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生豪情书全集 (5)

  • 第247页
    昨天,在附近的影戏院里看卓别林,觉得他大是一位诗人。米老鼠的卡通,颇有趣。 今天过得十分冤枉,我以为会得到你的信的,上午还是很高兴。 我想像有那么一天,清如,我们将遇到命定的更远更久长更无希望的离别,...
  • 第197页
    宋: 本来我知道你一定,不会答应到我家里来,但我确痴心地盼你打上海过,还望你带好东西来我吃呢。又是这么像是特意要避过我似的,连安慰也不留一句地走了,怎不叫人耿耿呢?你或许以为车站上几分钟的相对没有什么...
  • 第86页
    天如愿地冷了,不是吗? 我一定不笑你,因为我没有资格笑你。我们都是世上多余的人,但至少我们对于彼此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我一天一天明白你的平凡,同时却一天一天愈加深切地爱你。你如照镜子,你不会看得见...
  • 第39页
    我忘记了我说过甚么话使你感激,愿你不要过分相信我,过分相信一个人会上当的。好坏都随各人判断,没有甚么该不该。你要是能放心我,能随便我向你说什么话,我就快活了。我多分是一个趣味主义者,不是十分讲理的,我...
  • 第9页
    宋: 才板着脸孔带着冲动写给你一封信,读了轻松的来书,又使我的心驰放了下来。叫他们拿给你看的那信已经看到?有些可笑吧,还是生气?实在是,近来心里很受些气闷,比如说有人以为我不应该爱你之类;而两个多月来...

西蒙·波娃回忆录(第一卷) (1)

  • 第8页
    如果生活中的一切具是天命,我倒可以忍耐顺从。我不曾违反过命运,但我无法漠然地任由我的生活从充实变为空虚、幸福变为恐怖,我拒绝接受那些代表不可捉摸力量的字眼。一些令我吃惊而被人们漫不经心发出的句子:“必...

北京小兽 (1)

  • 第235页
    宏伟: 好久不见,你还好吗?我在广州,十分想念你还有北京。 来这里的第三年,采访时终于不再迷路,可以熟练地倒公车去很远的地方。我习惯了跟同事在大排档里喝酒吃宵夜,可能因为天气热,这里人睡得很晚,经常我...

只是孩子 (3)

  • 第302页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合展。七零年代,我跟乐队和巡演团队的工作把我远远地带离了罗伯特和我的世界。在我环游世界的时候,才有时间反应过来我和他还没一起旅行过。除了书本,我们从未一起看过纽约以外的世界...
  • 第94页
    一切通往彼此,我们成为自己。 其实我想能就这样下去,然而恐怕我们再也不能回到原点,我们会像摆渡者的孩子一样往复穿梭于我们的泪河之上。我渴望去旅行,去巴黎、去埃及、去撒马尔罕,远远地离开他,离开我们俩...
  • 第47页
    我对药物持一种浪漫观,觉得它们是神圣的,是给诗人、爵士音乐家和印度的仪式用的。罗伯特没有任何我想象中的用过药后的阴阳怪气。他散发着一种温存而顽皮、害羞而有保护欲的魅力。 我明白,在这一小段时空里,我...

写在身体上 (2)

  • 第171页
    今天我在一件外套上找到了一根她的头发。金色的发丝反射着阳光。我把它缠绕在食指上,又把它拉直。这样她的头发差不多就有两英尺长了。这是将我与你捆绑在一起的细线吗? 没有人在悲伤辅导手册或者失恋指南里告诉你...
  • 第118页
    在丧偶指南里,他们教你睡觉时要把枕头放在身边。不是那种竹编抱枕,不完全是那种,那是热带的人们放在两腿间用来吸汗的抱枕。“在漫长的不被打扰的时光里,枕头会给你安慰。你睡着时,会无意识地因为它的存在而感到...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