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亚的孩子 (1)

  • “约瑟夫,你想知道这两个宗教中哪一个是真的吧,其实哪个都不是!一种宗教既不真也不假,它只是提供了一种生活方式。” “如果宗教不是真的,您怎么让我去尊重它们呢?” “如果你只尊重真实,那你能遵守的东西...

甜月亮 (10) 更多

  • 然后要服务生把冷柜里所有的草莓拿破仑都端过来。吃完第三块已经觉得撑,但她依旧努力吃完了另外两块。因为今天的伤感,十足是五块草莓拿破仑的分量。
  • “布丁?” 听见何至远语气中的疑惑,路初月抬起头来,态度端正得像个餐厅里向客人解释菜单的侍应生:“我刚做好的布丁,是那种吃了会让人心软原谅所有错误并且答应所有要求的好吃的布丁。”
  • 路初月在微博写:“这碗外表平平无华的面,功夫都在和面和准备高汤里。它的妙处在于,吃完面,冰碗融化,不留痕迹。 人生,有时候仅仅冷面相对是不够的,还要学会冰释前嫌。”
  • 我也曾以为找到了生活幸福的秘密配方,但生活从来没有这么一目了然,甜与苦,悲与喜,陪伴与离别。幸福的配方需要不停地实验才能完成。让你所有因为伤心过往而流的泪水,都在心底凝成珍珠。
  • “生活太不容易了,我想哭一哭活着这件事。”
  • 人这种存在也实在很有意思,真正快乐的时候正是忘记自身存在的刹那。“忘我”这个词大概就是则寓言,揭示了我们矛盾百出的一生。明明渺小,却热衷立宏伟的目标;明明软弱,却喜欢许坚定的誓言;明明色声香味触法都带...
  • 虽然说不上有多么相爱,但一个在你生命中出现并停留过的人,总会留下各种痕迹,它们像细小但粗粝的沙,会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候摩擦你细微的情绪。
  • 我们并没有错估爱的伟大,只是高估了自己彼时的判断。盲目与其说是爱的一部分,不如说是寂寞的一部分,是人性的一部分。
  • 空驶的出租车慢悠悠开过,尾灯像困倦泛红的睡眼。 ......... “你的人生是否像我的一样,太少相逢,太多告别?我喜欢的季节总是匆匆而过,衣橱里的衣服都来不及整理。我喜欢的咖啡馆突然关门了,留下我一个人回想最..
  • 我们究竟希望在爱里获得什么呢 ? 你能付出的 ,恰好是我要的 。 像分量合适的调味料 。 就是这么少 。或者说 ,这么多 。

鱼翅与花椒 (8) 更多

  • 十一
    在这些世俗平民的街巷,远离高级设计师店铺与豪华酒店,你能感受到红尘滚滚与摩肩接踵的喧嚣,听到一个古老得多的中国那遥远的绝响赋予这个城市持久的吸引力。
  • 他不再是个单纯的历史人物,而是中国二十世纪所有撕心裂肺的悲剧的象征,从共产党掌权初期幼稚的希望与鲁莽的乐观,到“文化大革命”的动荡混乱。无论好与坏,他的存在都笼罩着我所知的中国。
  • 一九四零年,他出生在长沙郊县一个贫穷家庭,小小年纪就成了孤儿。后来,他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做了很多好事,什么帮同志们补袜子啊、给领导沏茶啊,等等。
  • 不知怎么,我觉得自己和中国之间有紧密的纽带,要风雨同舟。这既是出于职业道德,也是一种强烈的情感。我的中国朋友们不可能遇到什么突发状况就离开祖国,我为什么就要逃呢?这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就像一场婚姻。
  • 鲍鱼的口感既柔软又筋道,同时在我唇齿之间屈服又抵抗,有种温柔的弹性。每一口咬下去,嚼到最后,都有点微妙的粘牙,十分和谐。 美食先生在餐桌那头朝我斜着身子,脸上带着含沙射影的笑。“在座的都是成年人,那就..
  • 无论在什么社会,一流的厨艺都远远不止味道这么简单。和所有的艺术一样,这都是一场关于文化的对话,可以在更广阔的背景下去探索更丰富的内涵。要是你不懂菜品中展现出来的主题与传统,那就无法完全欣赏其美妙。
  • 英语是很美的语言,很有表现力,也有惊人的多样性,但也很难找到什么英文词来形容葱烧海参引人入胜的美味。不管你努力说出什么词,说不定都听起来很好笑,甚至还令人反胃。中国美食家就能够细细地形容和区分海参那种...
  • 然而,对于冯锐和中国数不清的历史人物来说,食物带来的愉悦让他们在人生与事业遭受挫折时找到了一处避难所。那些被放逐的、流亡在外的失意之人,能从吃食中找到慰藉;生活是苦的,食物却能带来一丝暂时的甜。

龙泪 (2)

  • 说她傻吧,真的没有比她更傻的了,但如今的社会,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骗子骗到。看看那些相信政治家的诺言而投票的选民就知道了。
  • 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是任何人都希望被别人发现的时代。真正的自我,才能、魅力以及美貌,我们希望有人发现这些,给予我们全面的肯定。每个人都希望有人紧紧地拥抱自己,说你现在这样挺好。在这一点上,不仅是女人,...

G少年冬天的战争 (7) 更多

  • “阿诚,有消息!” 一劈头就这么亢奋,给人一种“完成了高难度的特技表演,希望有香蕉打赏”的感觉。
  • 搜寻这种功能真让人难以理解。在你开始做某件事之前,它会让你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懂了,有时却又会让你失去干劲。信息量多成这样,简直和纯粹的暴力没什么两样。
  • 崇仔正经地看着我,表情变得认真。 “大部分女人都没有看男人的眼光。如果我是女的,一定会选阿诚这种男人,而不是像我这样的男人。” 这是浪漫的告白吗?我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如果此刻我回答“YES”,我们会变成..
  • 为什么同年纪的崇仔可以穿二十万圆的夹克,我只能穿两千圆的T恤呢?我决定不去想太多。因为,无论是我或他,都不是那种能够以穿着判断价值的廉价男人嘛。
  • 大家的反应不一。崇仔说干得好,但是由阿诚出马,会有进展是理所当然的;猴子说,他还是希望我进冰高组;吉冈则叫我去考警官考试。流氓和警察讲的话这么像,或许因为它们是很相像的组织吧。
  • 与其打手机或是写电子邮件,我宁可直接碰面聊。毕竟,人和人彼此交换的并不只是单纯的情报而已,还有很多无法靠电波传送的东西,例如对方的为人、体温、气味等等。
  • 这些被人用过就丢的打工族或约聘员工,即使工作得满头大汗,未来也毫无保障可言,更不用说加入年金保险了。他们挥汗如雨、从事着单纯的劳力工作,生活在一个年收入两百万圆的无情世界里。 他们无法向任何人抱怨,只..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