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建构图集 (1)

  • 第46页
    建筑的解决方式从来都无法被彻底的归类,在功能主义的建筑中即使去除所有的装饰元素也始终存在着装饰成分。 掩饰何尝不是一种装饰

哈佛大学建筑系的八堂课 (4)

  • 第260页
    楼梯是一个主要元素,说明空间如何被形塑。事实上,楼梯组构空间,由它们处在切线的位置就是证据。与空间被感受为一种建筑散步相反,平托.索托银行的楼梯并不是凝视建筑的场所。换句话说,在这里,建筑的空间并没有..
  • 第250页
    我们感觉得到,就建筑师而言,在面对一系列的单一事件时,每一个时间在一个特定时刻里,都纯粹只是一时的欲望而已。 (1回应)
  • 第240页
    重新发现不可思议的神奇与平淡无奇的事物之特性
  • 第239页
    有些朋友告诉我,我设计的东西没有一个支持理论或是方法。我的东西不具教育性,像是一艘手海浪支配的船。至少在大海上,我不太展露我们船的船舷。它们绽开太多次了。我研究水流与漩涡......走在甲板上,我可以单独被...

城市意象 (1)

  • 第4页
    必须承认,环境中的神秘,离奇和惊喜有其一定的价值,我们很多人喜欢波士顿的汉考克大厦,他周围的那些弯弯曲曲的街道也有特别的魅力。不过这种情况必须有两个前提,首先必须没有迷失,转向或是走不出来的危险,惊喜...

隐形逻辑 (5)

  • 第89页
    公共性可以并不总是稳定的(或确定的),它可以随时间变化而发生改变。在开放空间极为有限的状态下,作为快速车道的道路在周末交通流量并不过分紧张时,被征用为市民的步行道。在一片只有很少的土地可以使用的时候,...
  • 59
    按照steven holl 的现象学理论,建筑和场地的关系是“锚固”的。建筑不仅承载着其自身的功能性(教学),同时作为一种中间介质,是自然得以凸显。
  • 第57页
    高密度是一种状态,但并非前提。 高密度的真正始作俑者是高地价政策。超高地价意味着有限的土地必须容纳最大的容积率,加之香港以山地为主的自然地理条件,决定了香港的城市建设必须面对这两种超常状态。 香港建筑...
  • 第41页
    阿尔多·罗西的类型学在高密度的状态下是失效,建筑不再具有清晰的类型——即使最初的指向明确,也可能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得混杂,难以言明;且这种变动是一种动态过程,永远处于一种“临时状态”,一旦有新的决定力量..
  • 第7页
    “缺乏足够的面积和尺度,唯有巧妙利用店面布局,通过无限放大局部的作用,通过细节的累加和集中化处理来弥补自身劣势。”

建築が生まれるとき (1)

  • 第11页
    在那样的建筑里,没有被分解和还原的部件,倒不如说是只有各部分之间的关联。与空间自身相比,空间和空间的关联,空间和周围的关联更加重要。
<前页 1 2 后页>