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对《爱德华的奇妙之旅》的笔记(1)

半夏、
半夏、 (世事哪可完美,愿错轻微。)

读过 爱德华的奇妙之旅

爱德华的奇妙之旅
  • 书名: 爱德华的奇妙之旅
  • 作者: [美] 凯特·迪卡米洛/[美]马格拉姆·伊巴图林/绘
  • 页数: 147
  • 出版社: 新蕾出版社
  • 出版年: 2007
  • 第79页
    布赖斯从隐蔽处走了出来。 “嗨,”他对爱德华说。他用手背擦了擦自己的鼻子,然后用口琴又吹了另一支小曲,“我敢说你没有想到我会回来。可是我来了,我来救你了。” 当布赖斯爬上木杆解着那绑在爱德华腕子上的铁丝是,他在想:太晚了,我只不过是一只空心的兔子。 当布赖斯把铁钉从爱德华的耳朵上拔出来时,他在想:太晚了,我只不过是一只瓷制的玩具。 可是当最后一颗钉子被拔出,小兔子向前落入布赖斯的怀抱是,他一下子感到解脱了,解脱很快又变成了一种喜悦的感觉。 或许,他在想,并不算台湾,毕竟,我得到解救了。
    引自第79页
    2014-01-30 15:03:43 1人喜欢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