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公对《哲学的故事》的笔记(27)

沛公
沛公 (中国梦)

读过 哲学的故事

哲学的故事
  • 书名: 哲学的故事
  • 作者: [美] 威尔·杜兰特
  • 页数: 432
  •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 出版年: 2013-3
  • 第30页

    在理想国中,工业力量负责生产;军队负责保卫,也不统治;而知识、科学和哲学的力量得以繁荣发展并受到保护,并由他们实施统治。

    2019-01-04 22:45:22 回应
  • 第31页

    首先,我们必须“将城中所有十岁以上的居民送到乡下,拿走他们所有的财产,这样他们便能不受父母的影响”。

    人生的第一个十年,教育的重点是体育。

    但是,单纯的竞技和体育运动只会使人太过片面。或许音乐可以解决这个问题。音乐和舞蹈使人身心健康、风度翩翩。

    十六岁以后,个体的音乐训练必须终止,尽管像公众竞技一般的合唱将毕生进行。

    国家要强盛,必须笃信上帝。

    当他们迈入二十岁,他们所受的平等教育第一次面临审视和考核之时,无情的淘汰便会到来。落选者将被分配从事国家的经济工作,他们将成为商人、管理员、工人、农民。

    通过初试的这批人将继续接受为期十年的针对其身体、心灵和品质的教育和训练。然后,他们将面对远比初试严格得多的第二轮考试。落选者将成为国家的辅助者,或者行政助手和军队长官。

    那么,剩下的这些通过重重筛选的幸运儿呢?他们被教授哲学。如今他们虽已三十岁,他们将研读“理念”学说。亚里士多德曾暗示,柏拉图所谓的“理念”其实就是毕达哥拉斯口中的“数”,后者认为这是一个数的世界。

    数学是哲学的前提,是哲学的最高形式。

    经过五年这门深奥的理念学说的训练之后,他们的教育还没完成,因为这些毕竟还只是理论教育,让我们的学生进入一个对他们偏袒的世界,让他们同商人、精明贪婪的个人主义者、蛮横之人和狡猾之人竞争。而这最终、最残酷的测试将无情地进行十五年。

    那些幸存者,饱经风霜且年届五十,这些人最终将自然而然地成为理想国的统治者。

    但是,一群年届五十之人怎么可能具备灵活变通的智慧呢?他们难道不应该已经饱含沧桑、脑筋僵化了吗?

    2019-01-04 23:18:39 回应
  • 第72页

    激进主义是稳定的奢侈品,只有当事物稳妥地掌握在我们手中时,我们才敢着手去改变。

    2019-01-10 23:06:38 回应
  • 第73页

    引发关注和喜爱的两个品质,要么它为你自己唯一所有,要么它唤醒了你心中的真爱。

    收益的刺激是勤奋劳动的必要条件,所有权的刺激则是勤勤节约、小心爱护的必要条件。

    一般之人,更接近野兽而非神灵。绝大多数人是天生的笨蛋和懒虫。

    奴隶是有生命的工具。

    2019-01-10 23:08:10 回应
  • 第87页

    除了原子、空间与法则,任何事物都不存在的;而法则中的法则便是:进化与毁灭无处不在。

    2019-01-11 22:48:14 回应
  • 第94页

    学习不能是唯一的目的,它自身也算不上智慧;知识不运用于行动便只是苍白无力的学术虚荣而已。

    投入过多的时间在学习上是懒惰,将学到的知识过多地用于装饰是虚伪,全凭书本上的教条下决断是学究气。

    2019-01-13 17:34:31 回应
  • 第97页

    他是个大好人,好得一无是处。

    2019-01-13 17:51:33 回应
  • 第98页

    因为他若要达成大业,无论善恶,妻儿总是障碍。

    你可能会发现,在众多伟大和实现了自身价值的人当中,没有一个是为爱而痴狂的;这说明,伟大的精神和事业能杜绝这种柔弱的感情。

    一小时的交谈远胜过一整天的沉思。

    2019-01-13 17:58:42 回应
  • 第104页

    最重要的是切忌将自己表现得过于善良和友好,这对建立良好的自我形象和维护自我权利大有禆益,否则将会使自己暴露于伤害和谴责之中。

    即使是对你的朋友,也不要过多暴露你的真实目的和想法;在与朋友的对话中,相较表达观点,应更多提出问题;张口说话时,多提供数据和信息,而不是你的信仰和判断。

    2019-01-14 23:29:07 回应
  • 第108页

    我们的思想与其说是物体的图片,不如说是我们自己的画像。

    2019-01-14 23:44:31 回应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