责任。使个人的问题恢复它...
  • 第103页 5
    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奉献,也不能提供任何帮助。我们所以的人从生到死都是孤独的。我们的过去就是我们的现在,也是我们的未来。伴随我们生活的只有我们自己,一直到我们的末日。如果你要得到救助,就找你自己吧,...

对岸的她 (7) 更多

  • 第265页 15
    牵着手从屋顶一起跳下来的两个高中生,终于理解了为什么那之后没再见面。不是不联系,也不是很快就忘了孩提时候的事——因为葵和另外一个女孩都害怕了。知道本应该想法相同的对方,却在不同的立场;从不同的高中...
  • 第217页 12
    “爸爸,为什么我们什么都没得选择。”葵一边对父亲说的话点头,一边在心里呐喊。就算我们想选什么,也只是抓住空气而已。不能往自己希望的方向迈出自己的脚步。爸爸,如果哪儿深深伤着鱼子而让她哭泣的话,我能...
  • 第185页 10
    葵慢慢张开嘴,鼻子里生疼。想说,却说不出来。 “什么?听不见!你说清楚!”母亲绝望地嚎叫。 几次想开口,终于从喉咙深处发出嘶哑的声音:“妈妈,鱼子去了哪儿?” 自己或许也哭了,葵想。声音和眼神一样苍白...
  • 第144页 7
    “因为你在乎的不是学校那些事?”葵想着某个时候听过的鱼子的话,问道。 “这是一个原因······现在大家都在议论我,这并不是我的问题,而是她们的问题。不应该成为我的负担。我还没有伟大到为别人的错误惩...
  • 第128页 7
    关于辞职的事、在家闭门不出的事、懒得去公园的事、下了雨吃惊的事、为了幼儿园可怜地被来回折磨的事,对于这些事一直都稍稍抱着有一些罪恶感和郁闷。小夜子觉得这些事情都没有白费,所有的事情都有它的意义吧。 ...
  • 第118页 6
    鱼子眼里的泪滴落在她及膝的短裤上。留下泪痕。葵望着浅驼色布料上生成的歪曲的水珠模样。鱼子紧握着的葵的手变白了。葵小心翼翼地抬起视线,望着低着头的鱼子。大颗大颗的眼泪和鼻涕掉下来的鱼子脸上神情落寞。...
  • 第98页 6
    这些人可能一生都不能从这儿走出去,今天或许只是从哪儿来或者到哪儿去而已。

占星术杀人魔法 (3)

  • 第162页 继续推理
    这份手稿的字里行间充满着悔恨和痛苦,我想无论是谁看了,都会受到感染吧。我这个住在东京郊外的小小占卜师,偶尔也会听到像这样充满痛苦的求救声,那个时候我就觉得,这座像是用肮脏瓦砾堆砌而成的城市,是一个...
  • 第115页 四十年来的谜案
    无论大喜还是大悲,就如同暴风骤雨一样转瞬即逝。春天必定会盛开的樱花也必定会衰败。唉·······无可奈何花落去,到头来,人根本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终归会漂往相似的终点。无论是谁,也不能改变······
  • 第15页 AZOTH
    所谓炼金术的本质,是关于宇宙更深层次的大智慧。我们通常意义的常识、理论只是在书面或者口头上出现,但炼金术不然,它使用更实际的方式将宇宙的奥秘呈现在我们的面前。简单地说,就是将只存在于我们心中的,用...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