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作品分析 (1)

  • 第42页
    如果人站在草坪上,就不可能看得很远。而且草地潮湿又不卫生,并不适于在其间生活。因此真正的家庭花园应该在距地3.5m处,这样的屋顶花园,土壤干燥而卫生,同时又能看到比地面上更美的乡野风光。柯布西耶~萨伏耶别..

亲爱的安德烈 (5)

  • 第87页
    你需要的伴侣,最好是那能够和你并肩立在船头,浅斟低唱两岸风光,同时更能在惊涛骇浪中紧紧握住你的手不放的人。换句话说,最好她本身不是你必须应付的惊涛骇浪 (1回应)
  • 第236页
    我也要求你读书用功,不是因为我要你跟别人比成就,而是因为,我希望你将来会拥有选择的权利,选择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谋生。 (4回应)
  • 第208页
    什么样的工作比较可能给你快乐?第一,给你意义;第二,给你时间。你的工作是你觉得有意义的,你的工作不绑架你使你成为工作的俘虏,容许你去充分体验生活,你就比较可能是快乐的。 当你的工作在你心中有意义,你就... (1回应)
  • 第192页
    贫穷使我缺少对于物质的敏感和赏玩能力,但是却加深了我对于弱者的理解和同情。威权统治也许降低了我个人的创造能力,但是却磨细了我对与权利本质的认识而使我对于自由的信仰更加坚定,可能也是我更加勇敢,因为我知...
  • 第42页
    走进人生的丛林之后,自由却往往要看你被迫花多少时间在闪避道上的荆棘。

送你一颗子弹 (14) 更多

  • 第225页
    15岁的时候在得到那个5岁时热爱的布娃娃,35岁的时候终于有钱买到25岁时候热爱的那条裙子,又有什么意义?
  • 第219页
    约会的出现,可以说是对人的肉体欲望和精神依恋发展不成比例这个客观现实的承认。迅速亲密,迅速上床,迅速分手,是约会文化里的主要景观。 约会文化的风靡,在某种意义上等于人类承认了自己的双重无能:在地址欲望...
  • 第258页
    男人长相的几个档次:丧权辱国,闭关自守,韬光养晦,为国争光,精忠报国。
  • 第316页
    我对波希米亚风情的理解是:当小资厌倦了自己,他就要时不时的冒充无产阶级。
  • 第204页
    如果每次听到动听的音乐时,就觉得这个世界的一切丑恶都可以原谅,那么,是不是可以说,我骨子里的愤青,归根结底不是骨子里那个文青的对手呢?是不是还可以说艺术比政治更有力量呢?
  • 第156页
    世界上本没有深邃,“话只说一半”说得多了,也便有了深邃。
  • 第151页
    自由这个东西,总是和竞争联系在一起的,不让你跑步,你脚痒,让你跑,你想把一百米跑成15秒,然后12秒,然后10秒,甚至8秒。最快的人想跑的更快,跑后面的人想跑前面,自由它就是一个没完没了的吸血鬼。人对自由的..
  • 第127页
    一切洗脑的要旨,不过在于帮助人们逃避自由,当一个体系能够用逻辑自洽的方法替你回答一切问题,并且保证这些答案的光荣伟大正确的时候,的确,为什么还要去承受“肩负自由的疲惫”呢?
  • 第126页
    抓到烂牌虽然不幸,但更不幸的是抓到好但不是最好的牌。
  • 第78页
    当然我也看看新闻联播,我主要是想研究研究我国的“领导排座学”“领导表情学”“领导视察学”等领域近年有没有实现理论上的重大突破。
  • 第48页
    就算我是厌烦这一切的,可是后来我发现凡是令你烦躁的,其实都帮助你防止抑郁。当然抑郁和烦躁谁比谁更可恶,好比自杀与他杀谁比谁更可怕,这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 第26页
    还有一些词汇,他们本身是很无辜的,但是由于他们被使用的频率太高了,被用旧了,用脏了,这样的词汇,也招人烦,比如“残酷青春”比如“西藏旅游”比如“杜拉斯”或者“村上春树”
  • 第214页
    两个人中,总有一个是园丁,一个是花园。不是因为爱而去忍受痛,而是通过痛才能感到爱。
  • 第9页
    被梦想俘虏的人就是在追逐自己的厄运。人的每一种身份都是一种绑架,唯有失去是通往自由之途。

绿皮火车 (18) 更多

  • 第196页
    每当春暖花开的季节,我们这些民谣歌手就上路巡演。赚钱了,就再过个几年,没赚钱,就当免费旅行了。要是赔钱了,就索性当流浪了,最后这条,还能为泡妞提供一些谈资。
  • 第147页
    张玮玮说:“刚才出去买烟,看见一有军衔的军人,买了两盒杜蕾斯。”我傻乎乎得问:“杜蕾斯这烟好抽吗?”
  • 第87页
    还有一个租来的房子,是本人的身体。俗话说,眼为心灵之窗,我这个房子,窗户坏了,采光不好,找房东理论,我胆子小不敢。那只好在里面多装上几盏灯增强照明。房东就是命运,谁敢总向他抱怨?有地方住就不错了,能活...
  • 第87页
    原来生意红火的龙虾店倒闭了,原来,网上到处流传吃龙虾的怪病的帖子,弄得谁也不敢吃了。我想,这一定是某龙虾成了精,上网推波助澜,发了一条拯救龙虾家族如水火之中的救命贴。
  • 第79页
    很多陌生人见了我都说,老周,我是看《绿皮火车》认识你的,听说你还会唱歌?真是令人悲喜交加,我好像是个卖烧饼的,听到人夸奖“你的油条太好吃了。”一样 (1回应)
  • 第78页
    我在上海南京路卖唱,刚唱了一首,警察就来了。他语重心长的向我说明,南京路是上海的窗口,你在这唱歌,就等于坐在我们上海的窗口上乞讨。然后她一转眼,看到我装钱的大纸箱子,惊呼:这么大箱子,你太贪婪了。
  • 第34页
    永安宫不在了,只能去白帝城。多年后的白帝城将不再险峻,刘备和诸葛亮,以后只能在水底重演托孤戏了。或许它们会变成两尾鱼,在如平湖的三峡库区游来游去。随着中华鲟的灭绝,他们将是一种新兴鱼类,就像古蜀国的望...
  • 第28页
    来看我演出的,有一位是当地的园林局前局长,他很喜欢我的民谣,还能现场背诵我的诗。他说他在园林局期间,种了几百万棵树,它是全国第一个把公园向市民免费开放的实施者。我是最热爱好空气的人,只要树多,我就高兴...
  • 第13页
    海子如果还活着,估计已经成了诗坛名宿,开始发福、酗酒、婚变,估计还会去写电视剧。站在喧嚣浮躁的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门口,海子说,要不我就不进去了,你们自己玩吧,他派自己那本《海子诗全编》,一本大精装,又...
  • 第278页
    周云蓬的另外一面。从前一直觉得他是个严肃、阴郁、认真、愤青的民谣歌手,现在他的幽默、热血、童真、妙语连珠更让人对他刮目相看,说起段子来毫不亚于郭德钢。
  • 第212页
    朴实无华的风景是为大画家存在的,而奇特罕见的风景是为小画家存在的。
  • 第198页
    总之,大海站起来了,他在向人类说话,起初她小声地说过,我们不在乎,现在站起来了,他说的不只有日语,也有英语,当然也少不了汉语了
  • 第101页
    尼采曾经说过,晦涩的作家是幸运的,读者费力的读他们,并且把自己勤奋的快乐也归功于他。
  • 第92页
    我们可以耐心等,幸福可以来的慢一些,只要她是真的。 (1回应)
  • 第68页
    保佑我暂时成为小孩子专注地一笔一划地写下去,别长成个面目可憎疲于应酬的傻大人。
  • 第36页
    城市都越长越像,兰州你可以叫它广州,也可以叫他抚州,还可以叫它郑州。
  • 第26页
    有一阵,有事回北京,和朋友聚会,每个人都充满焦虑,无论有钱没钱,有名无名,连上统统写着"北京病人"。
  • 第1页
    准备去一个公园拍外景,公园的人不让。老周说:领导是怕鸟有怨,一进门,孔雀跪一地。王小波所说的一辈子很长,要跟一个有趣的人在一起。恐怕就是这样子了。

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1)

  • 第7页
    选择相信别人的同时,也就给别人留下一个伤害自己的机会。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